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风筝无定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472章 风筝无定

岳红翎在俘虏那儿早就问到了所谓剑阵的洞窟在哪里,在外潜伏已久。

时无定和几个无字剑奴在里面,岳红翎连探头看一眼都不敢,生怕被发现,小心翼翼地藏匿,只等时机。

她知道一旦赵长河那边交战,时无定必有反应,会不会引得时无定出去,就看赵长河发挥如何了……

岳红翎对此很有信心。

赵长河这些时日的进步,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当赵长河用回了龙雀,她想要胜过赵长河都得花很大的心力,还有极大的可能要拼到受伤才行。这还不算神兵之力,她都不敢试。

没有时无定在,一般人根本阻拦不了赵长河半点。

果然没过多久,洞中传来时无定仿佛自语般的声音:“赵长河?”

顿了片刻,有些惊异:“好强……此人不会弱于王道中多少。不愧为史上最强潜龙第一,这等恐怖的进步速度……”

由此可知时无定全盘能够接收那边的战局信息,即使未必知道细节,至少能知道战况。

但即使是时无定,都认不出这是思老耶和王道中。

赵长河所掌握的技能太丰富了……一旦能够达到化博为简返璞归真的那一天,说不定是他的天榜之途。当然这会是一个很长期的过程,没有那么容易。

“不可硬接!”里面时无定脱口失声,旋即一道剑光突出洞窟:“守稳剑阵,本座去去就来!”

就等这一刻!

时无定刚刚离开岳红翎立刻闪身而入。

长河能做的已经做到最完美了,现在是自己要让时无定无法全力对付长河,否则长河应付不了。

在洞口黑暗背光处往里一看,洞中只有四人,各自白衣如雪,神色肃穆地围绕着一柄悬浮空中的骨剑,组成了一个奇特的阵势……岳红翎知道里面有个熟人。

刚刚被韩无病击败而归的鹰霜……可惜不认识是哪个。

仔细一捋,这阵也不奇特,其实就是非常常规的北斗七星阵,由于少了三个不相邻位置的人,导致乍一眼看不出来,仔细看看还是很明显的。

北斗七星是很好用的阵法,尤其是对剑客们而言特别爱用,主死之意,杀伐凌厉。

这里四人,加上时无定、蓝无疆,六个人……只差一个韩无病就齐了。

配合中央这古剑,大致可以看出点意义……

这里藏有一个找不到口的秘境,而这骨剑与秘境强相关。

所以这是一个破空间的阵法……成北斗七星之法,动天地人三才之杀,引秘境强相关的物品与内部关联,强行破碎虚空,贯通两界。

岳红翎几乎可以看见,构成阵法的剑奴们的剑气构成了阵法的内核,而这里的剑庐弟子每天练剑的剑气剑意都在被这个阵法逐步吸收,雪峰的凛冽陡峻,上空的飘雪寒霜,无一不在汇聚阵眼,形成极度阴寒肃杀的剑意凝聚,恐怖无匹。

这就是天时阴寒导致五月飘雪的原因……这骨剑有极为可怕的能量,或许比龙雀还可怕很多。

岳红翎听说过当年姑苏之事……这就有点像当初剑皇之陵,剑皇的恐怖煞剑强行破开空间抵达虎丘的概念,不过这次是反方向下去的。

那么引发的后果也会非常一致——当初赵长河与思思在剑皇之陵辛苦阻挠的是什么?一是剑皇复苏,二是秘境崩塌导致的山崩地裂,整个姑苏都可能化为废墟。

如果时无定用这种不稳定的方式强行破开空间,秘境空间强行挤出玉龙雪山山体,导致的是什么结果?

雪山崩塌,天崩地裂,别说雪山覆盖范围要毁于一旦,整个苗疆怕是都要大地震,不知道要死多少人的!

这时无定怎么敢的!他自己不要命了?就算他自己能及时遁入秘境活下来,这全体剑庐弟子岂不是死定了?

这才是他搬迁此地和黑苗合作真正所图的大事,在前期黑苗帮他找足了蓝无疆等足够实力布阵用的剑奴、以及找到了秘境大致的位置在雪山之后,他本来就不一定还需要和黑苗继续做什么合作了。便是真有什么剑奴的核心法,大概率也就在这个秘境里!

