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六章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少爷,裴叔来了。”已经长成一俊逸男子的凌云向正埋首案间的裴鑫磊恭首。对于凌云,迎宾楼是他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至今,他还记得那个如仙一般的姐姐对他的帮助,若不是她和少爷,哪会有他的今日,说不定还在哪一个无人的角落里默默无闻呢!这几年跟着少爷东征西跑,早已可以独挡一面了,他的作风沉稳俐落,很受裴鑫磊的欣赏与重用。

“请他进来。”裴鑫磊抬了抬眼,放下手中的帐本,看着步履轻盈的裴叔,他还是那么年轻,都已经六十岁的人了,却倦此不疲,他是父亲兄弟中排行最年长的,看着这么多年他对裴家如蜜蜂一样的辛勤付出,心中很是敬重他。

“少爷。”裴求实看了看裴鑫磊那一脑雪白如银的发丝及越发消瘦的脸,满是苦楚,真和他父亲一样啊,爱得如此坚贞!

“裴叔,您坐。”说着点头示意了下凌云,凌云会意地退了下去。“什么事?裴叔。”裴鑫磊看裴求实的神色有异,肯定有事。

“少爷,”裴求实轻啜了口茶,才缓缓平复刚才的心情,疑惑道:“少爷,原来我们裴家的‘玉之心’还在么?”对于当年他私自赠镯之事并无第二人知道,即使是身为裴家长者的裴求实。

“裴叔?”裴鑫磊有些讶异地看着裴求实,奇怪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回答我,在或不在?”裴求实问得极是认真。

“不在,”裴鑫磊老实地叹口气,想到玉之心,眼中闪过一抹难言的痛楚:“早在五年前,它就已找到它的主人了…”

“你是说当时的…”裴求实适可而止,因为他看到了鑫磊眼中的痛楚,深叹一口气道:“今天我来找你,确实有事,是关于‘玉之心’。”

“玉之心?”裴鑫磊痛呼:“它早已随她而去了…”

“可是?”裴求实无比认真地道:“我今天却见到它了,裴家的‘玉之心’?”

“不可能!”裴鑫磊弹跳了起来,像是看怪物一样地看着裴求实。这世上有许多相像之事、人,也包括东西。比如,月华,她有着与她一般的绝世美貌,可她却不是她,空有她一副皮相,却打动不了他,虽然初次相见有些震惊,但奇怪的是,他竟然能在第一时间就知道她与她的区别。

“你定是眼花了。”裴鑫磊说得肯定与惆怅。

曾经多少次,踏遍千山万水,只为找寻她的踪迹,只为一种信念,只为一种信仰,甚至于希冀,期望能有奇迹再现,就如她的突然到来一般再次融入到他的生命中,曾多少次,在人海旅途中,偶然遇见个像她的人,禁不住停步凝视,这颗心,就如秋风横扫落叶般凄清与冷然。

曾经一度喜欢早早地拥着冰冷的锦被入睡,因为每每午夜梦回时,都能强烈地感觉到她,离自己是那么地近,那么地近,几乎触手可及,常觉着她会驻立在窗前,徘徊着等着影灯消熄,常觉着她会随着自己轻轻的呼唤悄悄走近,又含泪退到了墙角,常觉着她悄然立在低垂的雪帐外,哀哀地对着月光叹息…

可每次,睁开眼,半夜梦醒时分:清醒地痛、刻骨地痛,挥之不去。

所以,一次次的希冀,一次次的失落,周而复始,渐渐凝固,不再想,不再痛,因为已经麻木,痛到深处,无知无觉。

“鑫磊,别真以为裴叔老眼昏花了,裴叔可能没什么其他的本事,可对这玉器不仅过目不忘且真伪一眼便知,这个你也知道。”裴求实说得尽量客观:“其实一开始我也不信,你知道我足足看了它多长时间吗?她站在那前前后后有一刻钟,我就细细端详了一刻钟,它给我的震憾无与伦比,会错么?”

“它是‘玉之心’,是我们裴家的信物,能调动裴家上下所有的财权,你以为会错么?”裴求实说得极是肯定。

“裴,裴叔,”裴鑫磊突然有点紧张,有点怦然心动,即使,哪怕又是一场梦境,他也愿意再沉沦一次,飞娥扑火,如果是她,他愿意再次化为飞娥,只为她燃烧,哪怕只是一瞬。

他知道裴求实的本事,几十年来,凡经他手的玉器还没出过任何差错,即使仿冒得极其逼真也逃不过他的法眼,更何况是“玉之心”,那是裴家历代的信物,是每一位裴家人都熟尽能祥的信物,它的真伪细致差别是不可模仿与复制的,这一点对于玉器行家裴求实来说,知之甚深。

“她相貌很是平常,可气度极是不凡,”想起当时的情景,裴求实记忆很是深刻,笃定地说:“她的眼神充满睿智与坚定,神态祥和,举手投足之间很是优雅,断不是寻常女子。”

“对了,鑫磊,你有没有听说十天前‘济仁堂’的事?”裴求实突然话锋一转,看着正一脸冥思的裴鑫磊。

“听说了,”裴鑫磊点点头,脸上也难得出现一丝动容:“听‘济仁堂’的济怀说过,琪儿是经一名不知来历却深藏不露的年轻人所救,模样大概十七八岁,极是年轻,却出手不凡,一时轰动全城。”

“没错,”裴求实确认地点点头:“现在这件事早已传遍大街小巷,妇孺皆知,可…”

“说下去。”裴鑫磊了然地看着裴求实,紧紧按住心中喷薄欲出的想法,但还是想得到更多的求证。

“可是,自那一面便没有人再见过,就像从人间蒸发一样,”裴求实微微叹口气:“我也是听济怀说的,那位年轻人生得极是俊美,气质很是高雅…像这样的人,如果还在城中,怎么可能被轻易忽略?据说后来,月华夫人还差人四下找寻过,都没有半点进展。”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传说中的人竟突然与白天的影像突然重叠在一起出现在裴求实的脑海里,虽然只是一个闪念,却莫名令裴求实兴奋:“难道是她?”

“你今天遇见的那个人?”裴鑫磊小心地询问着,他的眼中掠过一丝久违的欣喜。

“嗯,”裴求实猛一拍大腿,惊醒道:“我有七成的把握。他们很可能就是同一人!”

“她住哪?”裴鑫磊有些激动,恨不得能长双翅膀飞到她的身边。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感觉到她熟悉的气息在身边萦绕,比梦中更真实,真实地自然。这一次,真得是她?!

“悦来客栈。”裴求实简短、机敏地应对,当时在她离开时,他已暗暗吩咐有人尾随,那“玉之心”的分量对于他们裴家可是重中之重,他怎么可以闲手不闻不问呢。

“走…”裴鑫磊朝裴求实点点头,身形已动。在那一刻,他突然想到,她跟他说过,她并不是真正的慕容紫灵,她只是来自将来的一抹游魂…眼中的深意更浓了,浓深如潭,波光敛影。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