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何文远被开除。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于秋花还是好心,不过未必没有私心。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此话一出,何文慧跟于秋花就在言语,反正人家是家主,心里有数的!

第二天,六子跑来跟陈说。

“师父,我已经打听到,李建斌那小子跑去学校了。”

陈放让六子托人打听了李建斌这个小子,这家伙把陈放的工作弄丢了,然后直接躲在学校去了。

可能是怕陈放报复吧,就那个心眼跟针眼一样小的人,他回来了能不报复陈放,在这期间陈放要多赚点钱,社会地位也得慢慢提高才行。

李建斌的家里可是有关系的,但是估计关系也不多,不然也不会害怕陈放去收拾他!

“好,六子辛苦你了,这下我心中有数了。

“师父,您从食堂辞职,该不会是这小子搞的鬼吧?”

六子只知道陈放从食堂辞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下就想通了。

“没事,这时间还长着呢,咱们有的是机会跟李建斌慢慢玩,六子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快点赚钱。”

“师父,赚钱我们不是一直在赚嘛?”

“一个月这点钱算啥。”

陈放笑了笑。

“师父,这已经很多了。”

六子的嘴角直抽抽,现在每个月能拿几百块,简直是高兴的没办法,可是看师父这样子,难道是还嫌弃少。

师父就是师父,这追求都不一样,果然是个高人啊。

佩服,佩服!

“六子,好好跟着我,以后的钱你想都想不到....”

“好的,我一定跟在师父周围。”

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以经济发展为重。经济发展被放在了首位,只要陈放有够多的钱,就能影响很多事情。

开办工厂啊,还是搞个什么投资的都是可以的。嘿嘿,就是不知道到时候李建斌见到会是个什么情况。

肯定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吧。

如今陈放的奶茶买卖,那是越来越红火,因为是宁州的独一家,那客人是络绎不绝,除了广场上跳舞的这些人以外,还有不少其他人被吸引过来。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也是因为现在租的铺面在装修,六子跟吴小英还是在这里摆摊,但是要不了多久就搬到店里面去。

何文远放学后,因为陈放给她买了长笛,有空的时候就会来到广场这边跟一群玩音乐的人一起玩,她一来二去的就发现了这里卖奶茶的。

关键是这人她还认识,一个是陈放的徒弟,一个是陈放的大嫂。

“兰兰,你看那里围着那么多的人,他们这奶茶卖了多久啊?”何文远是最近才过广场这边来的,所以这奶茶她不知道多久开是卖的。

“文远,你说奶茶啊,好像卖了很久啦,不过这味道确实非常好,但就是太贵了,一杯就得一块钱!”叫兰兰的姑娘说道。

想起奶茶的味道,还有些回味无穷的意思。

“走我们过去看看。”

何文远拉着兰兰就来到了这边,吴小英跟六子自然认出了何文远,特别是吴小英这印象可是相当深刻的。

当初他们一家人正吃着饭呢,这小姑娘冲进来直接朝着桌子上撒了一大包石灰,当时可把她给气的够呛。

现在看到何文远能有什么好脸色。

所以三人就这么看着,也不说话,六子是陈放有吩咐,说就算碰到何家人也不能打招呼!

“刘....他人呢?”

何文远问道,她问的当然是陈放,刚刚想喊人名字,但是想了想还是有些不妥,因为叫人名字的事情,已经挨了几次打。

“你问的谁啊?”

六子知道她问的谁,但是装作不知道。

“你师父啊!”

“不知道,不认识,没见过!”

六子直接来了个否认三连!

何文远万万没想到六子会这样说,这么明明就是陈放的徒弟,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他师父的小姨子吗?她旁边的兰兰没想到何文远还认识这里的人。

但是她也不管那么多,直接说道。

“老板,麻烦给我来一杯奶茶吧!”

