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战争阴影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时间就在严格得近乎变态,折磨人的方法更是花样百出的训练中,一天接着一天的度过。

万立凯在沙漠训练营里,接受了即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水的训练”。每天只能喝不到十加仑的水,这只是一个正常人在沙漠里生存,每天必须汲入的淡水量的二分之一。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这群自愿接受“水的训练”的军人,却要完成最严格的体能训练。

万立凯几次因为身体极度缺水,而晕倒在训练场上。没有怜悯,没有纵容,更没有医护人员的帮助,是万立凯身边的其他学员,用自己保贵的水,甚至是尿把万立凯救醒。就是在这个训练营里,万立凯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军队,什么是团体!如果没有身边战友的相互帮助,他们没有一个人能独立通过这样的训练!

“水的训练”,是第五特殊部队唯一一项可以让学员自愿选修,同时又是人员“正常”损耗额最高的训练。接受这种只能用严酷来形容的训练的学员,为了生存下去,他们只能无所不用其极。在沙漠训练营里,万立凯和其他学员一起,学会了如何利用自己的眼睛、鼻子、双手甚至是飘渺的第六感觉,去在一片干枯一片荒凉的沙漠中,去寻找水脉。

他们学会了如何通过地表一株不起眼的植物,来判断它是否拥有一个肥硕的根茎。他们学会了抓起一把稍稍含着水分的沙子,像条狗似的,直接把沙子塞进嘴里不停的吸,这种方法来维持自己已经虚弱却依然坚韧的生命。

当万立凯走出沙漠训练营的时候,这个以为自己已经坚强得再不会哭的男人,站在沙漠训练营的大门前。他高高的昂着头,他的嘴在不断的。虽然万立凯的眼泪最终也没有滚落出来,但是万立凯知道他已经哭了。

一个接受过“水的训练”的军人,就算是哭的时候。他也不会流出眼泪,因为他的身体已经比自己的主人更明白,水对维持生命的作用!

渐渐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万立凯已经可以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利用狙击镜,快寻找并锁定目标,并迅计算出气温、空气湿度、风和双方的运动度,对狙击的影响;他的心算能力。就连赵剑平这位大师兄都自愧不如,但是到了今时今日,万立凯反而清楚的知道,如果让他和赵剑平在战场上狭路相逢,双方必须用狙击步枪一决生死,那么死的人一定是他!

“不要说是大师兄,就算是让我遇到那个没收了我‘老婆’的一毛三,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有了这种认识,万立凯练得更勤了,他现在是战侠歌的徒弟,他绝对不能丢了自己师父的脸!

就连万立凯都不知道。到现在为止他究竟射出了多少子弹,他只知道在自己的右肩胛部位,出现了一个枪托因为后座力而撞在自己的肩胛部位,日复一日慢慢留下的印痕。在赵剑平的身上也有这样一个印痕,在战侠歌的身上也有这样一个印痕。能被战侠歌挑选进入机动部队的军人,每一个人的肩胛上。都有这样一个印痕。万立凯知道,在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兵嘴里。这种印痕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不见血的红旗!

除了大师兄赵剑平以外,机动部队那些身怀绝技的军人,就像是车战一样,轮流成为万立凯的助理教官。每一个新助理教官的到来,都能为万立凯带来一种全新的训练,每一位助理教官挥手和万立凯道别时,万立凯都可以清楚的感到到,自己在某一项领域,又强了一分。

这绝对是一种另类的,包含着太多宠溺和严厉的训练!没有别的原因,战侠歌喜欢万立凯,他认为万立凯已经有资格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他想让万立凯变强!甚至有人在间距猜测,战侠歌这位第五特殊部队的未来接班人,已经开始培养自己下一代的接班人。

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军人,是无法成的,更没有中吃上一颗千年灵芝,拾到一本什么秘藉,就能在短时间内武功大成的动人传说。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做什么事情,绝对没有通往成功的捷径。想用最短的时间完成别人走过的路,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还有一点,那就是业精于专!

