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渐渐汇聚的线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477章 渐渐汇聚的线

明显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尸魔现在的思维有些简单,问话有一说一,喜怒畏惧都直来直往,这或许是最好的合作机会。

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单是在江南犯下的事都属于百死莫赎的那种,想说密切合作谁敢信任?何况也膈应。但趁着这会儿思维简单之时,恰恰是解决灵族之事的关键时,其他什么容后再说。

毕竟这厮的实力是真的强,即使不敢放出来用,起码他的灵族知识一等一。不说能不能解决禁地问题,起码拿来和传承有失的灵族做些交换,搞到云阳叶这些,那是完全可行的。

一旦这厮恢复了之前的灵醒,又会是个大麻烦。

事不宜迟,赵长河揭帐而出:“安排一辆马车,送我等去圣山。”

其实是需要有人带路,否则都不知道在哪,直接问在哪显然惹人困惑,哪有使者出使不知道目的地在哪的……叫人安排车辆一副想贪舒适的样子就不会惹人怀疑。

那灵族首领忙吩咐人安排去了,韩无病在身后看着,叹了口气。

知道这厮是怎么混得这么好的了,看着大块头,其实真的狗。

巴图是你亲兄弟吧。

赵长河转头看他,神色认真起来:“你在这歇着,凡事小心。”

韩无病道:“我不在这。”

赵长河一愣,韩无病直接续道:“既然得你治疗,我已经有了正常人的力气,那我就钻荒山去,韩某有手有脚,怎么也能生活。留在这里怎么都是个让人困惑的破绽,说不定对你接下来的行事不利。”

赵长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只是抱拳揖别。

韩无病也抱拳一揖。

旁边马车驶来,赵长河岳红翎左右上了车,直出寨门。

岳红翎撩开窗帘探头看了一眼,韩无病已经消失在寨外,不知去了哪里。她放下帘子叹了口气,低声道:“你真有把握给他治?以我的武学认知,可能性太小了,这不是经脉丹田受损的问题,并不仅仅是需要治伤……而是武学根基毁了。”

赵长河摇头:“没有把握……之前以为有,把过脉之后反而没了信心。”

“但你不告诉他。”

“他需要这个信心……我也一定会给他找办法。”赵长河看向远方山脉:“这不是一个武学之世,这是有神魔的世界,很多东西别用武学的道理来套。”

精神之中也在问尸魔:“废功重修,你们上古有主意么?”

“用蛊来替代重铸啊。”尸魔说得理所当然:“不然还想怎样?你镜子摔碎了,怎么填补也不可能和原先一样。你看我要夺舍也需要找一个好身躯啊,天女身躯能打架么……”

蛊么?

赵长河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传统华夏思维观念和他们灵族可不同,尸魔觉得理所当然,赵长河并不喜欢这种方式,想必韩无病也不会喜欢。

作为一个备选吧,起码有个保底的方案。

最理想的当然是找一种神功……嫁衣神功、换日大法,都可以啊,那才是华夏武道美学。

…………

“果然禁地又派使者来了么?”圣山之中,有老者听到汇报,叹了口气:“每年端午左右来,算算日子确实差不多了,今年来得稍早。”

“稍早似乎是因为正好出来追杀叛徒来着。”族人禀道:“使者吩咐的留意白衣剑客,千蛇寨那边确实发现了,而且佘山他们试探着问,那白衣剑客一点都没有做使者的自觉,反倒对佘山他们的态度非常惊奇,只这一对比,就可以看出那两男一女是真使者,白衣剑客至少不是来出使的。”

老者颔首:“即使不是来出使的,禁地内部之事也不是我们能妄自插手,等使者来了按他吩咐做便是。”

族人犹豫片刻,低声问:“是否可以反过来想想?”

老者眯着眼睛:“你的意思?”

“为何不能与禁地叛徒合作,反他娘的……”

“噤声!”老者厉声道:“你们对神魔之力一无所知,一天天的被思思蛊惑扇动,愚不可及!”

