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地狱式训练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知道怎么上来

雅洁儿一拆开万立凯邮给她的信,就看到几个用红色墨水写的,触目惊心的大字:“师娘,救命啊!我快被师兄和严峻那个混蛋联手玩死了!”

“他们两个一定有玩游戏的爱好,要不然他们为什么会对我用这种冰火九重天的伎俩?师娘你就看在我们曾经一起面对敌人并肩战斗,而我这个小徒弟又够乖巧听话的份上,拉我一把啊!如果师娘你真的不忍心看着我被大师兄他们公报私仇,如果师娘你真的想看到一个天纵其才英年早逝,你就伸出友谊而温暖的双手,在师父的耳边吹吹枕头风,救我脱离苦海吧!”

看到这封信,雅洁儿当真只能摇头苦笑,不过也真难为万立凯了,能够经住战侠歌这个幕后黑手,亲自制定“冰火九重天”变态训练的人,还真的不多。

如果在这个时候,你问万立凯地狱一共有几层,万立凯一定会不假思索的告诉你,一共十九层。因为最后一层地狱,不是在阴间的阎罗殿,而是在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

别的学员在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住的都是集体宿舍,只有万立凯特殊,他一个人就占了四间经过特殊改造的宿舍。但是相信我,绝对不会有人羡慕万立凯,更不会有人对此提出什么异议。有些教官在面对一些调皮不听话的学员时,一旦说出“在这样干,我就送你去和万立凯作伴”这样的话,就能收到前所未有的效果。

万立凯单独享用的第一间宿舍,所有的窗户都别人用砖块和水泥重新密封,墙壁上也贴了厚厚一层隔温材料。在一台大功率制冷机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工作下。整个房间地平均气温,在零下十五摄氏度以下。在这间特殊地宿舍里,没有床,没有被褥。甚至连最简单的行军毯也没有一张。不过大大小小,摸上去就能冻的人一颤的石块倒是有几十块,如果你真的躺在这些石块中间陷入沉睡地话,就算第二天勉强没有被冻死。也会腰酸背痛腿抽筋。

考虑到万立凯是战侠歌收的第二个徒弟,总不能把人家训练得年纪轻轻,就全身都是关节炎,本来照顾青年人的想法,严峻为万立凯准备了第二间宿舍。这间宿舍窗户同样被密封,他们在某一面墙壁上安装了十二根大功率电热管,室内平均温度过四十五摄氏度。

可能担心室内空气不流通,不利于身体健康,在这十二根大功率电热管的后面。还专程安装了一台大大地风扇,这台风扇会根据微机程序不定时启动。一旦这台风扇转动,比火炉更炽热的高温气流就会温柔的吹拂而至,那种味道。那种痛快淋漓的感觉……真的爽极了,简直比马杀鸡还要爽!

为了让万立凯真正享受到夏威夷海滩浴的舒适。赵剑平这位大师兄,还体贴的为万立凯找到了几十袋建筑工地上用的沙子。一股脑的全部倒进房间里。万立凯如果想找到一个地方睡觉地话,他绝对不能直接躺在这些沙子的表面上,因为它们的温度,已经足够烫熟一颗鸡蛋。

经过这样一个比桑拿房更桑拿房的第二宿舍考验,万立凯当然会大汗淋漓,有必要洗上一个澡。所以第三间宿舍,直接就是一间澡堂,整间有二十多平方米大小地宿舍,就是一个大大的洗澡池。整个洗澡池充分还原了自然,在它地水面上,还唯美的飘荡着一些诛如树枝、树叶、死耗子之类地玩艺,至于在水下不断游动的,究竟是水蛇,食人鱼还是一些无害的小动物,那就只有严峻、赵剑平、万立凯这三个人才知道了。

至于第四间宿舍嘛……当年朱建军教官训练战侠歌的时,在第五特殊部队校园一角,开辟出来的“鸽子屋”不是还在吗?既然万立凯是战侠歌的徒弟,当然要享受一番这种滋味。

“记住,你只是借住的客人,鸽子才是主人,如果你敢打扰我的宝贝,我只要听到它们的抗议,我就会狠狠踢烂你的!鸽子没有叫你动它们的东西,你就绝对不能动!没有得到它们的允许,你更不许用帮助它们清洁之类的名义,骚扰它们的正常起居!”

