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平凡的考核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剑平这一群受过最严格训练,能够吃下连野山羊都无法下咽的干苔藓,在战场上顶着乱飞的子弹,可以为身边战友做简单手术,号称能够适应任何作战地形,生存能力最强的职业军人,就像一群小学生似的,老老实实的坐在豪华旅行巴士里,望着街道外川流不息的人群,看着那一个个脚步轻快,面带笑容,在这种相当不错的天气下,心情好得几乎要飞起来的女孩子,他们个都傻眼了。

赵剑平走到万立凯的身边,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道:“我并不是从小就加入第五特殊部队,而且我己经是有老婆,马上就要当老爹的人了。师弟,你看今天这种属于年轻人的训练,我这个己经四十多岁的老头子,能不能就……免了?!”

“在大自然中,凡是分泌雄性荷尔蒙的生物,都有追求异性,进而获得交配权利的本能。看你们这幅为难的模样,该不会是连这种雄性的本能,都消失了吧?”

万立凯嘴里毫无顾忌的说着让所有人恨得牙齿“吱吱”作响的话,他看了一眼正小心翼翼的站在身边,等着他这位生活技能督导教官兼二师弟,大慈悲的师兄赵剑平,最后语重心长的道:“师兄啊,我知道您的情况,但是身为一个军人,绝对不能搞特殊化,面对挑战和磨练,更不能想着当逃兵啊。既然你都能把我们军师凌雁珊的大姐泡到手,四十岁又是一个男人最黄金,最富有异性魁力的时候。我想这场训练对大师兄来说,应该是轻车熟路,老马识途,游刃有余了吧?!”

什么叫做小人得志?

只要看看万立凯现在那张脸,你就会明白了!万立凯看了一眼自己地手表道:“我再重复一遍令天的训练课目。只要是在国家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能够在四个小时时间内‘追求’到一个女朋友并把她带到我的面前,成绩优秀;如果能要到对方地手机号码,经确认无误后,成绩为合格!我希望大家能够正视这次训练,这绝对不是恶作剧。更不是开玩笑,相信你们也明白,如果在训练课目表上,出现不合格的分数,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时间有限,大家赶快行动吧!”

提出这样变态的训练课目,灵感来自于万立凯看过的一场综艺节目。几个参加竞选魅力女生的选手,她们站在大街上,和路上的行人搭讪也好。主动接近也好,就看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路上地行人,向她们索要自己的电话号码。获得第一名的女孩子,只用了两分钟。就成功的完成了任务,最后一名,也只用了十五分钟。

就算第五特殊部队的这些队员,没有那些魅力女生的可爱面孔。但是在他们的身上,也有在这个用钢筋和水泥堆砌的城市中。越来越缺乏的雄性阳刚。几十个人走下豪华巴士,呆呆的站在那里。同样地出类拔萃,同样的坚挺如山,同样的危险与严肃,说他们没有吸引女孩子注意的魁力,那一定是骗人的。

如果他们愿意尝试,四个小时时间,总有人能顺利完成任务吧?就算完不成任务,身为一个对自己太过拥有自信,太过骄傲地军人,多受受打击,学会重新用零的心态,来面对这个社会,也是好的嘛!

平时除了各种新闻节目,基本不看电视,更不会去翻阅什么言情的第五特殊部队军人,面面相觑地站在大街上。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了他们当中年龄最大,曾经有过两个老婆的赵剑平身上。赵剑平吓得连连摆手,平时木讷老实地男人,在这个时候嘴皮子也突然灵活起来,“你们千万别指望我,看看我这个样子,摆明了就是一个刚进城,又土气又没钱的乡下大叔嘛。除非是有特殊爱好地女孩,否则的话,有谁能看中我啊?再说了,如果我去向路边女孩子搭讪的事情让你们嫂子知道了,就算是执行训练任务,我也得吃不了兜着走!这种事情还是你们年轻人去干吧,说不定,你们还真的能借这次机会,能到一个理想的人生伴侣呢!”

在场所有的人都必须承认,像赵剑平这种长相平凡得像一块街边的石子,口袋里的钞票少得像是牛肉拉面上浇的肉块,说话土得像一颗土豆的男人,能喜吹他的女孩子,还真是……另类!

