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吃蜜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农家五大长老被杀死后,各方各自带着尸体秘密前往神农像六贤冢。

在六贤冢内,用罗网的化尸水将五具尸体给化了,随后封闭六贤冢。

因为农家长老不到农家生死存亡之际,一般不会现身。

也就新推举出的侠魁会去六贤冢见一面农家长老,平时农家长老不会现身。

除非新侠魁十分糟糕,否则农家长老不会不承认新的侠魁。

因此能够见到农家长老的人十分有限,只要知情的高层不透露,农家长老就一直还活着。

以后新侠魁也就来神农像六贤冢走个过场,根本不需要得到农家长老的承认。

干完这件事,掩日就带人潜伏下来,之后的事情一切都在暗中操作。

首先是田蜜上位侠魁的事情。

田蜜如今只是大头目级的农家中层,自然不可能直接一把推举到侠魁的位置上。

那样跨度也太大了,区区大头目也没有资格竞选农家侠魁。

陈胜,吴旷已死,在另外农家四堂堂主的支持下,田蜜顺利上位魁隗堂堂主。

魁隗堂堂主自然就有资格竞选侠魁了。

经过推选,田蜜被一致推举为农家侠魁。

当这个结果公布出来,农家的中下层都惊呆了。

一个新上任,威望不显的堂主竟然能够成为侠魁,爆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大冷。

烈山堂,蚩尤堂有很多人都为自家堂主鸣不平,四岳堂,共工堂也有一些人为自家堂主鸣不平。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然而田勐,田虎,司徒万里,朱仲众口一词的为田蜜说好话,支持力度拉满,很快就把反对之声压下去了。

堂主们都没有意见,其他人就算有意见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田蜜新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任命自己的亲信,也是出身罗网的下属为神农堂堂主。

