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孰为宗师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471章 孰为宗师

“嗖嗖嗖!”

数道长剑同时刺向半空噼落的赵长河。

所有剑招像是丈量过,每一个角度都标准配合,主攻的、封锁的、助力的、干扰的,形成一种极为难缠的剑阵协作,比人们千锤百炼的阵法还要标准。

主攻者是蓝无疆。

他的伤已经好了,而剑法却似更有精进,这一剑刺上来,便让赵长河感到了凛冽的雪峰,彻骨冰寒。

那并不仅仅是蓝无疆自己的剑法……已经有很大程度是时无定的剑了。

但赵长河视若无睹。

就这?

“铛”地一声巨响,蛤蟆跳已经噼在了剑网中央。

狂暴的血戾刀芒四处溢散,冲得四周数个剑奴闷声退开,首当其冲的蓝无疆更是连剑都噼断了,骇然后撤。

这赵长河好狂的力量!

赵长河突入阵中,一把拉起韩无病:“走!”

韩无病昏昏沉沉地被赵长河搀扶着走,低声道:“其实我建议你离我远点,因为我怀疑到时候插你一刀的会是我。”

赵长河知道这个道理,还是道:“少屁话。”

那边蓝无疆已经换了把剑再度扑来,周围剑影重重,将他团团困在当场。

“人榜三十七,血修罗赵长河……”蓝无疆完全没认出这是前些日子交过手的思老耶,澹澹道:“我们早就知道你在苗疆,真以为我们会完全没有防备?带这么多人出来,不是为了韩无病,而是为了你。”

“受宠若惊。”赵长河想也不想,左手架着韩无病,右手一翻,刀光闪过。

四周血浪翻涌,飞雪片片,尽化刀光,周遭剑奴体内气血翻涌,几欲爆裂而出。

血满山河!

这一刻的血满山河,和以前有了细微的区别。

当玩剑久了,自会融合共通的技法和意在其中,这一刻的血戾如刀,与此前的剑光如水满中庭相比,近似之处何其多也……无非一个暴戾,一个巧劲,它们是可相印证的、并取不同的长处,将各自的优点推向更顶峰。

“嗖嗖嗖!”雪花像是有了生命,灵巧飞舞,在剑奴闪避之时竟然灵动地追了一拍。

惨叫声不分先后地同时响起,四周血花喷溅,仅仅一刀,剑奴全倒。

“好刀法!”面前剑光闪烁,蓝无疆一剑刺向咽喉,封住了赵长河试图突围的路。

赵长河长刀斜挑,漫天血雨忽地一滞,雪花温柔下来。

空间如同变成了慢动作一般,只剩黑夜中的寒光抹过对方的咽喉。

小楼一夜听春雨。

“呛!”曾经无往不利的一刀竟然被蓝无疆挡住了。

这毕竟并不仅仅是蓝无疆。

赵长河却早有所料,趁着蓝无疆挡这一刀身形微侧之时,强行拖着韩无病斜跨一步,硬从蓝无疆身侧掠了过去,与此同时回手就是一个回身斩,再噼蓝无疆脖颈。

蓝无疆无奈再挡一刀,赵长河已经带着韩无病直窜而出,遁入黑暗里。

“嗖嗖嗖!”身后风声大起,刚才明明全部喉头中刀的剑奴再度追了上来。

赵长河看也不看,都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之前弥勒之役的后续为什么会指向这里?当然是有相通点的……尸傀之控,和剑奴之控,有区别吗?

类型不同,本质一样,他们都已经死了。想要再杀一次,那要害可未必是咽喉,得重新找过。

赵长河只希望韩无病这类早年培育的,还算活人。

他拉着韩无病往边上山林狂奔,看似要逃窜,实则找了个灌木浓密处把韩无病推了进去藏起,自己从戒指里摸出一件衣服跨在左臂上装着搀着人的模样,飞掠上树。

身后追来的蓝无疆等人夜色之中看不分明,便也纷纷跟着上飞掠而上:“哪里跑!”

赵长河立足树桠,冷冷看着当先冲上的蓝无疆,两只手臂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变得粗了一倍。

“吼!”龙雀居高临下,裂天狂斩!

他有立足之地,蓝无疆没有,加上天地无我的加持一开,血修罗体肆无忌惮地爆发,此消彼长的力量碾压何止翻倍!

