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得小石头竟向自己询问别个女孩儿的情况,杨欣柔警惕的只一瞪眼,道:“石头哥哥,您前不久才将人家的师尊给···给那个了,这会儿却又问询起人家的境况,您···您心下莫不是想着···想着将人家师徒俩都···石头哥哥,您这未免也太···太是花心了吧!不行!人家···人家说什么也是不会告诉你的!”。

想自己询问将清那女弟子的情况也只是想确认她是否是自己心中要找的那个人,但这会儿听得杨欣柔说的这话,知道她心里已然是误会了自己得目的,小石头当下只没好气的一点杨欣柔的额头,道:“你啊!真是个小醋坛子!你难道便没觉得清儿那个女弟子的模样,它有几分熟悉吗?”。

闻言,杨欣柔只向那躲在崖壁后的紫儿认真的看了几眼,道:“石头哥哥,你···她···清儿姐姐那个女弟子···她的模样,我怎么觉得好像哪儿见到过!不···不是在那深谷···是···是···”。

说着,杨欣柔只自纳物袋里拿出一面铜镜,往自己脸上照了照,然后惊讶的只张大了小嘴,道:“石头哥哥,你看···她···她···清儿姐姐的那个女弟子,她与我怎么···怎么···虽然她的身高模样与我不大相像,但是您瞧她的眼睛···鼻子···嘴···还有她那···那眼神,这不便是···不便是放大了一号的···我的模样嘛!石头哥哥,你说她···那个清儿姐姐的弟子···她怎么会长得与我这般神似呢?”。

小石头道:“柔儿,其实早在那深谷里的时候我便问过清儿了,她说她这名弟子姓杨,七八岁时便没有了爹娘,且名字也是叫做紫儿,所以我当时便怀疑她···她便是···便是你姐姐,我的未婚妻---紫儿!”。

自方才见得紫儿的模样,杨欣柔心下便隐然有些怀疑,但当听得小石头这话,心下还是感觉有些不敢相信,道:“石头哥哥,您说着这世上的事儿,它未免也太是巧合了吧!十多年前,咱们被魔宗掳走,与姐姐她分别了十多年,这会儿咱们刚回得中原,认得了将清姐姐,且您与她还···不想她的弟子,也便是这时的那个紫儿姑娘,她···她若真的是姐姐,那您与她的师尊,也便是将清姐姐她都已经···这会儿那紫儿姑娘她又···哎呀,好乱呀!若是那个紫儿姑娘她真的是姐姐,那人家以后该怎么称呼她嘛!”。

想杨欣柔方才还在为自己询问紫儿的境况吃着小醋,这会儿却又为那无端的凌乱的关系大发娇嗔,小石头无奈的只微微一笑,道:“我的小柔儿,你这会儿怎么不吃醋了?”。

杨欣柔道:“吃醋?人家为什么要吃醋?石头哥哥,您方才莫不是以为人家···呵呵,人家才不会呢!石头哥哥,柔儿不是那种不识大体的小女子,你若是欢喜别个女孩儿,柔儿不会介意的;只是···人家希望您以后千万莫要···莫要带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回来,搅得家里不得安宁!”。

听得杨欣柔这话,小石头心下只即欢喜又激动的一把将她搂入怀里“啵”了一口,道:“柔儿,你对我真好!不过,柔儿,你若是真的担心我将来尽带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回家,那我以后若真的欢喜谁了,你便为我长着眼睛,好好的品评一下她的为人和品性;你若是欢喜她,那我便要了她,你若是不喜欢她,那···我便也不欢喜她了,你看这样可好?”。

杨欣柔原只是为了讨好自己的石头哥哥胡说了几句,但当听得小石头为自己说出的这几句承诺,心下欢喜的只即娇羞又柔情万般的看着眼前的自己的爱郎,道:“石头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小石头道:“当然是真的!你石头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来着!柔儿,你真好!真漂亮!”。

瞧着小石头说着便又在自己脸上亲了一口,而此时的金毛狮虎兽便正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杨欣柔羞涩的只用双手一把捂住了自己那娇俏可爱的小脸,道:“石头哥哥,你这人真是···坏死了!金毛儿她还在看着呢!哎呀,羞死了!人家不理你了啦!”。

小石头道:“柔儿,你说我怎么坏了?是这样吗?”。

“石头哥哥,你···嗯···”

看那原本温馨的亲亲画面忽然变得有些旖旎,金毛狮虎兽害羞的只转过了身,一转不转的只看着老凤凰他们与那柳丝绮的激战。

而老凤凰与青龙因着使用了秘术,体内妖力消耗过度,这时因着时间慢慢的过去,体内的妖力也正在慢慢的恢复,所以当他们与那柳丝绮激战交手时也不再像得方才,处处落在下风,而柳丝绮见得青龙与老凤凰在自己猛烈的攻击下竟然渐渐的站稳了脚跟,心下禀然的只将体内的妖力发挥到了极致,欲要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

