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脸色逐渐苍白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虽然北条一郎到最后也没有回答宫水俊树那个问题,没有说出自己儿子和那一群女孩子的关系到底正不正常,但那重要吗?

虽然宫水俊树到最后的回答也只是他爱自己的孩子,他不可能剥夺女儿的青春,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桉,但那重要吗?

对于后者可能很重要,但对于前者,对于北条一郎来说已经足够了。

他并不需要证明自己是对的,也不需要反驳宫水俊树,甚至不用就对方的问题进行讨论,只要把对方拉进自己的陷阱,证明对方是错的,那么自己就是对的。

宫水俊树问他北条京介和三叶还有其他女孩之间的相处正常吗?北条一郎就抛给他一个新的问题,他想要剥夺自己女儿的青春吗?他爱自己的孩子吗?

这就是辩论之美啊~

曾经在东京法律界被称为『从不空手而归的北条』的男人,久违的舒展了僵硬的舌头。

一壶酒很快喝光,他想也不想的就转过身朝旁边桌子看去,不出意外收获了一片崇拜的目光。

那两个编辑都争先恐后的递过酒来,看样子都想重新回到自己这桌,好好的向自己学习语言的艺术了。

唉,真是的,他们之前为什么不想想,自己可是京介的父亲,没听说过虎父无犬子吗?

还是那个叫做真树京介的东大后辈有眼光,想必也进入了东大的辩论社吧?待会把内海他们也介绍给他,前辈就是该多多照顾后辈才是。

这么想着,北条一郎满脸笑容的回转自己的桌子。

可刚一坐定,他脸上的笑容就像褪色的老照片一样,慢慢变成了黑白的。

桌子上之前不是只有些低度的清酒吗?那橙黄色的玻璃瓶哪来的?上面写的总不会是十四代吧?三得利什么时候开始卖清酒了?威士忌也就算了,好歹也算是居酒屋的标配,为什么白兰地也出现了?你真的是霓虹人吗?这种开心的时候就应该大口的喝啤酒啊!

北条一郎心中不断怒骂,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宫水桑,这是?”

“我是想着,北条桑对子女的爱那么深沉,看着北条京介的青春像火焰一样热烈燃烧,一定非常的开心吧,清酒什么的不适合这种场合,身为父亲就该喝这种厚重的酒!”

宫水俊树举起手中的三得利家产的威士忌大声笑道。

“呵呵,开心,开心……”

北条一郎眼睛的余光不由飘向了儿子那边,只见他正举着一杯白水跟身边的女孩们聊得正欢。

痛苦的闭上眼睛,他知道宫水俊树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诡辩。不过好在现在两人心照不宣的达成了默契,今天是开心的日子,对自己儿子是这样,对宫水三叶同样如此。没有人会想要破坏今天这样的日子,哪怕是愤怒的老父亲。

事实也确实像他想的一样,身为京都大学诡辩社的一员,宫水俊树仅用不到半秒钟就从对方的语言陷阱中挣脱了出来。

他可不是那些加入社团混日子的废柴,曾经的他在学校里有一个着名理论:

无论男女双方,一旦结婚就会不断消磨爱情,终有一天会永远失去那份最初的感情,所以,为了保留那份纯真的爱意,聪明的人都不会跟真正爱的人结婚,而是会选择一个她不爱的人。

完整的理论当然不止这些,身为民俗学者的他列举了相当多的事例和数据,为自己的诡辩提供了详尽的理论基础。

这一诡辩在京都大学广为流传,每一个看着心爱的女生牵着别人的手走进婚姻殿堂的失败者都大声的歌颂着宫水俊树的名字。

他宫水俊树可不是像对方以为的书呆子,在遇到二叶之前,他可是凭着自身优秀的条件吸引了研究所里恩师的女儿,在霓虹这种学阀统治社会的地方,没有关系怎么可能在研究所那种地方待下去,没看到北条京介那小子写的石神哲哉吗?

就连搬到乡下结婚的时候,带去的东西也是唱片机,音响,相机这些东西。自己的妻子二叶,那样优秀美丽的人看上的丈夫,怎么可能是傻子!