一群大男人站在那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过往的女孩,那种专注,就犹如他们的目光拥有了透视功能,可以透过那些女孩外衣的掩盖,直接探索到内部最丰满的存在一般。吓得周围觉这一群男人态度有异的女孩子,用手里的东西护住胸部,一个个落荒而逃。

就这样犹如白痴般的扎成一堆站在大街上,整整浪费了半个小时,终于有人小心翼翼的建议道:”要不然,我们给张福年他们打电话吧。我想,他们应该非常精通这种任务吧?”

“不用了!”和战侠歌关系非浅,早己经在他的身上,学到了勇气这种东西的严峻,用力一挥手们都懂得小马过河这个道理,没有亲身实践,别人说得再多,我们也无法分辨出哪些方法适合我们,哪些方法不适合我们。我先去探探路!”

在众望所归中,严峻伸手拦下了一群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出头,可能还是在校大学生的女孩子。战侠歌最喜欢研究的就是行为心理学,和他相处久了,严峻多多少少也懂了一些。现在他是一个人,而他面对的是六七个女孩子,在数字比例上严重失调,在人多势众的情况下。这群女孩子地防卫心理,会大辐度的减弱,也更容易倾听严峻的请求。

严峻先对着面前这些女孩子,露出一个犹如太阳神阿波罗一样的灿烂笑容。战侠歌曾经说过。人与人相处,是一面镜子,你对他笑,他就会反过来对你笑。

这句话真是没有错,面对长相还算出众,气质绝对硬朗,却偏偏带着骑士般灿烂笑容地严峻。几个女孩子虽然有点诧异,但是总算没有流露出面对突然搭讪者的敌意。

严峻迎着几个女孩子带着笑意的目光,嗅着从她们身上散出来的属于少女的轻香,他心跳突然莫明其妙的加快。严峻深深吸了一口气放声叫道:“我叫严峻,请问,有人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一群女孩子面面相觑,说实话,眼前这个大男孩看起来是很不错,己经符合她们心目中半个白马王子地形像。在路上向她们搭讪的男人,她们也见多了。可是有这样直白,而且没有告白对像的家伙吗?

听他的口气,怎么好像随便是一个女人,只要点头。就能当了他的女朋友似的?

人与人相处,贵在心诚。严峻以诚实的态度,诚挚而专注的表情,直接说出了自己内心的要求:“无论是谁。只要能当我三个半小时的女朋友就行了。”

三个半小时地女朋友?!

坐在豪华大巴里,通过无线电设备仔细聆听着这场第五特殊部队军人。次“泡妞行动”的万立凯,伸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出一声无奈到极点的叹息。严峻这个家伙,百分之百不明白,他说出来的这句话,代表了什么样地含意!

女孩子们的脸色都变了,眼前这个胃冒失失过来搭讪的家伙,不是拿她们恶作剧,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兼色狼!

看到这些女孩子们地表情,严峻心中暗呼不妙,但是禀执着第五特殊部队军人绝不轻言退缩的宗旨,到了这个时候,他还试图补教。反正万立凯地命令,只是要他们在四个小时内,把女朋友带到他面前罢了,严峻伸手指着停泊在停车场上的豪华大巴,真诚地建议道:”如果你们认为三个半小时还是太长的话,陪我到那辆汽车里,只需要当我五分钟的女朋友,就够了。“

“够你个大头鬼啊!”

“你这个大变态!”

“色狼!”

手提包.装着图书的塑料袋.喝了一半的汽水罐.吃了一半的冰激淋,一起砸向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错了的严峻。

第一次小马过河,以惨败告终。

接到一楼那帮家伙的求助电话,张福年眨了半天眼睛,才没好气的道:“你们会用计算机吧,会上网查资料吧?在网络上什么‘泡妞三十六计’。‘泡妞大全’之类的宝典秘籍多得海了去了。自己去查吧!”

从这个时候开始,第五特殊部队接受万立凯训练的职业军人,也学会了跑到网吧这种地方,像个贼似的到身边女孩子正在聊天的qq号码,然后打开所谓的“泡妞宝典”,用自己刚刚申请还不到半个小时的qq连复制带自我创新的把各种甜得可以腻死人的甜言蜜语,大段大段的传到了女孩子那里。

最后对方不回话了,他们听到身边女孩子小声的嘀咕:“怎么还有这么恶心的男人!”

再仔细一看己的qq号码,被女孩子拖到黑名单里了。

“虽然有人说,第一个把女孩子比喻成鲜花的人,是天才,第二个是人才,第三个是庸才,第四个就是蠢才,但是鲜艳而美丽的玫瑰花,仍然是每一个女孩子最喜吹收到的礼物。这是她们再过一千年,也不会改变的天性,所以,千万不要怕被人笑成‘老土’,买上一大束美丽的玫瑰花,把它送给你准备追求的女孩子吧!”

