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绝望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轴心国联军在朝鲜半岛南部一举登陆,截断了一百七十万关东军和朝鲜屯驻军的退路和补给线,这造成整个满洲东部和鸭绿江防线的动摇,形势顿时变得岌岌可危。

轿车在东京的街头驶过,空气里弥漫着焦糊的味道,大部分的建筑都已经在大轰炸中被焚毁,只剩下断垣残瓦。街道上行人稀少,只有一些消防队和义勇队在废墟里挖掘着什么,整个城市已经变得毫无生机。

空气里弥漫着尸体被烧焦的异味,在昨晚支那空军再次光临东京,对下町区进行了猛烈轰炸,位于这一片的汽车制造厂、发动机制造厂和附属的工坊都被彻底炸毁,包括下町周边数十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建筑全部被焚毁,大约有三万死于火灾,另外还造成了七万多人受伤。

对这样大规模的轰炸,东京市民已经变得十分麻木了,大部分的平民不再理会天皇的号召,选择离开城市和工厂,逃往乡下避难。劳动力的流失再加上原料的匮乏,使得一些在大轰炸中幸存的工厂也无法维持生产。

轿车在残破的街垣边驶过,坐在车里的外交大臣东乡茂德透过车窗冷漠的看着两边的街道,脸上带着无奈之色。现在的东京几乎都被夷为了废墟,整个城市五分之四的建筑物在大轰炸中被摧毁,轴心国联军的轰炸机群在天空肆虐,数量越来越少的陆军航空兵战斗机部队几乎被消耗殆尽,根本无力护卫日本的天空,而且天空上也很少能见到它们的踪影。

从明治维新以来所建立起的整个日本工业体系已经基本上被彻底摧毁,仅仅依靠美国人有限的军事援助,无异于杯水车薪,根本无法扭转战局的走向。

整个帝国已经彻底完了!

这是高层人物们几乎一致的看法,虽然舆论被严格控制,报纸上整天依然还在愚弄民众和普通的官兵。但在高层,随着东条内阁的倒台,在小矶内阁高层的认识里。战败实际上已经不可避免,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如何能达成一个体面的战败和约。

“帝国最大的错误就是受到苏俄的诱惑,贸然选择与支那全面开战。”东乡在心里哀叹,当初那些主张全面侵华的陆军扩大派现在大都默不作声。积极鼓动全面侵华并与苏俄一起瓜分满蒙的陆军元老杉山元死硬着不承认,侵华战争的执行者东条也已经下台。

随着战争的进行,在轴心国联军登陆冲绳后,皇宫里的那个半神人物终于不再保持沉默,通过解散东条内阁这种方式来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在战争初期形势是如此乐观。帝国与苏俄瓜分了整个满蒙,并占领了整个华东地区,终于达成了明治天皇制定的帝国百年大陆国策的第二步,进军大陆,坐拥满蒙,整个领土面积扩展了数十倍。

侵略华东只是一种策略,军部当初的目的只是想让其当作一只谈判筹码,以退兵来换取中国人对于帝国占领满蒙现状的承认。但是到后来,这种策略就开始脱离正轨,战事的顺利进展让陆军省里那些叫嚣着要全部占领和吞并整个支那和东南亚的呼声占据了上风。而这也激起了中国人拼死反抗的决心。

在战前,整个帝国内部,谁也没有把德奥皇帝的警告和威胁当成一回事,那两个欧洲帝国虽然强大,但远在数万里之外,如何能远隔重洋,随意插手东亚事务。英美两国的态度一直很暧昧,他们也并不希望看到日本人吞并中国,从而损害到自己的利益,实际上在战争初期。两国一直在暗中限制日本的军力发展,只是在欧战全面爆发后,才无奈选择与帝国结盟,即便如此。美国人在提供军事援助时依然在暗中限制帝国海军的发展,并且限制对帝国敏感技术的出口,以免在战后威胁到自己的安全。这使得帝国在面对德奥联军时,在军事技术和装备方面全面落后于对手。

种种原因这才导致帝国在战场上一败再败,终于沦落到了要战败的地步。

如此严峻的局势,迫使天皇在五天内再次召集所有内阁成员。在皇宫内召开御前会议。

“阁下,已经到了。”坐在前坐的秘书声音打断了东乡的思绪,汽车已经停在了皇宫内一座大殿前面。

在大轰炸中,整个皇宫也被焚毁了近三分之一,由于并不属于重点轰炸区域,整个皇宫大部分建筑才能够在轰炸中幸存下来。

轴心国联军在朝鲜登陆的消息传出,整个大本营和内阁震动。新任首相小矶国昭对于目前这种状况几乎束手无策,只能不断召开大本营内阁联席会议,于是内阁会议上互相争来吵去,外交部、通产省、大藏省、总参谋部、陆军省、海军省,互不相让,相互指责,可是谁也找不到危局的解决办法。

新任海军大臣米内光政主张放弃朝鲜半岛,要求把关东军所有兵力全部转移到外东北和国内,保存兵力,立即与轴心国开始和谈。而陆军方面则强烈反对,如果这样做等于把帝国百年扩张的成果又全部吐了出去,主张拼死固守,以待美国援军到来。

谁都知道陆军部的想法十分可笑,美国人的战略是先欧后亚,首先要保证英国、澳洲不遭受侵略,以及自身的安全,其次才会考虑日本和苏俄的存亡问题,但这终归给了日本一线希望,使得陆军方面有借口继续把战争拖延下去。

但战争已经无法继续下去,这已经成为整个政界高层的共识。

但轴心国方面的《罗马宣言》却关闭了和谈的大门,宣布只接受无条件投降,并要追责天皇的战争罪行,这是最令人无法接受的一点。这这害怕承担战争罪责,反而变得强硬的军方高层有了把战争继续下去的借口。

可是,却根本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轴心国联军在这一刻登陆朝鲜,摆明了是想把关东军困死在满洲东部和朝鲜北部山区,想一想满洲冬天的严寒,一百八十万缺少食物和补给的关东军和朝鲜屯驻军究竟该如何生存下去,都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御前会议又成了推卸责任的舞台,

军方把责任推到了通产省,但产经大臣丰田却扔出一份厚厚的工农业统计数据文件,面无表情当着所有内阁成员的面念着上面的数据:“……整个农业生产下降,粮食产量下降了百分之四十;在失去满洲的铁矿之后,钢铁产量将继续下降,全年的钢铁产量只有25万吨左右;另外煤炭、铝、铜的产量也将降到历史最低点,煤炭产量大约为一百万吨,铝材只有不足3万吨,飞机产量锐减到每月不足200架;铜产量甚至更低;而石油的进口也几乎被完全切断……”

随着丰田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传出,整个内阁会议的气氛变得更加凝重。很明显,整个战争已经无法在进行下去了,东京、大坂、横滨、名古屋、神户、长崎……几乎所有的工业城市都被摧毁,现在轴心国联军又把轰炸目标转移到那些中小城市身上,他们正在有计划地摧毁日本所有的战争潜力……

最大的问题是惩戒天皇,改变国体,谁也无法承担这样的责任……

于是,“总体玉碎”的口号被军方喊了出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