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饭稻羹鱼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岭南的农人,还在使用石制农具?”

庆忌看着手中的石铲,不禁眉头一皱。

孙俪尴尬的笑了笑,回答道:“大王,岭南的农具,还保留在最原始的形态。不过曲辕犁已经被推广到岭南六郡……”

“铜铁农具,在岭南之地也并不罕见,只是不敢保证他们就一定会只用于农事。”

孙俪这么说,庆忌就反应过来了。

此时的吴国,已经是农业、商业高度发达的国家。

得益于曲辕犁的问世,还有各种各样农具的不断改进,以及吴国奖励耕战的政策。

大量的荒芜土地,被开垦出来,使国库充裕,粮草堆积如山之余,每一户人家都能保证有余粮,不再被饥饿所侵袭。

只是,岭南六郡的情况,相对于吴国的其他地方较为特殊。

石制工具是人类最早使用的生产工具之一,而百越的瓯骆人很早就已制作石铲。

这种铲子主要形状为双肩,肩部有平斜二种,器身扁平而长,有直腰、束腰二种,短柄,刃部呈弧形,石质坚硬。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由于瓯骆先民对稻产生敬畏,所以每年都会举行祭祀。

大石铲是先民用来在泥地里开沟种水稻的工具之一,所以很容易就成了祭品之一。

在中原一带,新石器时代已有石铲,商代铸有青铜铲。

这个时候的吴国,已经开始使用铁铲,一般刃部成凸弧形,均以銎装柄。

因为岭南六郡时常爆发叛乱,所以吴国不敢把先进的冶炼武器的技术,一起带到南方。

对于铜矿、铁矿的开发,吴国也是严格把控的,就是害怕百越人有了犀利的武器,会成尾大不掉之势。

庆忌还是能理解的。

若是放开这一禁令,岭南之地的农业,一定可以迎来一次大发展。

……

夜幕降临。

在龙川县的各个地方巡视了一天的庆忌,就暂时在一处村寨当中歇脚。

热情好客的百越人,都向庆忌纷纷献上自己家中的牲畜、粮米,以及各种各样的腊肉等等。

“大王,请!”

“请。”

庆忌高坐于主位上,下首的左右两侧,端坐着的正是孙武、伯噽、伍子胥等一众公卿大夫。

所有人都随着庆忌的动作,举起手中的酒碗,掩面将酒水一饮而尽。

越人的米酒,掺杂着果汁、酒水,有一种香醇的味道,让人倒头一喝,很是上头。

“好酒。”

庆忌也是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然后,庆忌就用快子,夹起了陶碗当中的一块肉。

放到嘴里咀嚼了一下,庆忌就忍不住眉头一皱,差点没有吐出来。

这是什么肉?

气味腥臊不说,肉质还差,就像是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羊肉一样,太腥膻了。

坐在不远处的伯噽,也是吃了一口跟庆忌一样的肉,差点没忍住,一口吐了出去。

好在,伯噽知道庆忌一向是不喜欢铺张浪费的事情,不然早就禁不住呕吐出去了。

“这……这是什么肉?”

伯噽很是懵逼的询问道。

“此乃彘肉。”

“彘肉?”

所谓的“彘”,就是“猪”,所以庆忌和伯噽适才吃的,正是猪肉。

庆忌这才恍然大悟。

难怪这么难吃,原来是这个时代的猪肉!

在很早以前,华夏人就懂得驯养“马牛羊猪狗鸡”等六牲获得肉食,但不同的肉食在食物系统中有着不同的地位。

天子食太牢,牛羊豕三牲俱全。

诸侯食牛,卿食羊,大夫食豕,士食鱼炙,庶人食菜。

其意思是周天子可以吃祭祀天地的食物,包括牛肉、羊肉和猪肉。

诸侯可以吃牛肉,卿可以吃羊肉。

大夫可以吃猪肉,士则吃鱼肉,庶民只能吃菜。

当然,这个时候,早已经礼崩乐坏,诸侯也好,士大夫也罢,都已经不再坚守餐桌上的“礼仪”。

牛肉也不是不能吃,只有你出的起钱,在农耕已经高度发达的吴国,还是能吃的。

不犯法!

但,即便是作为一国之君的庆忌,一年到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几回牛肉。

庆忌也不提倡国人吃牛肉。

因为作为一个农耕文明,耕牛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在吴国,杀牛是一种罪过。

除非是老死,或者意外死亡的牛,不然不能杀,否则就是在犯法,要被判刑的。

这样以分封等级定食物自周朝始,其中不难发现,猪肉的地位是比不上牛羊肉的。

牛羊肉以其稀缺和美味,成为顶尖贵族的专属享受,猪肉凭借肉食属性,也占据了底层贵族的餐桌。

不过,真正吃猪肉的贵族,其实少之又少。

正如苏东坡有诗“黄州好猪肉,价贱如泥土。贵者不肯食,贫者不解煮”,道尽了猪肉的地位。

原因何在?

首先是畜牧数量的限制。猪的饲养不成规模,与黄土高原畜牧地带的大规模养羊无法同日而语。

而吴国有渔猎,国人大多吃的是海鲜鱼肉。

其次是养殖与阉割技术的落后。

养猪是需要阉割的,称之为“劁猪”,其原理是通过去势改变猪的性格和肉质,便于饲养,增加养殖价值。

未去势的猪不光是长肉慢,而且肉质粗,肉味差,有股腥臭味,令人难以接受。

在养殖与阉割技术不发达的时代,猪肉自然无法令贵族满意。

总的来说,现在的猪肉还是难登大雅之堂。

“大王,这生蚝的味道不错,大王可以品尝一下。”

坐在庆忌身边的孙俪夫人夹起了一块生蚝肉,放在了庆忌的碗里,嫣然一笑道。

生蚝,也就是牡蛎,其实庆忌是吃过的。

在一些生活习惯上,吴人与越人基本上相近。

如“喜食蛤贝”!

越族中有许多支系都有喜食“蚌、蛇、鱼、鳖、蛤“腥味之物等习俗。

这些都是生活在沿海越人的餐中天然美食,把虫蛇蚌蛤视为上肴。

《史记·货殖列传》中对南方越人的饮食方式进行了精辟概括:楚越之地,地广人稀,饭稻羹鱼。

东南之人食水产,鱼、鳖、螺、蚌以为珍味,不觉其腥臊也。

贝壳类动物和蛇一样,在中原人心目中均为“不洁”的象征。

其实这是古代南北居住环境、食物供应链以及饮食文化的差异。

一个族群的饮食习俗,是与他们的居住环境与食物链供应分不开的,这些贝壳之类动物,现代的名词叫“海鲜”……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