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把他们全部干掉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硝酱,还是那么可爱啊。”

北条美季子脸上满是明媚的笑容,一只手揽在了身旁西宫八重子的肩上。

“是啊。”

西宫八重子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杯子里的明明只是气泡饮料,但她却好像已经有些醉了。

看着坐在北条京介旁边娇憨可爱的女儿,看着那低头羞涩不语的模样,这位伟大的母亲由衷的感到庆幸。

没有放弃真是太好了。

没有让硝子去特殊学校真是太好了。

硝子能遇到京介真是太好了。

如果按照自己的教育方式,硝子或许可以变得很坚强,但自己那份如同宝藏般的天真烂漫绝对不会再出现在硝子的脸上。

真的,能遇到京介真是太好了。不只是对硝子,对结弦,还是对我们整个家庭都是这样。

“多亏你生了个好儿子。”西宫八重子端起杯子感叹道。

“嘿嘿~八重子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北条美季子嬉笑着把杯子凑过去跟对方碰了一下。

听到这话,西宫八重子环视一圈,看了看硝子旁边的英梨梨,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山内樱良,摇头笑了笑:

“人总不会是十全十美的,如果京介不是这个样子,那么硝子也无法和他成为朋友。”

被丈夫抛弃,独自抚养有缺陷的女儿,又在医院那种地方工作,西宫八重子可以说看遍了世间所有的黑暗。她深知黑暗中的光明有多可贵,也知道那光明对于身处黑暗中的人有着怎样的吸引力。

“啊~看着这么多可爱的孩子,我都想喝一杯了。”北条美季子都着嘴说道。

“呵呵~还是稍微忍耐一下吧,至少加世子上小学之前应该是不行的吧。”西宫八重子笑了笑,对于父母而言,子女快乐成长的场景就是最好的下酒菜了。

北条京介这边,正打算问问诗羽学姐石田秀典的事情,但右边却传来一声呼唤。

“北条,你打算在那边躲到什么时候?”宫水俊树喝完酒之后声音越发响亮了,脸上有着两团红晕,十足的中年大叔样,也不知道被灌了多久。

“对啊对啊,老大你还不来陪町长大人喝酒吗!那时候你不是还带我们跑到糸守废墟去找宫水小姐的吗!拿出点诚意来啊!”

畑吾郎同样涨红着脸嚷嚷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宫水俊树担任町长时候竞选团队的一员呢,好悬他还记得北条京介是他老大。

“没错!老大,你那小孩子一样的举动也该适可而止了吧!整天躲在女孩子堆里像什么样子!”

鬼冢英吉大声训斥道,但随即他又举起酒瓶小声都囔起来:

“真是的,知不知道我期待跟老大你喝酒期待多久了!”

北条京介转过头去,只见三叶的父亲一只手紧紧的握着酒杯,抵着脑袋眼睛往上恶狠狠的瞪着自己,两个鼻孔瞪得老大,好像随时要喷火一样。而自己的父亲字一脸迷茫呆滞的坐在旁边,时不时的还摇晃两下脑袋,显然是已经喝了不少,在不说话保持努力保持清醒。

对面的鬼冢和畑吾郎两人脸和脖子红彤彤的就像煮熟的螃蟹一样。

鬼冢啊,你得感谢我不是单身狗,不然肯定要把你这话录下来给你女朋友听,让你知道深刻的反省一下女孩子到底有多美好。

“那家伙怎么回事!他对京介你坐在这里陪我有什么意见吗!?不坐在我这种金发的美少女旁边,难道要挤在浑身臭汗的男人中间吗!”

见到有人想要把北条京介抢走,本来还开开心心的英梨梨立刻大怒。

“京介,让他今晚加练五个小时!”关于加练的笑话,三叶可没少跟她们说。

“呵呵~~泽村同学,太过粘人的女人可不招人喜欢哦~”霞之丘诗羽轻笑着说道,虽然她也不愿意京介离开这张桌子,但这并不妨碍她顺手打击英梨梨,这算是她的下酒菜吧?

“!?”

英梨梨转过头来,刚想用更衣室的事情来反击,就看到那妖女比了个“明天”的口型。

“……真是的,难道不知道京介还没到能饮酒的年龄吗?喝太多酒会变白痴的,本来是笨蛋了,再喝酒的话岂不是要变成笨笨蛋了,到时候不会连吃饭都要自己喂他吧,我可不做那种麻烦事!顶多帮他擦嘴……”

被拿住要害的公主低下头开始碎碎念,然后一把拽过北条京介的脖子,凑到他耳朵旁边小声说道:

“我马上去弄一瓶装了白水的酒来给你,在这之前你就随便敷衍他们,总之绝对绝对不能喝酒!”

“好好~~我知道了~”北条京介微微眯起眼睛,轻笑着答应下来。

“给我严肃一点!还有,别以为我是在关心你!我是怕你这笨蛋明天宿醉到了公司里丢人!我可不想跟一个醉醺醺的人一起工作!听到了吗!”

