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秦淮茹:贾张氏你就守妇道了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啪”

一巴掌扇在了秦淮茹的脸上。

贾张氏含恨而出。

我不让你改嫁,你就不改嫁了?也不知道那个混蛋背着我跟人鬼混,把我们贾家的脸都丢光了?

还不改嫁,你有理了?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嘛?”

秦淮茹没说话。

“因为你说谎,我不让你改嫁?我那是不让你改嫁吗?东旭离开后的第二年,我就跟你秦淮茹说过,我说你还年轻, 现在是新社会,讲究这个新人新气象,你要是遇到合适的,人家不嫌弃你是一个寡妇,不嫌弃你带着三个孩子,你尽管嫁过去。”

众人有点懵。

主要是四合院的那些人懵。

这是哪个一言不合就撒泼呼唤老贾和小贾的老虔婆贾张氏吗?

怎么感觉换了一个人似的!

“嫁过去归嫁过去,但是你的遵守几点要求,第一点, 不能让棒梗他们改姓, 第二点,要把棒梗他们抚养长大,让棒梗他们成家立业,第三点,不能欺负棒梗他们几个,第四点,逢年过节的时候,你回来看看我,第五点,将来棒梗长大了,你的把轧钢厂的工作还给棒梗,这是我儿子东旭用命换来的,除了这五点要求,我什么都没说,你现在给我扣一屎盆子,说我不同意你改嫁,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我稍微不满意你的心思,你就给我摆灵堂,你把东旭的遗照往桌子上一放,还罚我跪在遗照面前,我还怎么改嫁?你还拿我改嫁你就上吊这借口说事,说我只要改嫁,你就去我改嫁的地方上吊,让我秦淮茹一辈子不好过。”

秦淮茹的反抗来得这么激烈。

将贾张氏设灵堂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众人哗然。

设灵堂。

这是搞啥啥啥。

“贾张氏,你真是不长记性,你都连累的秦淮茹被开除了。”

“二大爷,您说的太对了,我秦淮茹是跟人鬼混,我这么做不是被逼的吗?”

秦淮茹的声音很高。

给人一种声嘶力竭的味道。

这是秦淮茹苦苦寻觅不成的自我洗白的机会。

要抓紧。

“都说我秦淮茹是潘金莲,我要是有办法,我至于走这么一步错路?”

秦淮茹真狠。

为了洗白自己,硬生生抽了自己两大巴掌。

“我本来好好的,每个月轧钢厂可以领取二十七块五的工资,但就因为你这个婆婆搞啥啥啥,闹的我秦淮茹没有了工作,棒梗、小铛、槐花三个孩子, 我秦淮茹不吃不喝没有关系,但是三个孩子要吃饭,要喝水,你当奶奶的可以不管不顾,我这个当妈的不行,为了给孩子们找口吃的,我在轧钢厂被臭男人占便宜,回到家我还的伺候你这个婆婆吃饭,我还的给孩子们洗衣服,我容易吗?”

周围众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对贾张氏的指责,也是对秦淮茹的一分同情。

贾张氏脑瓜子嗡嗡的。

怎么朝着我来了。

不对。

是我一不小心掉进了这个女人的陷阱。

混蛋。

又坑我。

“秦淮茹,你别不要脸了,你口口声声为了孩子,你把孩子都送走了?你还为了孩子,我呸,四合院里面也就傻柱信你的鬼话,对,傻柱。”

贾张氏彷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傻柱给你带饭,让你领工资,我说傻柱这个人不错,你实在不行嫁给傻柱吧,你说傻柱傻不拉几的连寡妇门前是非多的道理都不懂,说你秦淮茹已经摔了一个跟头,可得好好看看,不能摔第二个跟头,你吃着傻柱,喝着傻柱,你还不把傻柱当人看,你把傻柱当傻子玩,秦淮茹,天底下就没有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就是潘金莲。”

何雨水决定帮贾张氏一把。

她恨贾张氏,但更加怨恨秦淮茹,尤其怨恨秦淮茹那种楚楚可怜的弱女子的虚假一面。

就是因为这种无助的弱女子形象,死死的拿捏住了傻柱,害的何雨水过了四年吃不饱穿不暖的凄惨日子。

如果不是何雨水精明的抱住了秦淮茹的大腿,借着秦淮茹的手和嘴巴拿走了本属于自己一半的物质,何雨水说不定就不在了人世。

秦淮茹恶。

秦淮茹毒。

“贾大妈这话说对了,秦淮茹你就是潘金莲。”

火上浇油的效果顿显。

人们更加好奇的望着说话的何雨水。

这是有料啊。

“秦淮茹,收起你的这套把戏吧,别人或许会中计,我何雨水不会,我太清楚你秦淮茹是个什么东西了。”

“雨水,你说我是东西。”

“不,你不是个东西,看你就恶心。”何雨水加大了嗓门,“刚才这位秦淮茹说我傻哥结婚了,她秦淮茹怎么办,还要我傻哥给她一个交代,我就奇了怪了,你秦淮茹可以嫁给我们四合院的二懒蛋,我傻哥就不能结婚?结婚还的给你这个与二懒蛋领了结婚证的人一个说法,你是我傻哥什么人?我傻哥凭什么给你一个说法?”

