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秦人是无比骄傲的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队黑甲秦兵,出现在紫寡的视线中。

与他之前见过的无数次一样。

这些兵卒黑衣黑甲,步履间都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气。

以往的时候,每次看到他们,紫寡都发自内心地惊叹一声。

然而,此刻他却顾不上这些。

紫寡嘴巴微张,喉咙里甚至都发出一些无意识的声响,仿佛痴呆一样。

其他国家的使者,情况也比他好不了多少。

因为,那些兵卒手中,都端着一个盘子。

而盘子正中央,都摆放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原来......

宦官说的宣乌桓人觐见,是这么个意思。

没有谁知道刚刚外面发生了什么。

七十二名兵卒,端着七十二颗人头,来到殿前。

随后,他们将人头放在殿前台阶上,摆出一个整整齐齐的小京观。

人脸全部朝向广场上的异族使者们。

一个个或怒目圆睁,或狰狞恐惧,或疑惑不解的人头,如此鲜活,还与生人无异。

连续两件事情,让广场上跪倒的使者们心中充满了恐惧。

地上的鲜血流淌,很多人的裤子上都沾满了鲜血。

可是,他们一动都不敢动,只是尽可能地低伏身子,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倒霉蛋。

这个时候,那名随侍赵昆的宦官再次出现,大声宣读赵昆对乌桓人的处理旨意。

乌桓人,勾结北方异国,在辽东郡肆意妄为。

被李信收拾一顿后,仍不思悔改。

半年前,李信就发现乌桓人勾结北方的萨尔玛特人,意图吞并鲜卑等几个部落,占据辽东以外的草原。

此前,鲜卑始终与大秦保持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不肯向大秦屈服。

大秦那时候刚刚稳定,也没管他们,就用乌桓去制衡他们。

没想到,鲜卑没有作乱,乌桓竟然作乱了。

他们利用秦国的扶持,大肆发展,从最开始制衡鲜卑等部落,到制霸辽东以外的草原。

当时,李信就请奏赵昆,出兵镇压他们。

没想到李信一走,乌桓又蠢蠢欲动。

他们野心勃勃,竟然勾结北方熊国的萨尔玛特人,企图威胁大秦边疆。

结果,又被李信一战平定。

乌桓见势不妙,连忙派人来咸阳向赵昆乞降。

不过,这种事情,赵昆又怎么可能接受?

大秦统一华夏,坐拥中原大地,一心发展,乌桓是通过大秦扶持才壮大起来的,居然反过来联合外人对付大秦。

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今日,即便没有倭国人剖腹那一出,赵昆也没打算让这些人活着离开。

