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乃是犬子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阿布,这位少侠,先是使用暗器,打败了一名持刀的匪徒,接着,又带着女儿,逃避另一名匪徒的追杀。WWW.tsxsw.COM”敏敏说得兴高采烈,旁边的三宝奴摇了摇头,也没有发表什么评论。

正在这时,下面传来了一阵脚步踏上楼梯的声音,敏敏抬起头来,向楼梯口望去。

其他人的目光,也向那里望去,这位敏敏郡主口中的少侠,终于出现在了她们的眼前。

穿着一身放荡不羁的行头,胳膊上打着两块补丁,头发有些乱糟糟的,鼻子上有一块儿黑,胸前还有一大片油渍,随着这个人进来,空气中,就弥漫出一股独特的味道,类似于烤全羊?

虽然有心理准备,中原的少侠,都是很有性格的,但是,见到这个人,他们还是无法把他同少侠这两个字联系起来。

这样,还算是少侠?和那些因为水患,沦为灾民的叫花子,有什么区别?

如果有,那就是那两颗眼珠里面,故意隐藏住的锐利的光芒,只是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

但是,在这些人里面,陈祖旺却呆住了,这个人,他是认识的,就是前几天,被他赶到了城外盐仓居住的陈风。

他?少侠?陈祖旺感觉到有种不可思议,他在陈家当了十几年的奴才,什么时候听说过他会武功?

但是,看着敏敏的眼神,又是不会错的,这个陈风,从两名持刀的白莲教匪徒的手中,救下了敏敏郡主?

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么,陈家高攀上脱脱大人,那就有很大可能了。看敏敏那个眼神,仿佛有点那种意思,陈风这小子,也是傻人有傻福,阅历丰富的陈祖旺,猛地想到了一个可能。

盐商家里再富,那也是需要有后台,有背景的才行,而脱脱大人可是铲除了篡权的伯颜,帮助当今的皇上掌握了权力的人,这可是一个他们能够找到的最大的后台了,这一瞬间,陈祖旺的脑海里,就有了帮助家族事业继续发展的新的计划。

不用说别的,就是救了敏敏郡主这一个大功劳,就够让他们整个家族跟着沾光了。

“草民陈风,叩见各位大人。”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惜,在这种时代,见到这些蒙古人中的大人物,陈风不敢在礼节上有什么疏忽,否则的话,惹恼了蒙古人,随时都会咔嚓一刀,他们即使是杀错了,大不了就是赔一头驴而已。

“阿布,这个就是救我的那名少侠。”敏敏说道。

众人有些惊愕地望着地上的那名敏敏口中的少侠,看不出他有什么过人之处来,谁知,接着又听到了一个让他们更难以置信的话来。

“脱脱大人,这位陈风少侠,就是犬子。”陈祖旺说道。

陈家的两个儿子,脱脱也都在来的第一天已经见过了,也没有听说过陈祖旺还有一个儿子啊?难道是义子?

再说,陈家家财万贯,如果眼前的人是陈家的公子的话,怎么会这幅穿着打扮?

陈风听到这个声音,心中已经有种愤怒了。自己的这个便宜老爹,还真是会看清形势。本来柳四娘母子,被赶到了城外,已经任由自生自灭了,现在,看到陈风立了大功,陈祖旺立刻又开始把他认做了儿子?陈风嘴角闪过一丝冷酷的微笑,他已经想好了说辞,自己是不会承认的。

在脱脱大人面前说谎,不知陈祖旺会有什么后果?陈风对陈祖旺,可是没有任何父子感情的,陈祖旺从来都没有把他当儿子,在陈家,他连一个普通的下人都不如,柳四娘在城外病重,也没有见过他给过一文钱,更不用提嘘寒问暖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反正,只要陈风咬定,自己从小都没有见过父亲,到时候看陈祖旺怎么说!

同时,陈风的心里,也在犹豫着另一件事。虽然后世的记载不多,但是,他却知道,脱脱一共有三个儿子,哈剌章、三宝奴和脱周斌。

脱脱什么时候,又冒出了一个女儿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陈风来到这里之后,又没有接触到蒙古高层,更没有三流报纸揭露高官们的**,因此,他不知道,后世的历史,也不完全是正确的,尤其是各种流传下去的野史。

而他现在看到的,绝对是最真实的,那就是,脱脱的确有一名女儿,这名女儿,还非常有性格。

看着陈祖旺笑呵呵地望着那位少侠,敏敏本来还不知道他的名字,直到刚才他自报姓名,说是陈风,自己才知道了这位少侠姓陈,而接着,陈祖旺就说这位少侠是他的儿子,顿时让她感觉,这个世界简直太小了。

陈风是陈家的少爷,居然还在闹市里摆摊卖那么好吃的烤羊肉串,这简直让她难以相信,也正投她的脾气,那些依靠着家里有钱,就四处招摇的王公贵族,纨绔子弟,才是她最看不起的。