第二件事就是主持农家高层大会,重新决议对秦国的态度。

这一次自然是毫无悬念的通过了,全票赞成。

等到结果出现,掩日适时派人前来询问结果,带走了前任侠魁田光的亲信。

实际上不仅仅是田光的亲信,朱家和陈胜的亲信也被带走了。

而且朱家,陈胜,吴旷的尸体也在里面,经过特殊处理,将会送到秦国咸阳正法。

这些活人和尸体就是成蟜给华阳太后以及朝廷的交代。

将田光以及亲信一网打尽,维持住秦国的威严也就是了。

不可能迁怒整个农家,更不可能把所有农家弟子杀光,那不现实,对于秦国也是弊大于利。

农家的事情成蟜一五一十都知道,收到结果后成蟜决定前往大泽山一趟。

如果是以前,成蟜是懒得跑一趟的。

毕竟距离太远,专门跑一趟太耽搁时间。

不过如今不一样了,因为墨家已经暗中归附秦国,所以成蟜也可以乘“飞机”了。

朱雀机关兽在墨家四大机关兽中体型是最小的,结构也相对简单,不过墨家的存货也不多。

墨家的大型机关兽或者公输家族的大型机关兽都受限于动力来源,无法大规模量产。

所谓的动力来源就是蕴含磅礴能量,能够自行吸收天地能量的星辰碎片。

也就是俗称的天外陨铁,只是这种天外陨铁十分特殊,乃是秦时世界黑科技的根本。

当今世界所有的星辰碎片都有一个共同的来源,那就是蚩尤打造的八十一的青铜巨人。

八十一个青铜巨人每一个都蕴含大量的星辰碎片,蕴含着摧毁一切的强大力量。

传闻墨家祖师爷墨家和公输家族公输班就是得到了残破的青铜巨人才走上了机关术的道路。

因为心态的不同,两人的机关术走上了截然不同的路线。

只是墨子得到的青铜巨人相对完整,公输班得到的相对没有那么完整。

因此,公输班的后人一直在觊觎墨家的核心传承。

沧海桑田,八十个青铜巨人早已经不知所踪,如今唯一能够得到大量星辰碎片的就是剩下的一个青铜巨人了,也就是兵魔神。

如果能够得到兵魔神,让墨家和公输家族好好研究,说不定能够研究出一些利国利民的技术出来。

就算研究不出来,光把兵魔神拆了,提炼出里面大量的星辰碎片也能够起到大用。

至少可以批量制造出一批墨家四灵兽等级的大型机关兽,对于秦国统一后安定天下大有作用。

对了,蚩尤剑也是由星辰碎片打造的,而且是由相对完整的陨落星辰。

质量更高,但数量比起兵魔神蕴含的星辰碎片就少得多了。

把蚩尤剑毁了,提炼出完整的陨落星辰,可以用来打造最顶级的超大型机关兽,比墨家青龙还要厉害得多的机关兽。

实际上关于貔貅,楼兰的下落,成蟜一直派人关注着,只是一直没有消息。

成蟜估摸着出世的时机还没有到,毕竟原本出世就是秦国统一之后好些年了。

虽然兵魔神很厉害,但成蟜并不执着。

能够得到最好,不能够得到也可以接受,只要不被跟秦国做对的势力得到就行,

外物再强终究还是外物,只有锦上添花的作用。

自身根基不固,也不过是空中楼阁,破绽百出,打铁还需自身硬!

有了墨家的机关兽朱雀,赶路的速度就很快了,一个来回也就是两三天。

负责驾驶的不是墨家弟子,而是从侯府中精心观察后挑选的亲信,经过墨家弟子的严格培训。

为了以防万一,成蟜自己都学了怎么驾驶。

飞得太高了,要是直愣愣的摔下去,成蟜估计自己也是幸免不了的。

这种露天飞机,在高空中快速飞行,按理来说应该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睛,难以站稳,难以呼吸才是。

但实际上乘坐在朱雀上,风并不大,普通人都能够承受。

因为墨家把星辰碎片的能量进行了细致入微的精妙运用。

不但隔绝了大部分风力,还把风力转化为了朱雀的动力,使之具有更高的操控性和爆发力。

说起来成蟜也是第一次乘坐朱雀,论舒适型自然比不过真正的飞机。

但那种自由自在,宛如自身在飞行的感觉是真正飞机无论如何也比不了的。

俯视天下,万千美景于脚下掠过,只要不恐高,那确实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

清晨出发,傍晚就到达了大泽山的外围区域,降落在一块相对平坦的山峰。

两个操作员负责看守朱雀和联系掩日。

成蟜下了飞机,就径直深入大泽山,前往魁隗堂驻地。

由于田蜜是从魁隗堂堂主成为农家侠魁的,因此农家的核心自然变成了魁隗堂。

凭借成蟜的手段,一路上如入无人之境,闲庭信步间就抵达了魁隗堂驻地。

“问”了一个魁隗堂弟子就搞清楚了田蜜的住处,身形与夜色融为一体,无声无息的前往田蜜的闺房。

此时田蜜刚处理完一天的农家事务没有多久,刚回来自己居住的院落,在专门的浴室中沐浴。

古色古香的浴桶位于一架半透明的花鸟屏风后面,屏风顶部挂着一件澹紫色的衣袍。

水汽蒸腾,暖色生香,长发如瀑,一道人影用手舀着热水,不紧不慢的洒在身体之上。

屏风里面的浴桶中洒满了鲜艳的玫瑰花瓣,意气风华的田蜜享受着这难得的愉悦时光……

没在卧室找到田蜜的成蟜已经来到了浴室外,门口有两个侍候的农家女弟子。

不过这难不倒成蟜,随手就把两个侍女给弄晕了,还贴心的用气劲缓冲,免得磕伤了。

轻轻推开房门,成蟜就走了进去,再关上房门,进门之后成蟜身形显现而出。

因为房门质量不错,没有嘎吱之类的异响。

走了几步,也不知道成蟜想到了什么,身影又渐渐变澹消失。

绕过屏风后,成蟜走到浴桶边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回归初始状态,没有任何外在装饰的田蜜。

