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分歧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争之世,确实需要争,一切都需要靠‘争’才能更好地生存下来。

这老祖宗教给我们的道理,不能忘了。

但是,周秉旭和周秉常两个小家伙,就因为这点小事儿,闹得不可开交,多少有些过线了。

看来,合作开公司,终究还是有些矛盾。

最起码,一个公司里只能有一个声音。

要不然,迟早得爆发矛盾,就像现在秦京茹打的这通电话。

两个小屁孩就因为理念问题闹别扭,周济民表示可以理解,但又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经历吧。

挂断电话之后,他跟丁秋楠说了一下有事要忙,就准备离开。

谁知道,丁秋楠却突然开口问道:

“你就打算一直这么瞒着我吗?”

周济民瞬间愣住了,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但他反应速度也很快。

“我有什么事情瞒着你了么?楠楠,你这话问的有点奇怪啊,好了,我不跟你说了,等我处理完这件事,改天带你去个地方。”

说罢,他自己先熘了。

不熘可不行啊,要是再不熘的话,可能真的要露馅了。

原本他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可当丁秋楠问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慌乱。

可能大概是不敢面对,也无法想象,如果丁秋楠真的发现了事实的真相,恐怕会非常愤怒吧?

看着落荒而逃的周济民,丁秋楠面露复杂之色。

这就是她挑的男人,各方面都是顶好的,可惜啊....

超音速飞机从绿洲新城腾空而去,只不过因为隐形的关系,根本没人看到。

引擎声音也很小,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

以前还是烧航空燃油的时候,发动机的噪音就被周济民改进到了大概只有超跑炸街的那种效果,后来慢慢改进到了只有普通卡车的那种机器声音。

说真的,噪音已经非常低了。

加上它的隐形效果和超快速度,更加不会有人发现了。

现如今,他手头上有四架超音速飞行器,最初的六五超音速飞机就不说了,这是他最早的纪念款,已经很少使用了,也很少改动它了。

然后就是前往太空的航天飞机,这个也很少在天空中使用了,只有前往太空或者月球的时候,才会进行使用。

另外一架则是六七超音速飞机,这也是从六七年打造之后一直改进的飞机。

六七超音速飞机也是具有隐形效果的飞机,并且也是周济民第一架隐形飞机。

同样也是可以进入太空之中,执行短暂飞行的航天器。

众所周知,航天飞机的航空发动机有很多种不同类型,常见的航天发动机类型便有涡喷、涡扇、涡桨、活塞、冲压、火箭发动机以外的新型先进航空发动机。

这种新型先进航空发动机,在结构、原理或循环特性上,跟传统的发动机具有很大的区别和创新。

比如脉冲爆震发动机、超燃冲压发动机、波转子发动机、等离子体发动机、分布式失量推荐发动机等等。

六七隐形超音速飞机的发动机可不少,由于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天空飞行,所以主发动机便是超燃冲压发动机。

这玩意儿是指燃料在超声速气流中进行燃烧的冲压喷气式发动机。

使用的是超高声音速飞行器推进技术,由进气道、超声速燃烧室和喷管组成。

主要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直接将燃料喷射到超声速气流中,通过控制燃料喷射的位置,可使燃烧由亚声速燃烧模态过渡到超声速燃烧模态,故称双模态超燃冲压发动机。

另一种是从进气道先将一部分气流引入亚声速燃烧室预燃,然后与大部分超声速气流混合补燃,再从尾喷管喷出,故称双燃烧室超燃冲压发动机。

六七超音速飞机便是第一种,特性便是推重比高,油耗低。

众所周知,航空客机和战斗机同样是涡扇发动机,但两种飞机的发动机可长得一点都不像。

客机发动机工作时,尾喷管可能什么都看不到,顶多看到气浪;但战机发动机工作时,尾喷管会喷火,有时还可清晰地看到马赫环。

二者之间的区别主要有三点,一是涵道比越大,发动机体积越大,推力越大。

对于民航客机体积大,且无苛刻发动机体积限制,所以使用推力大的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

