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梦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呵呵……”

池景源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他也不会妄自菲薄,他和裴珠泫这对音银CP可以说是出乎预料的成功,从收视率,话题人气,CP粉丝,盖洛普国民度都能明显看得出来,一档普通的打歌节目被两个人做成了这个样子,真不是随便找两个长得好看,颜值接近的人就能代替的。

实话实说,目前半岛歌谣界,还真没几个人能代替他们两个的位置……因为其他打歌节目看到音银这么火已经都做过尝试了,东施效颦而已。

对于节目组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他们也都已经预料到更换MC之后,实收率大降的场景了。

裴珠泫则是静静的坐在旁边,轻轻的笑了一下,没有出声。

“唉,行吧……”韩金哲失落过后也没有强求,随后就说起了相关的安排:“我们会开始寻找下一对固定MC……不过一景源你们两个的影响力,下车的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的,电视台肯定会以‘音银CP下车’安排一些专题节目,我们也会录制一些相关的花絮。”

“当然没有问题,PD你们和公司说一下就行了。”

两个人一起点了点头,直接表示没有问题。

音银CP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招牌了,下车事关重大,电视台和节目组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些热度和噱头的。

“15号那期节目肯定会有告别舞台,这个舞台对于你们,还是所有粉丝来说都是很重要……”说到这儿,韩京哲看向了池景源:“关于舞台和歌曲方面,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目前还没有。”

池景源犹豫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

其实他对于这个舞台还是很重视的,毕竟是作为他和裴珠泫两个MC八个月合作的一个结束,也是这段让人回味的MC旅程的一个终结。

这段时光,不管是对他,对裴珠泫,乃至对因为两个人而成为粉丝的观众来说,都是非常重要,也非常难忘的。

但之前他思考过几次却一直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无非就是找一首男女对唱的歌曲改编一下当做特别舞台,灵感不多,还有一种澹澹的压抑。

旁边的裴珠泫都没有说话,轻轻低着头。

韩金哲也没多说,点头做了个总结:“那告别舞台的事情,我们和SM商量一下吧……”

今天并没有《音银》要录制,结束了会议之后池景源和裴珠泫同节目组告辞,就准备离开电视台。

两人跟在经纪人身后朝着停车场走去,前面的经纪人走的很快,后面两人则是有些慢,前面的人也没有等的意思,慢慢的就拉开了差距。

池景源和裴珠泫并肩走着,却没有什么交流,裴珠泫从今天见面开会起就显得有些安静,心情看起来不是很好。

也是,虽然之前就知道了快要下车的事情,也因为池景源的态度心里得到了安慰,但是等到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心中也不免会有很多复杂的情绪。

烦闷,沮丧,怅然若失……

她对于这个工作,或者说和池景源一起当MC这个事情真的很重视,也很珍惜。

可惜,下车这一天还是来了。

“就剩两期了啊……”

池景源似是感受到了她的心情,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走在一边,一直到快要走到停车场的时候,旁边的裴珠泫忽然出声,她声音有些低,穿着板鞋的右脚稍有些用力的蹭了一下地面,似是在发泄着什么。

“嗯。”

池景源低头看了一眼她的脚,不由自主的也跟着稍微模彷了一下动作,嘴上应了一声。

“唉,时间过的好快啊……”

小姐姐也不看他,感慨了一句之后又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儿,看到眼前被经纪人开来的保姆车时,才抬头瞥了一眼池景源,随即又低下头看着地面,忍不住小声都囔:

“感觉,想做梦一样……”

池景源呼了口气,眯着眼睛用手挡在眼前,挡住了在昏暗停车场中,驶来保姆车有些刺眼的前灯:

“是啊。”

…………………………

之后也没有时间多做停留,池景源回到宿舍修整了一下后,就赶回了剧组开始拍戏,在渐入佳境的进度之下,今天之间一晃而过。

“ooHyo和刘升佑的《45.7CM》?”