处理结果很简单。

大秦将在辽东郡划出一块地方,供乌桓人栖息。

同时,将所有乌桓人编入户籍造册,规定他们能从事的行业范围。

另外,鉴于乌桓胆大包天,赵昆下令对乌桓使团实施连坐制度。

这份早已拟好的圣旨,上面规定的各种限制措施,堪称大秦初立时候的律法翻版。

甚至,比以前的那些制度,还要严苛。

乌桓使团已经死绝了,人头摆在那里。

这份圣旨是念给谁听的,不言而喻。

紫寡听着宦官抑扬顿挫的声音,头上冷汗津津。

作为曾经的一国之主,他自然能够听得懂这份圣旨的含义。

华夏之地,在数百年前,已经取消了奴隶制度。

不过,这只是在名义上。

其实奴隶一直都在实质上存在,户籍造册中没有被编入士农工商四大类的人群,其实绝大多数日子过得都非常凄惨,比奴隶都强不了多少。

直到扶苏监国,重新编订户籍制度,奴隶才在大秦彻底消失。

扶苏对大秦百姓,是真的好。

但是,赵昆对异族,就如同弥沙迦所言,完全就是一个恶魔。

诚心归顺的,如同大宛、贵霜这样的国家还好。

其他国家,只要不服,先打到服为止。

这样的国家,之前有匈奴,如今倭国也是如此。

而乌桓,对赵昆来说,虽然严格说起来,不算是大秦国民。

但正因为如此,乌桓反叛,赵昆对待他们,也更加的狠毒。

乌桓人数十万,按照大秦之前的行事作风,即便是将他们全杀了,也是正常。

如今看来,虽然乌桓人没死绝,可下场比死还可怕。

可以预料的是,今后几十甚至数百年中,乌桓一定会在大秦的严格管控之下,过得苦不堪言。

直到大秦觉得他们所受的苦难,已经足够赎还他们先辈犯下的罪孽为止。

从今天起,每一个乌桓人,从出生起,便带着罪孽。

对大秦不敬,便是他们最大的原罪。

人间帝王,做到如此地步,其权柄也已经与神衹无异了。

紫寡神色复杂,看着宣读圣旨的宦官。

朦胧之中,他仿佛看到了宦官身后,有一个若有若无的巨大身影。

那个身影无比缥缈,却浩浩荡荡,仿佛无处不在,遍布天空。

此时,宦官已经读完了圣旨。

他将这份无人认领的圣旨合上,递交给早就守候在旁边的军卒。

“八百里加急,将圣旨送入乌桓!”

宦官交代了一声,然后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看向跪了一地的各国使者。

“陛下宣尔等觐见,各位,请随我来吧!”

“觐见”一出口,场中数百使者之中,将近一半人,身体明显都是一抖。

也不怪这些使者胆小。

见过刚才乌桓人的觐见方式后,谁能保持澹定?

宦官嘴角浮现一抹不屑的冷笑。

刚刚陛下之所以没见这些人,主要是因为在等一件事情。

迦太基人潜入大秦,堂而皇之掳走科学院的人。

光靠他们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到。

要知道,之前大秦和迦太基根本没有任何交集。

迦太基人单靠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

黑冰台已经查出,这件事情是大秦国内的异国使团协助的。

但是,赵昆又不可能真的因为这件事情,将身在大秦的所有异国使团全部斩杀。

如今的大秦,虽然不介意举世皆敌,但根本没必要。

在紫寡的率领下,异国使团全部前来请罪。

这个态度不管怎么说,在赵昆看来,还是不错的。

之前的倭国和乌桓,说白了也就是杀一儆百。

如今,这些使者大多已经吓破了胆子。

这个时候再见他们,效果最好。

殿中,赵昆坐在皇位上,正闭目沉思。

此时,他的心中,有着滔天怒火。

就在刚刚,黑冰台信息传来,查清了这次事情中,到底谁在从中作梗。

本都国王!

赵昆万万没想到,本都国王的胆子,居然会这么大。

他怎么敢的?

无论朝哪个角度想,赵昆都觉得此人脑子里灌满了水,才会做这种事情。

上次赵昆听说匈奴屠戮了本都王国十几座城池,还特地派兵帮助了一下本都王国。

虽然收取了不少好处,但总体来说还是挺友好的。

再加上本都王国的顺从,大秦一直将他们当作藩属国一般看待。

而且,大秦国内百废待兴,第一个五年发展计划才刚刚起步。

赵昆综合考量,也没有正式接收本都王国,只是让他们的使者进驻咸阳。

从那以后,本都王国面对大秦的时候极为乖巧。

每逢大秦有事,本都王国都会派出使者朝贺。

要知道,本都王国在西域,也算是一个大国。

之前大秦势力没有深入西域前,本都王国在这片地界,可是独一档的存在。

如今,他们也算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那跪舔的姿势,丝毫不弱于任何人。

任谁看,本都王国都没勇气做这种事情。

加上九月份的时候,本都王国的使团绝大多数人都已经离开了咸阳。

这个信息,更加误导了黑冰台。

若非藏风谷一战,姜潮还不敢确定此事的幕后黑手。

这几日,姜潮调集黑冰台在西域的全部力量。

他们很容易就查出,本都的使团离开大秦后,并没有回国,而是在西域荒漠的一片绿洲上驻扎下来。

百余名科学院人才尸骨未存,已经让赵昆出离愤怒。

第二个五年发展计划中,他本来的想法是先理顺大秦国内的事情。

然后再剑指天下。

到时候,大秦国内无忧,国富民强,征战天下自然就是唯一考虑的事情了。

可迦太基人突然跳出来作了个大死,彻底打乱了赵昆的计划。

这件事情,对大秦来说,其实可大可小。

往小处理,其实很简单。

以大秦现在的能力,出兵灭掉本都王国,别说伤筋动骨,甚至对国内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而且,大秦如果这么做了,本都王国在欧洲的盟友,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至于迦太基,如今在欧洲战场上,迦太基人已经露出败象。

若大秦想要复仇,其实很简单。

此时王离的大秦海军还在西巴尔,只要王离提出与罗马结盟,想必罗马一定不会拒绝。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在两个国家的围攻下,用不了半年,迦太基肯定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但是,这就足够了么?