哗然。

无数人哗然。

真相竟然如此火爆。

秦淮茹与二懒蛋扯了结婚证,却让正在结婚的傻柱给她一个交代。

现在的人流行不要脸吗?

这么不要脸的话,还能说的出来。

转瞬之间。

秦淮茹之前的洗白变成了无用功。

你结婚了,你不让别人结婚,你这是什么心思?

还自己是被逼的,就冲你不让别人结婚的做法,你也不是什么好玩意。

“秦淮茹,你是不是还想把我傻哥当傻子吊着吸血?不对,有可能是你想背着二懒蛋跟我傻哥发生点什么事情。”

人们的目光落在了秦淮茹的身上,结合之前秦淮茹与李大头的事情,在联想秦淮茹不让傻柱结婚一事。

一个脑洞大开的答桉出现。

秦淮茹真的就是潘金莲。

实锤了。

秦淮茹金莲潘!

潘淮茹秦金莲!

“好你个不要脸的秦淮茹,我老婆子在轧钢厂掏厕所,你却背着我老婆子不声不响的跟二懒蛋结婚了,你不要脸,我跟你拼了。”

贾张氏是行动派。

可不是简单的说说而已。

张牙舞爪的朝着秦淮茹扑去。

大寡妇与小寡妇的战争就这么悄然打响。

贾张氏往日里就是一个无理七分闹的泼妇,现在自认为自己掌握了秦淮茹不守妇道的证据,出手更是不留情面。

如那句歌词。

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

错了。

是打人。

挑事之前要把这个不通顺的地方给捋顺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乌龟专找大王八。

秦淮茹能与贾张氏在一起生活十几年,压根没有人们看上去那么老实。

站在人群背后的郭大撇子总感觉今天这出戏有点诡异,就好像所有的一切全都碰巧碰到了一块。

看样子,还真有人不想让傻柱和和美美的结婚。

秦淮茹出现不意外,她今天与二懒蛋结婚。意外的是贾张氏,老虔婆住的地方距离四合院需要走小四十分钟的路程,依着老虔婆的尿性,是懒得走这么远的路的。

偏偏来了。

有人专门传话给了贾张氏,甚至还给了钱。

刚才贾张氏怒斥秦淮茹结婚的话语,听上去有几分气愤,但细细品味一下,内里存在一种打了提前草稿的韵味。

很显然。

来之前贾张氏就已经知道了秦淮茹与二懒蛋扯结婚证的事情。

幕后之人是谁?

郭大撇子将目光放在了扭打的两寡妇身上。

“你说我这个儿媳妇不守妇道,你这个当婆婆的就守妇道了?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后两句话起到了决定性的关键,瞬间将不利秦淮茹的局势给扭转了。

你这个当婆婆的就守妇道了,信不信我说出真相。

合着贾张氏也有不守妇道的事情。

这尼玛婆婆不守妇道,儿媳妇不守妇道,家里有这个不守妇道的遗传作风。

秦淮茹应该是算准了这一点,将这一点当做了突破的利器。

高!

真他M的高。

看到这里的郭大撇子,总算明白秦淮茹脸上为什么是这么一副表情了,人家秦淮茹这是一种转嫁风险的做法。

任你百般说词。

我秦淮茹就以你贾张氏不守妇道说事。

不得不感叹一句。

秦淮茹真是高段位玩家。

这一手祸水东引的手法,玩的是炉火纯青。

不但化解了自己被打的这个风险,同时又把贾张氏给架在了火堆上。

秦淮茹的事情已经烂大街了,人们失去了一定的新鲜感,贾张氏不一样,人们好奇心十足。

一箭双凋。

秦淮茹即保护了自己,又打压了婆婆贾张氏,给人们营造了一种贾张氏这个婆婆有情况的形象。

这么一个有心机的高段位玩家,将四合院众人玩的团团转,也在情理之中。

郭大撇子对秦淮茹提起了十二分小心。

看样子。

秦淮茹真要是豁出去跟他郭大撇子硬闹,郭大撇子完全不是秦淮茹的对手,他的甘拜下风,想想秦淮茹撕破自己衣服,诬陷郭大撇子欺负她秦淮茹的诡异画面,郭大撇子就泛起了不寒而栗的惊恐。

流氓罪了解一下。

得吃花生米。

不是惊恐秦淮茹,而是惊恐秦淮茹被人利用,当做武器的对付自己。

换成自己,要是有秦淮茹这么一张王牌,也会将其当做杀手锏的在必要时刻丢出杀敌。

郭大撇子现在轧钢厂一把手及委员会主任的位置,有人眼热的很。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