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灭灯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外域魔神看来是误会了什么,他所遭遇的星舰攻击,并不是灵栖的布置啊,就连灵栖自己,也险些陷进去好不好!

但是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此等细枝末节的小事也没空去讲,道理什么的,都是分出胜负后,胜者怎么说都是有理,败者怎么讲都是找借口。

眼下,那外域魔神就祭出了真正本领:只见他宽衣解带,周身附着的各类衣着,饰品,居然全都是法器!

这些法器,环绕魔神周身,旋转布阵,一边发出阵阵的波动,在抗衡着本宇宙天道规则的抹黑。

是的,所谓抹黑,就是先前呈现出的那些令人嫌恶,作呕,避之唯恐不及,极欲灭杀之而后快的过敏反应,这些其实都是天道强行将他它对于外来规则的观感,覆盖到本土生灵的感官上,而形成的印象。

但现在,外域魔神的动作,似乎是在扭转这些感官,争夺“软实力”,“话语权”!

你不是把我外域的规则道统,抹黑成污秽不堪的东西么,那我就进行反编译,利用扭曲过得印象,重新编制出符合本地印象的审美......渐渐地,血肉,器官,污黑,墨绿,腐烂紫,诸如此类的混沌印象,按照一定次序重新组合,形成了一副虽然仍旧很狰狞,但至少骨骼,肌肉,尖牙利齿层次分明,看上去虽然很邪恶,但却有了秩序,更类似于一种强大的“力量美”之存在。

而这层怪物身躯,俱是外域魔神佩戴的装饰跟衣物化成,所占空间范围也堪比一艘主流战舰大小,至于他本体,则是在这一大片空间中,演绎了坦诚相见的天体秀:

这货全身舒展,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发出光明,而且不是仅有灵栖的大道真实视域能够刚看到的光明,乃是包括真知会众人,都可以见证的瞬间画风转变:

那外域魔神,不再是邪恶扭曲的怪物,而是一位具备王者之姿,拥有犹如完美雕塑般的身体,而且周身光明大放!

他全身的每一个毛孔,所放出的光明,居然都是一簇簇的光辉组成的宫殿,庭院,山河,城镇,里面有森林草木,飞禽走兽,也有市井朝野,川流的人群......

而其中更多的建筑则是神庙!到处都可见的神庙,大大小小的雕塑形象,而且每一尊雕塑,其实都是那外域魔神的形象,无数生灵,不光是具备文明形态的人群,还有那些飞禽走兽,每次遇见魔神雕塑时候,也会跪倒叩拜,口念赞词,不知疲倦。

或许,在这个空间里,不应该称呼那外域魔神为魔神,他就是真正的神......

“神国降临!”

随着一声震喝,虽说是完全听不懂的语句,但同时也在神识中出现了这句震喝的意义,那无数神国景象,再度扩展,一直穿透了先前外域魔神护身法器所幻化的血肉怪物躯体,形成光辉四射,威严刚劲的铠甲。

此时,虽然外域魔神的形象变得可接受了许多,似乎没有初来时那么可怕,但实际上现在他的强横之处才刚刚要展现,因为这可是硬生生镇压了周边的天道规则,显出自己的真本色!

他只是脚掌微微一弹,便轻而易举地踏出空间涟漪样的波纹,将之前困扰已久的六道熔炉之火如履平地,一跃动而出!

至此,可以宣告天道规则在面对此魔神的抵抗中,完全处于了下风,因为它已经无力在抹黑此魔神的形象,从第一个人产生“这家伙其实还蛮帅的”印象开始,滚雪球效应便一发不可收拾,逐渐层层加码,从“黑转路人”到“路人转粉”到“粉转崇拜”到“世界观完全改变”......

再一次地,星团战舰中出现了先前那种船员精神污染,世界观崩溃,全身扭曲化的噩梦情景,只不过这一次,是舰队后方,靠近本宇宙一侧的船员先出现变化,而前锋侧,直面魔神形象的部分船员,反而没有遭到“天道过敏反应”的影响,他们只是痴痴地看着眼前的外域魔神,口中不由自主地呢喃,以先前魔神世界中的语言,唱诵出赞美的诗歌,虔诚得宛如初生赤子。

主动权居然易手了......现在是魔神在用自己的规则挖本宇宙天道的墙角!