其他第五特殊部队的学员,都要在第五特殊部队的专属技工学校,学习武器的原理知识,并通过自己动手,去真正理解并组合出这种枪械。到他们毕业的时候,成绩优异天才横溢的学员,甚至曾经联手在学校里,自己制造出一辆轻型装甲车。每一位学员,在毕业后都能驾驶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战斗机、直升飞机、坦克和装甲车。

这些技能当然可以提升一个军人在战场上的生存能力,但是战侠歌却大笔一挥,把这些训练课目,从万立凯的训练教程上全部砍掉,“他既然选择成为一名幽灵狙击手,那么他绝对不会在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去驾驶什么战斗机或者直升飞机。我想他就算是身陷重围,也宁可自己的狙击及潜伏技术,慢慢脱离敌人的包围圈,而不是成为敌人火炮的标靶,驾驶着汽车或者飞机之类的玩艺冒险突围!至于自己组装枪械,在车床上打磨出自己想要的零件,这种工作,还是交给真正的技术人员去做吧!万立凯现在要做的,就是要真正学会了解自己手中的枪,能够保养自己的武器,学会融入身边的环境,就足够了!”

不管是用几年时间训练出来的军人,还是用十五年时间训练出来的全能型军人,想检验他们的能力,想让他们再得到提升。唯一的方法,就是……实战!

没有经历过亲眼看着自己身边的战友倒在血泪中,那种怒极、恨极、狂极的心灵洗礼;没有真正经历过重机枪子弹擦着自己的头皮飞过,直接把身后的大树栏腰打断。心脏瞬间收缩又缓缓放松的惊心动魄;没有和一个同级数的特种作战高手,在战场上狭路相逢,为了生存把自己所有的智慧和知识全部激出来的血战……训练再多,实弹打靶成绩再优秀,理论知识再完备的军人,也只是童子军罢了!

当万立凯跟着自己的大师兄踏进最后一个训练营时,赵剑平把一只大功率军用卫星电话,递到了他的手里。

“万立凯。”

一听到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万立凯就猛然挺直了自己的身体。高声叫道:“到!”

电话是战侠歌打过来的,他沉声问道:“说说看,这两年时间,你都学到了什么。”

被赵剑平他们训练得焦头烂额,早已经忘了东西南北春夏秋冬的万立凯,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一晃眼,两年时间就过去了。

万立凯用感激的眼神看了一眼站在一边,默不作声的赵剑平,就是他这个大师兄,用自己特有的沉默与忠厚。默默陪他在这些训练营中,度过了漫长却绝不枯燥的两年时光!他更无私的将自己在战场上跟着战侠歌学到的狙击知识和训练技巧,毫无保留的教导给万立凯。

万立凯只有说,他有战侠歌这样一个太过宠溺自己的师父,有赵剑平这样一个看似严厉。实际上却对他毫无保留的大师兄,是自己的幸运!

万立凯在这两年时间里。在赵剑平这位大师兄,和其他机动部队成员的身上。学习到的东西可真是不少,似乎张口就能说出一大串来。但是万立凯略一思索后,却放声回答道:“报告,我在这两年时间里,学到了基本的狙击,简单的潜伏,大略的生存技术。”

听着万立凯的报告,看着万立凯在各个训练营取得的成绩单,战侠歌笑了,他真的笑了。

万立凯成熟了,不只是军事技术上的成熟,在心灵上他更拥有了一个成熟男人的胸襟和眼光。如果万立凯不是他战侠歌的徒弟,接受的又是“开小灶”式的训练,以他的成绩,纵然还不够资格,成为第五特殊部队的第四颗獠牙,也应该能获得山地和丛林这两枚荣誉勋章了吧?

战侠歌突然又问道:“怕死吗?”

立凯不加思索的回答道:“我当然怕死,而且怕得要命!”