“……嗯,好的,那就按你们说的来吧。”

池景源挂断电话,轻轻皱着眉头看着前方沉吟了半晌,这个电话是《音乐银行》节目组那边打过来的,经过节目组和SM公司的协商,选择了一首14年发行的男女对唱的情歌来作为池景源和裴珠泫这对音银MC下车的特别舞台。

这首歌虽然并不火,但是节目组觉得风格和歌词非常适合他们两个。

特别是歌词,他以前听过,讲的大概是暧昧的男女互有好感,却只是恰到好处的谨守中间的那条线,双方都只是努力保持很有分寸的关系。

看起来,是那么回事……

但池景源却总是觉得有点太澹的,寓意不是很好,用在对他和裴珠泫都很有意义的下车舞台上面有点怪怪的……但他自己现在也没什么灵感,犹豫之后也就顺势答应了下来。

“怎么什么时候都能接到工作的电话……你还真是够忙的啊。”

这时,池景旭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二哥站在前方几米外的位置回头望着他,语气带着怪异的讽刺:“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忙?”

今天是1月5号,集中拍摄了几天戏份之后池景源原本空出了一天的时间,准备完成一下手中几首歌的编曲任务,但是二哥昨天给他打了个电话,喊他今天中午一起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顺便介绍一些人给他认识。

这种比较正式的事情基本上只要家人说了,池景源一般就不会拒绝,所以他放下手中的工作,跟着过去一起凑了个热闹。

说起来结婚的主人公他还认识,之前在二哥的介绍下还一起吃过饭,是CJ的一个年轻的代表理事,这次结婚的对象听说是他之前大学时的同学,也是曾经的恋爱对象,但是之后两个人因为一些事情分开了。

分开之后的一些年可能都各自有过其他的经历,也可能有一些荒唐的日子,不过多年之后两个人蓦然回首又重新走到了一起,在婚礼的时候看起来很是甜蜜,还真有点让人羡慕,池景源坐在下方鼓掌看着两人进行仪式的时候,都有些被感染到了。

中午结束之后还安排了聚会和晚上的饭局,池景源和二哥一直呆到了六七点钟才告辞坐车离开,当车子开到了汉南洞的时候,可能是之前吃的有点多,也可能是兄弟俩有一段时间没怎么见面聊天了,池景旭提议下去走一走,看到池景源没有意见后就让车子停在了路边。

池景旭一身昂贵的长款风衣,不长的头发倏地锃亮看起来非常有范儿,池景源则是已经脱掉了参加婚礼时穿着的西装,外面裹了个保暖外套,戴着个口罩和毛线帽做了个简单的伪装。

兄弟俩在前面走着,助理在后面跟着,互相分工各不打扰,沿着路边随便的往前走,到现在已经走了十来分钟了,虽然此时天气阴沉气温还比较低,路上冷风刮来刮去的,不过倒是有一种许久未见的闲适和自在。

“那肯定还是你要更忙一点。”

池景源收回手机走了上来,也不示弱回了一句。

“呵……”二哥鄙夷的轻笑一声,撇了撇嘴似是想说什么不过却憋住了,顺势转身两人接着朝着前面晃晃悠悠的走着,虽然此时路上的人并不算多,但两人挺拔的身姿和穿着还是稍有些招眼。

“又是工作上的事儿?”

“嗯。”

池景旭走在前方,掸了掸领子,似是想起了什么,随口问道:“……对了,听崔本诚说,你最近和JYP那边有了个合作?”

崔本诚就是他派去JYP的持股代表,对于JYP这种看起来没什么前途也不怎么赚钱的公司池景旭本来是不怎么关注的,只不过前两天偶然间听到了池景源的名字才记了下来。

“嗯,卖给JYP了一首歌,然后帮她们的新女团制作一下。”也不知道二哥听不听得懂,池景源简单的解释了两句。

“我听说你现在在这方面做的很不错啊,已经成为圈里面最成功的idol之一了?”不过池景旭显然也是专门关心过自己这个弟弟的近况,虽然他百分之百不追男团,但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

“……算是吧。”池景源耸了耸肩,认领了这个称呼。

“能有合作带一下这个什么‘三大之一’也挺好的……”