从这一点也看出,此魔神当真是实打实的强者,居然以一己之力跟天道主场硬钢,还能够不落下风?

然而从长远看,这番威风恐怕不会持久,毕竟他所承担的范围,就是周边一片而已,但本宇宙的空间规则底蕴,后劲何止亿兆于这片战场?

魔神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趁着这短暂地将周边规则化为自身主场的时间里,强行镇压灵栖,再把她带走。

所以此魔神在神威大盛后,半眼也没瞧周边的舰队,直接就向灵栖袭来!

而这一切,灵栖其实都真真切切地看在眼里,既没有被本宇宙天道的抹黑所蒙蔽,也没有受到外域魔神发力后的反击现象所干扰,在她眼里,万物皆是本源,虚妄的外表,色相,毫无意义。

唯有力量!

灵栖不躲不避,再次鼓动都天神雷拳,跟魔神硬拼一记。

咔嚓,两者力量交锋之所在,爆发出比先前一发歼宇炮还要直达本源,乃是正宗天雷炸裂,十相物态迸发的威力,轰然击碎了方圆近百光年的规则,一时间就连宇宙空间自愈能力,也迟滞了约一飞秒的间隔,才补充回来。

抛去这过于玄奥的后续反应不说,单纯从直接的后果看,外域魔神一击之下,只是身形略微迟钝,停在原地,而灵栖则倒飞出去极为遥远的距离,中途更是不得不施展出在冲进核心黑洞时候用过的,物质信息链化的神通,才将贯穿全身,如跗骨之蛆的外域力道散去,然后咬着牙硬是再用了一次曲率航行的手段,将身形遁回外域魔神面前,依旧摆好第二发拳架:“再来!”

仅此一回合,双方战场周围就又呈现出海量不可名状的恐怖噩梦情景,这些都是灵栖刚刚被击后,散逸而出的外道规则,而此时,颠覆三观的是,这些景象越是可怕,才越是能说明外域魔神对他们的掌控力变小,重新令天道可以主持大局,灵反倒是希望现在对面的魔神形象变回扭曲混沌模样,因为那样就可以说明此魔神的主场优势在消弭。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外域魔神老神在在,抱着膀子,轻扬下巴,周身王者威严的正面气场没有丝毫扰动:

“不错啊,小丫头,看不出你还有些硬气?你的身材,姿色,真是美妙至极!而你这幅形象,居然能够不打折扣地在我眼中呈现,即使是在两个天道规则的混乱纷争下,也不改顶级炉鼎的本色......能呈现这样的姿态,你身负大道金丹,在任何天道下的生灵看来都是纯真归一,不受蒙蔽,只是原因之一,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乃是,你这幅身体,原本就是孕育世界的最佳胎床啊!”

外域魔神松开抱膀的双手,转而用一种安抚撒娇的小娇娘的态度,柔声蛊惑灵栖:

“来,还等什么,本王乃是征服过上百座成熟世界的外域之主!等你随我去到外域,你就会清楚,成为本王的直眷,是何等荣耀!而我的上百座世界底蕴,就是我能够力压环伺在外的千千万万个图谋不轨之人,成为第一个闯进来这个天道宇宙的证明!我是最强的!”

“虽然我的百座宇宙底蕴已经令我成为外域第一人,但可惜我的体量仅限于此,这百座宇宙的规则,同时兼顾,容纳,已经是极限......不过要是有了你,有你这大道金丹平视一切规则的大权之威,我就可以无限地吞噬万千世界!那些拥有九十九世界的家伙,虽然我打捏他们如教训鸡狗,但体量的差距达不到碾压,始终会令他们有逃脱机会,一来二去仿佛蚊蝇,不胜其烦!只要你与我结合,给我大道金丹之力,我就可以无限吞噬那些鼠辈,达成千千万万世界之主,并且没有极限,我会成为无数宇宙的唯一真皇!”