除了赵剑平大师兄,训练营里其他听到这几句话的人,都对万立凯投来了怪异的眼神,万立凯却回答得理直气壮。第五特殊部队又怎么了,只要他们还是人,还没有活腻了,又有哪一个,能够拍着自己的胸脯,说自己一点也不怕死?相信就算是黄继光和董存瑞这两位英雄,如果还能找到其他解决问题的方法,他们也不会用自己的身体和生命,去换取最后的胜利吧?

战侠歌继续问道:“敢不敢杀人?”

“敢!”

“为什么敢?”

万立凯回答的干净利索:“因为我怕死!”

战侠歌再次微笑,他伸手轻轻弹着桌面,略略沉吟后电话交给赵剑平。”

赵剑平一脸平淡的听完了战侠歌的命令,收起身上的大功率军用卫星电话后,赵剑平扭过头,对正在观察整个雪山训练营,并对远方的一座终年冰封的雪山,产生了浓厚兴趣的万立凯道:“你的训练计划暂时搁置,接我们的直升飞机十五分钟后就到!”

看着万立凯因为绝对的意外,而张大的嘴巴,赵剑平沉声道:“我们接到了作战任务,而你,刚刚通过了指挥官的审核,以见习员的身份,参加这次的作战。”

打仗了?

这个念头一从脑海里产生,万立凯看多了和好莱坞军事大片的脑袋里,在瞬间就涌起了诸如“兵临城下”之类,强敌入侵,坦克的履带已经开始在中国的国土上,放肆的辗压。战斗机呼啸而过,一些中国的民用建筑,在剧烈的爆炸中,变成纷纷扬扬的碎石烂瓦。大地在哭泣,北风在狂啸,中国的英雄儿女,唱着嘹亮而悲壮的战歌,在亲人和爱人的挥手道别中,源源不断的开往最前线之类的画面。

万立凯跟着赵剑平,回到阔别已久的城市时,万立凯就像是一个刚刚进城的土包子似的,东瞧瞧西看看。两年时间。这个城市除了摩天大楼更多了一点。街上的行人更挤了一点,夏天的温度更高了一点,电视墙组成的广告屏幕又复杂了一点,女孩子打扮得更暴露了一点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变化。至少在那些走路太过懒散的行人脸上,万立凯找不到丝毫因为战争到来,而形成的紧张。

当万立凯回到机动部队的总部时。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热烈欢迎,无论是一楼的还是二楼的熟人,都亲热的用力拍打着万立凯的肩膀。

“好小子,两年不见,壮实了不少嘛。”

“嘿嘿,这下估计再也没有人叫我黑炭头了,因为终于来了一个晒得比我还黑的人!”

“欢迎回来,什么时候。你这位生活技能督导教官,再找上几十个助理教官。给我们上几堂教育课啊!”

听着这些欢迎的话,万立凯不由咧开了嘴巴。嘿嘿……看来自己的努力也不是白费嘛。一楼这些已经快被训练成杀人机器的家伙们,对异性的感情种子,已经荫芽啦!

欢迎自己的人,明显比两年半前,更多上一些,看来战侠歌又从第五特殊部队,和社会上吸收到了一大批优秀的人才。万立凯的目光四下转动,可是在这些人当中,也少了一些熟悉的,甚至是曾经做过他的助理教官,把他整得死去活来,在临走时却亲切如兄弟般的面孔。

万立凯终于忍不住问道:“子弹、蓝衫和军刀……他们几个人呢,这些家伙还说等我回来后,要好好请我喝上一顿呢,不会见势不妙,就想躲起来赖帐了吧?”

四周突然沉寂下来。

过了半晌,严峻才低声回答道:“他们回家了。”

看着严峻还包裹着绷带的左手,万立凯也沉默了,他明白在自己回到第五特殊部队,接受训练的时间里,这些机动部队的兄弟,已经经历了一场场不会浮出水面,却的确存在的战争。

那些用心教导过万立凯,和他约定一起去海吃一顿狂喝一顿,现在却失约的兄长和老师,有些也许将来还有机会再见面,有些,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战侠歌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集中到了机动部队设置了多重防护,保护系统严密得就连工看到,都要摇头苦笑的多功能会议室里。当战侠歌按下遥控器开关后,在镭射灯的闪动中,一幅通过卫星精确定位拍摄到的相片,开始在屏幕上转换。看着卫星拍摄到的相片上,那个充满异国情调的小山村,任谁也知道,这可能并不是中国土地上的某个区域。

“相信大家已经明白,这是一场境外作战!”

