第七章彭和尚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夕阳将陈风的影子拉得很长,陈风脚下加快了步伐,天黑之后,如果他还不能赶回家的话,那就会有很大危险。WWW.tsxsw.COM蒙古人为了防止汉人作乱,一直都是实行宵禁的。

想想今天的一天,陈风就有一种预感,自己穿越过来之后,一定会让陈家的这个名不经传的私生子,有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不知觉中,他已经在脱脱的面前留下了一个印象。

陈风不敢相信,能够在这里,遇到现在元朝最重要的一个人,在元朝大厦将倾的时候,一个力挽狂澜的英雄人物,脱脱大人,而且,还很凑巧地救了脱脱大人的女儿,那个吃货敏敏郡主对他的羊肉串是赞不绝口。

不过,面对脱脱大人的招募,陈风很自觉地婉言谢绝了,这不是他不给脱脱大人面子,而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那个本事。救敏敏,那只是危急关头的一种本能,他根本就没什么武功,想起旁边的那个三宝奴看自己的眼神,恐怕都有和自己切磋的意思了,陈风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而且,陈风也知道,现在元朝看起来还非常强大,幅员辽阔,蒙古人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但是,这个以野蛮来征服文明的朝代,是非常短命的。

如果和脱脱大人打得火热,那么,肯定被朱重八排上号,那个家伙,连自己人都杀得狠,更不用说是元朝鞑子的走狗了,陈风刻意地拉开了和蒙古人的距离。

当然,陈风的借口也很堂皇,现在,家中还有母亲,他需要侍奉母亲。中原人重孝,这点脱脱也清楚。

不过,提起母亲的时候,陈祖旺的表情,当时让陈风非常满意,仿佛怕陈风一句话说出来,陈祖旺的所有努力,都化为泡影了。

想起母亲,陈风又加紧了脚步,虽然母亲的病已经好多了,他还是比较挂念。

那座破旧的房屋就在眼前,陈风已经看到,门口那个正在驻足仰望,翘首以盼的人,不正是自己的姆妈吗?

“姆妈,您快点回屋吧,您的病还没有好,小心着凉。”陈风说着,上前扶着柳四娘,回到了房间内。

“风儿,你回来就好了,我听外面的人说,扬州城内好像有什么变故,蒙古人都出动了,你出去一整天了,我有些担心。”柳四娘说道。

陈风扶着柳四娘,先在外屋看到自己的家什,已经都整齐地摆放好,刘狗儿已经都给弄回来了。

陈风顿时明白了,刘狗儿藏不住事,虽然他不会和姆妈说,但是,姆妈一定在刘狗儿脸上,看到了不自然,再加上今天扬州城内出现的刺客,姆妈的担心,是很有道理的。

想到这里,陈风心中一阵感动,有句话叫做什么来着?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姆妈,放心吧,风儿什么事都没有,而且,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告别过去的日子,我们的生活,会逐渐好起来的,您的那个镯子,我也很快就会给您赎回来。”陈风说着,从胸前掏出了一叠宝钞。

“风儿,这些钱是哪里来的?”柳四娘刚刚躺到床上,再次坐了起来,她心里满是疑惑,是陈家给的,还是陈风做了什么不法的事情得来的?

看着柳四娘焦虑的眼神,陈风只是说道:“姆妈,这些钱,都是我自己赚来的,我已经有了足够的本事赚钱,姆妈,外面的那些东西,就是我赚钱的工具。”

柳四娘还是将信将疑,不过,陈风的话,她是相信的。

外面渐渐地黑了,陈风还在一盏油灯下忙碌着,今天一天,就已经消耗了大量的竹签,他需要把那几根毛竹,全部削成竹签,明天能够卖几百根啊?看来,自己的这个生意再做几天,稳定之后,就该雇人了。

陈风做得很仔细,烤羊肉串虽然不是什么大生意,但是,他完全是把它当作自己的事业来做的。

不用靠陈家的财力,他一样可以发展起来,比陈家还要富有!

夜色渐渐深了,陈风已经开始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但是,竹签才做了二百多根,要不,把今天用过的竹签刮一刮,当成新的再用?

“啪!”正在这时,他听到了外面一个微弱的声音,离他的院子很近,那是什么声音?

如果在城内,随时都会有巡夜的官兵出现,那么,陈风是绝对不敢出去的,但是,这里是城外,就没有那么严了。

陈风还在犹豫,仿佛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呻吟声。

听到这里,他不再犹豫,悄悄地推开了房门,向外面走去。

一轮弯月,高悬在天空,清冷的月光下,一切朦朦胧胧。

陈风所在的房子,离运河只有几十步远,他向前走了几步,就看到了在地上,倒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仿佛是一个人?

