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天机神算、猎户求卦(求订阅)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二叔,这雨怕是一时半刻停不了啊!”

山雨不定,有时是一阵风的功夫,有时也会如同眼前这般,下个没完没了。

荒庙里,一个猎户打扮的青年,看着庙外的大雨,皱着眉头道。

“急什么,你看人家秀才公在这里待了五天都不急。”

说到这里,被称为二叔的中年男子,从腰间取出一杆烟枪敲了敲,见着上面的水渍后,眉头不由得一皱。

“看来,还得烤一烤。”

这般想着,中年男子扯了扯衣衫,似想要将湿透的衣衫一并接下。

可这事做到一半又瞧了对面的秀才一眼,一时间竟有些犹豫,似乎在担心有辱斯文,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同在一个屋檐下避雨,无需如此。”

林毅似乎看出了这位二叔的局促,一脸微笑的说道。

这对猎人叔侄,是在半个时辰之前来的。

此次进山的目的,便是为了锻炼其侄子的狩猎能力,一开始倒是还顺利,只是仅仅只是半日的功夫,便下了一场大雨。

原本以为只是一场简单的山雨,但结果这雨一连下了五天,导致此前他们准备的山中小屋也被大水淹没。

在加上,这种山中小屋储备的粮食不够,故而这对叔侄也只能冒着大雨外出寻找新的避难所。

真也好,假也罢。

以林毅如今的修为,自然是一目了然。

听到林毅的话,中年猎户笑了笑,当下也不在避忌什么,接下外层的衣衫之后,便开始尽情的烤火起来。

“秀才公,你这没有任何准备就进山,难道就不怕豺狼虎豹吗?”

“如此大雨,想来豺狼也都在寻一处避难之地吧,更何况还有两位的到来,想来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林毅笑着道。

看着这对叔侄风尘仆仆满面寒霜的模样,他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与凡人有了如此大的差别。

寒冷不侵,不用为食物发愁。

“我仅仅只是化去了身上的法力气息,还并未做到真正的化凡,如若不然,想来此刻的我也如同他们一般烤着火吧。”

想到这里,林毅的眼中都不由得出现了恍忽。

“不过,一味的强调自己是一个凡人,并向其靠拢并没有作用。

如同此前的数年一般,始终都会有着一丝法力气息无法消除,重要的还是修行。”

想到这里,林毅也不再刻意的避讳什么,如同寻常一般彼此交流着。

通过这对猎户叔侄透露出来的气息,他目前所在的地方是位于赵国边境。

根据离开天南仙城时,陆恒所搜集的信息,赵国连同附近的三大凡人王朝,都隶属于天机门的管辖。

“也就是说我已经来到了天机门所在的地方?”

想到这里,林毅的目光陷入了沉吟之色。

他对天机门的了解,来源于西池密境时的木朔真人。

“天机门行事讲究顺应天机,这一门在推演之道上极为擅长。

虽其行事在于守正,但数日前镇压一方云雨之事,说不得已然被有心人推算。”

按理说,那木朔真人死在本尊手中,林毅此时在知晓了天机门的事情之后,应该及时避让的。

可此时的他的心绪没有丝毫剧烈的起伏,反而显得极为平静。

片刻之后,一只红烧烤鸡,开始渐渐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想不到在这大雨磅礴的夜晚,不仅有避雨的地方,还能够闻到如此香味,不知三位可否让老道进来歇息一二?”

伴随着此话的落下,林毅就看见一名身穿灰色长袍鹤发银霜的老者,踏到了庙宇之内。

这老道手中当做拐杖之物的是一杆旗幡,幡上隐隐写着天机演算四个大字,只是此刻已然变得湿漉漉的。

“二叔……”

青年猎户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家的二叔,后者的目光则是先一步落在了林毅的身上。

按照道理来说,无论是这间破庙还是烤鸡,都是这位秀才公的,依着先来为主的观念,他们也得知会一声才能做主。

不过中年猎户见对方一脸微笑的样子,便心知对方并没有拒绝,开口说道。

“当然可以,正好我二人手中还有一些食物,道长若是不嫌弃,不若一起吃着如何?”

“如此,老道就盛情难却了,说起来我这包裹里还有几块肉饼,也一并分润吧。

难得在这荒山野岭遇见,又一起避雨,说不得是前世修来的缘分呢。”

说着,老道便从包裹里取出四块肉饼,将其中的两块分给猎户叔侄之后,目光便随着最后一块,落到了林毅的身上。

只是在这过程之中,此人的目光却是频频看向那篝火上的红烧烤鸡。

“如此正好。”

林毅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眼前这人,他看不出深浅,观对方的气息,却又如同常人一般。

只是,那中年猎户满面风霜已然显露出老年之态,而面前的道人看似年迈,实则步伐稳当,隐有不凡。

但或许是初步化凡的缘故,林毅的心中却依旧平静。

片刻之后,一只红烧烤鸡便分成了四份,众人就着肉饼到也吃的津津有味。

“还不知道长名讳,又怎么来到这里的?”

饱腹之后,青年猎户瞅着老道一会之后,开口问道。

“贫道天机子,故而行事自然一切因缘而动,察觉到此地或许与我有缘,些许大雨自然也就不在意了。”

道人一连微笑的说道。

“这不,来到这里之后,不仅可以烤火,还有如此香喷喷的烤鸡吃。”

“你这道人倒是有趣,以往听见缘分一说,都是从和尚口中传来,然后便要度人修佛。”

青年猎户笑着打趣一番之后,又见自家二叔开始抽起了旱烟,又接着说道。

“道长既然说与我们有缘,不如可否为小子算上一卦,看看小子什么时候不用为生计发愁,又什么时候能够发财娶老婆?”

“会写字吗?”

老道天机子问道。

“自然是会的。”

“那便在地上随便写上一个字,老道为你测上一二。”

伴随着此话的落下,青年猎户见对方那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当即来了兴趣,连忙在地上写了一个财字。

“财字,左为贝、右为才……”

“怎么,难道我这辈子都发不了财?”

见老道突然皱起了眉头,青年猎户下意识的问道,身体都不由得凑近了些。

“贝之一字多指一种软壳类的生物,此物弱小,单一的并不值什么钱,在那些渔民的眼中,更是稀松平常之物。

不过贝壳虽小,但若是放在山林之内,却颇具收藏价值。

常言道,聚少成多。

你既是猎户,只需要勤勉好学,遇事不以懈怠为先,日积月累之下大财发不了,但小财可握,日后必然是美满幸福的日子。”

天机子一连微笑的说道。

“这么说,我以后能发财取老婆了?”

闻言,青年猎户先是一愣,接着一连欣喜的说道,连忙看向了自家的二叔,却见后者撇了撇嘴。

“需记勤勉二字!”

天机子微笑着的强调道,目光看向了中年猎户,就见后者吐出一口浓郁的烟圈,开口说道。

“我这辈子就在大山里了,便不求什么了,多谢道长了。”

他年轻时也如自家的侄子一般,可有些事见得多了,便也知道一味的求神拜佛,是求不来的。

“小友,你要测吗?”

见此,天机子微微一笑,目光转而看向了林毅。

……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