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许老要见你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王博敖最近有些焦头烂额,家族的两大核心集团,远洋集团,华航集团同时爆出丑闻,国家证监局,***局,银监会同时对两大产业发出了通知书,责令他们限期整改。可是王博敖根本就不知道问题处在什么地方,他是这一届的王家家主,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必须要第一个站出来承担责任,虽然在远洋集团中,他的控股权已经下降到了第三的位置,可是家主这个光圈却让他没有办法置身事外。

有些狂怒又有些无奈的王博敖只能够联系那些权利中枢的官员们,妄图能够打听出来一些消息,至少得让他知道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吧?

可是平日里对王家都颇多照顾的官员这次却纷纷对他避之不及,电话打过去要么就是开会,要么就是很忙,还有的人干脆吩咐秘书接电话,根本不搭理他。

当王博敖拨通最后一个电话依然被拒绝了之后,他再也恩耐不住心里的怒火,狠狠的将手中的电话给摔了出去。儿子王梓站在一旁,有些漠然的上前将已经碎成垃圾的电话捡起来扔到了垃圾桶,面带忧虑的问道:“爸爸,那些人还是不愿意告诉我们问题的症结所在吗?”

“平日里收钱的时候,一个比一个精,现在到了要用他们的时候,却都给我玩起了空城计,好,很好。如果我王家垮掉了,他们也别想要捞到任何好处。要死大家一起绑着下地狱吧。”王博敖狠狠一拳砸到了雕花的书柜上,那上面价格不菲的古董花瓶应声而落。好在地毯的柔软度非常的好,那么高的高度掉下来愣是没碎,只是不停的在地面上打着转。

可是这个花瓶的命运并没有结束,王博敖愤怒之下之间飞起一脚踹了过去,就听见砰的一声,花瓶与墙壁来了一个全方位立体式的接触,碎得不能够再碎了。

王梓脸色也变得非常的难看,记忆中父亲甚少出现这样情绪失控的情况,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了,现在的局面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程度,稍有不慎王家这艘航空母舰就有可能分崩离析。千里之提溃于蚁穴,王家虽然家大业大,可是内部的构造却错综复杂,只要有一点的缺口,那些埋藏在暗中的对手们就会蜂拥而上,将这艘航母拆成散碎零件。

而且现在家族内部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父亲对王家的绝对控制力受到了严重的挑战,带头的就是自己的那几个叔伯,王博龙,王博鑫更是其中跳的最欢的两人。他们垂涎家主的位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父亲隐隐有不能控制局面的趋势,他们就像是黑暗中的毒蛇,开始露出了自己锋利的毒牙,随时准备上来给父亲狠狠的一击。

“要不,给乔家人打个电话?”王梓想了想,最终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哪知道王博敖的脸色忽然变了,扭过头狠狠的瞪着自己的儿子,那两道寒冷的目光吓得王梓脖子都缩了缩,不自在的往后退了两步。

“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谁告诉你的?”王博敖从书桌背后走了出来,一直站到了自己儿子面前不到一米的距离,声音冷漠的问道。

“爸,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些事情你大可不必瞒着我的。乔老是我们最后的希望,只要他老人家说一句话,我们家现在的困境就可以迎刃而解了。”王梓也豁出去了,大声的说道。

“你懂个屁!我告诉你这件事你最好给我烂在肚子里,谁都不要说。这是我们的最后的底牌,又何尝不是勒在脖子上的枷锁。稍有差池整个家族都会被毁掉的,明不明白我说的话,回答我。”王博敖还是头一次用这样严厉的口吻跟自己的儿子说话,甚至还透出了一丝威胁的味道。

王梓不服气的说道:“不就是玉帮的事情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还不相信我们家垮了,乔老会没有半点的动容,要知道……”可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他老子就狠狠一个耳光扇了过去,喘着粗气说道:“你再说下去,我就关你两个月的紧闭,除了你的房间那里都不准去。”

完了又觉得自己的语气过于的狠厉,心一软苦口婆心的说道:“儿子,有的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玉帮的事情不光牵扯到我们王家,更大程度上是国内两大元老之间的权利斗争,这些事情我怎么能够跟你说?说了就是杀头的罪名。我们家能够拥有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玉帮,外人看起来风光的很,可是真正的要跟国家权利机构掰手腕,那简直就是找死。他们只需要一句话,就足够将我们彻底毁灭。是彻底毁灭,你懂吗?”

