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人生苦短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才是疯子!”木棍扔得太远,欧阳霏来不及捡,就赤手空拳地去夺刀,林珞可急忙闪到一边,“姐姐,你要小心啊!”

为了这声姐姐,欧阳霏也在所不惜了!

然而,失去武器的她又怎能是林佚的对手,只见尖刀猛地刺向胸前,欧阳霏却已经不知该往哪边躲闪,一瞬间,冰冰凉凉,然后是彻骨的疼痛,血,滴答滴答往下流。

林佚放手,仓皇而逃。

连淑芬和林珞可冲上来,花容失色,“霏霏,霏霏呀!”

“姐姐,姐姐你没事吧?都是我不好,姐姐你可千万别死啊,我还要做全世界最好的妹妹呢!”

欧阳霏已经说不出话来,很努力才扯出一个笑容,她的眼皮快要睁不开了,却猛然看见楼角有一个红色的身影,惨白的脸上尽是得意。

他在笑。

他是方晓?

林珞可顺着欧阳霏手指的方向看去,只看见一抹红色一闪而过,“妈,是那个变态,是害姐姐的人!”

连淑芬满脸泪水,完全没有主意,“管他什么人,先救你姐姐要紧啊,怎么才能救你姐姐呀!”

她惊吓过度,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跪坐在冰凉的甬路上,颤抖道:“要不先把刀拔了吧。

“别动!”林珞可这才想起来打10。

陆宅。

一家人在客厅里来回地踱着步子,“爸爸,妈妈怎么还不回来呀?”

“爸爸,你确定妈妈今天会回来吗?”

“是啊,脩远,十点都过了,这霏霏怎么还没回来?你们俩真的没事吗?”

正在厨房里忙活着的两位管家也探出头来,翘首以盼。

陆脩远脸色微变,她没理由不回来呀?

这女人还真是不能惯着!

一个月后。

欧阳霏从考场回来,连淑芬准备了一桌子好吃的,林珞可凑上来,“姐,考试题不难吧!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国外的offer下来了!”

欧阳霏暖暖一笑,“恭喜你!”

林珞可的丑闻闹得满城风雨,她想要在C市落脚,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她,所幸她没有自暴自弃,向国外一家大型影视公司投了简历,她说等她杀回来那天,准是全世界炙手可热的大人物。

看着这样朝气蓬勃善良美好的林珞可,原本放心不下的连淑芬忽然觉得,是时候放手了。

“姐,等我赚钱了,你也不用苦哈哈地写东西了,我养你跟妈!”

欧阳霏甜甜地笑着,被捅一刀换来一个会心疼人的妹妹,也值了。

连淑芬叹了口气,“霏霏你以后真的不能久坐了,刀伤还没好利索,医生还说你现在腰肌劳损,以后很可能就腰间盘突出,瘫痪了。”

“没事,医生就喜欢吓唬人。”

连淑芬吧嗒吧嗒掉眼泪,“你说你,出了这么大的事,偏不让我告诉脩远,我今天听说脩远要结婚了,婚期都定了,元旦那天。”

“半个月不到了?”林珞可一脸吃惊,“他跟谁结婚啊?”

“听说是个大明星。”

“啊?”林珞可一脸沮丧,再等两年,她也是大明星了!

欧阳霏扒拉进最后一颗米粒,放下筷子,默默地回到房间,拿出那个红本本,坐在床头发呆。

陆脩远又要结婚了?

那陆脩远对她说过的话,都是谎言吗?

她终究不能相信,上网一看,又是头条,那上面有婚期,有陆脩远的照片和一个女人的照片,只不过那女人的脑袋被猪头表情遮住了,还真是无聊。

鼠标往下一滑,林轶两个大字赫然入目。

林珞可报警的时候,只说看见了方晓,没有提及林轶。

仔细看新闻,与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无关,而是林氏集团濒临破产,被陆氏低价收购,林轶受了刺激想要跳楼自杀,被救之后中风入院,病情不明。

欧阳霏不厚道的笑了,还真是大快人心呢!

再一看,陆氏低价收购林氏,是陆脩远应她所求吗?

陆脩远……

她晃了晃头,强迫自己别去想陆脩远,便打电话给单铁刚,就算方晓会七十二变,可他居然一直在C市,单铁刚怎么会抓不住他呢?

“弟妹。”单铁刚的声音特别低,“等一下,林琳睡着了。”

欧阳霏不觉奇怪,“这才几点啊,你们就睡了?”不过这两人的进度也可以啊,“什么时候办喜事啊!”

单铁刚的情绪依旧有些低沉,“我们在国外,现在是半夜十一点半。”

“嗯?你们两个竟然鸟不悄(偷偷摸摸)环游世界去了?方晓抓住了吗?”

“对不住啊弟妹,我跟陆少说过了,方晓的事移交给我同事了,帮不上忙了,抱歉!”

“怎么回事啊?”

“陆少没跟你说?”

“哦,我回老家了。”欧阳霏不得已扯了个小谎。

单铁刚叹了口气,“前段时间有个黑帮老大受方晓蛊惑,为了报复我绑架了林琳,我救出林琳的时候,林琳受了点伤,到医院检查才知道林琳得了肝癌,已经是晚期了。”单铁刚声音变了调,应该是哭了。

“怎么会呢?她才多大呀!”

“别提了,我恨不得那病长我身上!”

隔着电话,欧阳霏难以想象人高马大单铁刚哭泣的模样,而她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她是不是不该当这个红娘?

“化疗,不是可以化疗吗?”

“陆少给我们找了最好的肿瘤科医生,他说化疗也挺遭罪的,还遭钱,因为发现的晚,最多延长两三年的寿命,林琳说她不想看见自己掉光头发的样子,所以……我就带她出来环游世界……”单铁刚已泣不成声。

欧阳霏沉默了半晌,缓缓道:“那你们多发点照片回来。”

“诶。”

挂了电话,欧阳霏的心很乱很难受,这么大的事,她怎么才知道?可是,如果早就知道,又能挽回什么呢?

她只是想这病为什么不长林轶身上,恶人才该有恶报!

偏偏是林琳。

陆老爷生前的痛苦尤历历在目,可怜的林琳。

果然啊,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更先到来。

就像陆脩远说的,人的一辈子真的没有那么长,说不定哪天因为一个意外,就戛然而止了。

她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陆脩远也出了这样的意外,她该怎么办。

人生苦短,他们为什么不能好好过,为什么相爱的两个人一定要选择相互折磨?

她忽然好想陆脩远,好想回到陆脩远身边,陪孩子,陪婆婆,继续那一家人的快乐。(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