之所以会咬着牙齿,用叹息代替愤怒装作被北条一郎给湖弄住,确实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对方的话。

是啊,三叶的青春。

自己的女儿,国中三年被那小子不停地交换身体,两人的生活几乎可以说是一体的,他甚至在代替三叶去尽一个姐姐,一个孙女,一个女儿该做的事情,自己教给四叶的东西,自己陪伴三叶的时间,恐怕还没有他多。

高中的三年,三叶一直为了考上东京的大学而没日没夜的学习。

现在,三叶终于来到了东京,找到了她的青春。

自己,自己这个不称职的父亲,真的可以,真的有资格,去剥夺女儿的幸福吗?

当然了,自己并不是想要拆散他们,而是想要让女儿获得真正的幸福,收获独一无二的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想着想着,宫水俊树发现自己刚刚平复下去的怒气又在不停地上涌了。

“哈哈哈,宫水桑,喝酒,喝酒。”

北条一郎眼看旁边男人的脸色变得不对劲,一咬牙一狠心立刻出声喊道。

宫水俊树把目光收回,就算不看北条京介的面子,只看三叶跟其他女孩子那熟络开心的模样,他也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发作。就算要到那一步,也是让北条父子来自己家,跪坐在和室里,三个人单独的,没有外人打扰的,自己在桌子底下藏着猎枪的,好好的谈。

他咧嘴一笑,现在到他发挥的时候了。

别的居酒屋里清酒威士忌什么的都是一杯一杯的卖,北条京介这小子倒好,直接一瓶一瓶的上。好嘛,就看看你父亲的酒量是不是像他的口才那么好。

他拧开瓶盖,一股蜂蜜混着奶油的香味顿时从瓶口飘出来,没有多话,他直接开始往玻璃杯里倒酒。

“哎?稍等等一下宫水桑,你忘记加冰块和苏打水了!”

北条一郎脸色有些苍白的喊道,哪有霓虹人会纯饮的,懂不懂什么价水割威士忌,给我老老实实的兑冰水啊。

“哈哈哈,这样才符合父亲们对子女厚重的爱啊。”宫水俊树不管不顾继续倒酒,区区四十多度的威士忌,对他而言完全是小菜一碟。还在糸守那会,他跟镇民们喝的可都是高度自酿酒。

北条一郎脸上已经出现了惊恐的表情,他现在可不是还在东京那会的酒精战士了,现在的他只喝新鲜牛奶,自家产的那种。就连隔壁邻居家送来的都会嫌弃不新鲜。

眼看阻止不了宫水俊树,他抬起头,看向了对面那两个丝毫不能欣赏自己语言之美的笨蛋。想了想,他把这两个想成为教师和警察的青年俊杰介绍给对方。

“鬼冢,畑吾郎,这位可是奇迹的町长,带着全镇人民躲过陨石灾害的大人物,快来敬宫水桑一杯。”

这种要喝酒的时候,就得儿子这两个没用的属下上场了啊。

“哦哦哦!原来是宫水剑豪的的父亲啊!”

“原来是三叶小姐的父亲啊!我啊,是我,畑吾郎!”

两个截然不同的称呼是因为两人对宫水三叶的记忆不同,鬼冢英吉印象最深的就是去参加剑道大赛的时候看到的,宫水三叶和自家大哥一模一样的剑道招式。而畑吾郎则是因为外婆家就是糸守町,所以听得多的都是宫水神社的故事。对宫水二叶尊称二叶夫人,对宫水三叶尊称三叶小姐。

都不需要北条一郎继续说什么,鬼冢英吉已经站起身来一把抢过宫水俊树手里的酒瓶,咕噜咕噜帮他倒起酒来了。

“我来倒酒,我来就好,这种事情怎么能让您来呢。”鬼冢英吉笑容可掬的说道,对于一切跟老大有关的人,他心里就两字“十分尊敬”!

喂喂,混蛋!我是吓他的啊!加冰块,加苏打水啊!