听到那让人耳朵酥麻的声音,英梨梨先是小脸一红,然后又立刻强硬的说道。

“了解了!绝对绝对不会喝醉的,监督大人!”北条京介立下军令状。

“这还差不多,你要是真的想喝的话,大不了以后去了我家让爸爸陪你喝。”少女最后小声滴咕了一句。

“嗯嗯~”北条京介强忍着心里的笑意答应道,然后转头看向了宫水三叶。

“京介……”三叶的脸上是无奈的笑容,但也庆幸父亲只有做到这个程度。

“我去陪宫水桑聊聊天。”

北条京介说完,露出一个安心吧的笑容,就站起身来走向了右边男士的坐席。

英梨梨果然也麻利的站起身来去找服务员了,什么面子不面子作弊不作弊的,她可不在乎。

主人翁的到来立刻引起了轰动,随着鬼冢和畑吾郎的怪叫声,更远处的真树京介,逢坂刚,两个编辑和北条京介的作家朋友也都凑了过来,六人座的长桌瞬间被围的严丝合缝。

“喂,真树大哥,鬼冢他们胡闹就算了,怎么连你也来了?”

北条京介这话不只是对真树京介一个人说,也是对自己的两个编辑和其他比较靠谱的人说的。霓虹虽然禁止未成年人,但就算坐在大马路上喝酒的未成年人也不少,只不过大家都会避免在拍照的时候被拍到自己和酒同框,而如果是成年人和未成年一起喝酒,也是会追究责任的。

“安心安心,都已经处理好了。”逢坂刚得意的笑了笑,伸手指了指后面,拿起酒瓶就要帮北条京介满上。

北条京介直起腰看向了后面的桌子,只见本来坐着记者和新认识的作家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了。

“已经全部喝翻送到其他包间里了。”稀咲低声说道,他怎么可能留下这样的隐患,如果没有处理好的话,他就不是来凑热闹了,而是处理掉想要制造热闹的鬼冢和畑吾郎。

至于宫水俊树的话,只能让大哥的父亲多多努力了。

“……你们这些家伙,看来是早就打算好了啊。”北条京介无奈的一笑。

“没错!我等今天已经很久了!”鬼冢摩拳擦掌,打架打不过老大很正常,但是喝酒的话,哼哼!

“别啰嗦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已经开始喝酒了,像个男人一样拿起酒杯,让我看看你的器量!”宫水俊树再次大喊道。

怎么着,原来器量真是靠能装多少酒来测量的吗?

北条京介看着对面两个爸爸,扭了扭脖子,然后朗声说道:

“既然宫水桑有如此雅兴,那在下必须满足了。”

听到这句话,宫水俊树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像话嘛!”

北条京介环视了一圈,只见每个人都紧握着酒杯,用看猎物的眼光在看着自己,他心中轻笑一声,这些家伙都以为自己是弱鸡了?

他没有急着端起酒杯,不是因为英梨梨的假酒还没送到,而是在干掉这些家伙之前还有一些必须的工作要完成。

抬起右手小心的解下左手衣袖上那刻着四叶草的纯银袖扣,这么宝贵的礼物,可不能被酒液沾污了。

看到那熟悉的袖扣,宫水俊树一口喝干杯里的酒,气哼哼的把酒杯重重的砸在桌子上,眼神更加凶狠了。

这可是妻子送给自己的啊!只不过是离家……咳咳,出去工作的时候忘记带走了,现在就被三叶拿来送给这小子了!

北条京介没有理会中年大叔那一点也不可爱的吃醋,解下袖扣以后,他仔细的卷起衣袖,解下那那护身符一样的绳结,在手里整理的时候,他头也不抬的说道:

“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你们可以放下酒杯退出战场。等我拿起酒杯的时候,我会干掉所有还端着酒杯的人!”

这声音不大不小,在闹哄哄的包厢里显得格格不入,一点也不像一个即将被围攻的人。

如果换成其他人这么说的话,大家只会以为这是虚张声势,但说话的人是北条京介,在座的人,无一不是被其的个人魅力和强大所折服所以心悦诚服的聚拢在他的身边。

当下便有不少人想到了老大确立他暴走天使二代目地位那一天时所展示的暴虐形象,鬼冢也想到了从肿胀的眼睛缝隙里看到的那个,踩着爱美爱主成员“尸体”,提着染血的竹刀向自己走来的那个强如神魔的身影。

心中一颤,胆子最小学习最厉害的都筑良雄当下便要放下酒杯,他可没有被少揍。

下村哲也心中也是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想到了双方刚达成合作的时候,他想为北条京介争取那个飞机出事而死的作者空出来的优秀版面,但是被滑冰王者的编辑反对,最后对方被重重打脸,自己靠着北条京介的实力很是确立了一番权威。

现在他之所以敢跟着起哄,就是因为逢坂刚告诉他,北条京介这么年轻,酒量肯定很差劲,这可是为数不多能够拿捏他的时机啊!听到这他就已经心动了,不过他比对方知道的更多,北条京介不是简单的年轻人,他是统帅东京最强暴走团体的『无手的恶魔』,看看鬼冢英吉他们喝酒那不要命的架势,北条京介会是简单角色吗?