四个剑奴此时都在凝神戒备,岳红翎也没法再多等机会,再等下去那边赵长河要被时无定宰了……

她身形忽动,一缕剑光无声无息地刺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名白衣剑奴。

“铛”地一声,竟有无形的剑气之罩流转阵外,把岳红翎这一记偷袭挡了个严严实实。

不仅如此,身后也有剑气缭绕过来,似乎在外围又形成了游走的剑网,阻止她离开。

四个剑奴同时睁目回首,四柄长剑几乎不分先后地抵达岳红翎身周要害:“找死!”

不仅鹰霜是人榜,其他都差不了太多,至少都是蓝无疆的水平,还有阵法加持。

岳红翎这一战要比赵长河还难打。

但她脸上看不出半点犹疑,剑光如练,几乎同时与四柄剑交击而过,脚步微错,再度进击。

如果说剑庐的剑像寒霜,则岳红翎的剑像惊鸿,很美。

有人“咦”了一声:“落霞山庄惊鸿剑法……这么低级的剑法、这么普通的长剑,竟能玩成这副模样,了不起……你是岳红翎!”

岳红翎默不作声,一句话间长剑已经招架了对方十余招。

“岳红翎到此,不是挺好?”另一剑奴叹了口气:“即使韩无病不在,这便是第七人。”

“是极!”又一剑奴简直有点欢欣鼓舞:“杀不了赵长河,拿下岳红翎也是好的……”

岳红翎没忍住看了他一眼,是你啊,鹰霜……

她看似在和对方游斗,实则眼角的余光一直都在打量这剑气缭绕的阵法,看着看着,眼中似有所悟。

凡能量流转,必有起承转合,尤其是以剑气形式,就更会遵循剑意去走。

起初没能找到门径,是因为按照剑庐的剑意去剖析的。此时打了几招才看出,这阵法所含之意很古典……很有一种上古之时筚路蓝缕的粗犷之感,与剑庐不同。但其实不难看出路数,因为岳红翎从赵长河那边接收的上古剑意太多了,很多东西是共通的,大同小异。

她慢慢且战且退,将四名剑奴引离阵心,后背已经即将靠在后方剑气壁障上了。

“你走不掉的……”鹰霜道:“赵长河总该吃点亏吧,妈的……”

忽地远处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响,天昏地暗,星月无光。

四个剑奴都骇然睁眼:“赵长河能有这么强?”

就是现在!

“呛!”岳红翎架开边上另一剑奴的剑,忽地剑芒暴涨,直奔鹰霜面门。

“落日神剑嘛,早防着你这一手了……”鹰霜自信满满地错步让开,同时挥剑扫向岳红翎腰肢,却发现岳红翎直接从他让开的位置冲过去了……

压根就是虚晃一剑!

在鹰霜让开位置之时,那落日贯江河的一剑直接冲向了阵法核心,此前明明阻挡了她的阵法剑气在这一刻竟然连一丝一毫效果都没起到,被剑芒直贯而过。

“不好!”数名剑奴不约而同地失声叫了出来,齐刷刷扑向阵法中央。

却又哪里来得及?

凌厉的剑芒直贯而入,恶狠狠地冲在了骨剑上。

骨剑一阵摇晃,“啪嗒”一声,偏离了原有的位置。

气脉流转的大阵忽地停止,连空气中的阴寒都消失了许多。环绕在外的剑气更是消减得几乎消失,岳红翎再度跨前一步,试图去抢骨剑。

剑奴们的魂海中同时响起了时无定气急败坏的声音:“谁在偷袭剑阵!”

山外剑气呼啸,时无定连赵长河都不管了,疯了一样赶了回来。

赵长河手中传来龙雀的吐槽:“你确定他名字的意思,不是漂泊无定?不管是他手下的鹰霜,还是他自己。”

赵长河哪有闲工夫陪它吐槽,飞一样追进了山里。

————

PS:抱歉晚了挺多,临时遇到点事拖了时间,诶。

上个月不是姬八了,变姬十了,不过还是好棒的。月初第一天,求保底月票!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作者姬叉其他书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