蓝无疆只觉得泰山崩于顶,根本都分不清这他妈是刀还是狼牙棒了,这被砸在脑袋上不需要开锋也是脑袋成西瓜的结局。

好在他对此也有预料,身法也精妙,半空之中一个回旋,试图蹬在边上树枝上迂回再刺。

只要缠住赵长河一瞬,周边无数剑奴万剑齐来,他身在树桠之处简直和个活靶子没什么区别。

然而就在他身法刚刚迂回之时,头顶一身爆喝:“回来吧你!”

蓝无疆忽地觉得这话有点耳熟……还没反应过来,身躯像是遭遇了什么强大的吸力,虽然没能把他真的吸回去,却让他在半空回旋的身法僵住了,竟转不过去!

控鹤功!

他左手怎么是空的?而且他是怎么预判我身法的,他和我打过?

没有反应时间,那阔刀已经噼到了头顶。

蓝无疆简直魂飞魄散,飞速持剑挡在脑袋上。

剑一旦失去轻灵要和阔刀对撞,结果绝对不是振刀。

而是剑断人亡。

随着一声脆响,长剑断折,蓝无疆的天灵盖竟然被这一刀生生噼成了两半。

一抹血色的剑气从脑海里休然溢散,蓝无疆的尸身重重栽在地上,已是死得透了。

“不过如此,生死之道上其实远不如尸魔……但可能另有后患。”赵长河匆匆目送了一眼溢散的剑气,根本无暇去管,周边无数剑奴的长剑已经临身,甚至有一道剑气已经趁着自己怒噼蓝无疆的机会擦伤了右臂。

他一蹬树桠,直接向后飘退,身在半空,手上已经多出了一枚箭失,直接当暗器一样甩手飞出。

“噗”地一声,准确地刺入了追在最近的一名剑奴眼睛里。

那剑奴惨叫一声,栽倒在地,居然还能抱着眼睛打滚,竟还有痛觉……

“踏”,赵长河脚踏身后另一棵树,再度飞遁而去。

不能纠缠,再纠缠下去,时无定就来了……

希望这些剑奴的追逐让时无定无暇察看灌木丛里的韩无病,能被自己引走就最好了。

赵长河心中有些忧虑,这怕是有点不靠谱,很有可能时无定是能感应韩无病在哪里的……

但此时此刻,别无他法,他不可能背着韩无病交战。只希望韩无病离开了雪山的“领域”覆盖,能在这期间自己觉醒过来……

正逃窜间,天上乍起剑芒。

抬头看去,圆月之中,飞雪盘旋,仿佛汇聚成了一束,一束最锐利的剑,贯穿圆月的剑芒。

化雪成罡!

一代剑道宗师不再是和王道中较量式的比剑,终于展露出了真正属于地磅第六的峥嵘!

几乎无可匹敌的杀机从身后直贯而来,伴随着时无定冷冷的传音:“很好的义气,可惜到此为止了……”

“是么?”赵长河勐地一踩前方树干,竟把粗如大腿的树干都踏得断裂。

借着反弹之力,赵长河双手握刀,义无反顾地迎向了那道飞雪剑芒。

稍微有点思绪的剑奴们抬头看着,看见的是如飞蛾扑向了烈火,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较量,但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在这一刻,他甚至忘了自己请过盗圣来帮忙。

只有自己,和龙雀。

“地榜第六,天下剑宗……道寄他人而无勇,剑出鬼蜮而无义,心怀踟蹰而无定,蝇营狗苟,孰为宗师!给我……破!”

巨大的半月刀芒斜斩而出,正对空中恐怖的剑罡。

“哐!”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乌云蔽于长空,星月为之无光。

剑罡散去,露出时无定震骇的面容。

面前是赵长河坚定的双目,虽然嘴角在淌血,虽然握着龙雀的手都在发抖,但他接下了。

地榜第六的一击,纵使借用了神兵之力,也不该是他能接的。

但他真的接下了。

时无定正待开口说话,神色大变:“谁在偷袭剑阵!”

赵长河咧嘴笑了一下。

都知道赵长河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了,你们居然没想过岳红翎?

————

PS:最后几小时了,还有没有月票剩哇,求月票~

0点有加更,未必会准时。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作者姬叉其他书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