不得不说,田蜜的肤色,身材是真的挺顶。

当然毕竟还没有经过开发,那股味儿还不太正,但已经有所显露了。

不一会儿,成蟜又趴在浴桶边看,脑袋伸进浴桶中,两人的距离也就两个头。

如此近的距离,哪怕田蜜感知不出色,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总感觉自己被偷窥了。

田蜜狐疑的打量着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那股被窥视的感觉依旧存在。

于是从浴桶中起身,这下没有水波的掩护,可真就一览无余了。

成蟜揉了揉鼻子,转身离开,等到田蜜认为是错觉,重新坐回浴桶中后开始解开衣袍。

一件件衣袍在半空中忽然浮现,如果让人看见,多半会以为闹鬼了。

等到自己回归本初状态,成蟜又再次回到浴桶边,跨上木梯,踏进浴桶之中,同时伸出手捂住田蜜的嘴巴。

“是本侯。”

浴桶中,成蟜的身影忽然显现,声音温和,拿开了手。

原本神经紧绷,惊恐不已的田蜜顿时放松下来,嗔怪的看了成蟜一眼。

刚才真是把田蜜给吓坏了,还以为遇到了什么色胆包天,实力高强的浪荡子。

如果突然失身,田蜜都不敢想她会面临什么后果……

有了成蟜这位的超级大粗腿抱,田蜜虽然不至于变成贞洁烈女,但对于自身的名誉也相当看中。

拿开手后田蜜并没有第一时间说话,而是认认真真的打量起来……

“怎么,不信?”

成蟜双手搭在浴桶边,似笑非笑道。

“没有,只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明明隔着那么远。”

“本侯乘坐墨家机关兽朱雀来的,早点出发,一个白天也就到了。”

“自从上次咸阳一别也有好多年了,本侯没有来看你,有没有怪本侯?”

田蜜闻言彻底信了,嫣然一笑道:“哪里会怪侯爷,侯爷那是在做大事呢。”

说完哗啦啦的水声响起,田蜜犹如一条美女蛇一般游到了成蟜怀中侧靠着,两只小手轻柔的揉搓着成蟜那线条分明宛如花岗岩的胸膛。

成蟜左手顺势香肩膀,右手探爪而出,口中道:“做侠魁的感觉怎么样?”

“呼……”

“很好啊,不过没有做侯爷女人好。”

“你都还没有成为本侯的女人就知道了?”

“那是当然。”

“能够成为侯爷这样奇男子,伟男子的女人,不用亲身体验就知道是极好的。”

“哈哈哈……真会说话,小嘴给抹了蜜似的。”

成蟜哈哈大笑,也不介意田蜜所言真假,反正让心情愉悦就行了。

只要他不失势,那么田蜜说的话肯定是真得不能再真了。

“侯爷要尝一尝吗?”

田蜜凑到成蟜耳边,吐气如兰道。

“尝肯定是要尝的,不过先把正事谈完。”

“本侯这次来,一是安你心,二是有些事情交代。”

“三是如果你还想过一段侠魁的瘾,也算是为你站台了。”

“怎么样,打算当多久的侠魁?”

田蜜闻言心生感动。

成蟜这种身份地位的人一但为女人着想,让女人心生感动实在不是一件难事儿。

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同样是送奶茶,一个普通人送的可能下一刻就被扔到垃圾桶。毫不在意。

一个亿万富翁送的奶茶就很容易让人心生感动,投怀送抱了。

他那么忙,还……

当然也不是所有女人都是如此,好女人虽少,但还是有的。

还是那句话,打铁还需自己硬。

当你化身梧桐,你会发现最不缺的就是美女了。

田蜜本想开口立即跟成蟜回咸阳,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她要把农家打造成自己以及以后自己儿女的势力,后盾,到那个时候再去咸阳不迟。

这个世界她估摸着要半年左右。

“半年,半年后妾身天天伺候侯爷。”

成蟜笑骂道:“想什么好事呢?”

“天天伺候我,夫人她们也不会答应啊。”

“你会成为众失之的。”

田蜜本来心中一紧,以为成蟜不同意,却没想到重点在后半句。

“妾身说错话了,是天天陪着侯爷。”

田蜜脸庞红润无比,眼眸中水波荡漾,声音娇柔妩媚。

“嗯?”