外域魔神大放厥词,动作夸张,而且一步一步地靠近灵栖,那戏份多多的双手,眼见得就要抚在灵栖脸上......

可是灵栖始终摆着拳架,引而不发,冷冷地注视着外域魔神的一切动作:

“道友恁地啰嗦,你若真有吞天盖地之志,不妨动手便是,为何废话多多,却不见行动?”

“哈?你这意思,终于是打算从了我么?”外域魔神难掩喜色:

“我当然是怕伤到你啊,我的小宝贝!这里办事儿太不方便,总有本地天道阻拦,破坏气氛!待你随我去那外域行宫,本王定会叫你舒舒服服,施展从百个世界收集而来的万千手段,日后更有征服无穷位面的无上荣光......”

“说的好,所以我选择自己来做大道缔造者,不如道友你把自己的底蕴托付给我,让本座替你完成遗愿吧。”

灵栖又是一拳打出,外域魔神惊呼出声,来不及回防,结结实实被锤到胸口......

这一次,外域魔神整整后退三步,而灵栖还是倒飞出去,只不过倒飞的距离比先前近了少许。

“果然,你后劲力不持久,这方天道毕竟还是更熟悉我,我的体力会得到源源不断的补充,而你,光是维持现在的优势,就要耗费甚巨。”

灵栖再一次回到外域魔神面前,轻拭嘴角的血痕,表情淡然。

而外域魔神却龇牙咧嘴,面露狰狞:“这是你逼我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强行灭杀了你,夺金丹遗蜕,虽说会大大损坏金丹的玄妙,但只要趁热的话......”

“趁热你奶奶个腿!”毫无征兆地,背后冒出来又一个身影,不管不顾一头顶在外域魔神后腰,以一种毫无章法,街头混混打架的手段,摁着他就是捶......是炬云龙?

“王八蛋,我的舰队伤亡过半,并且其中有半数已经成为规则错乱的污染源?这样的他们,即使回到驻地也已然没救,甚至还会带来更多伤亡......我的队伍,果然又团灭了啊!不过老子这辈子的团灭,从来没有一次是不让对手付出百倍代价的!你这混账王八蛋,必须血债血偿!”

炬云龙周身也是有着天道光芒维护,所以居然可以直面外域魔神的强力规则,分庭抗礼?但他的单体战斗能力显然不够老练,外域魔神反应过来,只用身形一晃,就把炬云龙弹飞好远,短时间难以归来。

而且,炬云龙能够抵抗外域魔神的打击,百分之百全是靠天道庇护,险之又险,恐怕那层庇护光芒稍有减弱,他的本体脆弱不堪。

相比之下,灵栖的一身本领则全都是硬桥硬马锤炼而来,灵活和随机应变的经验也丰富成熟,当下不在迟疑,趁着炬云龙争取的一线机会,当仁不让地暴起发难!

“兀那道友,你虽然心术不正,但作为超脱强者,本座必然敬你,所以就不和你玩了......方才几番交手,我已经测算出来,你在我方天道的压制下,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当然,若是一般的强者,还是难以跟你相比,但本座这大道金丹的底蕴,可以无视你的重重规则,造成真实伤害!而你自身在我方天道压制下,似乎实力平平?”

“你说你在外域征服过上百世界,我对此表示怀疑?方才我见你是以神国一途超脱,但据我所知,这乃是最为生硬无脑的获取力量办法,说不定你是献祭了难以计数的生灵魂魄,才闯进我方天道世界也是说不准......”

“那么,计划有变,你的资质,不足以让我一役抵达炼虚境,我也就不和你浪费时间了,还是请你出去转达等候的其他人选,叫有真本事的强者,才来切磋吧!”

言罢,灵栖双手缠绕劫雷之威,不再思索任何五象变化和内涵尝试,就是简简单单地把都天神雷拳,一拳一拳地打出来......原来真正放水的人,是灵栖?而她,早就可以把都天神雷拳当成普通拳脚来用!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