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7章家没了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翁宝宝在北宁跟小汤疯了几天,这才想起家里的女儿来。

也才依依不舍的回去了。

俩人又约好了下次再见的时间。

等她心情愉悦的回到农场,却进不去家了。

一把铁锁锁上了房门。

她心里有些惊慌。

这才想起去大伯子家问问情况。

当她来到大洪家,唐美莲正在做饭,见这个惹祸精回来了,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还知道回来啊?你咋不再晚几天回来呢!”

原本还算和睦的妯里间立马充满了火药味。

“咋的了?我不就出去了几天吗?大嫂你至于这么说我吗?”

看到翁宝宝到了现在还不知道悔改,唐美莲更是火往上窜。

“别以为你去干啥了没人知道,现在整个农场都知道了,你有人了!”

这话一出,唐美莲是解气了,可翁宝宝瞬间呆住,一下就汗透嵴背。

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

完蛋了。

难怪家里锁着门,看样子二洪是知道了。

她一阵心虚。

“咋的,玩够了?有本事别回来啊!”

唐美莲还觉得不解气,继续发泄着自己的怨气。

“就是玩不够,咋的?你能咋的?!”

翁宝宝见大嫂这么不留情面,直接撕破脸,也就破罐子破摔。

自家平日那个压杠子压不出个屁来的磕巴丈夫,竟然敢锁了门,带着女儿走了。

这本就颠覆了她的想象。

现在窝囊丈夫竟然敢反抗了?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原本心里就有气的翁宝宝被唐美莲的冷嘲热讽激起了怒火,她的无赖劲儿也爆发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争吵起来。

她们这一吵,左邻右舍的人更是坐实了两人跟某某人有染的谣言。

一时间邻里间的指指点点也就不可避免了。

洪秀峰见妈妈跟老婶吵了起来,赶紧拉着老妈,又塞了把钥匙进老婶的手里。

“秀珠留给你的。”

说完,拉着妈妈进了里屋。

翁宝宝见到钥匙,转身就走。

回家打开了房门,让她更是大吃一惊。

家里不说空空如也,也差不多了。

被褥枕头衣服都没了,就剩下了些旧的家具。

她的心一下就凉了半截。

完了,全完了。

再看家里的户口本和存折这些细软东西,也没了。

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好半天没起来。

过了好一阵子,她心一狠,你们不要我了,好!我也不要你们!

她摸出电话来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她赶紧开机。

这才发现,丈夫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

她赶紧回拨过去。

没一会儿,电话接通了。

“二洪,好啊你们,竟然背着我把家都搬了,你们好狠的心啊!”

对面的二洪还没来得及张嘴,翁宝宝就噼头盖脸的骂了起来。

二洪本来就磕巴,嘴笨,被媳妇儿这么一骂,立马懵逼。

他还想要解释,在旁边的女儿却一下挂断了妈妈的电话。

“你,你,你这孩子……”

二洪吃惊的望着秀珠。

见秀珠眼含泪珠的看着他,二洪一下就慌了。

“怎,怎么了?”

他是越着急越磕巴,说话都不成熘了。

“爸~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我妈外面有人了,你不知道吗?!”

小小年纪的洪秀珠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哭诉道:“就连我大爷和大娘都知道了,你还啥也不知道,你咋那么傻呢!呜呜呜~”

洪秀珠觉得爸爸太可怜了。

全天下都知道了妈妈的背叛,只有他还蒙在鼓里。

二洪听女儿这么说,先是一愣,而后咧嘴一笑,“闺女,这么多年,这样的传闻太多了,当不得真。再说了,你妈还跟我过,咱们就是一家人。你不想要妈妈了吗?”

“呜呜呜~爸,我就是觉得你好傻。”

“谁告诉你的,你跟爸爸说。”

“表哥说的,他亲耳听到的。”

“秀峰说的?”

“嗯。”

这下,二洪不说话了。

脸色极度难看。

过了好半天,二洪声音沙哑的说道:“就算是那样,你也不能挂掉妈妈的电话。”

二洪长叹一声,转身进了卧室。

洪秀珠伤心了一阵,老爸的电话又响了。

洪秀珠赶紧接起来。

“二洪,你可真行,你不想跟我过了,是吗?!”

翁宝宝气势汹汹的声音再次响起。

秀珠沉默了一下,说道:“妈,你别再骂爸爸了,他没有对不起你!”

“秀珠?怎么是你?你爸呢,喊你爸来。”

听着老妈蛮不讲理,颐指气使的语气,洪秀珠勐然间一阵厌烦。

这样的妈妈真的很讨厌。

她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妈妈,你真的外面有人了吗?”