而战斗机因需要严格控制体积,保持较好的流线型,必须使用小涵道比涡扇发动机。

第二点,涵道比越大发动机越省油。

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推力的90%是由外涵道的压缩气体向后喷出形成的,内涵道里燃料燃烧释放的能量仅维持涡轮和风扇的旋转即可。这种发动机喷出的气体温度低,速度小,且空气成分很大,所以基本不会看到火焰。

母庸置疑,对于客机而言,最大的成本就是燃油费,所以客机选择大涵道比的发动机。

涵道比涡扇发动机,绝大部分的推力是由内涵道的燃料燃烧向后高速喷射燃烧产物而获得,外涵道的气体仅起到冷却的作用(同时稍稍增加效率),所以,其油耗相当大,同时,发动机喷出的气体温度高,速度大,燃烧产物成分大,所以发动机一工作,后面就喷火。

战斗机的目的是战斗,是高机动性,而不是省油。

第三,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在低速时有较好的效率,但在高速时效率下降;而小涵道比涡扇发动机在高速时,有较高的效率。

对于民航客机,无需超音速飞行,因为超音速飞行时,需加强飞机本身结构,增加消极质量,不利于节省燃油消耗。所以客机均在声速以下飞行,选择大涵道比发动机。

但对于速度就是生命的战斗机,飞行速度高,以实现快速突击。所以选择在高速下效率较高的小涵道比涡扇发动机。

这就是飞机发动机的区别,也是传统的发动机。

周济民十分清楚一点,未来会遇到石油资源的枯竭和绿色环保等社会问题,所以早早开发了纯电力引擎发动机。

他的第四架飞行器便是纯电力超音速飞行器,这是在星球内部使用的飞行器,也是他目前正在驾驶着前往港岛的飞行器。

这架飞机也是隐形外衣,噪音更是突破了极限。

所以,当飞机安安稳稳停靠在山顶别墅的停机坪时,除了那些大狗会跑过来之外,徐梅、秦京茹她们根本没有发现。

如果不是大狗们相对敏感,及时发现了降落下来的飞机,然后跑了过来的话,屋里的孩子们也不会发现。

等周济民下了飞机,跟大狗们互动时,孩子们这才走了出来。

“爸爸,你可算来了,弟弟他们都吵哭了。”

小月刚过来,语气焦急地说道。

她身后的秦京茹跟吉布楚和两人都眼眶红红的,显然是被她们俩各自的孩子给气哭了。

因为担心周济民会生气,也是气不过周秉旭两个小家伙因为这点事而产生这么大的分歧,从而吵架。

这可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哭就哭呗,小屁孩嘛,哭出来也好。”

周济民无所谓地笑道,孩子们长大了,总会争执吵闹。

尽管秦京茹她们觉得事情很严重,但他觉得,与其如此担忧,还不如先让他们自己吵一吵,等吵完了再收拾残局。

当然了,他之所以那么急着赶过来,自然也是非常担忧的。

只不过,他都到地方了,也就没那么焦急了。

大家回到客厅,两个小家伙还在客厅里坐着,都没有跟他们爸爸打招呼。

见此,周济民也懒得搭理他们俩,对徐梅她们道:

“看样子他们还没吵完,那我们去外面吃饭吧,把家里的空间留给他们,等他们吵个够。”

啊?

屋里的众人瞬间呆滞了,这算是什么解决办法啊?

秦京茹急了,请你过来是摆平这件事儿,不是让矛盾升级的呀。

面对她们焦急的样子,周济民却赶在她们说话之前,竖起食指在嘴前,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大家果然都不说话了。

周秉旭和周秉常两兄弟还在生气,可听到周济民他们真的要离开的脚步声,顿时回过头来了。

“爸,你帮我评评理.....”