直觉之中,陈风感觉前面的这个人,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气息,仿佛他只要靠近,就会受到某种袭击一样,但是,陈风还是一步步地走了过去。

靠近,再靠近,他看清了,这个人的头上没有任何头发,他是个和尚?

陈风开始对这个人感觉到好奇了,他就那么爬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像是受了伤一样,而那个姿势,仿佛又随时都能够暴起伤人,这个人的身材,比较魁梧。

“喂,大哥,需要帮忙吗?”陈风小声地问道。

那个人没有反应。

陈风继续上前了两步,对方还是没有反应,他又不敢离得更近,用手捅捅对方,只能用脚,轻轻地踢了一下。

猛地,这个壮汉真的站起来了,嘴里喊道:“我彭莹玉在此,鞑子有种便上来取我性命!”

说着,他又舞起了手中的刀,但是,只舞了半下,身体再次不由自主地倒下去了。

彭莹玉?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在历史上非常有名的彭和尚吗?当中原人起义的火种熊熊燃烧的时候,彭莹玉也起事了,而且,在徐寿辉建立了天完政权之后,还成为了他的军师,虽然最后这个政权在蒙古人的打击下和天完内部阴谋家陈友谅的谋反下,最终破碎,但是,彭和尚不愧是元末乱世中的一个英雄。

现在,居然被自己碰上了,而且,仿佛这个彭和尚,还正在虚弱的时候?陈风看着那个倒地不动的彭和尚,直觉上,自己应该帮助彭和尚一把,毕竟,自己是汉人,而彭和尚,是汉人中的英雄。在元末,能够反抗蒙古鞑子的,都是英雄。

顺着清幽的月光,陈风再次看清,地上仿佛还有滴滴血迹,一直延伸到了运河上。

联想起白天发生的陈家的遇刺,陈风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难道彭和尚,是去刺杀脱脱负伤的?能够在防守严密的扬州城里面出来,彭和尚也算是大难不死。

陈风猜得没有错,白天的时候,刺杀脱脱的行动,功亏一篑,彭和尚侥幸逃了出来,但是,背上中了一箭,掉入了运河之中。

虽然整个扬州城都是被封锁了,但是,从城内穿过的运河,是无法被封锁的,而且,所有的刺客都被消灭,掉入到水里的那个,已经提前中了一箭,肯定也已经毙命了,所以,在水里忍痛泅渡的彭和尚,居然侥幸逃脱了。

在水里坚持了几个时辰,彭和尚终于爬上了岸,此时,他已经坚持不住了,终于,倒在了陈风的门前。

陈风大胆地蹲下去,摸了摸彭和尚的额头,对方正在发着高烧,这是在水里泡了很长时间,伤口溃烂发炎之后的症状。

如果不及时治理,那么,恐怕彭和尚,就不会在后来的元末农民起义中大放异彩了。

怎么办?陈风知道,自己需要当机立断,是把彭和尚交给鞑子,换取一些赏金,还是,救下彭和尚?

这个念头,几乎只是在陈风脑海里一闪而过,他就已经决定,救下彭和尚!

此时的彭和尚,已经完全进入了昏迷状态。

陈风靠着十六岁的不太强壮的身躯,拖动着彭和尚的身体,一步步地挪进了屋子里。

把彭和尚的身体,放进了自己暂时睡在的柴草垛上,陈风拿来一块毛巾,搭在了彭和尚的脑袋上。

这个时候,里屋的柳四娘被陈风的动静吵醒了,出来一看,顿时变了脸色。

“风儿,他是谁?”柳四娘问道。

“不知道,看样子是个和尚,刚才听他说叫什么彭莹玉,但是他负伤了,姆妈,我们需要救他,否则他会死的。”陈风说道。

彭莹玉?这个大名鼎鼎的白莲教的彭祖,柳四娘还真是没有听说过,但是,柳四娘看着这个壮实的大汉,眼神中有一丝担心,这个人的身份,肯定不简单,把他放到这里来,很可能,会给他们家带来麻烦。

但是随后,目光就坚定下来。柳四娘是非常善良的一个人,她知道,如果他们不救下来,这个人,肯定会没命的。

“姆妈,他在发高烧。”陈风说道:“他现在很危险,我们必须要帮助他退烧,而且,要处理好伤口。”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作者华东之雄其他书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