看着这些鸽子腿上拴的小铃铛,万立凯只觉得嘴里苦,这可是当年让战侠歌都头大如斗的训练啊。晚上睡觉只要稍稍动弹一下,就会惊动这些胆小的鸽子,它们脚下的铃铛一阵乱响,那时候自己面对的,必然是“精力过盛,需要泄一下”的额外训练!

嘴里说着和朱建军教官,当年训练战侠歌时说过的话,严峻当着万立凯的面,带着一脸诡异的笑容,把十几只大大的蝎子,四五只色彩斑斓的蜘蛛,和两条细细条长,身上带着环状银色条纹的蛇,倒进了这个只有十几平方米大小的“宿舍”里。

还是赵剑平这个大师兄比较忠厚老实,他拍着万立凯的肩膀,把一个紧急呼救器塞到万立凯的手里,语重心长的道:“师弟,不要怕,如果你真的能笨到被蛇咬了,被蝎子叮了,被蜘蛛啃了,就按下这个紧急呼救器,就会有人过来帮助你的。千万不要怕,急救室距离你也只有一百二十米的距离罢了。”

看着这样一间“鸽子屋”宿舍,万立凯真的是欲哭无泪欲语还休,看看吧,那些鸽子住的地方,至少还用特丝网,进行了周密的保护,让它们在夜间安眠时,可以和那些有毒的邻居们楚河汉界,各不干扰。

万立凯想用战侠歌当年曾经用的方法,在自己晚上睡觉的地方,埋满樟脑丸这种东西,来驱赶“鸽子屋”里那些对人体有着独特爱好的小动物。可是他跑到学校的小商店时,才知道赵剑平和严峻,已经比他早下手了一步。将所有的樟脑丸都洗劫一空。

万立凯呆呆傻傻地站立在小商店里半天。才伸手指着货架台所有地蚊香、电蚊香片,对还有你们这里卖的灭害灵喷雾剂全部给我!”

第一天住进了冰之领域,第二天转到拥有夏威夷沙滩的火热圣地。第三天去泡澡,第四天去和鸽子、蝎子、蜘蛛和银环蛇这些可爱的小动物一起聊天,稍有风吹草动引得那些脚上拴了铃铛地鸽子自处乱飞,就会被人踢着跳起来。开始在学校操场上像疯一样乱转……万立凯的夜间生活,真的是丰富极了。

三个月后,万立凯终于开始慢慢适应了四个房间地独特“风味的作息制度又变了,严峻大方的把万立凯一天六个小时的睡眠,改成了八小时。但是这正是万立凯最悲惨命运的开始。因为这八个小时,就是要他分别在四个宿舍中,各度过两个小时。

想想看吧,被严峻和赵剑平。用变态式的方法连练训练了十二个小时,万立凯拖着全身疲劳欲死的身体,慢慢走进了气温在零下十五摄氏度的宿舍。在这个时候,他还不能睡觉。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他熟睡过去。他的身体就会被冻伤。万立凯必须继续在这个房间里不停地运动,用自己的身体。慢慢将几块石头捂热,然后他要脱掉自己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不知道多少遍的军装,小心翼翼的把自己身体上地汗水都擦干,然后把自己的身体缩进几块石头垒成地洞之中,再把自己已经冻成一层硬壳的军装,盖在洞地上方,用来遮挡寒气,在这个局部空间中,保留自己身体上挥出来,那少得可怜的热量。

做完这样一系列的工作,两个小时就差不多过去了。无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将近崩溃状态的万立凯,又就被严峻丢进气温绝对炙热,沙粒地表温度过六十摄氏度的房间里。

面对这种忽冷忽热的环境,就算是石头也会慢慢崩解,更何况万立凯只是一个正常的人?

万立凯拖着越来越虚弱,随时可能大病一场的身体,用军装把自己双手裹住,他不停的挖着,终于在这些地表温度过六十摄氏度的沙堆上,挖出来一个可以勉强容身,温度相对要凉爽很多的沙坑时,他又看到了严峻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两个小时时间又到了。

站在一百五十公分深的水池里,看着一些长着腿,尾巴在水里一摆,就能像支箭似的激射出去的小动物在身边欢快的游动,看这就在自己面前不断飘动着的老鼠尸体,好几次万立凯两眼模糊着,慢慢滑进了水里,直到夹杂着烂树叶的水灌进嘴里,他才用力吐掉那些脏水,又挣扎着重新站起来。

