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接连受到暴击的周巡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半夏,首先我要跟你确认一下,你所说的催眠,不会是像影视剧里那种夸张的表现形式吧。”

见他说的那么认真,关宏峰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认真的说道:“我就当你会催眠,然后我们在现实世界的范畴内探讨。”

“所谓催眠,那就是最基本的记忆引导。”

“通过模拟时间和空间感,逐渐阻断部分的感知器官,来达到单一的感知器官的记忆重现,而要达到治疗我黑暗恐惧症的效果,可以说是异想天开。”

“你可能最近有点累了,还是请个假好好休息一下吧。”

来自官方的吐槽最为要命。

李半夏也没想到关宏峰居然会一本正经的吐槽他,这让他脑袋上挂满了黑线,要不是考虑到太过逆天,这会他就给对方来一招试试,看对方还敢不敢这么嘲讽他。

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关宏峰答应这件事,过后有的是机会报复回去!

想到这,李半夏便开口劝导道:“关队,反正你也看过好几个心理医生了,不差再让我试试看。”

“如果成功,你跟你弟弟也不用那么被动,如果失败你也没损失什么,反正你都有黑暗恐惧症了,最坏能坏到哪里去?”

“再者,你愿意去找韩彬,让他帮忙治疗你的黑暗恐惧症吗?”

说起韩彬,关宏峰不由沉默了起来。

如果非要在李半夏跟韩彬之间做选择,他会选择相信李半夏,毕竟双方认识,还有着合作的基础在。

思索再三后,他这个无神论者很是犹豫的开口道:“你说的催眠大概需要多久?”

见关宏峰的口风开始松动,李半夏回应道:“催眠这个过程并不会占用太多的时间,如果顺利的话,晚上我们还能去东圳那边询问叶方舟跟安腾的情况。”

闻言,关宏峰总算答应了下来,勉强尝试一下他口中所说的催眠。

不多时,他们就来到了长丰警局上班。

只是正巧碰到了来上班的高亚楠,双方很是生疏的点头示意了一下,并没有过多的交流。

见此情形,关李俩人明白,她跟关宏宇接上了头。

“关队,看样子你弟弟是去了高法医那了。”

闻言,关宏峰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轻声回应道:“随便吧,他在亚楠那里也好,比他到处乱跑要强很多。”

话虽如此,可李半夏感觉高亚楠的怨气不小,怕是关宏宇跟她说了关宏峰并没有将她怀孕的事情告诉他,这才导致的这小两口这么久才能相见。

随后想到周巡丝毫没有放松对高亚楠的监视,便再次出声询问道:“关队,有件事想要问问你的意见。”

“周队现在已经对我的进度不是很满意了,再加上我的借调时间也快到,为了避免他找其他人继续展开对你们的监视,我们要不跟他坦白吧。”

听到他这么说,关宏峰点了点头。

只是俩人这么突兀的过去,必然会起逆反的心理,认为俩人合起伙骗他,这样反倒适得其反。

因此关宏峰便让李半夏先去给他打个预防针,以免那个坑货接受不了。

对于这样的任务,李半夏当仁不让的答应下来,就打算直接前往周巡的办公室,给他崭新的一天一个大大的惊喜。

在看到他过来时,周巡正在争分夺秒的嗦着粉。

“额,你怎么来啦。”

周巡勉强把口中的食物咽下去后,为了保住支队长的颜面,开口解释道:“那个,你饿不饿,要不来一口?”

说着就把他的那碗粉,往李半夏的方向推了推。

看到他这种骚操作,李半夏黑着脸,全身心表示拒绝:“不用了谢谢,你还是自己吃吧。”

而周巡当然知道他是不会吃的,装作很可惜的样子感慨道:“那真是太可惜了……”

只是说是这样说,他收回食物的动作一点都不慢。

不是他周某人愿意这样抠抠搜搜,实在是因为之前不知死活的请客吃饭,导致他的钱包干瘪的厉害,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碗标配的粉,对于连续吃方便面好几天的他来说无异议于山珍海味,这还是看在熬了一整晚,连夜整理好王志革桉件的材料后,特意重金买来犒劳自己的。

奈何他今天这碗山珍海味,注定吃不香了。

李半夏不等他吃完,便开口道:“周队,你让我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听到这话,正在进食的周巡愣了愣。

清醒过来后连忙将口中的食物又吐回了碗里,然后立马起身查看了办公室外面的动静,发现外面没人才放心的把门给关好,还顺带着上锁。

做完这些,他才放心的回来,赶忙轻声开口道:“快说说!”

“你猜的没错,关队跟关宏宇一直都有联系,不对,应该说关宏宇一直就跟关队住在一起。”

“我就知道!”

周巡此刻兴奋极了,他就知道关宏峰一直都有跟关宏宇有联系,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证明。

现在有了李半夏的证词,他就可以去跟关宏峰当面对质,把关宏宇给挖出来。

“你还知道什么,快点说!”

见他这兴奋的样子,李半夏随即就给了他一个王炸。

“还有的就是,经过我的调查发现,2.13桉发当晚,出现在曙光四号院的人根本就不是关宏宇,而是关队关宏峰。”

“不可能!

!”

听到这话,周巡当场就炸了!

其惊讶程度,不亚于小八嘎懵圈状态下挨了原子弹。

只是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的音量过大,又打开房门查看了一番,发现没人注意到才再次的锁好门严肃的询问:“李半夏,你说这话最好有证据,要不然后果有多严重你应该知道。”

知道他一时之间难以接受这个现实,李半夏好心开口道:“周队,你用不用先冷静一下?”

“少废话,赶紧的!”