陈风刚想开口,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柔弱的女声:“给各位大人请安了,敏敏郡主,洗澡水已经放好了,您刚才受了一场惊吓,在热水里泡一泡,让身子舒展一下,非常有益身体。”

是陈若兮!在这个时候,陈若兮走了上来。

回到陈家之后,陈若兮了解了详情,陈家进来了刺客,但是,全部都被守卫干掉了,脱脱大人等重要人物没有丝毫受伤,才放心下来,脱脱大人性格比较温和,并不滥杀暴虐,所以,她并不担心家里会被朝廷治罪,如果脱脱大人要是因为此次事件负伤,她家恐怕就要有危险了。

察言观色,她已经知道敏敏郡主是脱脱大人最疼爱的女儿,所以,她的职责就是照顾好那个敏敏郡主,帮她放好了洗澡水,让她舒服一下,这是陈若兮现在能够做的,而且,没有劳烦下人,她亲自来招呼敏敏郡主。

要是平时,在陈家内宅里,几乎已经没什么守卫了,现在刚刚遭遇袭击,增加了守卫,还好,门口的守卫认识她,尤其是她说是来叫敏敏郡主洗澡的之后,顺利地上了二楼。

但是,就在楼梯口下的时候,她听到了父亲那没经过大脑的话,这位陈风少侠,就是犬子!

这次陈风立了功劳,也就算是帮助陈家立了功劳,陈家可以得到一定的好处,这是不用说的,但是,绝对不能如此操之过急,尤其是,把柳四娘母子赶到了城外,陈风虽然嘴上没有说出来,但是心里怎么想的,陈若兮也能猜出个大概。

如果说在陈家里,除了柳四娘,第二个了解陈风的人,恐怕就是陈若兮了。和沉稳大气的大哥,性格跋扈的二哥都不同,陈若兮有种江南女子天生的温柔,对于陈风这个私生子弟弟,给了旁人没有的关心,而生在商贾之家,耳濡目染之下,又有了一种随机应变的敏锐。

陈祖旺能够将陈家发展到现在,也是非常机灵的,虽然现在老了,看问题也比较透彻,只是,这次被眼前的利益蒙蔽,忘了考虑到陈风的感受。或者,他会以为,陈风能够被他认成儿子,成为陈家的少爷,一定会非常愿意。

如果在以前,说不定陈风会愿意,但是,已经穿越过来的陈风,是绝对不愿意在这样的家庭里面呆下去的。

“若兮,你怎不不早告诉我,原来他是陈家的公子啊?”敏敏有些抱怨地向陈若兮说道。

陈风心头一乱,刚刚想好的说辞,却再也无法出口,接着,就听到陈若兮说道:“风弟一向喜欢做一些超凡脱俗的事情,我最关心的,就是这个弟弟了。”

陈若兮说得没错,陈风继承了原来的记忆,陈若兮对他们母子不错,这次老爷把自己赶出去,陈若兮也是说过好话的。

如果他再重申自己不是陈祖旺的儿子,那么,连陈若兮,也就有欺瞒脱脱大人的罪了,陈风知道,自己的计划落空了。

“陈公子,感谢这次仗义相救爱女。”脱脱现在已经可以确信了事情的经过,眼前的这个人,的确是在危急关头,帮助敏敏摆脱了刺客的追杀。虽然脱脱的地位已经很高,但是,他身上并没有那些蒙古贵族们常有的骄傲,他一直保持着一种谦谨的态度,这在整个黄金族里面,也算是一个特例了。

“脱脱大人,小人只是做了小人应该做的,不必言谢,这就折煞小人了,脱脱大人除伯颜,废旧政,推科举,编三史,这都是让江南士人津津乐道的事情,今日能够见到脱脱大人,小人已经三生有幸,脱脱大人,就是我朝的大英雄。”陈风说道。陈风一边说,一边在心里暗自地指责自己,怎么可以这么说,简直就是溜须拍马!

不过,陈风知道,现在脱脱虽然赋闲,但是之后,还是朝廷里最重要的一个丞相,现在见到了,总不能大骂他是蒙古鞑子吧?陈风还没有那么不识趣。

果然,脱脱威严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陈风说的,都是脱脱生平最得意的几件事,虽然脱脱只执政了三年半的时间,但是,已经被朝廷内外认为是贤臣,如今,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在这里再次被提起来,脱脱仍然比较高兴,仿佛又想起了当初如何冒着生命危险,将篡权的伯颜制服,将权力还给了皇上。

陈风这么一说,旁边的李大人立刻跟着凑了上来:“陈公子言之有理,脱脱大人,是我朝的大英雄。尤其是恢复了科举制度,您就是我们江南士人的恩公。”嘴角充满了恭维。

旁边的陈祖旺,更是莫名地激动,他已经看出来了,脱脱大人好像非常赏识陈风,这个陈风,就没有出过陈家的大门,脱脱大人的那些事,他怎么都知道?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作者华东之雄其他书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