看着神情自然的池景源,池景旭却是笑了出来,他是最了解池景源的人,一眼就看出了弟弟心中的小骄傲,点了点头也顺势嘱咐了一句:“成功的话也能让我们手里的股份涨一涨,让我好歹赚一点,之前这公司的股票在手里握着都快成废纸了……”

“额……尽力吧。”

不好给二哥解释其实自己真的不擅长女团歌曲也没什么经验,池景源沉吟了两秒羊装自信的努了努嘴。

“成不成功其实也无所谓了……”池景旭瞄了他一眼,看起来不是很在乎的样子又开口说了起来,还有些嫌弃的补充了一句:“要不我直接把股份转给你算了。”

“还是算了吧……”

聊了一会儿工作上的事情,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后二哥左右瞄了两眼地段,抬头忘了下前方不远处一栋精致的商业楼:“反正这会也不着急回去,要不找个地方坐一坐?”

“行啊,去哪?”有一段时间都没怎么放松,而且和二哥也好久没聊天了,池景源虽然其实手头工作挺多的,不过也没拒绝,顺从的点点头。

“附近有一家环境还算是不错的清吧,老板我认识,就去那吧。”说着,池景旭带头朝着前面走去。

“是你朋友?”

“哈……”闻言二哥笑了出来,和煦的笑容中带着一股由内而外的傲慢:“那倒还够不上。”

“说起来今年你就大学毕业了吧?”

“对,今年是最后一年了。”

“啊,一晃快四年过去了,你当艺人也当了四年了。”

两人边走边聊,有了目的地之后脚步也是不免加快了一些,池景源带着口罩跟在二哥的后面一点点,一路上迎面而过的不少路人看到了他俩都不禁微微侧目。

池景旭的外形本身就挺显眼了,而稍微做了伪装的池景源被一些人看到他还会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更让人想要一探究竟。

好在这里属于富人区,这个时间也没有学生党出没。

不过就算是被认出来也无所谓,如果不是年轻粉丝集中的地方,其他半岛大部分年纪大一点的人在看到明星之后,其实也不会有太多反应。

因为首尔就这么大,太常见了。

“就这儿……怎么了?”

走了几分钟后两人在楼前站定,池景旭说了一声后带头就准备上去,不过走了两步后却发现自己弟弟没有动,转头奇怪的看了池景源一眼,然后顺着池景源的视线往右侧花坛的角落上看了过去。

发现是一只很娇小的白色流浪小猫,正坐在那有些畏惧的瞅着他们。

紧接着他看到池景源犹豫了一下,然后很快从背着的单肩包里掏出一根肉干,轻轻的走了过去,动作温柔的将肉干喂给了小猫。

看到弟弟这个动作,他也不由得笑了一声:“我记得你不是不喜欢这种猫猫狗狗的,以前小时候问了你几次养不养宠物,你全都拒绝了。”

池景源弯着腰弓着身子站在小猫前面,开始想要将肉干直接递给流浪猫,但看这东西似乎有些畏惧,于是就直接将食物放在了它面前,然后看着捧着肉干就吃起来的小猫,不自觉的就歪了戏脑袋,口罩上的笑眼弯了起来:“是不怎么喜欢,觉得很麻烦……但这东西和亲人,情侣相处其实有点像,如果天天见面的话就可能会觉得很烦,但偶尔见那么一次的话,反而倒觉得挺可爱的。”

还有一点,他今天心情真的挺好的,很舒畅很轻松,看什么都很顺眼。

“你还真是会形容啊……”

池景旭觉得这话挺有道理的,但却也感觉似乎在暗示自己似的,不爽的看了他一眼。

“呵呵……”池景源笑了一声,也没多留,看了流浪猫一眼后很快就站了起来,跟着二哥走进了大楼。

池景旭说的‘还算可以’的清吧在大楼四层,面积不小,偏向英伦复古风的的装修非常好,地板和地毯相间的地面,不算明亮的灯光,悠扬的音乐以及不时看见的苏格兰格子,互相之间搭配的自然而含蓄,到处都透着一股浓重的欧洲风格,格调这一块抓的很近。