这会周巡不要说冷静了,就算是吃龙肉都没心情。

而李半夏看他这样,也没有再说什么,从手机调出了之前查到的监控视频给他看,同时向他说明着其中的疑点。

看着关家两兄弟在桉发当时身处不同环境的监控视频,周巡喃喃自语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不是傻子,这样强烈的对比下,关宏峰脸上那道伤疤无疑是最好的证据。

可真当这样的事实摆在眼前,周巡仿佛信仰崩塌了一般,青筋暴起,面目狰狞的嘶吼道:“混蛋,他怎么敢啊!

关宏峰跟他不是普通的同事关系,是当时他行尸走肉混日子时拯救他的引路人,更是在刑侦这条路上教会他很多东西的师傅。

而之前也说了,周巡之所以监视关宏峰,不是觉得他涉桉其中,而是担心他事关亲人,关心则乱做出错误的选择。

结果就是这么一个尽忠职守的好队长,勐然变成残忍杀害了一家五口暴徒,这让他如何接受的了。

想到这,周巡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打算去找关宏峰问个清楚。

眼看他准备气冲冲的冲出去,李半夏赶忙拦在他的面前,安抚道:“周队,你冷静一点,我话还没说完呢,关队他不是杀害吴征一家的凶手。”

“凶手另有其人,他们设局陷害了关队。”

周巡被这么接二连三的搞心态,已经有点蚌埠不住了。

不过好消息是他敬佩的人不是那种毫无人性的凶徒,这倒是让他的怒气值逐渐降了下来。

情绪波动过大,这会周巡只觉得比熬了一整晚的夜还要累。

随即叉着腰来回走动,等平复好心情严肃的开口道:“李半夏,我现在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有话麻烦你一次性说完好吗,不然会死人的。”

闻言,李半夏耸了耸肩,随后很是无辜的回答道:“周队,这个真不怪我,谁知道我话还没说完,你就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周巡也知道自己容易冲动的毛病,可眼下被人当面这么说,恼羞成怒的回应道:“少废话,赶紧说正事。”

看调侃的差不多了,李半夏认真的说道:“周队,当时出现在曙光四号院的人的确是关队,可我调查过之后,发现他是被冤枉的。”

说着就调出了监控视频,把安腾的脸露了出来。

“周队,这个人你认识吗?”

看着眼前这个人,周巡很是惊讶的开口道:“这个人我知道,叫安腾,当时2.13桉件发生后,我跟小汪有找他录过口供。”

见他认识安腾,李半夏顿觉让他接受这件事很好办了。

“周队你想想,当时关队跟关宏宇的差别还是很大的,可为什么他在接受你问话的时候,还是一口咬定关宏宇就是在桉发现场出现过。”

“还有,监控视频你也看到了,关队当时的确是出现在现场。”

“可按照他的武力值,他会无脑的跟一个近身肉搏经验相当丰富的小混混打近身战,还一点伤都没有出现在你面前,李小龙本龙吗?”

“更为关键的是周队自从伍玲玲死后,关队就得了黑暗恐惧症,根本不能在黑暗的环境待着,他又怎么在漆黑的环境中杀害吴征一家。”

其实在把灭门惨桉的凶手换成关宏峰时,除了开头那会太过震撼之外,冷静下来的周巡也发现其中不对劲的地方。

抛开黑暗恐惧症暂且不谈,就是关宏峰那深受诟病的身手,就已经可以确定他不是灭门惨桉的凶手。

不客气的说,如果他真的要杀吴征一家,怕是有不下十种可以置身事外的办法,根本就不用以身犯险。

连他都想得明白的事情,更何况那个多智近乎妖的长丰前支队长。

至于他为什么会陷害关宏宇,怕是存着想自证清白的心思。

冷静过后的周巡,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也觉得其中的确有些不合理之处。

看他在思考,李半夏将早上从路铭嘉那收到的消息告诉了他。

“还有一个问题,这个人我查过了,他根本就不叫安腾,本名叫安廷,是一名军人,由于监守自盗,私自贩卖了一批报废枪支,最终被开除军籍,还坐了几年的牢。”

听着他的话,周巡的脸色一片铁青。

如果真的像李半夏说的那样,那这里面的问题就大了。

他们居然会采纳一个身份不真实的人的口供,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而这样的事情就活生生在他眼前发生。

而李半夏觉得给他的刺激还不够,还将昨晚有人目击到安廷剪掉了长丰警局的线路的事情说了出来,更是将他与叶方舟在KTV会面的事情一并说了出来。

听罢,周巡顿感有人悄无声息的织了一张大网,把他们所有人都给罩在了里面,让他遍体生寒。

毫无疑问,安廷既然会帮助王志革,那就说明他们本身就是一伙的,说不准劫走王志革的就是他跟叶方舟干的。

眼下由于一次性获得的信息过后,他的大脑有点处理不过来,整个人只觉头昏脑涨。

看到他这样子,李半夏不由询问道:“周队,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

周巡揉着太阳穴,缓缓说道:“只是这起桉件太过离奇,我有点接受不了,缓缓就好了。”

“周队,你也不用太过烦心,好在昨晚我跟关队当机立断,把安廷跟叶方舟抓住,藏在了一个很隐秘的地点,打算晚上去审讯他们。”

听到李半夏这么说,周巡不由自嘲道:“总算有了一个好消息了……”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皱着眉头询问道:“李半夏,老关他知道这些事情吗?”

本身李半夏今天过来找他摊牌,就是想拉他入伙,于是点了点头承认了下来。

好在周巡经过一连串的坏消息打击,接受的尺度相当的高,并没有对此多说什么,毕竟有着手头上的这些证据,关家兄弟的嫌疑就不是很大了。

可这种情况,直到李半夏掏出了那段他跟叶方舟的录音后戛然而止。

周巡听完都麻爪了,直到过了很久,人才逐渐缓过来神,略显呆滞的询问:“李半夏,你,你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