到了第四个宿舍时,万立凯必须在睡着前,反复在心里默念一百遍“如果有什么危险接近我,我就会把它狠狠丢到一边”这样的话。通过这样对自己潜意识的强化指令,万立凯躺在充满危险的“鸽子屋旦那些蝎子、毒蛇和蜘蛛接近,他的身体才会本能的做出反应,将这些东西驱离自己的身体。这其实算是一种最简单的自我催眠,就算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的人,在睡觉前,反复对自己内心说上二十遍,我凌晨四点一定要醒过来,只要没有服用安眠药,对自己潜意识做出这种指令的人,都会在凌晨四点钟,在身体生物钟和潜意识的联手催动下,突然清醒过来。

平时这种最简单的工作,对于万立凯却突然变得遥不可及起来。没有经历过体力与精神都被压榨到极限的人,就不会明白,在这种情况下,想集中注意力,在及心里把相同的一句话重复一百遍,是多么困难的一种工作。几次万立凯都是在默念中,陷入了睡眠,可是几次万立凯又挣扎着清醒过来……他还不能睡,他绝不希望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躺到了急救室的病号床上!

万立凯就这样坐在第四个宿舍里,他睡睡醒醒,他累得连眼睛都挣不开了,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不停的念着进入这个领域。必须要念足一百遍的话。当万立凯终于带着放松的笑容。一头扑倒在到处都有毒虫地土地上,陷入呼呼大睡时,在学校某个角落地小树林里,一直用高倍数望远镜。观看着一这幕的赵剑平和严峻,两个人脸上一起扬起了一种怪异到极点,同时交织着惊讶、赞赏甚至是敬佩的表情。

看着万立凯在沉睡中,连眼睛都没有睁开。闪电般的伸手,将一只爬到他身上地蝎子抓住,用没有惊动鸽子的轻柔动作,随手丢到一边,然后继续沉睡。严峻低声道:“这个孩子不得了啊,我想他将来的成就,必然在你我之上!”

赵剑平沉默了很久,沉声道:“他像师父!”

“是的,”严峻点头同意道:“我们有地优点。他全优。我们没有的,他也有!”

赵剑平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军用手表,又扭头看了一眼严峻的脸,他突然道:“严峻。你今天就回去吧,换第二个人来协助我一起教导万立凯。”

严峻一愣。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赵剑平的意思。

“是的,看来我是真的应该回去了。”严峻微笑叹息道:“我现在已经有点喜欢万立凯这个小子了。明明心里清楚,喊他起床的时间已经到了,明明前一段时间,在他这个生活技能督导教官的手里,吃了不少苦头,早就想着找机会来个公报私仇,可是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心里竟然有了一种不忍心地感觉。俗话说得好,严师出高徒,不能把一个军人的精神、体力压榨到极限,就不可能让他有机会踏进更强的门槛。军事技术和战略战术方面,我不如第五特殊部队比我还晚的战侠歌大哥,就算是教导徒弟方面,我比其他来,也差的远了。”

说到这里,严峻站起来轻轻弹了弹军装上沾地尘土,他望着自己的双手,轻声道:“说实话,我原来真地有些嫉妒战侠歌,现在我开始有点嫉妒万立凯了。”

严峻的脸上,扬起了一种苦涩地表情:“你看看我,反应度一般,意志力一般,体能一半,战略战术一半,领导魅力一半,实战经验一半,我看起来样样都懂,却无一精通。我也曾经努力过,但是和战侠歌、万立凯这种本来就天才横溢,又拥有最坚强的意志力,能经受最漫长单调而严格的训练,以惊人告诉不断充实自己的男人相比,我真的是相形见绌了很多。也许,像我这样实力中等偏上,没有足够力量站在舞台最前沿的人,就是应该紧紧跟在战侠歌大哥这样一个真正的强者身后,追随他的脚步去开拓世界,在他的背后,去实现自己的成就和梦想?!”

赵剑平理解的望着严峻,看着严峻一个人,在黎明前最黑暗的天幕下,慢慢而孤独的走远了。其实,严峻面临的问题,又何尝不是赵剑平内心深处的想法?如果万立凯没有死在战场上,以他的执著和天份,也许不出十年时间,他在实战领域的成就,就会过赵剑平这个大师兄。

笨鸟先飞这个道理谁都懂,但是如果聪明的鸟,并不会去偷懒,甚至至少会比笨鸟飞得更糟,飞的更勤快呢?

