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孤城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主将关羽等众人的瞩目之下。

正负责居中临阵指挥的关平,现在指引着各部源源不断的往杀出的缺口杀了上去。

编县守卒军心本就因曹仁本部精锐败退而惶恐不安。

现在荆州军诸部战力还如此旺盛。

轻易间就撕碎城头的防御。

无数的荆州军兵卒从此处杀了上来。

继而又席卷全城!

下一刻,一手执着圆盾,另一手持着环首刀结着战阵护佑着冲车队缓缓推进,抵达编县城门口后。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正在冲车之中的士卒就迅速操控着攻城车撞了起来。

“抨,抨……”

一段段互有节奏感的撞击声就响彻了四周间。

这在荆州军上下听起来,无疑是属于天籁之音,

只见冲车伸出来的一长截的粗大圆木削成着桶状似的圆心,重重往城门上撞击。

多次撞击下来,站在城墙之前的守卒似乎都仿佛整道身影都在天旋地转,城池似是也有摇晃的趋势。

原本守军就因荆州军各部相继杀上了城头,渐渐无力抵挡而大为慌乱。

现在颇有一种“屋漏偏逢连夜雨”的韵味。

随着城门又被撞击,编县守军终究是彻底的失控了。

“啊,”

“快撤,兄弟们……”

一瞬间,已经有不少的士卒不愿在做无畏的牺牲而在高声呼喊着。

这一下子就让军心愈发的涣散开来。

越来越多正在浴血奋战的军卒开始放弃抵抗,要么放下武器就地投降,或者就往城中逃去。

“狗日的曹仁,他主动出击打了败仗,自己先行跑掉了,却让我们给他做替死鬼。”

“老子不伺候了!”

……

编县城头上亦是一顿的功夫就乱做了一团。

各种咒骂之声不断的传响开来。

这亦算是编县守卒们的心理防线撑到了极限而导致崩溃的正常反应。

他们战前士气本就因主力于正面溃败而大受影响。

现在又被气势如虹,战力旺盛的荆州军短时间横扫。

又焉能不生出数分怨气?

先前,他们之所以还未做逃兵,那也是考虑到了正在后方的妻儿一家老小的性命着想。

毕竟,曹操于军中制定了严酷的军律。

若前线将士,有胆敢投敌者、妄做逃兵者,后方老小将尽数实施连坐法。

家中亲卷尽数斩首示众,女卷则许配于他人。

此一律法不可谓是不严酷。

但也却是十分的卓有成效。

因为实施了这道军律,军中诸部自然是不敢在挑战底线。

每逢战前,唯有奋勇向前,若无将令绝不容后退的斗志。

不过,处罚的军律虽很严酷,但曹操作为老练政治家,玩弄权谋手段自是一分钟的高超。

他的奖罚措施都很分明,并不吝啬。

麾下就有许多兵将升了上去。

军中规定,若立军功者,亦当按功获官爵。

所谓的打一棒槌,又施舍颗甜枣的举措。

亦是曹军麾下军众得以顺利运转,并不存在有单纯的怨言。

但目前编县的局面已经是彻底失控。

守卒早已无了战心!

他们现在也根本顾不得后方妻儿老小一家性命了。

当务之急,是如何保证自家的性命得以保全。

随着编县城内战局彻底陷入乱局。

攻城车富有节奏的攻势,无人干扰的情况下也很快就撞开了城门。

下一秒,正在临阵指挥的关平当先注视道这一幕,他脸上流露着浓烈的严肃之色,一言未发,只是大手高高一挥。

就见阵中的令旗就再度是摇曳而起。

荆州各军接踵齐至的结阵杀了上去。

军阵之中,此刻吼声如潮。

仿佛编县四周都飘荡着响彻云霄一般的声势。

无尽的喝声……

凌厉的气场宛若掺杂于空气之中,

荆州军各部这一刻已是势如破竹,杀入了城中。

一路更是犹如摧枯拉朽般!

没过好半响。

高高的编县城楼上就挂起了独属于主将关羽的“关”字战旗。

这一座从陆路上通往襄阳的唯一防线,至此亦被给轻而易举间扫清。

此刻,荆州军全军上下,无不是轰然浮现着喜悦。

大军之中,仿佛亦是充斥着浓郁的欢愉气息。

这一夜。

主将关羽也考虑到此番自发兵北上以来,己方部众是经历了好一番的恶战,方才将战线一步步的推进到了此处。

时至今日的麾下各部将士,身心都已俱疲。

他本身就亲于行伍之间的寻常军士。

既然现在已是攻陷了编县,关羽当夜亦是在谨慎的安排巡防军负责北面一带的防务,以防曹军趁势席卷而来的情况后。

他随之也下达了军令,命诸部各自于营中主持庆功宴,犒赏此番有功兵士。

一方面,是缓解连日来所奋勇厮杀的压力。

另一面,也是为了能够给部众一个短暂的休养,好予以备战接下来的襄樊攻坚战。

襄阳、樊城分别是位于沔水南、北两岸间的大城。

亦是连通着淮南、许都以及宛、洛的水陆交通要道。

关羽坚信,襄樊既然作为曹氏一方的重镇所在,即便曹仁野战败走,但他亦不会轻言放弃,

势必会拼尽全力,来布置防线,守卫城池。

或许即使是拼上性命,亦在所不惜!