不够!

大秦以武力立国,之前面临过无数次困窘之境,但都被他们咬着牙硬抗了过来。

秦人骨头硬,从国君到庶民,有恩报恩谈不上,但有怨报怨,绝对是一等一的强。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便是大秦素来的行事风格。

无论什么事情,大秦要么不做,要做就会做绝。

被人潜入国家,闹出如此大的事情。

这对大秦来说,是奇耻大辱。

在别的国家看来,只要能够报仇,事情就算了结了。

但是,大秦,不行。

大秦人是无比骄傲的。

他们的思维逻辑便是:我不是针对谁,我的意思是,在座的都是垃圾。

由这种思维延伸出来的行事风格,非常直接。

我欺负你是给你面子,但你敢碰我一根指头,我定然会杀你全家。

这,便是大秦的行事准则。

一旦有人敢搞事,必定会百倍、千倍报复回去。

这不仅仅是报仇,也是对其余国家的震慑。

因此,迦太基人犯下的这件事情,若往大里说,足以让大秦倾尽所能,疯狂报复。

赵昆会怎么选?

毫无疑问。

梁吉等人用自己的命,告诉迦太基人一件事情。

那便是,秦人不可辱。

他们都能够做到如此,赵昆又怎么可能让他们白死。

正因为如此,赵昆今日行事,才会如此激进。

赵昆要用最快的速度处理完国内的不安定因素。

而倭国与乌桓,正好撞到了枪口上。

这个时代,倭国还一片混乱,甚至没有完成基本的统一。

其余国家对倭国的认知,十分有限。

但赵昆实在是太清楚倭国人的秉性了。

历史无数次证明,一个民族的性格,在它诞生之初,便已经是流淌在血液中的本性。

倭国人,看似恭谦,实际上却是养不熟的狼崽子,而且性格极其凶残。

大秦若起兵事,一定要肃清后方。

而倭国,虽说是疥癣之疾,却也不得不防范。

对他们,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绝。

对待乌桓,也是同理。

同时对西域诸国,赵昆也要狠狠的敲打一番。

坐上这个位置后,赵昆对那句畏威而不怀德,理解更加深刻了。

大秦从来不需要别人的尊敬,只需要他们畏惧。

大殿中,一片寂静。

只有赵昆的手指不断敲击在龙椅上的哒哒声。

所有人噤若寒蝉,生怕发出一点响动,引起赵昆的注意。

压抑的气氛中,殿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接着,便看到十余名黑甲军卒,每人背着一个大包裹,鱼贯而入。

宦官快步迎上前去,与领头的兵卒低声耳语一阵。

随后,那人上前跪拜,并将包裹打开。

“启禀陛下,本都使者四十六人,皆在此处。”

说完,他便将自己背负的大包裹打开。

里面露出的东西,顿时让距离最近的紫寡等人,吓得脸色发白。

包裹中,塞满了手指长短的细条肉,根本分辨出这是什么。

但一堆肉片下面,是一具上面还残留着血渍的人骨。

“此人为本都使团使者,姜统领亲自行刑,足足割了三千六百刀,才让他气绝身亡。”

赵昆扫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凌迟,在大秦还属于私刑。

这种刑罚多见于乡里,由宗老处那些不守族规、罪大恶极之人。

不过,基本只有八刀。

被赵昆列入黑冰台后,姜潮对其发扬光大了。

黑冰台负责行刑的那些人,研究出割三千六百刀的刑罚,被列为黑冰台刑罚中最酷厉的一种。

宦官看了看赵昆的脸色,随后摆了摆手。

紧接着,那些黑甲兵卒再次退出大殿。

不一会儿,便听外面传来疯狂的狗吠声。

跪在大殿中的使者们,听到这些夹杂着撕咬声的狗叫,脸色都变得惨白无比。

这个时候,一直没什么动作的赵昆,终于缓缓站起身来。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