在这样一份也许是女孩子写的,充满了浪漫与唯美气息的“爱情宝典”指导下,李春艾这位身高两百一十公分,长得虎背熊腰,在战场上使用单兵“格林特火神炮”。身上总会背五千备用子弹的军人,买起玫瑰花来,也绝对是大手大脚。在花店老板的建议下,他整整买了一百九十九朵玫瑰花。然后站在人流不断地大街上,看到一个女孩子,就上一朵玫瑰花。通过长达十五分钟的杜会实践,李春艾己经学乖了一点点,他每送出一支玫瑰花,都会乖巧的补上一句话:“拿着吧,不要钱的!”

很多女孩子。都坦然接过了李春艾递过来地玫瑰花,但是李春艾后面的一句话,却足以吓得她们绝大部分人立刻落荒而逃:“我叫李春艾,你收了我的玫瑰花,就是我的女朋友了。我们约会吧!”

要不是李春艾往那里一站,就是绝对的鹤立鸡群,手腕粗得连最大号的手铐都要相形见拙,而他那“温和”的笑容又太具有震摄力,否则早有人对李春艾大打出手了。

他喜吹站在大街上,像散传单一样。把五块钱一枝地普通玫瑰,和二十块钱一枝的“蓝色妖姬”玫瑰混在一起,见到年轻一点,漂亮一点的女孩子就,那是他的自由。但是他的态度也太张狂。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有这样当着女孩子的男朋友面,裸的提出挖墙角的要求,抢别人女朋友的家伙吗?!

最让万立凯欲哭无泪的是,当一个四十多岁。挂着城管袖章地女人,踏着满地的玫瑰花。毫不客气的抢过李春艾手中己经了一大半的罪证,面无表情的把一张罚款单送到李春艾面前时。这个活宝级地人物。竟然还上上下下打量着年龄大得都能当他老妈的城管大妈,李春艾犹豫了好半晌,出于一个军人对完成任务的执着,他还是认真的提议道:“是你愿意当我地女朋友吗?只需要两个小时分钟就行了!”

看着脸上露出一种“以身饲虎”般悲壮气息,活像准备抱着炸药包,去炸敌人堡垒的李春艾,这一次,就连城管大妈也忍不住落荒而逃!

……

四个小时后,脑袋里塞满了各种“爱情宝典”。“泡妞三十六计”地第五特殊部队的孩子们,无一顺利完成任务。万立凯看着眼前这群犹如斗败地公鸡般,被路边的女孩子们打击得体无完肤的精英军人,沉吟了片刻家准备一下,一周后补考!”

一群世界作战能力最强,在战场上生命力最坚韧的军人,面面相觑,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表情究竟是哭还是笑。万立凯虽然是一个级混蛋,至少还给了他们一个补考的机会。

七天时间里,所有人都开始狂热的看各种言情,和一些韩国只能用垃圾来形容的偶像派爱情电视剧。二楼的所有人,只要谈过女朋友并且有过成功记录的人,都被一楼的军人们抓到身边,成了他们的爱情顾问兼参谋。

当七天后,所有人纵然不能称之为自信满满,总算也有点胸有成竹的被万立凯再次带到市区的时候,万立凯把一只大大的竹筐放到了他们面前,轻描淡写的下令道:“把你们身上所有的钱,和值钱的东西,都给我交出来。等考核结束后,我会再分毫不差的还给你们。”

把所有人都剥削得分文不剩后,万立凯道:“看来找女朋友这种工作,对你们这些己经处于本能退化状态的人来说,的确是太难了点。这样吧,这次我们就玩简单一点的游戏,我把时间充份放宽,这一次我给你们八个小时时间。还是以不违反国家的法律为前提,能在考核期内,赚到一千块钱的人为优秀,赚到五百块钱的人,为合格。”

一群自以为准备充份的人,又傻眼了。除了赵剑平之外,他们所有人这辈子都没有打过工,没有做过生意,没有上过人才市场,给他们每个人八个小时,去赚至少五百块钱,你让他们去哪里赚?!

