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上来解释吧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差不多用了半个小时左右,夏哲把该解释的都跟花满楼解释了一遍。

因为之前就有过类似的暗示,同时也通过花满楼得知了不少这个世界的事情。

所以整个过程还算顺利。

再加上夏哲和林初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如此有力的人证,让那些事情听起来自然也就充满了可信度。

使得花满楼尽管像是在听天方夜谭,却也非常迅速的便选择了接受。

科技昌明的世界,往往对于这些事情的接受度都会更高,这一点,是武道昌明的世界所无法比拟的。

“所以……如果终极幻想里所有的npc……不对,所有人都被杀了,那也不可能发生重启的事情?被杀了就是被杀了,等于整个世界都毁灭了?”

听着夏哲讲完,花满楼呆呆的问道。

“又不是真正的游戏,怎么可能还有回档重启这种说法?人死了就是死了,自然不可能复活。至于世界毁灭嘛……应该不至于,只是人都死了而已。我们的世界还是会继续存在的。”

夏哲点头说道。

“难怪……难怪游戏一开始以真实性作为卖点去宣传,难怪所有人进入游戏后,都会被游戏的真实度给吓到,难怪那些人被杀了之后,根本就不会再刷新出来,原来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游戏……这一切本来就是真的?!”

花满楼恍然说道。

“所以说,你们的联邦政府还是挺聪明的,一个‘真实性’的说法,就可以把所有的疑点全都掩盖住。没有人会怀疑这其中是否有问题,因为你们自己也不可能想到,游戏的本质,是联通了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这属于思维的盲区。”

夏哲颇为感慨地说道。

“照这么说来……我……我岂不是等于杀过人了!?我在终极幻想里,也……也杀过不少人啊!之前还以为那些都只是npc而已,结果竟然是真人?!”

花满楼忽然间瞪大了眼睛,一下子意识到了自己这几年里,在终极幻想内做的那些事情,究竟意味着什么。

“相比较而言,我其实并不认为你们做错了什么,也不认为那是十恶不赦的事情。就像你最开始所想的那样,对你们来讲,那只是一场游戏。游戏里的生命,对于你们来说,都只是一段段无意义的程序,所以无论你们在游戏里做了什么,都可以理解。”

夏哲说话的同时,伸手拍了拍花满楼的肩膀。

从精神层面上,对花满楼进行了一定的安抚。

接着说道:“从玩家的角度来讲,在游戏里发泄,不需要承担任何后果和代价,因此恶的一面往往会被放大,现实中会遵守的那些社交礼仪,也往往会被彻底的摒弃,但这并不代表着,玩家本身是恶的。”

“只是游戏的特殊性,让恶的一面被激发出来了而已。所以,你不需要自责。真正要为这件事情负责,并且付出代价的,应该是联邦政府,或者……是暗中影响联邦政府的人。总之,在事情没有真正调查清楚之前,一切还不能下定论。”

夏哲所说的内容和进行的安抚,让花满楼的情绪好了许多。

深吸了口气,花满楼开口道:“我明白了,我会尽我所能的帮助你们。不过,我只是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所以能帮的肯定有限。明天开始,我就带你上街去熟悉我们的世界。但等到了具体行动的时候,恐怕我就帮不上忙了。”

“这样已经足够了,非常感谢你的仗义援手。”

夏哲微微欠身行礼道。

“呃……天色也不早了,差不多该休息了。可我家里实在是……实在是没有地方住,你们……你们有什么办法吗?”

花满楼颇为不好意思的开口道。

“办法?不如……我们住在你家,你住到橘子家里怎么样?”

夏哲笑呵呵的说道。

“不怎么样!别开玩笑了!我们已经分手了!再说了,就算没分手,我也不可能去她家里啊,我连她父母都没见过呢,要是直接去敲她家的门,她爸妈估计能拿刀直接砍了我。”

花满楼被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

“谁跟你说要敲门了?我们可以直接过去。这个世界的规则,和我们的世界规则基本一致,所以,不用那么麻烦。”

夏哲说着,已经一只手抓住了花满楼的肩膀。

然后便闭上了眼睛,瞬间通过以往的记忆,锁定了橘子的气息,然后确定了橘子的空间坐标,另一只手伸出,轻而易举的撕裂了空间,带着花满楼迈步走入了空间裂缝。

花满楼只觉得眼前一黑,紧接着便重新亮堂了起来。

然而原本还在自己家里的场景,却是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眼前是一个充满了女孩子气息的卧室,橘子赤着脚、穿着睡衣,坐在自己的床上,明显正抱着双膝哭泣。

随着夏哲和花满楼的忽然间出现,橘子隐隐约约强忍着的哭泣声戛然而止。

整个人直愣愣的看着夏哲和花满楼,大大的眼睛中,满满都是茫然之色。

“很抱歉这么晚打扰到你,橘子小姐,因为一些原因,我和我的妻子得叨扰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我和我的妻子需要借住在花满楼的家中,导致花满楼没有可以住的地方。所以我便只能把他送来这里。橘子小姐可以放心,每天早上,我会再过来把花满楼节奏,以保证不让他的借住,给你带来任何麻烦。”

夏哲说话的同时,朝着橘子微微欠身行礼,然后笑着同花满楼摆了摆手,开口道:“那么……明天见,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说完,夏哲撕裂空间,直接破碎虚空而去。

卧室里顿时只剩下了花满楼和橘子两人大眼瞪小眼。

场面一时间陷入到了尴尬之中。

好半响,还是花满楼率先扛不住这种怪异的气氛,讷讷的开口道:“橘……橘子,你……你听我解释,虽然这事情看起来颇为荒诞,但……但还是可以说清楚的。”

橘子怔怔的看着花满楼,眨了眨眼睛,忽然一挪身子,把自己的床让出了一半。

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开口道:“好,你上来解释吧。”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