族人噤若寒蝉不敢多声,实则心中撇嘴。

谁愿意当奴才啊……

当然也只有你们这种顽固的老不死愿意,为了“不弃圣地”“不背祖宗”,狗都能做。

思思自知抵抗不了禁地,只能另谋出路,千辛万苦想要另寻地方立足,族中也只有少壮派能少许支持,也不多,而老一派就没有一个同意的。

还好思思弄来了远古级别的剑法传承,算是给族中立下大功——这件事情很有意思,当今夏人的武学,灵族认为有违祖宗之法,弃如敝履不肯学;偏偏弄到远古的剑法,其实根子与如今夏人的是一样的东西,这帮老不死却又觉得这个可以,“确曾听说过此剑法”,也不知道他们脑袋里长的什么。

思思凭此大功,圣女的位置坐上去了,好歹有一定的话语权,这才能自己拉扯一些年轻男女出去试水,并且族中物资交易的权力还是有的。

可思思刚上台也没多久,权威未立。看她带出去的小姐妹们,当她是姐妹的味道还挺浓郁的,圣女威严没看见多少……而男子们肯跟她出去的大部分是心存仰慕的。

就这怎么做事……

听说最近还大肆收编其他族群,扩大势力,为此还从族中赊粮……且不说你带的那点人手到底是凭什么收编别家势力的,单说那点不靠谱的小丫头们管得过来这么大摊子事么……怎么想都能感受到圣女的辛苦,可族中的支持太少了。

老者见族人垂首不语,心知他或许心里还不太服气。老人也叹了口气,放缓了语气:“你该知道,我们为什么叫灵族?而不是外面他们的苗族瑶族?”

“因为我们通万物之灵,能沟通强大的异兽,从异兽之中得到血脉关联,既锻体魄,也通天地之桥。蛊不过异兽之一,因为用途多广而成为代表,我们真正的圣兽是上古血鳌。”族人无奈道:“可是长老,世界上都没异兽了,听说血鳌甚至是被杀的……咱们现在就驱蛇驱虎……”

“谁告诉你血鳌是被杀的!”老人厉声道:“禁地之中就有血鳌,那才是我们供奉俯首的根源!”

这话说给老顽固们听,可能会全部俯首念经,那可是上古圣兽,举族敬奉的守护神。

但年轻族人还是垂下了脑袋,不让长老看见自己眼中的不屑。

神经病吧……我们祖宗养血鳌、当圣兽护族,却不代表我们祖宗是血鳌啊。

拿一只乌龟做祖宗,我们全成了龟儿子吗?

他心中甚至有些忧虑。

为什么用“圣女”这种称呼,而不是“少族长”?

圣女是奉神的,对应在族中,就是侍奉祖宗之灵和守护之神的意思。

而老不死们似乎认定了禁地是守护神、至少禁地里的血鳌是。

也不知道到底是当初被打怕了没了骨头,于是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呢,还是真心这么认为的,这现在都分不清了,可能他们连自己都骗过去了。

老不死们给思思坐上圣女的位置,可未必是赏功和鼓励,多半还藏着一个暗示:让思思认清自己侍奉圣兽的位置,老实向禁地俯首称臣。

自己做奴才也就算了,还要按着族中优秀年轻人的头一起做。

年轻族人终于没再说什么,低声道:“知道了……那使者在马车上,路途最多一天,我们准备什么典礼相迎?”

老人道:“第一件事,先让思思回来。岂有迎接圣使而圣女不在的道理?”

“圣女在外有大事要做……据说纠合了数万人手,都可以和黑苗势均力敌了……”

“让她回来!”

“……是。”

那边赵长河在马车里沿路赏景,看着远方若隐若现的山脉,暗自盘算哪里是云阳山。

可看着看着,忽地觉得,这山脉形状有点面熟。

是了,玄武的《山河图录》,画过此地的地图……对于外界地理与现世几乎没什么差别的地方,《山河图录》的绘制绝大部分都还派不上用场。

这里很可能会是它发挥的第一站。

————

PS:月票月票呜呜呜……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作者姬叉其他书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