“侯爷不是说正事吗?”田蜜伸长了脖子道。

成蟜含湖不清道:“既然你半年后再走,正事明天再说也行。”

“侯爷,外面还有人呢。”

“放心吧,早就睡着了。”

话是这样说,但浴室中终究还是不太方便。

而且田蜜是第一次,浴室中不太好,适可而止的转移到了卧室。

第二天上午日上三竿起床,简单吃过早膳,成蟜便让田蜜通知众人来赴午宴。

农家六堂堂主以及掩日等人准时来到魁隗堂后厅,各自坐在桌桉后闲聊。

主要是农家堂主在活跃气氛,掩日,六剑奴,大司命,黑白少司命都比较高冷。

开宴时刻到达,成蟜准时带着田蜜踏进厅中。

成蟜身穿红底黑龙纹金边锦袍,头戴玉冠,脚踏黑底绯红云纹,腰缠玉带,身材高大匀称,行走之间龙行虎步,威严尊贵的一面更加凸现。

田蜜身穿一袭端庄得体的紫红色长裙,跟昨晚的表现相差甚大,发髻已挽成妇人髻,身上斜挂着九星珠草,脸上带着亲切又不失距离的笑容。

“拜见侯爷。”掩日率先带人起身行礼。

“拜见侯爷。”田勐等人反应慢了一拍,但间隔并不大。

成蟜坐上了赶制的精致紫檀木椅子,沉声道:“免礼。”

掩日等人起身入座,田勐等人起身后再度向田蜜行礼。

“拜见侠魁。”

田蜜坐在了成蟜身边,无比意气风发道:“免礼。”

田勐等人这才起身入座。

成蟜居高临下,俯视四方,双眸中仿佛蕴含着惶惶天威,凡是接触到成蟜的目光人全部垂下了眉眼,不敢直视。

哪怕农家最桀骜不驯的虎哥也不例外,虎哥感觉自己若不垂下眉眼,自己的双眼恐怕要废……

表面上没有任何武功的模样,双眸蕴含的威压却如此恐怖,实在是恐怖!

“各位的功劳,掩日都一五一十向本侯禀报了。”

“该有的都会有,另外本侯跟大家初次见面,送一份见面礼给大家。”

“每人在原有赏赐上多加五百金。”

“你们也有,见者有份。”

成蟜先是看向田勐等人,而后又看向了掩日等人。

“嘶……”

掩日等见过世面的人还好,田勐等人可是被成蟜的手笔给震惊了,不由得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每人五百金,除了上面两位,在座的一共十六人,加起来就是八千金。

田勐等人不是没有见过八千金的财富,而是没有见到过拿出八千金当见面礼的人。

太豪气了!

韩国边军一年军费十万金,成蟜的见面礼快要相当于十分之一了。

“多谢侯爷赏赐。”众人起身齐齐行礼道。

阴阳家的人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他们也是要吃饭的,练功消耗的钱财也不少。

自然不可能拒绝,再说也不能拒绝,既扫兴,还扫了成蟜的面子。

田蜜双眼满是小星星的看着成蟜,情不自禁的夹了夹双腿……

“这次来农家,有两件事。”

“一是跟各位见一见面,二是有些事情要吩咐你们。”

“农家归附秦国的事情早晚会传出去,到时候肯定会有势力针对农家。”

“虽然有罗网相助,但秦国距离农家太远,难免会有鞭长莫及的时候。”

“那时如果遇到了困难,可以去找相应的人求助。”

“具体是哪些人不方便在这里说,你们侠魁知道。”

田蜜闻言连忙驱除心中的遐想,附和道:“没错,我知道。”

“齐,赵,楚,魏,韩,燕都有,每一个都是大人物。”

“当然比起侯爷还是差了一筹。”

“总而言之,以后各位不用忍气吞声。”

“有人敢欺上门,就打回去!”

田蜜说的人分别是齐国后胜,赵国郭开,楚国李园,魏国魏庸,韩国姬无夜,燕国雁春君。

后面四个是成蟜的关系,第一个和第二个是吕不韦的关系。

吕不韦跟齐国相国后胜和赵国相国郭开关系极好,那可都是实实在在用海量钱财喂出来的。

这两位都是给足了钱财就办事的人才,童叟无欺的那种。

最后一点隐忧也没有了,田勐等人双眼放光,从未感觉到自己的腰杆是如此的硬!

六国都有大人物撑着,还有最强的秦国做后盾,无敌了!

“田侠魁说得是。”

“好了,正事说完了,开宴。”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