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撬开他的嘴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种嚣张跋扈的样子,难怪曾日华会被气到肝疼。

李半夏提供的录音虽然可以作为证据,但是对于录音这种证据,种花家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其中最基本的一条就是要有其他人证和书面证据。

不仅如此,录音的各方当事人身份,录音的时间在录音中应有所体现。

再加上录音的内容是经过李半夏刻意的引导跟伪装,拿上庭去只会被攻击是伪造的,说不定反倒成为对方脱罪的证据。

也正是如此,叶方舟才敢如此有恃无恐。

看着那么多在津港赫赫有名的正副支队长那他没办法,不由暗自得意洋洋。

“看你们这群废物能拿我怎么样!”

只是当目光扫过李半夏时,心中一股恨意骤然升起。

“你别等我出去了,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当时要不是事发突然被对方唬住,根本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多的破事。

虽然他不知道当时露出什么破绽才会被李半夏给追查到,可这个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件事一旦被施广陵知道,他肯定是不会再受到对方的重用了。

自己的前程尽数被毁,叶方舟看着罪魁祸首,是恨不得当场就把对方给杀了。

李半夏当然看到了他眼中的杀意,只不过当他跟自己对视的时候,他的命就不是他的命,拿捏他是分分钟的事情。

可不知道为何,他也染上了大反派死于话多的毛病。

看叶方舟很得瑟的样子,李半夏轻笑道:“可以,这么多年的刑侦没有白干,还挺懂行的。”

料定他们没有真凭实据的叶方舟,在听到这话时,依旧是拽拽的样子。

然而李半仙不按照套路,没头没脑的开口道:“周队,你还记得王志革曾经说过,他看到过劫走他的那两个人的样貌吧。”

“当然记得了。”

周巡看着脸色突变的叶方舟,知道对方肯定跟王志革见面的时候没有做任何的伪装,便玩味回应道:“怎么着,要把人带过来认认吗?”

闻言李半夏叹了一口气,很是遗憾的开口道:“周队,关队,看样子我们是审不出来什么的了。”

“我们好心给他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结果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那我们还在这里咸吃萝卜澹操什么心。”

“反正依照刑法第三百一十六条,劫夺押解途中的罪犯、被告人、犯罪嫌疑人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依照王志革桉子的恶劣性质,叶方舟跟安廷肯定是往重的判,我们直接往上报吧,顾局拿不定主意,那就让市局领导拿主意,这样我们也能省事一些。”

“对了,把录音也一并拿上去,免得到时候被人说我们玩忽职守,有意包庇。”

在审讯室内外的专桉组成员,听到这话不约而同的愣了愣,内心只有一个想法。

“借刀杀人?!”

要知道劫夺押解途中的罪犯跟录音里面的事情相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真要按照李半夏说的那样呈报上去,叶方舟跟安廷十死无生。

设身处地的想想,要是你有很多肮脏的事情被别人知道,而对方被警察抓住了,这就如同头上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道系着剑的那根绳索什么时候会掉下来要了你的命。

在这种情况下,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周巡想到了他们的结局,同样坏心眼上头,装作无辜的开口道:“那我们就直接上报吧。”

“行吧,走吧。”

等关宏峰一锤定音,他们也就起身,收拾着东西准备离开,就好像真的不打算再浪费时间审问下去。

叶方舟比他们更知道自己的下场,性命攸关让他根本沉不下心思考这会不会又是一个套。

恼怒的大力拍了一下桌子,气愤的谴责:“淦,李半夏,你们这是想我死!

闻言,李半夏转过头,惊讶的开口道:“我说叶方舟,你怎么没喝醉就开始说胡话了。”

“你跟安廷劫走王志革的事情,无论真假,我们总要跟局里汇报吧,至于那段录音,你不是说威胁不到你吗,那我上交有什么问题?”

“这是合理合法合规,且不接受任何反驳的举动,怎么变成我想你死了,小心我告你诽谤。”

“你!”

看着在装无辜的李半夏,叶方舟攥紧拳头,恨得牙痒痒。

对方之前加现在这有恃无恐,完全不怕施广陵报复的样子,让他不由有些惴惴不安,毕竟他可是没有这样免死的底牌。

于是在阻止他们离开后,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周巡见他脸色阴晴不定,就知道他的节奏再次被李半夏打乱,便在一旁打着圆场。

“李半夏,这里我要批评一下你了。”

“你这个年轻人也算是个老同志,怎么还是这急躁的样子,我们来了之后还没开始问他呢,你怎么就轻易的下结论了,说不定他还是很愿意配合我们工作的。”

说到这,周巡还杀人诛心的转头询问道:“你说对吧,叶方舟。”

听到这话,叶方舟的脸色黑得跟块碳一样,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众人耐心的等了一会,见他不说话,李半夏再次装作无辜的样子,感慨道:“周队你看,人家根本就不领你的情,还是直接上报吧,省心省力。”

“那行,走吧。”

说完,他们就再次迈动了离开的步伐,一点点留恋的样子都没有。

看到他们再次迈动了脚步,叶方舟着急的喊道:“等一下!”

闻言,李半夏几人再次停下来,直勾勾的盯着他,期间周巡贱兮兮的学着李半夏无辜的样子,轻声询问:“还有什么事吗?”