这一块钱一杯,她可没有钱请何文远,这都还是她攒了很久才能来喝一杯。

“好勒。”

六子接过钱,立马开始去忙活了。

至于说何文远,那不在他的照管之内,要喝奶茶给钱就成,要白喝那不可能!

何文远也没想到这个兰兰居然只买一杯,也不管她?

正在她犹豫间,陈放过来了。

今天他到市场转了转,决定还是弄一家方便面厂,这玩意可是个稀罕东西,而且做出来也非常的受欢迎,况且在四合院世界已经有了些经验。

何文远看到陈放就是一喜,立马跑了过去。

“我要喝奶茶,你给我买!”

陈放满脑袋的黑线,这是什么鬼,我难道欠你的吗?

“何文远,难道我是欠你的?想喝奶茶自己赚钱买去。”

陈放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这不是开玩笑么?

上来就是我欠你的语气?

虽然我们有过深入交往,但是那不是放肆的理由!

这下何文远着急了,她过来就是尝尝奶茶是什么味道的,但是她没有钱,原本以为陈放会给她买的,但是现在情况根本就不是这样!

但是她也不可能为了奶茶就出卖自己的,想了想就准备负气离开。

“诶,你干什么要走啊。”

陈放把她给拦了下来。

何文远有些不明所以,她不知道陈放要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昨天可是说好了十次的,难道你要反悔?”

陈放恶狠狠的说道,现在的何文远活脱脱的像一只小绵羊似的,这感觉简直爽极了。

“好,我跟你走。”

于是乎陈放载着何文远又来到了一处院子,这次不去仓库了,陈放觉得一直去仓库有些丢份,所以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这里设施齐全!

“走吧,进去吧!”

“这是谁的家?”

何文远好奇的打量周围的设施。

“这不关你的事!”

“哼,问问都不行吗?”

哟这小娘皮还敢还嘴了,陈放直接在她的PP上拍了两下,以示惩戒!

“快进去,完了还得回去。”

......

完事后陈放让何文远先回去,这里是外面,说不定就碰到些什么熟人了。

于是决定分开走。

等何文远回到家的时候,发现陈放已经在家了,他本来是踩的自行车,当然比她走路要快,于是乎何文远在心里暗暗骂道。

使劲的折腾她,也不载着她回来?

她也不敢说,只能气呼呼的去吃饭了,她真的想知道,那个奶茶摊到底跟陈放有什么关系,怎么卖的人是他徒弟跟大嫂。

想着要不要偷偷告诉姐姐,但是陈放在饭桌上已经说了。

“奶茶摊我已经摆好了,跟我大哥还有徒弟一起合伙的,看着每天的生意还不错。”

“洪昌,什么是奶茶呀?”

何文慧问道。

“咯,我弄了点回来,专门给你尝尝。”

说完陈放递给了何文慧一杯,这女人最近比较听话,给点好处也行。随后还看了何文远一眼,就像是再说,你那点招数我早就看清楚了。

何文慧尝了一口后,说道:“嗯,洪昌这味道真是你做的吗?”

因为这味道实在是太吸引她了。

“当然不止我一个人,我自己当然做不出来,很多原材料都是找人进口的,都是跟人合伙的!”

“哦哦,那也很好啊,这味道我以前从没喝过,一定可以卖很多的!”

何文慧此话一出,何文远眼巴巴的看着姐姐,何文涛何文达也一个样。虽然家里的生活已经好了很多,但是新奇玩意,他们还是很少见的,当然很眼馋了。

何文慧没办法,只能给弟弟妹妹分了一些。

陈放带回来份量的本来就少,这下分了还有个屁!

何文达喝完感觉不够,还吧唧吧唧嘴说道:“大姐,我这都不够喝,赶紧的把你的给我呀!”

于秋花下意识的皱眉,陈放知道这小崽子最近是没挨打了,何文慧好歹是我的女人,也是你能够吆喝的吗?

所谓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就是这样的!