战侠歌环视全场,沉声道:“我们中国家在近些年来,一向禀执和平崛起的战略方针,在国际舞台上,我们的科技,经济实力一日千里,我们虽然身为军人,也绝不希望在这种时候,把我们的军事力量,伸出国门。这样做,只会让一些在国际舞台上,处处针对我们中国,天天喊着‘中国威胁论’的人,送上把柄和口实。”

所有人都保护了沉默,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清楚的知道,有些国家,自己的间谍卫星,满天乱飞,航空母舰满世界乱窜,所谓的蛙人部队,到处神出鬼没,鬼才知道他们装载了核攻击弹头的飞弹,究竟有多少整装待命,又有多少在“星球大战”计划中建造的激光卫星,对其它国家的军用及民用卫星虎视眈眈。

自己做成这样,这些人竟然还能挤出一付公正公平的嘴脸,对着中国指手划脚,今天喊着友谊万岁,明天喊着制裁。中国现在面临的情况。就连我们在自己的国土里,进行军事演习,都会有人说三道四,还有些人天天围绕中费支出问题。在那里大作文章,更何况是派遣特种部队,跨越国境进行战斗?

“这一场战斗,我们别无选择。”战侠歌沉声道:“在四十七小时零十五分钟之前,一个曾经在中国大地上放肆过的邪教组织,又死恢复燃的做出了大动作。他们利用国际一流的先进卫星联控设备,和一些程控设备事先就留好的后门,强行切入了我国民用卫星的频道,在成功抢夺了电视台的转播权后。面对观众,播放出他们所谓的‘真理号召’影片。虽然只是短短的十五分钟时间,已经在中国境内,制造出极端恶劣的影响!”

坐在多功能会议室里的第一个人面前,都有一台小小的液晶显示器,只要愿意就可以直接调看出在电视台,播放了十五分钟的影片。万立凯只看了不到三分钟,就连连摇头。这哪里是什么“真理号召”,和这个邪教一贯的作风相同,他们纯粹就是在愚弄观众!

他们在这个影片里。大谈自己是如何被国家迫害,大谈为了迫害他们,是如何不择手段。他们为了证明自己的“无辜”,甚至列出了所谓的“十大疑点”。用来证明自己遭遇打击,就是千古奇冤。

他们不谈自己骗得无辜民众。跟到中国在世界舞台的脸面广场上纵火,是在抽整个中国的耳光;他们不谈这种方法。是多么的愚昧和无耻;他们更不谈,这种方法对他们宣扬的人权。是何等的践踏;他们还不谈,在每天都要升起的五星红旗下,在代表了中国一个圣地的广场中,他们纵火,是对社会一种何等的冲击。他们谈的是,怎么才两分钟,那些公安人员什么的,就能如事先得知一样,早就准备好了灭火器和灭火毯?

就是因为这一点,这个邪教中人,做出如下的判断:这是一场针对他们的圣教,早有预谋的政治迫害!

看到这里万立凯随手关闭了液晶显示器,他实在没有必要再看下去。到过北京广场的人,或者说到过北京的人都应该明白场这种重要的有关国体的地段,不要说是常备的警力和消防部门,哪怕是一间只有六七平方米大小的小卖部里面,也要按照规定,准备随时可以动用的干粉灭火器。一旦生火警,一个正常的男人拎着一只灭火器,在两分钟内冲进广场,又有什么困难的?

说白了,这就是在混淆视听,说实在点,这就是打着“真理”的旗号,在制造内乱!