带着这样的思索,赵剑平走到了“鸽子屋”前面,看着带着一脸犹如婴儿般,最单纯幸福笑容,躺在那里呼呼大睡的万立凯,就连赵剑平这样一个身经百战的职业军人,心里都不由自主的一软,而他表达出这种情绪的最直接方法,就是一脚重重踏到万立凯的身上,“起来,你这只猪说错了,就算是头猪,也比你醒得更糟,起得更勤!别在这里装死,背上你的负重背包,你该进行晨练了!”

在空旷的操场上,沉重的脚步声,和嘶哑的吼叫声,随之扬起,狠狠撕破了黑暗的苍穹,将一丝亮丽的光芒,从厚重的云层中释放出来。

天,终于亮了!

……

除了赵剑平,每隔一段时间,万立凯的助理教官,就会从机动部队里更换一个,每一位新来的助理教官,都会万立凯称得上是苦大仇深,每一个新的助理教官过来,万立凯都会被新官上任的三把火。烧的惨不可言。

万立凯在接受战略知识培训时,他和其他学员一样,都是坐在教官里听讲,但是与众不同的是。只有万立凯地身体不停地颤抖,豆粒大的汗水从他的额头上不停的流淌出来。因为根据第五特殊部队中体能能最充沛,持久力最长地李春艾命令,他坐在椅子上的时候。绝对不许沾到椅子上,他必须一边听讲,一般用自己的两只手,撑在椅背上,把自己过一百五十斤重的身体撑起来!就算是必须做笔记地时候,他也需要用蹲马步的方法,来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就算在越南,抡了一年多的重磅铁锤,面对不间断的变态训练。万立凯也叫苦不迭。在这种情况下,万立凯在课堂上,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举手回答教官的提问。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权力站起来,趁着回答问题的机会。舒缓一下自己已经疼的硬的双臂和双腿。而想不停地回答教官各种刁钻的问题,又注定了万立凯必须在课堂上。矛盾的成为一个品学兼优,理论知识完备的好学生。

赵剑平在教导万立凯狙击技术时,他伸手指着自己地额头很多人认为,想成为一个优秀的狙击手,有三个必要地条件,第一,是出色的射击技术;第二,是完美的伪装技巧;第三,在任何战场上,都能保持强韧的生命力!可是我告诉你,这种看法,是错的!”

“身为一个狙击手,绝对不是用狙击步枪上的狙击镜,把敌人锁定然后扣动扳机那么简单。假如是远程射击,子弹往往要在空中飞行几秒钟时间,想成为像师父战侠歌那种没有观查员,就可以单独作战的王牌狙击手,必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气温、空气湿度、风向、甚至是地心引力、空气阻力,对射击目标造成的偏差各种参数集中起来,通过心算计算出射出时,必要的预留时间和空间。在进行远距离高精度打击时。狙击手还需要根据战场的实际情况,去修改自己即将射出子弹的弹头!”

迎着万立凯亮的双眼,赵剑平一字一顿的道:“所以,一个优秀的狙击手,他最重要的,就是一颗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冷静而敏锐的心!”

在这种情况下,万立凯经常会在被训练得筋疲力尽的情况下,去接受智能和忍耐力方面的考验。赵剑平经常让万立凯在进行了十五公里负重越野跑之后,把足足两公斤绿豆和红豆混合在一起,让他跪在地上,一颗颗把这些豆子分开。王立凯喘着粗气,任由自己比豆粒还大的汗水,狠狠砸在面前的豆子里面。这些红豆和红豆的体积相等,有细有小,混合在一起,就算是体能充沛的情况下,面对这种工作就会让人两眼直,更何况万立凯背着五十公斤的负重,在十五公里越野跑后,已经累得两眼直?

有时候万立凯在自己的“宿舍”里睡得正香,需要加上一句,现在他终于学会了就算是战着,也能在水池里呼呼大睡,万立凯就突然被赵剑平叫醒,赵剑平把一道复杂得让人目瞪口呆的数学题丢到万立凯的面前,如果没有解答出来,就不允许睡觉,如果答错,就必须面对双倍的考核。有的时候赵剑平干脆是把一只装满玻璃的瓶子放到某一个位置上,让万立凯姆册,那个瓶子里究竟放了多少玻璃球。

赵剑平虽然老实木讷,但是他对狙击情有独钟,又跟着战侠歌将近十年时间,他对狙击早已经有了自己独特的见解,“有时候你并没有充足的时间去分析周围的情况,狙击目标的机会往往一闪而逝,在这种情况下,你必须要学会预估。而预估绝对不是让你闭着眼睛,胡乱说出一个数字,一个优秀的狙击手,在瞬间做出的推测,往往和真实非常接近。因为就是他所有战争经验与智慧揉合在一起,形成的一种突性的释放!”