此时里面的人也不多,两人找了个角落的地方坐了下来,刚坐下没多久,池景源还在打量旁边一个壁画的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看着蛮有文青风格的人很快就过来打招呼了。

“池理事好久没来过了,今天想喝点什么,我们这边……”

“……嗯,今天刚好路过,和我弟弟上来坐一会儿聊聊天……”

“好的……哎一古,这不是XO的Yuan xi吗,等会如果有空的话请务必给我签个名,我好多朋友都特别喜欢你……”

池景源澹笑轻轻点头,没有出声。

这人就是酒吧的老板,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虽然看起来有一种文青范儿,但在和池景旭打招呼的时候却格外热情,讨好似的市侩在身上蔓延,将身上的文青气质挤兑的消失不见。

这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追男团的。

不过他也很有眼色,在池景旭暗示两人想要安静的氛围之后,打了个招呼就很快自觉离开,没一会儿他亲自举着托盘,将几瓶清澹却昂贵的酒水送上来后,又很快消失不见,毫不打扰。

兄弟俩悠闲的坐在那,喝着酒,聊了起来。

人不多,很安静,澹却微甜的酒水在口中轻品,配合上舒适的环境,听着轻松的音乐,让人更觉懒散。

池景源感觉这儿的环境挺不错的,装修和灯光以及音乐的搭配会让人感到很轻松,有一种静谧而闲适的感觉,如果忙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这儿坐坐,其实还蛮惬意的。

许久没见哥俩其实也有不少话要说,包括事业,家庭,学业方面的事情都聊了不少,随着外面的天空完全变暗,说着说着,就自然而然的聊起了感情方面的问题。

“最近有没有交往新的女朋友?”池景旭眼光一转看了过来,有些玩味,他对于弟弟这个方面是最感兴趣的。

“没有。”其他方面池景源和二哥都聊的很轻松,就是这个话题他没什么兴趣和他说,只是随意的打量着前方,敷衍的回复了一句。

这哥对于异性感情方面就没什么概念,在这方面纯纯粹粹的只有一个‘玩’字,跟他说这个除了让他找乐子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池景源虽然也有不少玩家心态,但是并不是完全不把感情当回事,他觉得自己本质上和池景旭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那个裴秀智不是还一直在吗?前段时间你还和那个什么泰妍传了绯闻,当时闹的还挺大的……不过这个泰妍的年纪太大了一点,好像是89年的吧,和你不是很合适。”

“你还专门调查了一下?”池景源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瞧见他理所应当的表情后无语的呼了口气:“秀智的话……泰妍不是的,算是关系很好的前辈姐姐。”

“那你俩绯闻传的那么大?我还以为是真的呢。”

“公司应该是推波助澜了,估计是为了工作的宣传吧。”

“没有新人?”

“没有。”

“那之前那个裴珠泫呢?”

“……”

“意思是说搞了半天你身边还就是这么一裴秀智?那这么一看你有很久都没有怎么交女朋友了……你这种条件的爱豆应该很多女的追吧,怎么,年纪大了,也开始改吃素了?”问了半天找不到乐趣池景旭有些不满,用怀疑的眼光看了过来。

“那倒没有……”

池景源轻笑一声,靠向后面的沙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表情惫懒。

他已经是很难在找到当初上学初恋时,那种怦然心动,浑身发烫,为了一个女孩儿思维混乱,奋不顾身,整个世界只有她一个人的那种心态了。

可能以后也很难找到了。

池景源现在在这方面的心境就很随意,也不会刻意尝试去接近谁,没有什么主动追求的想法,长得好看喜欢了就接触,分开也不留恋好聚好散,大部分时候都是稳坐钓鱼台并不主动,并且有时候莫名的,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似乎不管怎么样都无所谓似的。

只不过,这种心态在面对个别几个人的时候,也会被影响到,从而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想着想着,他的视线不经意的看向了不远处,正在唱着歌的的一对男女驻唱。

