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家徒四壁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窗外,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南方多雨,尤其是现在,正是梅雨季节。www.tsxsw.com

扬州城外,东关运河边,一座仓库旁边的破旧的民房。

由于年久失修,墙上的泥土已经斑驳脱落,露出了下半截的青砖和上半截的土坯,房顶上覆盖了一层茅草,但是,也挡不住雨水的下流,房子内,无数个地方都在滴水,可以听到雨水落地时那美妙的叮咚声。

外间的火炉在燃烧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用扇子来回呼扇着,不时地填进一把柴,由于柴有些湿,冒着比较浓的烟。他又扇了几下,终于一股火苗腾出。

火炉上,一只砂锅在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整个屋子里,散发出一股浓重的中药味。

终于,药熬好了,已经被烟熏黑了脸的少年,用袖子抹了一把脸,将砂锅里的中药,倒到了旁边的一只花瓷大腕里,碗已经掉了一个角,显得有些沧桑。

“姆妈,喝药吧。”将药晾凉了之后,少年端着碗,走进了里屋。

里屋比较漆黑,在一个吱吱嘎嘎响的床上,一名少妇正在挣扎地坐了起来。

“风儿,把药放这里,我自己喝就行了。”少妇说道。

“姆妈,你身子还弱,我喂你吧。”陈风一手扶着姆妈的后背,一手端着碗,放到了姆妈的嘴旁边,她的嘴唇,还是没有一丝血色,不过,烧已经退了。

喝了几口,少妇的眼睛里,突然一颗豆大的泪珠,掉到了碗里,她说道:“风儿,跟着姆妈,让你受苦了,你本来也算是个少爷,可惜…”

“姆妈,我只知道,我是你的风儿,你到哪里,我就跟着到哪里。”陈风说道:“您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把药喝了,让身体尽快恢复,这样,我才能够安心。”

陈风刚说完,外面传来了一个婉约的唱腔。

“忽听得唤窦娥愁锁眉上,想起了老婆婆好不凄凉。只见她发了怒有话难讲,禁妈妈呼唤我所为哪桩?我哭哭一声禁妈妈,我叫叫一声禁大娘,想窦娥遭了这不白冤枉,家有银钱尽花光,哪有余钱来奉上?望求妈妈你、你、你行善良。”

声音听起来很是凄切,而且,带着江南女性特有的柔弱,婉转抑扬。接着,又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大爷,飘飘唱得好不好啊?”

“好,唱得好!本大爷赏你一两银子!”

“大爷,一两银子,还不够飘飘的胭脂水粉钱呢,大爷,再赏点嘛!”

“好,你再给大爷唱一段清平乐,赏你二两银子。”

“嗯,飘飘立刻就给大爷来一段。”

不用出去看,陈风就知道,这是外面的运河上的画楼阁船上的有钱人在消遣。这种阴雨绵绵的时刻,也是休闲娱乐的最佳时刻。在运河上,坐着雕琢华丽的画楼阁船,航行在这浪漫的斜风细雨中,望着两边的美景,看着眼前的佳人,是人生的一大乐事。

只可惜,这些都与自己无关。

看着喝完了药,再次睡过去的姆妈,陈风默默地来到了外屋。

打量着周围的这个空荡荡的房间,家徒四壁,陈风无奈地摇了摇头,辣块妈妈的,老天怎么这么捉弄自己!

陈风根本不属于这个时间和空间,他是穿越过来的,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会在他的身上发生。

陈风本来是一名南京大学历史系的学生,在假期的时候,游览古迹,来到古城扬州的时候,不幸一脚踏空,从楼上摔了下来,结果,当他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来到了这里,同样是扬州,却是近七百年前的元代扬州!

现在是至正七年,他在这里的身份,是一名十六岁的同名的少年,父亲陈祖旺,已经在扬州做了二十多年的盐商,是扬州城内的知名的大盐商,自己有两个哥哥,陈守道和陈守业,还有一个姐姐,叫做陈若兮,从这点上看,陈风好像生活在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内,还是一个富二代。

可是,完全不是这样的,否则,也不会这样凄惨。陈风的出生,不是老爹的本意,那是老爹一次酒醉之后,强行占有了一名丫鬟的结果。这个丫鬟,就是自己在这里的娘亲,柳四娘。

对于这个血源关系,陈祖旺是非常不满意的,他把柳四娘赶到了外院,成了一名厨娘,从此没有出现在柳四娘面前。而对于这个儿子,陈祖旺压根就没有打算认他。

就在前几天,不知什么缘故,陈祖旺将他们母子赶出了陈家大宅,让他们到了陈家在这里的一座仓库旁边的一所破房子里生活,似乎有让他们自生自灭的意思。

柳四娘连急带气,就病倒了,这几天来,陈风小心照顾着自己的母亲,同时,也在思考着他的未来。

其实,从陈家大宅里出来,这倒更加让陈风觉得自在,那些大宅子里,反倒像一个鸟笼。对于封建社会的那些规矩,比如,见到那些老爷,少爷,奶奶什么的,得请安,陈风就已经无法去适应了。而且,那里面的勾心斗角,更让陈风不愿意去应付的。出来了,没有人管,自由自在更好。

