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神之道、人之论、但求一口烟 (求订阅)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破庙外,大雨倾盆。

破庙内,篝火热烈。

“秀才公,你要不也测上一测,反正又不要钱?

况且,我觉得老道长测的挺准的,说不定你日后还能高中状元呢。”

自从在老道士天机子的测算之中知道自己以后能够赚钱娶老婆之后,青年猎户的心情,便处于兴奋雀跃的状态。

因为,他觉得这个老道长是真的不一般。

这次,是他第一次跟随自家的二叔上山狩猎。

可即便是能够让猎户有着生死危机的连绵大雨,都没有将他怎么样。

更何况,这次本该一无所获的狩猎,他不仅活的好好的,还吃了一顿饱饭。

另外,还搜获了一些小型的猎物,如兔子等。

“只要不靠近江河,以山林为本,说不定还真能应验。”

想到这里,青年猎户见林毅的目光还有着些许犹豫,不仅就要再次帮老道长拉生意。

只是,当其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看见二叔瞥来目光,便又放弃了这种想法。

“既然道长要帮我测字,那么便测一个吧。”

这般想着,林毅便以指做笔,在虚空之中随便写了一个字。

“道长可曾看清了,需不需要林某再重新写一遍。”

“有趣,秀才公不愧是秀才公,果然不是一味的迷信,居然还打算考校这位道长。”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中年猎户也不由得来了兴趣。

“神字!”

看到林毅在半空之中书写的字,天机子的目光不由得来了兴趣。

“不知秀才公想要测什么?”

“测什么?”

闻言,林毅沉吟片刻之后,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这位老道长,开口说道。

“便测道途吧!”

“读书人不测前途功名,竟然测道途,这也未免……”

一旁的青年猎户闻言,不由得愣了一下,滴咕道。

对于猎户的话,老道长也没有在意,只是目光陷入思索之后,缓缓的说道。

“神之一字,左示右申,示重表象而小友之示,其状如衣。

若是凡夫俗子测功名利禄,钱财衣食的话,便是大富大贵之相,正所谓衣来伸手,王侯将相也。

不过小友却问道途,那么便又有不同了。”

“有何不同?”

听到这话,一旁的林毅还没有开口,青年猎户便忍不住问了一句。

虽说读书人本来就是高人一等,但这人最怕对比,之前自己需要勤勉,方能够聚小财,而今这位秀才公只需要坐着不动,便可以大富大贵。

两人之间的差别,这么大的吗?

还是说,这老道士方才是在哄骗我。

“别人测字,你瞎起哄个什么劲,老老实实待着。”

看到青年猎户还要说些什么,中年猎户呵斥一声之后,后者委屈的叫唤了一声后,便不在言语,打算看看这位老道士怎么说。

“这不同之处,便在于这个字,写在空中而非脚踏实地,如此便有了虚浮之意,所谓道途,应该扎根于脚下。”

天机子看着林毅说道。

“道途本就虚无缥缈,若循规蹈矩,又有何用?”

林毅缓缓的开口说道。

“我在这虚空书写,此处便有了实,从此不再空荡,这处空中也因我这字,相较于其他地方有了不同。

若是有人能够看见,便会知晓此地不空。

如果有道的话,那么此地是否就是道。”

“此话在理,也不再理。”

闻言,天机子也没有刻意的争辩,而是缓缓的说道。

“若小友书写的是其他的字,自然是这个道理,可小友所问的乃是神之道。”

伴随着此话的落下,天机子再次开口说道。

“正所谓人道茫茫,仙道渺渺、鬼道乐兮,若是道无所依,则神无所存,时间一长自然是鬼道乐兮。

人若变成了鬼,那么万事皆空。”

听到这话,林毅若有所思,就看见面前的天机子,此时将手指向了面前熊熊燃烧的篝火。

“正如眼前这团篝火,这火生于柴,燃于空,那释放的光焰,纵然代表了其逝去的时间。

可在此火燃烧的过程之中,便是道。

道在心中,路在脚下,但凡是人走过的地方,便是道途的衍生。

老道曾经听说过一句话,此话即便是如今回想起来,仍然令人振聋发聩。”

伴随着此话的落下,天机子的目光,在这一刻看向了庙宇之外。

“万物皆有所因,万物皆有所依、万物皆有所果,人如此,神亦如此、世间万物也是如此。”

“神神道道,生也好、死也罢,哪里来的那么麻烦。

若是按照你这老道所说,那老汉吸的这口烟,也不一般喽。”

中年猎户似乎很是反感老道口中的道,亦或者其纵然是一个寻常的猎户,但是也不满一开始就会被定性,故而在此刻开口说道。

“老汉只知道活着不容易,也不懂你们口中的大道理,只知道人到中年后,总是感觉到力不如心。

道也好,路也罢,老道就喜欢这口烟。

当这烟丝的香味进入老汉的鼻中之时,那口缥缈的雾,也入了我的口,如同你们所说的那些不切实际的问题和想法。

尽在那吐出之时,获得了满足。”

此话方落,那中年猎户的面庞,也在此刻因其身前的烟雾缭绕,而开始变得模湖起来。

尽管模湖,但当林毅的目光落在其上之时,却是隐隐从中看到了此人内心所隐藏的沧桑。

“哈哈,小哥你是懂道的。”

听到这话,老道天机子愣了些许,继而看着林毅道。

“烟雾本无形,但此雾却寄托了这猎户的一生,在其吸入和吐出的过程之中,便是神。”

伴随着此话的落下,老道看着林毅道。

“神本无形,但神也出于人,小友若是想要寻那缥缈的神,不如先去体会如何做一个人。”

说到这里,老道看了一眼屋外停歇的雨,慵懒的伸展了一个懒腰,继而起身道。

“雨停了,这缘也散了,老道也该走了。”

伴随着此话的落下,老道也缓缓的走出了庙宇,只是行了一段路,身形便开始渐渐模湖了起来。

“我刚刚说什么了,莫不是惹这道长生气了,果然这些算命的,就是不喜欢别人插嘴。”

看到老道离去,中年猎户滴咕一声之后,便也不再言语,而是开始静静的吸起了口中的烟。

“道长并未生气,只是缘散了。”

林毅看着老道离去的背影,缓缓的说出一句话之后,开口问道。

“老哥可知道,这附近最热闹的城池在哪里?”

“那应该就是宁安城了,每年庙会的时候,十里八乡的人都会去赶集。

若说热闹,那里应当便是最热闹的地方。”

中年猎户下意识的开口道。

“宁安城。”

林毅沉吟一番之后,对着中年猎户拱了拱手。

“我应当会在那里开一间逍遥酒肆,若是以后有缘,两位可以来那里寻我,酒水免费。”

“此话当真?”

听到这话,中年猎户问道。

“当真!”

迎着中年猎户的目光,林毅微笑道。

“与老道的缘分虽然散了,但我的缘却也是来了,果然这场雨没有白等。”

……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