不过他这一顾虑很快就被弹间龙二一群跟着北条京介去过冲绳旅游的人给打消了。

“那么开心的时候老大都不喝酒,肯定是那种一杯就倒的家伙啦,趁着今天老大获奖,他未来岳父发话,一定要趁机干掉他!”

虽然弹间龙二是这么说的,但是下村哲也从自己儿子身上就知道这些家伙是多么的不可靠,所以他转头朝稀咲铁太求证,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并且这个一直可靠的像在社会上厮混多年的年轻人同样一脸的跃跃欲试。

“别被骗了!”

看到友军们的表情,逢坂刚心中大急连忙出声喊道,同时把两个放在桌上的酒杯重新塞回万城雅集和三崎目学的手里:

“北条在虚张声势!他只有一个人!我们可是有这么多的酒精战士!今天一定要干掉他!”

他拿出了向老婆保证再也不去洗泡泡浴的气势。

可是逢坂刚不知道的是,不听他这话还好,一听这话,大家瞬间想起了被北条京介单人灭掉的三个暴走团体:暴走天使,爱美爱主,东万,谁的人数不是几十倍甚至几百倍,不还是被堆成了山被他踩在脚下。

不过虽然不知道这点,但逢坂刚知道北条京介从来不说大话,他这会心里也慌得不行,甚至感觉自己的胆汁已经在跃跃欲吐了。但是!现在已经由不得他后退了,要是这些人退缩了,自己这个主谋一定会被清算的!

“干掉他!”老男人大叫一声,得到了宫水俊树的热烈响应。

下村哲也和稀咲铁太正想放下酒杯,就看到北条京介已经抬起头来了。

“啊,没人退出啊,真是太好了。”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么,喝个痛快吧。”

最后,他把袖口放在了钱包里,把绳结放在了胸前的口袋里。

身后传来冬冬冬的急促脚步声。

“呐,酒!”

英梨梨大人“酿酒”归来,把一大瓶的褐色的威士忌递了过来。

“3Q。”北条京介轻松的应了一声,然后在英梨梨转身的瞬间把假酒塞进了桌底。

看到这,其他人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本来就怕了,这要是自己喝真酒北条京介喝假酒,那怕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不过下一刻,所有人都再次瞪大了眼睛。

“诗羽,让老板再上十瓶威士忌,十瓶清酒,要最好的。”

北条京介扬声喊道。

“好的,知道了~”霞之丘诗羽轻笑着应了一声,不着痕迹的瞥了旁边一脸得意的英梨梨一眼,心中好笑的走向了包间外。

京介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退缩?

不过她也没打算拆穿,这种事情,留着之后打击英梨梨该多是一件美事。

“……”

宫水俊树看了看自己刚喝了一半的山崎威士忌,脸上出现了一丝迟疑:

“北条,十瓶是不是……”

“没事,喝完再加就是了!”北条京介灿烂一笑,拿起自己面前那被逢坂刚倒得快要溢出来的酒。

“感谢相遇!”

这祝酒词一出,其他都已经喝到微醺的人顿时胸膛一热,齐齐举起酒杯来。

“感谢相遇!”

北条京介扬起酒杯一饮而尽,连眉毛都没皱一点。推开了鬼冢,他亲自担任了倒酒的职务。

“感谢宫水桑来为我庆祝。”他倒了满满一大杯。

“爸爸辛苦了。”

他倒了……也是满满一大杯。虽然很想帮老爸作弊,但现实不允许。不过他相信自己老爸的狡诈。别看对方现在已经醉醺醺的样子了,实际上肯定离醉倒还早的远呢。等对方向后倒去的时候,说不定只到他酒量的一半。

这些都是小时候这个笨蛋老爸回来跟他和母亲炫耀的,说他就是凭着一手精湛的演技才能每天都那么早回家。

北条京介小时候还以为爸爸是吹牛的,但现在一看觉得顿觉所言不虚,至少以自己那扫描眼都无法看出破绽来,简直就像是真的醉了一样。

真厉害啊,父亲大人。

给每个人倒酒的时候他都说上一声感谢,既然要喝酒,那必须要把感激之情表达出去。一瓶酒很快就被倒完了。

看着杯中满溢的酒液,中年男人们都感觉到胆汁在翻涌。

“感谢相遇!”北条京介再次大喊道。

“太敷衍了吧!”逢坂刚不满道,企图延长两杯酒之间的时间。

“和大家的相遇,就是我觉得最开心的事情!”北条京介爽朗的笑着。

听到这话,不止男士们脸上露出笑容,那边的少女们也都纷纷翘起嘴角。

“感谢相遇。”每个少女都在心中默默的念了一声,然后喝了一口饮料,只有加世子大声的喊了出来。

北条京介会喝酒吗?

不会,既然要以身作则让樱良保持良好的饮食习惯,那他本人又怎么可能喝酒呢?

北条京介能喝酒吗?

当然!这具千锤百炼得到的身体,如果连区区喝酒这种小事都无法战胜的话,岂不是笑掉大牙,再不济的话直接『回到最初』就好。

当然了,对付面前这群弱鸡,根本用不上作弊。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