真有八个小时就能赚到五百甚至一千块钱的工作,是有,而且还应该有很多。但是,严峻他们想了又想,似乎他们身上,除了战事外,他们再也找不到其他的专业特长。

如果能让万立凯去掉“不能违法乱纪”这一条约定的话,去当职业杀手或者保镖,在场地几十个人。倒是个个轻车熟路,手到擒来。

再次被一楼兄弟们打电话骚犹的张福年,这下也急了,怎么这帮家伙打电话过来。问的净是这种让人目瞪口呆的白痴问题?张福年回答道:“你们除了杀人什么也不懂,又想在不违法乱纪地情况下,在八个小时内,赚到五百块钱是吧,容易!你们找个破碗,最好是带着缺口的那种破碗,再拿上一根竹棍。然后躺在路上,嘴里说着‘可怜可怜我这个小乞丐吧’,等着那些眼睛有问题,心理有毛病的人,往你们的碗里主动投上五百块钱吧!”

“啪!”

电话被挂断了。

严峻和赵剑平一行人面面相觑,过了好半晌,严峻沉声道:“到了这个时候,我必须承认,我没有办法,让我在八个小时内赚到五百块钱。更不可能在几天时间内,像阿尔法特种部队的人那样,赚到租用一条豪华游艇的钱。但是,就像战侠歌大哥说的那样,面对挑战。我们唯一地办法就是面对它,这样至少我们还有放手一战的机会。如果我们选择了逃跑,那么我们就连战斗的机会也没有了。大家都散开,各自为战吧!”

一群自信心受到前所未有挑战的第五特殊部队军人。默默的散开了。

八个小时后,当他们重新集结到万立凯面前时。他们手里都或多或少的拿到了几张钞票。万立凯拿出一个用来记录所有人训练成绩的笔记本,第一批走到万立凯面前的。是谢宇然和严峻,连带一起过来的,是一股腐烂的味道。事实上,严峻和谢宇然,他们两个刚刚走进旅行巴士,一股腐烂地臭味,就从他们的身上传遍了整个车厢。

“我们两个翻了一天的垃极箱,运气还不错,居然在收购站那里卖了将近两百块钱。”全身都带着浓重的酸臭味道,严峻的表情仍然很从容,现所有人都盯着他和谢宇然,他看了一眼自己沾在衣服上,还带着溅射效果地果汁,严峻轻描淡写的道:“这是一些同样拾破烂的小孩子丢的。我们两个抢了他们地工作,拿走了本来属于他们的钱,他们有意见,又不敢和我们正面冲突,丢几个烂水果出出气,也是正常地。”

两个经历过最惨烈的战争,在战场上没有被重机抢倾泄过来地子弹打中,没有被克主炮一炮炸死的职业军人,竟然被几个烂水果砸中!

万立凯现自己真的还太年轻了,年轻得无法理解站在眼前这两个军人,为能什么坦然站在原地,任由几个拾破烂的小孩,把烂西红柿和烂苹果丢到他们身上。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两个看起来又笨又傻,全身都散着一股烂西红柿腐烂味道的男人,万立凯却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干。

赵剑平也赚到了八十块钱,万立凯真的想知道,赵剑平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兼他的大师兄,是如何披了一个印着容院特价酬宾”的红色授带,和一群勒工俭学的小女孩站在大街上,向路上的行人放优惠券和传单的。万立凯没有做过这样的工作,但是他知道,做这样的工作,站在街头上必须带着机械化的笑容,拦住一个又一个陌生的行人,小心翼翼的把手中实际上一钱不值的优惠卷,和被称为城市垃极的宣传单,送到行人的手里。

有素质的行人,遇到这种情况,理解的就会伸手接过传单和优惠卷,走到下一个垃圾筒前面时,把这些印刷品丢进垃圾筒里。不理解的,也能摇摇手!表示自己并不需要这样的东西。但是还有相当一部分也许心情不好,也许终于籍此找到个人优越感的行人,会把你当成空气的直接走过去,或者干脆把头一偏,翻出一个白眼,再从喉咙中挤出一声充满不屑意味的轻哼。

万立凯不知道赵剑平受了多少白眼,但是这个老实而木讷的大师兄,在这个时候,脸上竟然还带着一个灿烂的笑容。

“我得了三十块钱奖金呢!”虽然没有完成五百块钱的任务,但是赵剑平地脸上却在着光,“我一天传单的工资是五十块钱。我看到好多人都把我们送出去的传单和优惠券顺手丢到了地上,我想这样做多浪费啊,这些东西可都是花钱印出来的,而且这样随意乱丢。也会影响市容。我就又把它们拾了回来,继续给路上地行人,结果经理暗中出来巡视,正好看到我这么做。在下午的总结会上,还因为这件事当众表扬了我。”

万立凯用力点了点头,“是啊,像师兄这样认真负责的人。真的是很值得表扬呢!”