虽然被赵剑平的训练整得惨不可言,但是万立凯必须承认,自己这个大师兄,的确是拥有真材实料。

“狙击手未必就是在一个固定的地点,对目标进行打击。有时候你需要在高移动地汽车上狙击目标。有时候你会在不断晃动地小船上狙击目标。有时候你会在一架被敌人击中,正在不断下坠的直升飞机上,对着想要你命的敌人,起致命的攻击。所以你必须要让自己地眼睛,习惯狙击步枪的狙击镜!”

“还有,如果你必须和另外一个甚至几个优秀的狙击手,在战场上一决生死。你取胜的关键,除了良好地自我伪装外,最重要的就是拥有最敏锐的双眼,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看破敌人的伪装,并将他们逐一击毙!”

在赵剑平的命令下,万立凯右眼上戴了一个用内裤固定的狙击镜,左眼被蒙得死死的,开着一架军用悍马吉普车。在空旷的地带疯狂飚车。你能想象,汽车地时过了一百二十公里,而驾驶员的视野却只有正常人的二十分之一,而且带着明显的远视效果。那种让人心惊肉跳地感觉吗?第一次这样飚了一个小时的车,要不是杨立凯地神经已经被磨练得够坚韧。他就几乎被吓傻了!

每一次接受这种飚车训练,万立凯的右眼就瞪得比乒乓球还要大。汽车以一百四十公里以上地时狂飙,不要说是撞倒什么东西,只怕有一个小坑,也足以让他车毁人亡!在死亡的威胁下,万立凯努力用自己那只配着狙击镜的右眼,拼命观察四周,努力多开路上的致命陷阱。

新的助理教官一个个走马上任,整人的招数,或者说是在常规训练课上没有,却卓有成效的变态训练方法,也越来越多。

万立凯再也不能走楼梯了,如果他像上课,吃饭或者回自己的宿舍休息的话,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像壁虎一样,凭借自己的双手和格斗军刀这样简陋的装备,扒着墙缝寻找各种可能利用的攀登支撑点,一点点的向上爬。

第一次徒手爬上六层教学楼的顶层后,万立凯直接躺在了地上,望着赵剑平的皮靴,半天没有说话,他的小腿肚子更在不停的颤抖。

说万立凯一点都也不怕,那百分之百是说假话骗人!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刚换上场的助理教官们,仍然以万立凯为乐,甚至乐此不疲。当谢宇然这个家伙过来之后,万立凯敢向上帝誓,在这个世界上,大概再也没有比谢宇然更变态、更无耻,更混蛋的家伙了!

谢宇然教导万立凯时,万立凯已经被调到了第五特殊部队的丛林训练营,接受各种丛林作战和地形适应训练。谢宇然这个新上任的助理教官,带着万立凯在热带雨林里转了四五个小时,直到找到一条蟒蛇经过留下的痕迹时,他才终于停下了脚步。

“我今天想教你的课目,和蟒蛇有关。蟒蛇喜欢潮湿和炙热的环境,它们经常在热带雨林中出没。你不是想当一个幽灵狙击手嘛,那么你就必须学会适应你的环境,无论面对什么情况,都能不动声色的解决掉。所以你面对一条想把你吞食掉的蟒蛇时,你绝对不能跳起来就跑,因为一个正常人的,绝对不可能在雨林中,跑过一条蟒蛇。当然,你更不能拔出手枪对它射击。在这种情况下,你唯一的选择—就是用你手中的格斗军刀,把这条想把你当成食物的蟒蛇变成你自己的食物!你小子给我睁大眼睛,看好了我是怎么做的,一会你也学着我的样子,重复一遍!”

根据蛇喜欢延着自己走过的路,再次返回的特点,在万立凯爬上一棵大树后,谢宇然干脆就直接躺到了蟒蛇经过的路线附近,手里把玩着虎牙格斗军刀,开始闭目养神。

大约一个小时后,谢宇然握着虎牙格斗军刀的右手,突然一僵。而趴在大树上的万立凯,已经清楚地看到一条足足五六米长,体重在五十公斤以上,张开嘴巴,就能生生吞进一头牛犊的蟒蛇。看着它粗壮而长的身体,万立凯克已经出的想象到,一旦被它用身体缠住,只怕大模大样的拦在人家回家路上的谢宇然,全身的肋骨都会被生生勒断!

