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7章 脊鳍蛇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场面本来非常僵,哪怕小田螺卖力蹭脸暖场,依旧无法挽回尴尬的局面。幸好这个时候,被歌丝娜一口炮打飞的耶梦加得,又有了新动作。

他曾经借助‘瓶中瞳’开启的禁忌力量很有趣,可以一次又一次将自己的伤势概念,以‘衔尾蛇-耶梦加得’的无限循环特质,制作成一个闭合的环,彻底隔离保存起来。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渣渣撒早晨满状态起床,去街道对面给卡蜜拉和歌丝娜买豆浆油条做早饭。就在他过马路的瞬间,砰!被一辆疾驰而过的擎天柱给残酷碾压了。

情况一:渣渣撒是渣渣撒形态,他会零落成泥碾作尘,然后在暴食虚界庞大的生命力灌注下,迅速满状态复活,继续去买早饭。

情况二:此时的渣渣撒开启了耶梦加得形态,那么他在被碾压致死的之前一瞬,当他还保留着自己的意识时,能够发动自己的禁忌力量,将满状态到即将嗝屁这之间的‘伤害概念’,彻底剥离出来,制作成一个封闭的环形薄片。自身再不收伤害的困扰。

耶梦加得可以通过这种方法,饮鸩止渴将身受的重伤全部剥离掉。在没有一记彻底将他打死,或者打到丧失意识时,耶梦加得总有办法将自己的‘重伤’剥离封闭起来。

不过‘伤势剥离+无限封闭循环’并不是万能的,耶梦加得也尽可能少的使用。他宁愿被折十几个肋骨,慢慢养伤。也不愿意使用这种力量,接着将‘伤与痛’剥离封闭起来。

因为他的这项剥离伤痛的能力,也是要遵守基本法的。万事万物不肯能凭空出现或者消失,它们的变化总是有原因的。而耶梦加得剥离闭合的痛苦,从来都不会减少减弱,这些痛苦将一直存在,而且都是针对他的痛苦与伤害。

这种行为如同不断加高黄河的堤坝,让黄河高悬于地面,越积越高越积越高,知道有一天再维持不下去,突然爆发,彻底灭亡。

面对耶梦加得这可怕却又脆弱的对手,不需要等他自行崩溃,只要能找到破绽,将他累积的‘环状薄片’同时击坏两三个,打破伤势概念的循环,引爆出他身体无法承受的伤害,他将瞬间自尝恶果,然后game-over。

最简单的方法,比如让负七号戴上手套,轻松盗窃几片然后捏碎,就能轻易轰杀耶梦加得。

而在剥离闭合伤势概念的死循环外,耶梦加得还有一个对应的配套能力,使用条件非常非常苛刻。

只有满足某些特定条件的情况下,他可以将从自身体内剥离出的‘伤痛概念’,融入其他人的体内,让受害者代替自己承受痛苦。

……

此刻的耶梦加得被小田螺一炮轰中,瞬间重伤,加上沙罗曼、艾尔莎都在场,他感觉有些混乱,甚至又生出了杀死沙罗曼,向他证明自己强大的冲动想法。于是他毫不犹豫,将自身的重伤全部剥离出来,制造了一个闭合的死循环。

也就在这时,倍感尴尬的沙罗曼找到了突破口,他假装被耶梦加得吸引的样子,抬手对着遥远的方向,轻轻挥动手臂斩出一道。

数十公里外,刚刚爬起来的耶梦加得身体剧烈一震,接着凌空倒飞出去,然后重重摔在地上,拖拽出一道十几米长的凹痕。

他的身体喷洒出大量的血花,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从右肩肩胛骨处一路蜿蜒延伸,直到左边最后一根肋骨处。耶梦加得刚刚复活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又被沙罗曼横跨十数公里的距离,一击掌刀劈翻在地。

沙罗曼出手的刹那,距离他极近的艾尔莎眼皮狂跳,终于看清了自家便宜老爹的真面目。

他这一刀只是很普通的一式劈掌,甚至没有使用能量,纯粹的物理攻击,不含半点空间效果,更没有撕裂空间进行零距离攻击,却打出了劈空的特殊效果,并且横跨十几公里,转瞬间命中并重伤耶梦加得。

已经是‘技=道’的至高境界。

“这就是真正的脊鳍蛇?”艾尔莎脱口问道。

假装将全部心神放在耶梦加得身上,仿佛自己已经彻底忘记艾尔莎的沙罗曼,在听到女儿的提问后,还是别扭的嗯了一声,作为回应。

在艾尔莎的眼中,沙罗曼的身上,盘踞着一条并不算魁梧的大蛇,大约三米以上的长度,看起来和普通的蟒蛇没有多大区别。只不过这东西是虚无的能量状态,而且背后的脊椎处,长着一道像极鱼类背鳍,却全是骨刺嶙峋的大鳍。这东西缠绕在沙罗曼的身上,缓缓的扭动身体爬来爬去,不断吐出蛇信。

这条蛇艾尔莎见过,当年她们全家前往东洲,准备去糖概念发源地冒险时,曾提前拜见了沙罗曼,并得到指引,去了奈奈的出生地给她庆祝生日。(降临地?)

那块土地上,除了存在一个个坠毁了无数外星飞行器的破败古老空间外,那片土地在现世的位置上,还存在一条真神脉,最终被沙罗曼搞成了自己的‘脊鳍蛇活化脉’。

这条活化脉的发展方向堪称奇特,因为融合了半截上古禁忌根源‘脊鳍大蛇’的残骸,因此世界之脉带上了‘脊鳍蛇’的味道。而不久之前,这条世界之脉终于被沙罗曼培养出来,彻底活化,又称为一条世界主脉的潜质,却逐步摆脱世界之脉的性质形态,向着一条活着的真‘脊鳍蛇’的方向进化。

灾神与世界之脉的关系,本就二位一体。因此这条‘活化脉’,与沙罗曼本人就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当‘脊鳍蛇活化脉’成熟并出世后,它就被沙罗曼当做宠物一般养着,并且彻底从东洲的世界之脉体系中撕扯下来。

这条‘活化脉’再也发挥不出一条正常活化脉该有的力量,反而被沙罗曼随身携带,好似一条宠物或者一件武器。而当‘脊鳍蛇’盘踞在沙罗曼的身上后,他便不再是一个单纯的个体,而是一个真正的‘禁忌根源’,一条‘活化脉’,举手投足都是‘一条活化脉’的力量加身。

最奇特的是,这条活化脉被沙罗曼撕裂,彻底脱离世界之涡后,它的属性就开始发生改变。依旧保留了‘世界之脉’的大部分能力,而且又想动物一样获得生命,拥有智慧。不过它再难从世界之涡哪里获得力量,反而随着斩杀的敌人增加,而威力变得强大。

单独一个沙罗曼或许境界很高,但实力有限,毕竟不如那些真正的大灾神、半步永劫。不过当沙罗曼吸收了这条‘脊鳍蛇活化脉’后,他等于一个另类的大灾神。

沙罗曼的境界与实力,再搭配一条‘活化脉’做基础增幅,他已经不是普通的灾神,而是一个相当高级的禁忌根源。

这个状态下的沙罗曼,在战斗力方面,隐隐可以问鼎锡兰。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