到现在,叶方舟才看清楚形势。

随着王志革的落网,他根本就没有资本可以跟他们谈判。

无论他说不说出跟施广陵办的那些肮脏事,他都免不了去牢里走一遭。

等到他跟安廷入狱,他们两个对于施广陵来说就失去了可以利用的价值,必将被弃如敝履,落得惨澹的收场,毕竟宫永年的下场还历历在目。

而他现在不说,不代表安廷就会不说,毕竟他家中还有亲人。

想到这,叶方舟咬了咬牙,缓缓出声讨价还价:“我可以把知道的一切说出来,可事后我不能坐牢,你们还要给我一笔钱,重新给我安排一个身份去往国外生活。”

听吧,李半夏挂着一个和善的笑容,缓缓回应道:“抱歉,你的条件太过苛刻,我们做不到。”

“你们根本就没有诚意,这是我的底线,如果你们不接受的话,我什么都不会说!”

见叶方舟这么气愤,李半夏依旧是那让人恨得牙痒痒的笑容说道:“不谈就不谈,我们又没有强求你。”

“你!”

叶方舟被这无赖的手段弄得丝毫没有办法,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是试图讨价还价。

你们以为你们面对的只有一个施广陵吗,太天真了,这件事牵涉甚广,只要我说出来,在津港乃至汉东,都将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我只能跑到国外才有一线生机!”

闻言,李半夏不紧不慢的缓缓说道:“叶方舟,天真的人是你。”

“你以为现在还是以前那种出逃国外就两眼一抹黑的旧社会吗,醒醒吧,时代早变了。”

“你的敌人害怕你报仇,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你,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和我们一起扳倒对方,这样才能真正的高枕无忧。”

“现在你之所以还能健健康康的跟我们讨价还价,那是因为我们在护着你,一旦你暴露在施广陵的眼线之下,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抛弃你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吧,这里才是你真正安全的地方。”

听着李半夏的话语,叶方舟沉着脸静静思考着。

这一回李半夏他们没有催着他,希望他能够自己想清楚。

而透过玻璃看着他们审讯的专桉组众人,不由面面相觑,没想到他们审问了一天,都没能撬开他们的嘴。

刚从外面跟孟芸接头的回来的罗飞,在得知这一切时,毫不吝啬的表达他的赞美。

“果然名不虚传。”

其一旁的尹剑,推了推眼镜,怯生生的表达的着不同的意见:“飞哥,这个审讯,是不是不太符合规矩,有点涉嫌恐吓他人的嫌疑……”

他的声音,随着众人的注视,不由越来越小声。

等到他完全没声了,暗黑小萝莉梁音无语吐槽道:“剑,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这么死板。”

“叶方舟做了很多年的刑侦,一般的审讯方式根本对他不起作用,而且严格来说,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那么施广陵就是无罪的,李半夏他们的做法并不存在违规行为。”

每个警察都有自己的办桉风格。

就像秦驰,他是博弈派,擅长跟罪犯谈判,逻辑推理,利用人性弱点诱捕犯罪分子。

而关宏峰则是技术流,依靠自己过硬的专业技能还有强大的观察能力,正面击溃罪犯的心理,从而打破僵局。

专桉组的众人,则是更偏向于在获得实证的情况下让嫌疑人伏法,所以在看到李半夏这种不择手段达到目的的做法,并不敢苟同。

至于梁音,她一向不走寻常路,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反而感觉很酷。

就当他们在讨论这样是否合规的时候,叶方舟已经结束了他的长考。

“能给我来根烟吗……”

在场的众人都不是初哥,知道叶方舟的心理防线已经被突破,准备全撂了。

见此情形,韩灏掏出了香烟递给了对方,还帮他点燃。

可能是心理作用,又或者真的有效果,叶方舟在决定将知道的事情部分撂出来后,这一口烟实属快活似神仙。

“你们能保证我和我家人的安全吗?”

李半夏并没有欺骗他,反而实话实话道:“只要你不试图逃离这里,那么我们就能保证你的安全,至于你的父母,我会安排他们离开津港,离开汉东,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再让他们回来。”

听罢,在没有得到百分百肯定的答复下,叶方舟点了点,轻声表示感谢。

除了死亡,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百分百确认的,而李半夏给出的切实可行的方案,让他知道对方并不是卸磨杀驴的人。

“你们想知道什么就问吧。”

在场的人互视了一眼,随后齐刷刷的看向了关宏峰。

他们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而关宏峰也没有矫情,率先出声询问道:“2.13桉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方舟知道这个问题是无法避免的,所以才抽了一口后,缓缓的回答道:“没错,2.13桉件,的确是我们干的。”

“那个时候,施广陵由于身份的天然优势,很轻易就能得知卧底的名单,便反向的利用这些披着狼皮的羊,铲除我们在津港的其他对手,把津港打造成我们的大本营。”

“所以在我们的苦心经营下,津港的军火就被我们给垄断,没有我们的点头,谁的货也进不来,就算勉强进来了,施广陵也能利用他明面上的身份将对方给铲除。”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奈何宫永年意外的栽在李队你的手上,我们只能重新找新的合伙人。”

“经过一番挑选,我们最终找到了有运输途径的卧底,吴征。”

“原本他是不用死的,可他偏偏要找死,竟然意外得知了施广陵是津港最大的军火商跟供应商,这才导致了杀身之祸。”

听着他的话,周巡是堵着一口气不上不下,拳头都差点攥出血。

可见,他是用多大的毅力在控制住自己不去暴揍叶方舟。

李半夏知道他的情绪不对,便严肃的接着询问道:“那你们为什么要陷害关队?”

闻言,叶方舟摇了摇头,对这个问题表示不清楚。

“当时我跟安廷到吴征家的时候,他全家就已经被灭口,至于陷害关队的事情,全是施广陵指示我们做的。”

眼看周巡对他的回答不满意即将发飙,他又连忙开口补充道:“虽然施广陵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可事后我意外的从他口中得知,他之所以要陷害关队,好像是要帮谁一个忙。”

“而且那个人还要求施广陵,不能让关队和他的兄弟意外的死去,一定要他们接受法律的制裁。”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