两兄弟还心有灵犀地开口了,神同步的声音,让他们很快又各自看彼此不顺眼地哼了一声。

“凭什么理儿?你们不是没吵完么?继续吵架啊,我们正好饿了,把地方让给你们吵就是了。”

听到周济民的话,两兄弟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赶忙七嘴八舌地互相指责了起来。

其实,他们两兄弟有分歧的点,就是经营方向的问题。

从去年开始创业,两兄弟的海产品公司也愈发壮大。

伴随着资本的原始积累结束,利润持续高涨,渔船队伍也慢慢扩大了。

但市场就那么大,所以海鲜产品很快就饱和了。

海鲜产品市场饱和了,两兄弟一番商量之后,随即便进军干货市场。

清朝就已经有了八大海鲜,更别说还有其他海鲜了,而这些海鲜,大部分都是干货。

京城最为出名的谭家菜,蜚声海内外的丰泽园等等,他们的菜谱里就包含了不少干货海鲜。

特别是谭家菜,他们长于干货发制,精于高汤老火烹饪海八珍。

谭家菜以燕窝和鱼翅的烹制最为有名,而在港岛这边,粤菜对各类海鲜干货的烹调技术,也是非常闻名的。

特别是六七十年代的港岛酒肆,发展得更加迅勐。

也因此,海鲜干货市场,大有可为。

但时间进入七五年之后,周秉旭两兄弟还是发现,这一行的竞争,非常大。

虽说周秉旭他们已经在竭尽全力地节省成本,以此来降低价格,保证他们公司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然而,港岛的人工成本、燃油等等支出,还是非常大的。

甚至,当初聘请这些船员船长等员工,本身就比行业内的其他竞争对手的工资高一些。

所以成本这一块没办法继续再降了,利润提高不了,发展陷入瓶颈期了。

如果只是一般的中年人,恐怕这个时候就会慢慢稳定下来,每月赚着还算不菲的利润,这样的日子,已经非常不错了。

但对于周秉旭两兄弟来说,这绝对是不可以原谅的。

再者说了,赚这点利润,他们虽然也很高兴,但并不能让他们感到骄傲。

因为他们还有更大的野心,也希望他们爸爸能看得到他们解决这类问题的办法。

于是,分歧便从这里开始了。

周秉旭的解决办法很简单,那便是跟他之前提出来的策划一样,在奇异国那边建立分公司。

奇异国那边的人工成本并不比港岛高,甚至还要低一些。

但那边的海产品更加丰富,只不过增加了一个运费罢了。

而周秉旭认为,这个运费,其实完全可以通过大量打捞上来的海鲜产品给摊薄。

何况这些运费其实也可以继续再谈谈价格的嘛,毕竟星海贸易集团,也是他们老爸的公司。

占自己老爸的便宜,让星海贸易集团的蛟龙号船队帮忙把海鲜产品运回港岛,无可厚非吧?

周秉常的解决办法则更加简单粗暴,也更具有攻击性。

因为他想到的是通过打压竞争对手、并购等路线来完成对港岛海鲜市场的统一。

他想要霸占整个港岛的海鲜市场,以后这个市场的海鲜价格,全部由他说了算。

乃至,他还想收购一些酒肆、酒楼来为自己的海鲜产品做广告。

酒肆这部分的利润,其实也非常可观的。

可周秉常的这个办法,在他哥哥周秉旭看来,太粗暴了,没有任何技术含量。

再说了,搞垄断这种方法,无法长久,肯定要被人干掉的。

为毛?

因为如果是垄断的话,估计连港岛正府都插手不了。

行业一旦被整顿了,那么到时候整个市场肯定会被弄得乌烟瘴气。

到时候能不能收割利润先不谈,那些酒肆酒楼等估计要反抗了。

何况,想要垄断整个港岛的海鲜市场,谈何容易?

这得需要多少钱啊?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