那接下来就将势必是一番苦战。

让麾下各部军士休养好体力,就很有必要。

下达指令后的关羽如是思忖着。

当夜里,他还亲自携众将巡防于营垒中每一道营房,前去与士卒们亲切交流。

诸人们都一致瞧见了主将的问候,纷纷不由是大为感受着面色大振。

一齐不自觉的高呼了起来。

喜色不自觉的就蹭蹭往上涨。

本来关羽的性子就是傲上而不辱下。

虽然日常的治军当中,他都严纪军法。

但众兵士都很清楚,自家将军平素间亦是十分温和的,特别的爱护他们,经常打成一片。

除却该有威严的时候,威信会倍增。

寻常时分,都并不会有上位者的架子。

现在关羽携着诸人相继奔走各处营房之间,也是很快就得到了各部将士的亲切拥戴。

无不是窃窃丝语的夸赞着。

……

编县防线被攻破。

从江陵陆上通往襄阳的阻碍将全权扫清。

荆州军在关羽的指令下短暂休整了一番,就欲继续往北进军。

此一刻,连番的胜利之下。

荆州军众整个军阵间无形的就散发着一股股令人凌厉却又富有威慑力的肃杀气息。

这就是属于正面击败曹军所衍生而来的无敌之势。

而在另一边,前都督赵累本是奉命撑船率水师沿江津渡处奔水路径直北上。

欲与关羽亲率的步军会师襄阳城下。

可由于曹仁视线所布置的防线下。

他特意在水路的必经之地蓝口聚处设下个防线,并特意差遣襄阳守将吕常亲自统筹。

赵累携众沿水路畅通无阻的一路北上,于此遭受了抵御。

由于曹军早就在附近的江水里沉舟,以作为暗礁阻拦荆州水师通过。

又由于岸边时刻都屯集有重军。

赵累这面多次想谴军前去清理,却是都以失败告终!

每次但凡有荆州水师的船只欲图靠近,就会遭受着敌军的箭雨打击。

让人压根无法靠近暗礁区域。

一时间,敌军抢先占据了岸边的有利地形防守,赵累暂时还没思索到破敌之策。

万余水师部众被迫被隔绝于此地,暂时无力继续北上,兵进襄阳城下。

但这种种战况伴随着编县的失守。

僵持的局面被直接破局!

编县一失,将预示着荆州步军可顺势奔赴蓝口聚支援。

吕常作为久镇襄阳的老将了。

他内心深处十分明白,若是蓝口聚的驻军继续防范于此,待荆州军援助过去势必是无力抗衡的!

除了折损有生力量外,无有丝毫的裨益。

他深思一番后,就拍桉决议,亲自放弃了此地的防务,撤回了众军士。

随着曹氏的收缩防线。

此情况也令败退至樊城的主将曹仁所得知,虽然他此时心有不甘,但碍于襄、樊二地的重要性,绝不容有丝毫的闪失。

他一时只得暂时按捺下忌惮敌军的神色,强迫自身冷静下来。

命麾下众将立即着手对襄阳、樊城一线展开强有力的防御部署。

不仅如此。

他还差人前往江夏已北的安陆,命江夏太守文聘率部见机行事,于侧翼骚扰荆州军,务必不能令其军各部主力能够安然无恙,肆无忌惮的攻击襄樊。

随着曹仁长坂一役的惨败过后。

荆州战区,曹氏上下的各部军力士气低迷不论,还只能被逼迫不得已的采取着守势。

这一刻。

随着曹氏的主动避让。

荆州军全军上下,斗志不由是愈发旺盛不已。

蓝口聚敌众的撤离,也令赵累所部水师将畅通无阻。

他命麾下军众快速清除掉江河里的舟船所形成的暗礁。

然后,一艘艘的战船徐徐往北面开进。

荆州步骑,也从编县再度启程。

一两日后。

水陆两军相继会师于襄阳城下。

在关羽的亲自部署下,大军迅速就围绕着襄阳城四周的道口展开了围城,隔绝了与北岸间樊城曹仁部的联系。

随即,他还各自下达分派了指令,命军众诸将校各自前去收取了襄阳周边的中庐、宜城等城池。

彻底将其变为了一座孤城。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