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受伤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可,修道不是这样的。

人之所以能一念之间得道,最根本的就在于“念”。

流传很广的一句话叫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并非十恶不赦的疯子不杀人就做了大好事,而是他在一瞬间勘破了我执。

一个人的命盘注定他是一个杀人犯,天道规则、环境、宇宙全息都在把他推上命定之路。

他即将坠入深渊,自我意识却在最后一刻扭转,完成了命运赋予他的考验,往后无论身处何种境地,他都不会再受到干扰。

因为他已勘破。

一切都在一念之间,境随心转。

而楚寒星现在面临的这个灵魂,他强行拔出自身的罪恶,但意识不变,念在,罪恶的源头不灭。

就算对方斩断三尸,可如果心境依旧没有改变,贪恋红尘,这些罪恶是会再生出来。

也就是说,用物理手段来斩三尸,本质就十分具有功利性,和道教本身清静无为的理念所相悖。

修仙都修反了,还能得道吗?

修真入道,不只是法术方面的修行,还需要修炼心境,否则世上那么多大能,为什么真正得道的却很少。

楚寒星得到指引前来,按祖师爷的意思,就是这玩意儿不能放任。

他们破开结界的那一天,就是灾难的来临。

狂风吹得楚寒星衣袂翻飞,几缕发丝在下颌往上扬,她眯着眼,脱下那件白大褂,把楚白收回玉佩,取出一根木簪,理好发丝,随手簪了一个发髻,巨人已经冲了过来。

他跑得很快,震得地动山摇,楚寒星手持灵剑,脚尖点地往后退五米开外,划出一道削铁如泥的灵气,砍在巨人身上,出现深深的沟壑。

然而,那道沟壑很快平整,巨人轻蔑的哼笑一声,举起一块巨大的石头,瞄准楚寒星的位置砸过去。

楚寒星一剑劈开,接二连三的玻璃碎石直击她的面门,她单手结印化出护盾,左手一扬,蓝色符箓漫天飞舞,掐诀念咒。

巨人身上的碎肉一块块掉落,被蓝符融化成一摊血水,他的躯体开始缩小,一层层剥落,像是被太阳晒化的夹心冰淇淋,奶油淌了一地,露出里面的夹心。

脏污的躯体正是所有恶臭的来源,眼见就要被灭,他再次启动体内的吸尘器,把所有怨灵吸入体内,将他们转化成自身的能量。

他吸饱后,张开嘴巴,从深渊里发出一声怒吼,喷出一团巨大的黑气,由怨气、死气等构成。

怨灵绝望地哭嚎在楚寒星耳边一声接着一声,声音直击人的内心,凄惨,痛苦,怨毒,集结了所有的负面能量,稍有不慎就会被勾起心魔。

而此时,结界摇摇欲坠。

楚寒星抬眸,结界左侧产生一丝裂缝,正在逐步往上延伸,即将到达太极点,一旦到达,结界则破。

不破不立,修补还不如重建。

她收起灵剑,双手合十,摊平展开,无名指和小指相勾,大拇指压住,食指中指相并而立,北斗印成,低喝:

“贪巨禄文廉武破!”

南斗主生,北斗主死,结印念诀,黑气遭到猛烈攻击,退回三尸口中,同时,啪的一声,结界破裂。

天刚蒙蒙亮,楚寒星和三尸同时回到小区公园,三尸猛地迈出一步,震得小区居民楼摇摇晃晃。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不好!地震了!”

“快!快下楼!”

楼中传下凌乱的脚步声,伴随着小孩的哭闹和狗子的狂叫,乱作一团。

楚寒星先前布置的玉石化为齑粉,她重新补上,化成一个隐藏踪迹的阵法。

三尸遭到黑气反噬,半跪在地,楚寒星扔出一方法印,念咒:

“天煞归天,地煞归地,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法印定在半空,随着楚寒星结印,在三尸头顶变大,两秒钟后,直接压下,三尸再次发出一声怒吼,黑气浓得惊人。

他竟是把病院所有的怨灵一口气吐出。

一百多个怨灵,冲天的死气,小区头顶的那一片天都变黑了。

怨灵四散,它们并不攻击楚寒星,而是直冲刚刚跑下楼的无辜居民。

楚寒星眸中泛起冷光,提起剑开始斩杀。

跑下来的居民突然觉得背后一凉,回过头,却什么也没有,他换了个地方,身体的温度又恢复了正常。

在法印压下来的那一瞬间,三尸取出身体裹挟的碎玻璃,趁楚寒星在对付怨灵,狠狠一扔,玻璃穿破了楚寒星护身结界,扎进她的右肩,而三尸也被法印镇压。

从三尸身上拔出来的玻璃,有剧毒,楚寒星右肩的血很快变成乌黑。

玻璃呈倒三角,三尸的力道很重,完全扎进肉里,楚寒星取出银针扎进重要穴位,并运转灵力,阻止毒素蔓延。

怨灵在一分钟之内被楚寒星斩杀,她一边念咒一边靠近法印。

法印慢慢缩小,只有手掌大,楚寒星取出一张黄符贴在法印底部。

三尸并没有死,而是被楚寒星困在了法印里。

她立在大本钟下,阖上眸,嘴唇翕动,所有玉石瞬间化为齑粉,倏地刮起一阵风,粉末也被吹散。

楚寒星在公园现身得并不突兀,楼下乌泱泱一大群居民,相互交谈还会不会有余震。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一个大妈说话的空档,余光瞟见了正往楼里走的楚寒星,“呀”了一声,上前关怀道:“姑娘,你发烧了吗,咋一脸汗——哎哟,你肩膀这、这是怎么了?”

光线不好,大妈走近了,才发现楚寒星右肩有一个血窟窿,流出来的血乌黑粘稠,还散发着丝丝恶臭。

楚寒星指尖动了动,摇头,“您看错了,我无事。”

“我虽然年纪大了可眼睛还是看得清,你肩膀明明……”大妈顿住,她发现楚寒星的右肩居然完好无损,她揉了揉眼,仍然没有看见伤口。

她看着楚寒星上楼梯的背影,低声喃喃:“难道我真的看错了?”

楚寒星回到十八楼,打开大门,握着门把手关门的时候指尖泛着白。

她换好鞋,来到卫生间,拿出一把干净的匕首,面不改色划开右肩,取出玻璃。

楚寒星夹着那块玻璃,再普通不过,但被三尸附了邪力。

再怎么样,那也是法力高强之人的三尸,所以桃木剑对他们根本无用。

楚寒星静了片刻,摇头轻笑一声,扔进垃圾桶。

然后是冲洗伤口,给自己下针,逼出余毒。

她并没有及时止血,而是任由乌黑的血液流出,等它渐渐变为粉色,最后是正常的鲜红,铁锈味,这才撒上特制的药粉,取出绷带,用嘴唇咬着绷带,绕开,给右肩包扎。

她的手法很直接,如果王老头医馆里的病人瞧见了,一定不会相信平时对待病人伤口细致认真的楚寒星,给自己上药,会是如此的粗暴。

做完这一切,楚寒星背抵着墙,阖上眸调息。

盥洗池上方是一面镜子,映出楚寒星平静的面容。

她偏着头,从发髻中溜出的发丝贴在耳迹,长长的睫羽洒下一层阴影,平时健康的唇色泛着白,下颌溅上了血迹,衣服被剪烂,露出了皓白的肩颈,刚刚包扎好的绷带被鲜血浸红。

看起来充满了破碎感。

但她眉间只有从容不迫与镇定。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