“文达,已经没有了。”

何文慧还晃了晃杯子说道。

何文达不高兴了,又想用在地上打滚的那招,但是看到了陈放的眼神,顿时吓得不轻,他还记得上次在地上打滚的时候,屁股是被打的开花!

看到弟弟好像没喝够,何文慧有些不忍心,想了想说道。

“洪昌,要不然你明天多带一点回来吧?”

“这得花钱的,你问问文远这杯卖多少钱?”

陈放看这个女人是有些得寸进尺了,也不想想这钱从哪里来,但凡是思考过这一步,都不会提这个要求的。

“姐,这一杯得一块钱呢!”

何文远有些酸熘熘的说道,她也没想通,自己跟姐姐都跟陈放有那样关系,为啥姐姐能得到这些,她却没有,不知不觉她已经在做比较了。

今天她在广场求着陈放买,都没有,但是回家却主动给姐姐带,这是什么道理?

“这么贵啊!”

何文慧暗暗咂舌,要是算下来她一个月的工资只能买三十杯,然后就没钱了?

“主要是买的材料贵,我们就赚个辛苦钱!”

这话何文慧是信的,就这个味道,那原材料能不贵吗?

......

何文远这边在广场里惹事了,主要还是那根长笛惹的祸,别的人都羡慕,但是看着何文远一身穿的很旧,陈放送的那件牛仔服被于秋花收了起来,说是过节的时候再穿,平时都是破旧衣服!

这年头不论是大人还是孩子,衣服都是差不多,只能看出新旧而看不出贵贱,但何文远穿的破旧,偏偏有一根一百多的长笛。

广场这边人都嘲笑她长笛的来路不正,因为何文远本来有几分姿色,恰好她这个长笛确实来路不正,当即就跟人打了起来。

等陈放赶到的时候,人已经被弄去住院了,何文远倒是屁事没有。

主要是她以前跟大黄猫一起混的时候,学过几招,那些广场跳舞的几个小姑娘当然不是她的对手。

“文远,你为什么要跟人打架啊!”

“还不是他们要乱说。”

“乱说什么?”

“说我这跟长笛来路不正,我气不过就跟她们打了起来!”

陈放没想到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年头也有攀比了?

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是没想到这个小娘皮的身手还很强啊,把几个女学生给揍到住院去了。

嘿嘿,这些学生也是,怎么歪打正着的说到人的痛处。

“走吧,我跟你去医院看看。”

陈放想了想说道,在自己看来这件事还真的不怪人何文远,但是这医药费吧....还有估计何文远的学也是上不成了。

一个在外面打架斗殴的学生,学校怎么可能会要。

到了医院,好在学生没什么大碍,有些伤口包扎包扎就好了,基本都是些皮外伤,但是看着严重啊。

陈放付了医药费,然后一人给十块钱的营养费就完了。

回到家后,于秋花得知事情的原委后,顿时气的不轻,但是这次陈放把人给拦了下来,确实几个女学生说的太难听,陈放在那里也要揍人。

“妈,你别生气,我看是那几个学生的错,算了别怪文远。”

何文远简直不敢相信,陈放居然会为她说话!

“洪昌,妈知道你说的对,但是文远在外面打架,那学校还能要她吗?”

于秋花想的是何文远的学业,她从来都是小家小户的,受人的欺负已经习惯了,于秋花基本不去惹事!

这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学校那边传来了消息!何文远被开除了,估计是被打的学生中间有关系,不然不会处理得这么快!

何文远听到这个消息,不但没有失落,反而很高兴,她本来就不是一块读书的料,在学校里就是混日子,以前就是跟外面的混混一起,自从上次被陈放收拾了,她无所事事。

放寒假也是去广场那边玩儿,她觉得读书真没意思,哪有玩有意思啊!

陈放也没想到于秋花的话这么快就灵验了,但是陈放没有帮忙让何文远去复学的想法。

“妈,要不这样吧,干脆每天让文远跟我一起去摆摊,后面在看看情况?”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