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酒与画(求订阅)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阳光正好,秋意正浓。

“哥哥,别睡了,有客人来了。”

看着依旧躺在大树下,提着酒壶打盹的林毅,蒋玉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凑到林毅身边道。

“有人喝了哥哥七杯酒,并准确的说出了里面的滋味哦。

若是哥哥在不醒来,那人就要走了。”

“嗯?”

听到这话,林毅睁开惺忪的眼眸,伸着懒腰打了一个哈欠。

“你这丫头,该不会是骗我的吧。”

看着已经出落的极为水灵的蒋玉儿,林毅一脸狐疑的问道。

他不由得有些想念以前那个可可爱爱的小不点了,虽然个子矮了一点,但好在听话诚实,像个小棉袄。

哪里像现在这样,只要他多睡一会,便会想着法子将自己叫醒,都快漏风了。

“这次肯定是真的,那人是王怀恩带来的。

据说还是远近闻名的大儒,看其满面风霜的样子,一定能够满足哥哥的要求。”

蒋玉儿虽然不懂为什么自家的林哥哥,放着好好的钱不赚,喜欢听别人的故事来换酒,但也一直留着心思。

毕竟,她可没有忘记小时候哥哥说的话。

家乡里有个大坏蛋,需要赚很多钱,才能够回去的事情。

“七杯酒……能够准确喝出我们那七杯酒的滋味,来人看来确实不简单啊。”

听完蒋玉儿的述说,林毅的目光一动。

“那就见见吧。”

“好勒,我这就去叫人。”

听到林毅口中我们的酒,蒋玉儿顿时兴高采烈、蹦蹦跳跳的向着前院小跑而去。

“这丫头,到现在还没有个正行。”

看到这一幕,林毅用桌旁的酒漱了漱口,在心中感叹道。

自从酒铺远名之后,一开始可没少有人在暗中打着不堪的主意。

不过,都被林毅一一处理了。

若非如此,这宁安城的那些商人和官家,哪里来的这么安分。

“说起来,她马上就要十岁了。

按照这里的规矩,再过几年就得出嫁了,我也该为这丫头酿一壶女儿红才对。”

想到这里,林毅缓缓的闭上了双眸,脑海之中倒映着两人的过往。

“哥哥,客人来了。”

正当林毅想的出神之时,就看到蒋玉儿带着两人来到了院子里。

他只得在心中叹息一声终究是太早之后,便也将酿制女儿红一事,暂时放到了脑后。

“林先生许久不见了,这位是在下的故友苏白。

他是赵国鼎鼎有名的大儒,想来必然能够满足您的要求。”

方一来到院子里,王怀恩怀念的看了一眼四周之后,感叹道。

“许久不成来到这里,当真是怀念,这人一怀念,便也少不得酒。”

说到这里,王怀恩向着林毅拱了拱手,目光不由得看向了引路的蒋玉儿。

“玉儿去拿酒来吧。”

“放心放心,酒钱管够。”

见蒋玉儿颇为不情愿的样子,王怀恩连连拍打着胸脯说到,并将一个很是厚重的钱袋,放在了桌子上。

“这还差不多。”

看到这一幕,蒋玉儿这才拿起钱袋,向着里屋里走去。

见此,王怀恩心中一松,别处的酒能够用钱买到,这里可不行。

若不是此前苏白一连饮下七杯符合了资格,他这钱都没有地方花。

“在下苏白,听闻林先生酿制了新酒,不知道此番是否可以品鉴一二?”

苏白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友之后,在林毅的邀请下方一落座,便拱手询问道。

“苏先生能够一次性品出林某七种酒的味道,自然是可以。”

林毅一脸微笑的说道。

他也想看看这位人间大儒,是否又与常人有所不同。

毕竟,从此人踏入这院落之中时,林毅便从这苏白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极为浓郁的念头。

那念头之强,在散发着郁郁不得志之时,更有着一股极为惊人浩然之气。

若是不以法术神通的威力而论,单单是这股浩然的念头,便已经胜过筑基以下的所有练气修士。

简单的说,练气修士若是想以精神、魂魄之类的法术操控此人,必然会遭到反噬。

“若是让此人念头通达,怕是有朝一日,即便没有修行,这精神意志也会不下于筑基修士。

如此人杰,想来那天机门的人一旦遇上,必是不肯放过。”

至少,在林毅看来,此人若是愿意修行,绝对不会止步金丹之境。

相比之下,蒋玉儿那小丫头就要差了许多。

不过,这丫头现在还是他的小棉袄,就算是有些漏风,元婴修士打其注意,也是一个死字。

至于修行资质的问题,在林毅的眼中,从来都不算是问题。

“酒来了。”

正想着,林毅就看见蒋玉儿端着酒壶和酒杯,来到了院子里。

看到这一幕,王怀恩顿时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盖子。

“这个数!”

与此同时,蒋玉儿则是悄悄咪的凑到林毅身前,比划出了一个极为令人满意的数字。

显然,在拿酒的这段时间,必然是看了看那王怀恩给出的金银。

“林先生,不知这新酒可有什么名堂?”

看着手中的酒杯,明明只是小小的一盏,但王怀恩却好像是看见了琼浆玉液一般,一脸陶醉的嗅了嗅,开口问道。

“此酒名为秋意浓!”

林毅抬头,看着缓缓飘落的树叶,开口说道。

“好名字!”

听到这话,王怀恩还没有说什么,一旁的大儒苏白,便端起面前的酒杯,在一声赞叹之语中,一饮而尽。

“秋意浓、秋意浓、潇湘夜雨是惊鸿、再回首往事转成空。”

一杯酒下肚,苏白的目光在缓缓睁开之后,眼中有着明显的恍忽。

似有一股萧瑟悲伤之意,于此刻从其心中衍生。

“林先生这酒,果然非同一般,不知此地可有文房四宝?”

话音一落,苏白又是一笑。

“是苏某草率了。”

“文房四宝或许凑不齐,但笔纸倒是有。”

林毅微微一笑,起身在蒋玉儿疑惑的目光之中,向着里屋里走去。

不过片刻的时间,笔墨纸砚便拿到了院子里。

“林先生的酒,蕴含了故事,但在苏某看来,比酒更为直观的,应该是画。

苏某不擅长言辞,故而今日以画换酒。”

伴随着此话的落下,苏白豪饮一杯之后,当即衣袖一挥。

……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