王梓被那个耳光给扇懵了,愣愣的看着自己父亲良久才有些呆滞的点了点头。王博敖长叹一声道:“去吧,这段时间都不要出门了。玉帮的事情切记不要再提起,否则就算你是我的儿子,我也会用家法处置你的。下去吧。”

王梓捂着红肿的脸颊狼狈的离开了房间,而王博敖则走到了书架面前,轻轻的转动了一下上面一个瓷盘。一道暗门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书架的后方,他将手伸进去拿出一个铁盒子,吹了吹上面并不明显的灰尘,想了想又放回去。

但是几分钟之后他再度将这个铁盒子拿了出来,手指头在上面轻轻的叩着,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果断拿出了卫星手机拨通一个极度私密的号码。

可是当他放下电话的时候,却大声的笑了出来,只是那个笑声却透着极度的无奈和悲怆,喃喃的说道:“天意吗,难道这是天意吗?不,王家不会这么轻易就垮掉的,你们想要毁掉我的家业,没有那么容易。”

说完他抄起桌面的铁盒子,狠狠的摔了出去!

……

“楚爷,外面有一位姓许的老先生要见你,是否要见他一面?”秦刚站在楚天成的身后恭敬的说道。

楚天成这几天一直都在病房里写字,他虽然出生草莽,但是却写得一手好字,尤其是“颜体”更是写得让人惊叹。听到秦刚的汇报之后,稍微愣了愣,旋即笑道:“贵客临门,岂能让人在外面久候。快请。”

秦刚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没多久他就带着一个满头白发但是精神异常矍铄的老者回到了房间。

“楚爷,客人来了。”

楚天成丢掉手中的毛笔,有些歉然的说道:“实在抱歉两条腿不变,不能够站起来迎客,还请许老见谅。”

许姓老者爽朗一笑,挥手道:“楚爷客气了。能蒙楚爷相见,许正阳受宠若惊啊。”

楚天成也笑了,点头示意秦刚离开,才推着轮椅到了许正阳的面前,伸出手道:“神交已久,今天得见许老真容,真是感概莫名。请坐。”

许正阳去走到了书桌面前,看着楚天成狂书的作品,赞许的点了点头道:“遒劲有力,颇有古风,就是不知道楚爷临摹这样一副《满江红》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

楚天成哈哈大笑道:“许老过誉了,只是闲暇时候涂鸦之作,承蒙许老金口赞许,楚某受宠若惊啊。”

许正阳接过他递来的茶杯,有些喟叹的说道:“楚爷想必也猜到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了吧。”

楚天成却不接话,淡淡一笑道:“愿闻其详。”

许正阳的眼中忽然爆出精光,楚天成却依然神色淡然的看着他,两个人都已经是身经百战的老者,同时也是登上过华夏国权力巅峰的人,散发出来的气势自然不同凡响。不过两人之间这看不见的交锋,却最终以平局收场。

“虎子,在你手下吧。他现在叫什么,好像是军师?”许正阳也不再绕圈,直奔主题而去。

楚天成淡然一笑道:“我不知道什么虎子,我就认识一个家伙,叫叶天虎。现在替我分管青山社的一切事宜,许老要找的可是他。”

许正阳神色变得有些落寞,楚天成其实不太清楚他跟叶天虎之间的矛盾,见他一代帅才都露出这样的神色,难免有些好奇。

“他是我的兵,也是我最对不起的人。其实不光是他一个人,还有十六个小伙子,我欠他们的这辈子是还不上了,只能够下辈子来偿还。还好,欣慰的是虎子碰见了楚爷这位贵人,将他原本已经是支离破碎的人生又给拼贴了起来。他的爸妈也是楚爷安排人入殓的吧,我代表战神,谢谢楚爷。”说完居然给楚天成深深的鞠了一躬。

这可把楚天成给惊住了,赶紧上前将许正阳搀扶起来,急切的说道:“许老,这可使不得。你是我楚天成最敬重的人之一,这样的大礼我可承受不起。”

许正阳握了握楚天成的手,良久才说道:“楚爷,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龙飞现在应该在青山社吧,你需要马上联系虎子。他这个人嫉恶如仇,对你的大恩肯定是不会忘记,可是对战神他是满腹的怨恨,为了龙飞,也为了虎子,你需要给他一个明确的指令。如果他有恨,就让他来找我吧,也到了给他们一个说法的时候了。”

许正阳坚毅的神色也让楚天成微微一滞,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点头道:“楚某明白了,我会马上致电天虎,让他全力配合龙飞的。”

“如此,多谢了。”许正阳依然明亮的双眸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浮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气,他的眼前出现了那十六个少年青春逼人的脸庞,和他们离开华夏国时候,说的那句话。

“许老,我们一定会回家的。”

孩子们,你们也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