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苏格兰:让卡沙夏当领导者简直就是灾难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得不说,在向他人安利组织的时候,灰发青年的表情可谓是诚意满满。可惜,倾听他的是心如死灰的波兰雪树。

于是满身落魄的米利安露出讽刺的笑容:“难道现在的我对你而言,还有利用价值吗?”

“说实话,的确有,但是不大。”川上济装模作样地回答,“我其实已经顾及旧情了呢。”

一直蹲着也有些累,而且接下来他也不打算以平等的海拔与波兰雪树对话。站起身前,川上济还是起了逗弄的心思,曲起食指,伸出左手,在波兰雪树的额头上轻弹了一下。

“好了,抬头看着我,让我们认真聊聊。”

灰发青年居高临下地说道,

“你刚刚没捕捉到我想表达的重点啊,米利安……我想要的是利益交换,而不是单方面利用。我能给予你的东西,比你想的更重要。”

波兰雪树又嘲讽地嗤笑一声。

川上济坦然地装作没听到,他露出习惯性的微笑:

“虽然把生存寄托与身份认同感托付他人很蠢,可若把深入骨髓的东西一时改过来,也相当伤筋动骨,既然无法置身事外,那么这份责任自然落到了你身上。”

“米利安埃斯波西托,我知道你也被赐予了这个家族的姓氏……如果你一死了之了,你有没有想过,将你从深渊里带出来的埃斯波西托家族怎么办?”

“艾德里安已死,奎恩因疾病气息奄奄,剩下的乌合之众里也没有能挑起大梁的,甚至不同派系还想着互相削弱。而你们的竞争对手早已摩拳擦掌地商量着如何瓜分蛋糕了,至于组织——”

“我们一贯的态度是置身事外,与其耗费大力气扶植这一滩烂泥,不如换一个更知情知趣的合作对象。”

其实组织早就想把C城的军火企业完全替换成自己人了,合作对象这种东西完全不需要。但川上济颠倒是非黑白的本事岂又是常人能抵抗的。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埃斯波西托家族,完了。”

波兰雪树他脸上嘲讽的笑容早就消弭不见。而将其占据的,是一股浓浓的、令人窒息的悲伤。他的心绪被川上济所诉说的内容全然调动了。

“所以你要——”他急切地问道。

“只是替你争取一个机会而已,米利安。甚至这个机会对我们组织而言不是最优解。”川上济打断波兰雪树,“我可以说是完全出于私心……毕竟初来咋到时,你对我颇为照顾。”

波兰雪树陷入了思考,一瞬间,他的眼睛有了光亮,但随即便暗澹下来。

“但是我已经……我已经被我的家族给抛弃了。”他低声呢喃道。

“所以风水轮流转,现在是由你来决定是否抛弃它的时候了。再怎么说,你和莫吉托之间的爱恨交织恩仇纠缠是一回事,埃斯波西托家族的存亡是另一回事。”

“你可以选择漠视它消亡,也可以选择担负起它的重量,让艾德里安留下的心血成为他铭刻在此世的墓碑。”

灰发青年垂下眼帘。

只要还有在意的东西,波兰雪树就掌握不了自身死亡的支配权。可惜他在意的,依旧是将他拖拽如深渊的,让他沉沦于斯的锁链。

不得不说,这一点让他莫名地感觉到索然无味。他的手不由自主地伸进口袋,摸出一颗柠檬糖。

“尽快做出决定哦,我的耐心可不多。”川上济轻飘飘地说。

他等了不到一分钟,最终,蜷缩在垃圾堆里的波兰雪树站了起来,在被自己曾经的恩人舍弃后,这是他第一次挺直自己的嵴梁。

“我跟你走。”波兰雪树郑重地说道。

…………

人骗回来了,和川上济计划的一样。

把莫吉托遗留下来的烂摊子甩给波兰雪树后,第三分部的新负责人也算了却一件心事,现在他正缩在自己的办公椅里哈欠连天,并和一大堆文书工作艰难地作斗争。

或者说旁观别人和一大堆文书工作艰难斗争。

A国本土的成员再怎么厉害也没川上济自己带来的人好用,灰发青年干脆把自己办公室的一半以及工作的百分之八十丢给苏格兰,然后口头授予了他一个秘书的职位。

不用白不用,能被公安送进组织来的都是人才。

而且这家伙连自己的本家都联系不上,更不可能和A国的官方势力联系上了。压榨劳动力的风险在可接受范围内……

或者说本是计划的一环,就看那位先生的打算和他想的是不是一样了。

至于剩下的,由卡沙夏负责的那百分之二十工作……

川上济在完成自己定下的目标:把第三分部和莫吉托炸了后,建个糖果工厂。

现在第三分部已经炸完了,创建糖厂还要妥善规划一番。若计划的每个环节却如期进行,川上济在一个月后就能吃到自己生产的柠檬糖了。

“我们的产业是要……是要向零食行业进军了吗?”

被灰发青年哈欠影响到的苏格兰凑过来,瞅了一眼后不禁陷入沉思。

“没错。”

“之前第三分部应该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业务吧……忽然关注起来,是有什么原因吗?”苏格兰轻轻皱眉。

“有什么原因?”

川上济摆出一副假笑,

“容我提醒一句,现在我才是第三分部的负责人,因此我不需要向你解释。”

那就是没有组织那边原因了。

“明白,看来很重要。”

苏格兰不动声色地回答,虽然他的语气表情和肢体语言表达着完全相反的意思:看来你是不干一点正事。

“反讽用得不错,有进步。”灰发青年夸赞道。

苏格兰的滴水不漏的微笑终于有了一丝裂痕,他看上去很想把手边的一叠文件砸到川上济的脑门上,但最终还是屈从于上司的淫威,继续默默处理工作。

在曰本分部的时候苏格兰就看出来了,卡沙夏一直在被组织夹空权力。现在他觉得自己摸到了部分原因:

能力强和是否靠谱是两回事,让这家伙当领导者简直就是灾难。

然而灰发青年还继续无知无觉地火上浇油:“对了苏格兰,我明后两天有些私人事务要处理,大概要离开第三分部。”

“所以挑大梁就靠你了,我亲爱的秘书。”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