万立凯在第五特殊部队。已经接受了越半年地正规训练。他现在已经能够成功分辨出来,这是一条雄性蟒蛇。在它粗壮而长地身躯上,那对称的云豹状花斑,代表了它在自然界中。拥有足够自保的强大攻击力,而在它肛门附近,还有两条从腿退化而成的角质。它那粗而尾地尾巴,更是它强而有力的武器。

万立凯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谢宇然真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任由那条蟒蛇向自己接近。蟒蛇游走到到谢宇然地面前,它现这个猎物后,低下头努力向钻到谢宇然的身体下面,这样它就可以动蟒蛇最强悍的绞杀技能,然后慢慢享用死在它必杀绝技下的猎物。可是它围着谢宇然游走了好几圈,却没有找到一点缝隙,谢宇然当然不会给它这个机会。

蟒蛇终于放弃了绞死谢宇然的想法,它游走到谢宇然的头部。然后张开了它可以把谢宇然整个吞下去的大嘴巴,在这种情况下谢宇然仍然选择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只是把自己的双手紧紧抱住了头部,形成了一个三角形,而在他的右手手腕下。赫然隐藏着他那把虎牙格斗军刀。

谢宇然把自己地双臂都抱在头部,这样的一个宽部。显然已经过了蟒蛇嘴巴的最大容纳限度,这只蟒蛇试了几次。也没有成功把谢宇然从头吞下。面对一只“放弃抵抗”的猎物,却不能下嘴,急得这条蟒蛇“咝咝”直叫。有一次它地动作过急,撞倒了谢宇然右手横持的虎牙格斗军刀上,痛得它全身一颤,最后这条蟒蛇终于放弃了从头部吞食谢宇然,游走到谢宇然地双腿部位。

“不是吧?”

趴在树上紧张观望的万立凯猛然瞪大了双眼,谢宇然真地被蟒蛇给吞下去了!确切的讲,谢宇然的双腿,真的被蟒蛇给吞下去了!就在万立凯准备不顾一切跳下大树,去支援谢宇然的时候,他却看到谢宇然对他露出了一个笑脸。

在这种小腿都被蟒蛇吞进去的情况下,谢宇然竟然还在笑。他就静静的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带着微笑,慢慢的任由那条蟒蛇不断吞食着他的身体,这种奇异到极点的画面,让万立凯不由自主地狠狠打了一个寒颤……他这位助理教官,该不会早就活腻了,想借着这次机会,早死生吧?!

那条蟒蛇的大嘴,已经吞过了谢宇然的小腿,侵过了谢宇然的膝盖,就在这个时候,谢宇然突然双腿全力一撑,就在蟒蛇的嘴巴不由自主地被撑得更大时,谢宇然的上身猛然闪电般地弹起,连带狠狠次下的,是他手中造已经准备多时的虎牙格斗军刀!

锋利的虎牙格斗军刀顺着蟒蛇被大大张开的嘴巴边沿狠狠划过,一路向下割下去,当虎牙格斗军刀伸到谢宇然攻击范围的极限时,谢宇然整个人向后翻滚,轻而易举的就摆脱了那条蟒蛇。

从头部被虎牙格斗军刀划开两尺多长的蟒蛇,痛苦得在地上不断翻滚,大蓬的鲜血从它嘴部的伤口上不断喷涌出来,显然已经或不长久了。谢宇然低头看着自己被虎牙格斗军刀划破的裤子,出一声轻叹:是可惜了我的裤子,才穿了几天呢!”

万立凯的注意却一直放在那一条仍然在不断翻滚挣扎,却明显活不了多久的蟒蛇身上。一想到自己也要相谢宇然一样,老老实实的躺在地上,任由一只蟒蛇张开它的嘴巴,把自己的腿吞进他那令人恶心,更令人心跳加快的身影里,然后再一刀割开他的身体,把自己的双腿抢回来,万立凯就觉的手心冒汗。

虽然他这个生活技能教官,对待这批第五特殊部队的兄弟是苛刻了一点,但是大概、应该、也许,还不至于苦大仇深得骗自己被一条蟒蛇给生吞活剥了吧?!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