“你,你,你说什么?!”

翁宝宝没想到,连女儿都知道了。

这让她有了一股羞恼。

“你这个的死丫头,瞎说什么呢!什么外面有人了?妈妈是追求爱情!”

“真的有人了啊!”

洪秀珠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妈妈,我,没有家了……呜呜呜……”

洪秀珠在电话里撕心裂肺的哭喊起来。

隔壁卧室里的二洪,死死的闭着眼睛,两颗浊泪从眼角滑落。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知道,自己配不上翁宝宝。

所以,他尽量的迁就包容她的一切。

包容她的好吃懒做,她的挑剔,她对自己的不满等等。

包括,有时,翁宝宝跟其他男人说笑,他也是睁一眼闭一眼。

谁让自己是个磕巴呢?

哪怕后来,自己已经收入很高了,在北山农庄做管理,在家庭农场做场长,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宽容迁就。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可自己这么做,不但没换来翁宝宝的真心,反而让她变本加厉。

现在又传出这样的绯闻。

听着隔壁女儿和妻子之间的对话,二洪的心碎了一地。

看样子是真的坐实了啊!

翁宝宝在电话里竭斯底里的怒吼,宣泄着她的愤怒。

现在不仅是二洪敢反抗了,连这个乖巧听话的女儿都对她忤逆了,这还了得。

在翁宝宝的心目中,自己就算做的再错,你们都得承受。

其实,翁宝宝的愤怒更多的是来源于落差。

这让她很不适应。

洪秀珠劝道:“妈妈,你还能不能跟爸爸好好过日子了?”

“不能!我坚决不跟你爸过了!”

这话一出口,翁宝宝竟然有了一丝轻松。

犹如解脱了一般。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觉得自己很委屈!

就凭自己的长相气质,怎么嫁也比现在好啊!

可是命运偏偏就是这么捉弄人。

她竟然嫁给了一个磕巴,一个养猪的磕巴。

她也曾抗争过,可是没用。

这是老人定下的,必须要嫁。

当时她的年龄也不大,稀里湖涂的跟二洪生了孩子。

现在,她越成熟就觉得越委屈。

凭什么?!

我要为自己活!

她和小汤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

电话终于挂断了。

女儿还在抽泣。

二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女儿,他也一时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于是在新家的小楼里,两间卧室就这样沉浸在了黑暗中。

黑暗散去,曙光将近。

二洪一早起来,给女儿做了早点。

洪秀珠也起床了,只是眼睛红红的。

“闺女,先吃饭吧。一会儿爸爸要去上班。”

“嗯。”

女儿经过昨天的事,显得格外的乖巧。

吃了早点,二洪就去了工厂。

洪秀珠拾捣了碗快,拿出了寒假作业做了起来。

在她的心目中,那个破旧而温馨的家没了。

那个疼爱自己的妈妈没了。

现在这座小楼显得好空旷,好凄凉。

洪秀珠变得沉默了,她不想说话,也不想跟别人接触。

她好害怕再受到伤害。

翁宝宝在家里住了一晚,早上起来,她就拾捣了一番,去了路口,她要去北宁,她要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看见没?翁宝宝就回来一晚,今天一早又走了!”

“真的?这个女人真不是过日子的人啊!”

“嗨,现在还说什么过日子不过日子,有吃有喝有钱花就行呗!”

“难怪二洪也走了嘛,看样子,两人这是真掰了。”

“那还不掰?!”

“呸,骚狐狸!”

他们嘴上这么说着,心里是怎么想的,就很难说了。

分场的这出大戏也传进了卢家这些老头老太太的耳朵里。

议论也是难免的。

“啧啧,你说,二洪这么老实个人,媳妇怎么儿这样啊!”

卢妈妈说道。

她是站在二洪这边的。

自从儿子承包了水库,洪家两兄弟就来干活了。

可以说是一直跟着儿子的。

二洪的为人,老太太是知道的。

这么老实个人,竟然遇到了这样的娘们,真是不幸啊!

“我早就看二洪媳妇儿不顺眼了。”

老胡太太接着话茬儿说道。

“当初我在水库做饭的时候,就看她跟那些男人眉来眼去的。不过那时候也没闹出这么大的事。现在你看看,真是不像话!”

“咳咳,咱们还是打牌吧,别人家的事,咱就别掺乎了。”

老卢不想在亲家面前谈论这些。

老胡头撅着胡子说道:

“对,对,接着打牌,打牌。”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