宫水俊树的脸色也渐渐变白,细细数来,他离开糸守那个野蛮的地方已经有三年多了。喝的酒也从粗制的高度自酿酒变成了精碾度60%以下的清酒,最重要的是跟家人团聚后,他喝酒的次数也减到了最低。

现在的他可不是还在糸守时的酒精战士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最可口的饮料就是女儿们亲手泡的茶。虽然四叶完全没有学会妻子那精湛的泡茶手艺,但就算只是白水也非常甘甜。三叶就更不必说了,要是自己真的在这里捣乱,那满室飘香的茶怕是半年别想再喝了。

“呵呵,谢谢你啊。”宫水俊树勉强笑道。

“应该的!”鬼冢英吉笑容满面。

北条一郎看着宫水俊树的表情,心中一乐,原来也是个样子货啊,果然吗,哪有人到中年还可劲喝高度酒的。

“北条桑,我来帮你倒酒,还没感谢您在北海道时候的盛情招待呢。”畑吾郎抱起另外一瓶威士忌来,笨蛋鬼冢英吉没眼光,自己拿的这瓶可比他的贵多了。这点水平都没有,还想跟自己抢头号小弟的位置?

“呵呵,谢谢你啊。”北条一郎勉强笑道。

“应该的!”畑吾郎笑容满面。

两人同时站起来倒酒的景象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一直悄悄关注的宫水三叶松了口气,明亮的眼睛闪过一丝笑意,侧过头对着北条京介满足的说道:“爸爸和北条叔叔好像聊的很开心啊。”

“真意外啊,我还以为两人会吵起来呢。”北条京介很有自知之明的说道,他都已经做好随时过去救场的准备了。

“呵呵呵~我也很意外,不过现在这样真是太好了。”宫水三叶开心的说道。

“是啊,希望能一直保持下去。”北条京介发自内心的祝福两个老男人能达成金石般牢不可破的友谊。

“真狡猾啊三叶。”坐在宫水三叶旁边的霞之丘诗羽小声说道,怎么现在看来,自己像是为她搭了舞台一样?

宫水三叶闻言转过身来,亲昵的用肩膀撞了撞对方,凑近脑袋小声说道:

“就当是报答我为你和京介结成联系吧~”

说完,她看着脸上呆呆的霞之丘诗羽眨了眨那双棕色的大眼睛。

“三叶……”黑发红童的妖女只感觉有一瞬间有什么堵在了喉头。

“吃东西吃东西。”宫水三叶把英梨梨推过来的鸡肉酿青椒塞给了霞之丘诗羽。

对于这个在外人面前和在京介面前完全是两幅面孔的女孩,她一直都知道对方的想法,知道对方心中隐藏的卑微,要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感激,但她不喜欢那样。如果有机会的话,解除这种不平等的关系是她所希望的。

霞之丘诗羽,那拥有着惊人才气又毒舌的美少女,还是永远保持那骄傲的模样才美丽。

“呵呵~”霞之丘诗羽脸上的表情变幻两下,然后轻笑着把鸡肉酿青椒再度推到了英梨梨的面前:

“三叶你还不知道吧,青椒料理是英梨梨的最爱,她刚刚亲口跟加世子说的。”

“没错!”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加世子立刻竖起耳朵回应。

“嗯?这样吗?”

宫水三叶先是一愣,毕竟在她的记忆里,她在北条京介身体里去英梨梨家吃饭的时候,从来没见对方吃过青椒啊。但随后看着霞之丘的笑容,她立刻反应了过来是怎么回事。

“呵呵……是啊,我最喜欢吃青椒了。”

英梨梨从牙齿缝里挤出恐怖的笑声,然后两只小手在桌子上一阵扒拉,将那些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油脂相当丰富的烤串全部推到了霞之丘诗羽面前。

“多吃点,你那么瘦,是不是为了攒钱准备今天这今天的宴会所以饿瘦了?如果有困难的话尽管开口,我正愁稿费没地方花呢。”

然后,金发的公主掏出钱包,亮出一串以她的稿费绝对无法拥有的高端银行卡来。她是不知道霞之丘那女人有什么苦手的食物,但她知道那个每天都会进行健美运动的女人绝对不会吃那么多高脂肪的食物。

现在,就是考验金发蓝童的公主和黑发红童的妖女之间默契的时候了,你吃我就吃,感受和我相同的痛苦吧。

“她们玩的也很开心啊。”宫水三叶偏过头,以几乎靠在北条京介肩头的姿势小声说道。

“是啊。”北条京介轻声回道,然后视线不由落到了对面,那里的气氛可就完全称不上好了。

像天上云湖中月一般温柔的西宫硝子,在还没跟自己说话的情况下就直接出声反驳雪之下阳乃,可想而知对方的话有多令她生气了。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