“他们是不是在中国境风,可是他们的行为,已经在向中国的主权宣战!如果任由他们这样通过卫星转播,攻击我们的电视台、电台,甚至是直接强行手机通讯中,来传播他们的反动信息,就算我们的社会不会因此产生太大的动乱,我们中国的声誉,也会在国际舞台上,遭受到严重的打击!”

“我是一个军人,我并不精通政治。我到现在也不明白,现在中国日益富强稳定,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天天想着颠覆我们的社会体系,制造不必要的混乱。他们想干什么?想让中国像苏联一样解体,让一个日渐强大的中国,变成一堆零零散散,经济链崩溃,国防体系失效,只能任人渔肉的渣滓?还是他们真的忧国忧民,想把西方真正的民主,百分之百的移植到经历了两千多年封建社会,到现在还残存着封建时代的影子,国民素质还有待通过教育提高,没有基督教这种全国认可,已经成为道德准绳制约的中国?或者,他们根本就是一群想把水搅乱搅混,再趁机狠狠捞上一笔,如果能再弄点政治地位,就更加理想的混帐王八蛋?”

战侠歌一拳重重擂到了主席台上,他厉声喝道:“我只知道,中国的未来,绝对不会是由这些人只知道愚弄民智,宣扬鬼神的大神大仙们来创造!如果谁想破坏我们的家园,谁想破坏我们好不容易获得的稳定与富足,我不管他躲在哪里,我们中人的铁拳,就会把他砸成粉碎!”

多功能会议室里一片肃穆,浓重的杀气,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流动。

“我必须承认,他们有优秀的人才,有先进的设备,甚至能够攻占我们的电视卫星转播频道。不过没有关系,他们愿意攻击就攻击好了,他们攻击我们的电视卫星转播频道一次,我们就真枪实弹的突击他们一次。我倒想看看,究竟是他们能先把我们的社会秩序整乱了,还是我们先把他们的牛黄狗宝都掏光了!”

说到这里,战侠歌的脸上突然扬起了一丝绝对冰冷的笑容,“仪器坏了,只要有人在幕后支持,那些有奶便是娘的国际军火商们,还不是屁颠屁颠的跟着他们乱跑,转眼之间就能为他们重新建起一个操作室?可是能够操纵这些仪器,攻破卫星防御系统的天才,总不能批量产,死一个就少一个吧?所以,大家给我记住了,仪器固然要烧要砸要炸,但是对这些操纵仪器的人,包括给他们扫地板烧饭的大妈,更是一个也不能放过。”

战侠歌无异对在场的所有人,下达了格杀勿论的命令。

“他们以为躲到几千里外,一个没有和中国建立邦交关系的国家,就可以高枕无忧,就可以放手攻击我们中国的媒体,在那里大放厥词了?美国人曾经说过,他们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空军,可以将伞兵空降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而我想说的是,我们中国也有世界上数量最庞大的潜水艇部队,我们一向以保家卫国主主旨,但是把我们逼急了,我们的核潜艇,同样可以把世界上最精锐的军人,送到任何一条海岸线上!大不了我们把潜艇上所有代表中国的符号、文字、标志都涂得干干净净,就算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也只能是一脸的无辜,一脸的无奈。跑到国际舞台上装傻充愣,再挤出一个义正辞严的面孔,喊上几句‘谁呀,谁呀,谁这么干的呀会是你小子做的吧,别装了,看看你这种样子,就是做贼心虚’……这种混水摸鱼的小伎俩谁不会啊?”

四周响起了一片轻笑,万立凯的双眼却猛的亮了起来。在战侠歌身上,万立凯看到了什么叫做张狂得出类拔萃,什么叫做嚣张得理所当然。直到这个时候,万立凯终于明白,为什么战侠歌这个名字,能够在特种作战领域响彻大地。

嗅着多功能会议室里,已经到达爆炸边缘的火药气息,万立凯长长的吁出了一口气,过了好久,他才终于勉强压抑住自己内心的兴奋与不安。

属于万立凯军事天涯中的第一场战争,终于要来临了!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