他们的旁边,就是陈家的一座大盐仓,这里靠近运河,方便食盐的贩卖。陈家的关系很硬,可以从两淮盐运司不费任何力气就搞到盐引,再去各大盐场支盐,谋取暴利,据说陈家与大都城内的某个王公贵族有关,不过,这些陈风都不想关心。

陈风关心的,是如何能够赚到钱。

扬州的盐商,也有许多是白手起家的,不过,陈家本来就是盐商,陈风不愿意沾陈家任何光。

不用靠盐,他也有许多方法的。比如,做个小买卖,做一个这个地方还没有出现的风味小吃。在后世,一个街头的麻辣烫,就和许多职场内的白领赚得差不多了,而且,还不用上税,只要把城管打点好了就可以。

正在想着,“嘎吱”一声,虚掩的门开了,一个身披蓑衣的有些瘦弱的小伙子,穿着有几块补丁的衣裳,走了进来。

“少爷,我刚从仓库回来,这么大的雨,还要装船,也不知道是哪里的,要的这么急。”小伙子说道。

陈风知道,这个小伙子叫刘狗儿,是陈家的一个佣人的孩子,从小就在陈家,是陈风从小到大的伙伴,年长陈风一岁,一直都私下里叫陈风少爷。

少爷?自己算个什么少爷?有住破茅草房的少爷吗?陈风对自己的这个少爷的称呼,根本就不怎么感冒,他知道,刘狗儿这么说,其实是很真诚的,在他的心里,一直都把自己当作了陈家的少爷,当作了他的主子。小的时候,陈风在外面被人欺负,刘狗儿经常冲在前面,替陈风挡过了许多拳头。

在陈风和柳四娘被发配到了这里来之后,刘狗儿每天干完活儿,都到这里看看。

“狗儿哥,不要再叫我少爷了,我这个样子,哪里像个少爷了?”陈风说道。

听到陈风这么说,刘狗儿焦急地说道:“少爷,现在只是老爷被迷了心窍,等到哪天老爷想开了,一定会把您接回去的,您可是他亲生的儿子啊!”

可惜是个私生子,陈风知道,自己这么尴尬的身份,当初生下来,没有被水淹死,就算是不错的了。现在长大了,陈家更不愿意把自己的身份确定下来了,陈家这么大的产业,陈家的两个少爷,怎么可能让自己有了名分,然后分一部分家产?老大陈守道,一直都在外面打理生意,还算是个正经人;而老二陈守业,白瞎了这个名字,叫败业还差不多,老二不学无术,吃喝嫖赌,倒是样样精通。

有老二在陈家,自己就不可能翻身,所以,陈风没有想过要去沾陈家的光,现在这个元朝,地域广阔,商业非常发达,许多人都是靠商业致富,其中最传奇的,恐怕就是沈万三了。

沈万三可以,自己也可以,毕竟,自己还有后世的许多的成功经验可以复制,只要自己先捞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再向后,就容易发展了。

虽然陈风知道,很快就将是乱世到来了,不过,现在才是至正七年,离天下彻底大乱,还有几年的时间,而且,他也知道以后的真命天子,就是朱元璋,只要到时候,站对了队,就不会有大问题。

怎么才能够赚钱呢?陈风在心里略一寻思,计上心来。

“狗儿哥,现在外面的羊肉,多少钱一斤?”陈风问道。

羊肉?刘狗儿有些不解,少爷一家是非常节俭的,平时根本就舍不得吃一滴荤腥,现在怎么想起要买羊肉来了?

“大概得三十文吧。”刘狗儿说道,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刘狗儿没吃过羊肉,不过这羊肉的价钱,他还是知道的。

三十文,现在,家里还有四贯至元宝钞,也就是二两银子,这是当掉了姆妈唯一的一个祖传下来的镯子之后,得了五贯宝钞,给姆妈看病,抓了药之后,剩下了这些,姆妈的病现在还没好,而这些钱,再去抓药,恐怕已经不够了。

想着病床上的姆妈,病情才有些好转,但是,这些钱恐怕还不足以让姆妈康复,到陈府的例钱,也就是每个月的半吊钱,还有十几天的时间,自己倒不如趁着这几天的时间,让这些钱,翻几倍,给姆妈赚出治病的钱来!

想到这里,陈风终于下定了决心:“狗儿哥,你陪我去城西的铁匠铺,打一个特制的东西。”

“现在去吗?”刘狗儿问道。

“是,现在就去。”陈风说道,明天自己准备一天,后天,就要开始干活儿了。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作者华东之雄其他书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