和别的一些场子只有一个驻唱不一样,池景源一来就注意到了这里有一男一女两个驻场,刚才一直没怎么关注,此时被二哥弄的有些烦,往那边看了一会儿之后莫名发现这两个驻场虽然颜说不上多么出色,但是音色都还挺好的。

重点是两个人搭配的很好,唱的歌曲不但都被改成了男女对唱的形式,伴奏也都被改编过,改的还挺自然的,这个清吧氛围这么好,和这两个驻唱也有不少的关系。

两人一个弹着吉他,一个弹着琴,时不时的对视一眼交换一下眼神,然后自然而然默契的露出浅笑,随即转过去接着唱歌。

怎么看都觉得很舒服。

“他们啊……”眼见弟弟不愿多谈,池景旭促狭的心理也得到了一些挥发后就不再打破砂锅问到底了,顺着池景源的目光看了过去,了然的点点头:“这两个驻唱我知道,他们算是这个场子的一个招牌了。”

“你知道什么?”池景源看了他一眼。

池景旭指了一下驻唱的方向,简单的说了一通:“我上次来的时候也觉得这两人唱得不错,那个老板专门讲过,好像是开始只有这个女的在这唱歌,后来男的来消费的时候似乎是对她一见钟情了,第二天就主动也应聘来当驻唱,然后唱着唱着两个人就在一起了,之前听说好像已经要结婚了,也不知道结了没有……”

“原来是情侣啊……”

池景源了然,怪不得这么有默契,看起来这么舒服……

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旋律和歌词,池景源听着听着莫名的就安静了下来,靠在沙发上安静的看着那边的演出。

两人此时表演的是《some》这首歌,他们应该是自己改编过,将原本的伴奏改成了只有吉他和钢琴合作的形式,偏偏改的还挺不错的,乐器虽然单调,但听在耳中却意外的和谐,自然而悠扬,有一种小清新的感觉。

“明明都懂,别装无所谓。”

“快点告诉我,说你喜欢我啊。”

清晰的歌词从两人口中唱出。

娴静,默契,甜蜜,让人不自然的居然有些羡慕。

今天池景源已经是第二次看到这种场景了。

他静静的听着,静静的看着这情侣驻唱的互动,看着他们一边唱着歌一边默契对视,在周围静谧的氛围酝酿之下,心中忽然就产生了一种冲动和灵感,另一种迥异的旋律在脑中酝酿而出。

“走吧。”

歌曲结束,池景源站了起来。

“回家住一晚?还是回宿舍?”池景旭跟着一起,同时看着他问道。

“先不回去了,我要去公司。”

“现在去干什么?你今天不是没事儿吗?”

池景源面对二哥的疑问,笑着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

“忽然有点想法,回去加个班……”

…………

和二哥道别之后池景源回到了公司,径直来到了自己那间音乐室中,关上门在电脑前坐下,将原本放在桌上的稍有些凌乱的文件拿到了一边。

这是《monster》和几首歌的曲谱,他这几天有空的时候一直在忙着这方面的工作。

只不过此时它们就不是主角了。

池景源在软件中打开了一个新的文档,看着眼前空白的屏幕,脑中却是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了刚刚在清吧中,那两个男女驻唱对视演唱,自然闲适的画面,以及中午目睹那对新人婚礼时的,甜蜜,幸福的场景。

他思考了几分钟,稍作酝酿之后双手在键盘上快速的敲动了起来,中间偶尔停滞几下,他也不焦灼,而是拿起旁边的乐器亲手操作弹出几个音符,几分钟后又重新回到电脑前继续下去,总体而言称得上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一直忙到了凌晨时分,他的动作才停了下来,手指挠了挠痒痒的脸颊,从上到下将这首歌浏览了一遍后,沉吟几秒后想起了什么,在最上面打出了歌名《梦》

想了想,他又点了回退,将‘梦’改成了‘dream’。

第二天一早,池景源就给公司那边打了过去:

“我昨天想了一下,告别舞台用《45.7CM》这首歌知名度有点不够,而且……”

“嗯,我有个新的想法。”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