想自己在东海海底沉睡了千余年,这刚一出来便即遇到了青龙与老凤凰这两个死对头,且眼见着战况于自己不利,柳丝绮心下担忧的只忽然又发动了一波猛攻,将青龙与老凤凰都逼退了开去,道:“红雀、青奴,想咱们自相识以来到现在已有数千年,彼此之间便如亲人一般,这会儿为什么却非要拼个你死我活呢?难道咱们便真的不能像的以前那般坦坦荡荡、快快乐乐的一起生活吗?”。

看着眼前那柳丝绮久战自己两人不胜,不要脸的竟然又开始与自己两人拉关系,老凤凰冷笑着只“哼”的一声,道:“一家人?坦荡?快乐?呵呵,柳丝绮,我与青奴之所以能有今天,那都是你这个不要脸的老女人所赐!若不是因着你的嫉妒与私心,我与青奴早便在大人的帮助下度过了那九九天劫,脱离了这束缚着我等恶业陋习的妖躯,成就了人身,然后也不用像现在这么的担惊受怕,时刻担忧着那天劫什么时候找上我们,将我们那仅有的一点而魂灵都劈散了去!柳丝绮,都是你这个厚颜无耻的老女人!是你!一切都是因为你!今日你我之间的恩怨终归要做个了断!你若是想活着离开,杀了我与青奴便是!战!”。

一个“战”字出口,老凤凰浑身只气势大涨的奔向了柳丝绮,而柳丝绮眼见着攀谈不能,心思复杂的只向老凤凰与青龙看了一眼,道:“好!好!好!红雀、青奴,你们既然真的这般想要我的性命,那便只管来拿便是了,我柳丝绮便在这儿等着你们!呵呵···呵···哈哈哈!杀!”。

瞧着那三个与自己一般境界的妖兽一言不合便又战将了起来,而身后的温柔正不断的升级着,金毛狮虎兽心下只即害羞又尴尬的想道:“大人与小柔儿也真是的,人家···人家都还在这儿呢他们便···哎呀,她们怎么可以这样嘛!羞死了!不过···若是···这个···偷偷的···看一下下···大人他···应该也···不会怨怪我吧!”。

便这般的,金毛狮虎兽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但只知当自己的眼睛自小石头身上收回来时,东海那波澜壮阔的海面上却渐渐的吐露出些微的鱼肚白,而老凤凰、青龙与那柳丝绮此时都正自站立在两旁,浑身上下只即狼狈又疲惫的呼哧呼哧的喘息着。

然后过得一会儿,那柳丝绮喘匀了几口气,看着身前的老凤凰与青龙只说道:“红雀,这天都已经亮了,你们两人却仍然奈何不得我,难道咱们便这么的一直战到累死不成?呵···呵呵!”。

老凤凰道:“累···累死便···便累死!反正今日你···你我三人若是不分出个···胜负···生死,那便谁也休想离开!呼呼···青奴,你还可以吧?”。

青龙道:“还···还行!”。

“好···好好!红雀、青奴,既然你们真的非要与我分出个生死,那我便成全你们吧!反正我也早便已经不想活了!”。

说着,柳丝绮只将全身放松,然后将体内那经历过六九天劫的金丹里蕴藏的能量激发,召唤着那九天之上的恐怖雷霆只“轰隆隆”的直响!

而老凤凰见着柳丝绮那自杀似的牵引着劫云,心惊的只喘息都忘了,道:“柳丝绮,你这个疯女人,你莫不是真的疯了!以你现在的状态,这恐怖的九九天劫你是渡不过去的!快停下!快停下!不要再召唤劫云了!快停下呀!”。

听得老凤凰这话,柳丝绮只眼睛湿润的向他看了一眼,道:“红雀,其实···我并没有伤害过女主她们!大人他只所以会入灭轮回,那是因为大人他迷茫了!”。

闻言,老凤凰只不敢相信的摇头看着柳丝绮,道:“迷茫?怎么可能?大人他怎么可能会迷茫?不可能的!柳丝绮,大人他可是连“老头”也得礼让三分的成道了的厉害人物,他怎么可能会迷茫?他怎么能迷茫?”。

柳丝绮道:“其实,当初我在大人身边的时候便曾听他说过,大人他在成道之前便看见过,那个文明毁灭的起因便是因为那不可一世的“通天”欲取代“原始”而发起的一起战争,只那“通天”不明白,即便他修为了得,成了三界第一大教派的教主,但若是想与“原始”争夺第一,那也只不过是在自取灭亡罢了!”。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