李春艾走到万立凯面前,他低下头望着自己空空的双手,没有说话。看着李春艾身上被汗水浸透了不知道几遍,又沾了水泥披了一层外壳的衣服,不用问万立凯也知逍,李春艾应该是找到了一个工地,并在里面当了一天的临时小工。

但是,也许本来应该赚钱最多地李春艾,却分钱也没有带回来。

李春艾没有说话。在军人的眼里,执行任务时失败就是失败,没有理由,解释更是试图推设过错的懦夫行为。但是万立凯需要知逍理由,他略一思索。问道:“他们赖账了?”

李春艾用力点头,“我们说好当天结算工资,我干了双人份的工作,为了多赚钱。我连他们每人两块五毛钱的午饭都没有吃。结果到了晚上,他竟然告诉我工头不在。不能结算,让我明天再去!”

万立凯挑了挑眉毛好,你令天的成绩我就先不填写,等你明天领到自己应得的那份工资,再来向我汇报吧。”

看到李春艾脸上扬起一丝惊喜的表情用力连连点头,万立凯却在暗暗摇头,看这种情形,李春艾就算明天过去,也未必能领到工资。有时候,在这个社会上你付出了并不一定能获得自己应得的那一部分酬劳。通过李春艾的事情,让所有人早一点学会这个知识,也是一个不错地选择吧?!

五十个人,用了八个小时,一共赚了二千七百二十五块钱。望着手里那一叠被自己整齐码在一起的钞票,万立凯沉默了半晌,他突然吸着气,用有点涩的声音想大家都没有吃午饭吧,我们不如用自己亲手赚到的这笔钱,吃上一顿好的,怎么样?!”

望着自己夹在日记本中,战侠歌亲自制定地训练课目和大纲!他说过的话,突然又在万立凯的耳边响起,“他们每一个人,都是驾驶、格斗、射击小爆破领域的专家,他们能够在任何一种最恶劣地地形中,最大化的生存下来。没有人可以不付出代价,就能要我们第五特殊部队军人地命!但是在同时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生活上的白痴。我想,他们宁可在战场上光荣战死,马革裹尸,也不希望因为受伤致残,而离开部队,去面对一个平凡而陌生地社会吧?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兄弟就会在战场上流血,但是我绝不希望,这些兄弟在战场上流血后,回到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保护的社会中,再去流泪!”

直到这个时候,万立凯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师父会让他这样一个才刚刚二十三岁,根本没有接受过系统训练,更没有战斗经验的大男孩,担任这些职业军人的生活技能督导教官。这些生活在固定范围中,和外界生活格格不入的军人,在最传统的教育下,在他们的身上,有着太多的缺陷。

他们是骄傲的。他们每一个人,当然都有骄傲的资本,但是在同时,他们却不懂得,如何与战友以外的人去和谐的交往。他们在自己的圈子里,自成体系,他们之间拥有的,是一种经过漫长的时光,经历了无数考验,积累出来可以让他们生死与共的友谊。

但是当有一天,他们离开熟悉的军营,离开朝夕相处的战友之后,他们也许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再找到知心的朋友,更无法追求到能令自己心动的女孩。他们用了十五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在军营里学到的各种专业知识,在平凡的社会中,更是没有任何挥的余地。

万立凯不愿意想像,这样一批军人,带着身上的伤痕累累,带着一种被驱逐的疲乏与空虚,带着几十或者上百万,他们付出无悔青春,换来的退伍金,没有一技之长的走进一个完全陌生,又如此平凡得缺乏对抗的社会中时,他们如何重新设定自己的位置,如何去慢慢学会与人相处。或者……他们一辈子,也无法放弃自己属于世界最精锐军人的骄傲,一辈子也无法融入社会当中,和正常的和平凡人相处?!

万立凯更不愿意想像,社会会如何面对这样一批经过漫长时光,国家和军队为之投入了天文数字的资金,训练出来的最纯粹杀人机器。

他们除了精通杀人和破坏之外,什么也不懂。如果他们懂,他们在这八小时的考验中,就不会和小孩子去抢垃圾箱里的垃圾,去工地上扛水泥包,去大街上挂着红色的授带,忍受着别人的白眼与不屑的轻哼,去什么狗屁优惠卷和宣传单!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