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油瓶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空间广播里面一顿鸡飞狗跳,但就是迟迟没有找到关闭广播的方法,引得自从声音出现时候就一直淡然注视广播传来方向的灵栖,也不由得侧目:

这是一群足以把视野内的宇宙星空都遮住的超级战舰集团!

不管是广度能够平铺半边宇宙,视野可见的厚度也是遥远无止境,目测至少是以亿计数的超级战团,其中体量堪比恒星的战舰就有近千万艘,而这只能算是主流的中等规模武装,恒星系规模的大型战舰,也有近万艘,每一艘都足以容纳一个完整的文明......

至于旗舰的存在,更是无愧于星团级舰队的称号,它光是体型大小,就要以光年来计算,而作为旗舰固然不可能冲锋在前,而是居于整个舰队的中部偏后,有团团团精锐战舰严密拱卫。

照理说,这艘旗舰的大小跟方位,近乎是无法被普通光学手段观测到的,无论是机械类透镜,还是生物的观光器官,都没法跨越光速恒定的绝对真理......但这艘旗舰,偏偏由于采用了各种维度科技,修仙炼器,魔导法阵,神鬼图腾等技术的融合,使它呈现出一种超越空间透视原理的存在感,仿佛极近,又仿佛极远,明明是光年尺度的超级战舰,却又能够在任何人的观测视野内完整地呈现出其威严,英武,至尊,无敌,不可接触,不可亵渎,不可战胜,不可逃避的种种现实的,和玄奥的,直观的,和抽象的印象,直接烙印进神识中......

这是“耀武扬威”模式?

就仿佛特地把自己的存在感昭告宇宙,威震嚣小,宣告这一地区的所属权,毕竟还是属于真知会的!

而这旗舰,包括整艘舰队,既然是拥有“耀武扬威模式”,必然也有办法达成“隐秘行动”模式,那覆盖了全身里里外外的维度科技,修仙炼器,魔导法阵,神鬼图腾等技术的融合,连“刷存在感”的无聊模式都做的那么到位,真正有战略和战术意义的“完全隐匿”定然要更加可靠到位才是。

灵栖就这么不动声色地,静止在整艘舰队前行方向的正中,如同欣赏后辈奇思妙想打造出来的炼器作品一样,轻松观摩。

“隐秘侦查队么?以这种目的先行派出眼线倒是合情合理,半年以内就来到这里,还是很有效率的......但这真的是隐秘侦查队?眼看这架势,明明是数以亿计的整编星团基地啊!也罢,如此说来,我倒是没法袖手旁观了,若是那天外神魔真的赶在这节骨眼降临,我还得多出些力,不要叫这么多的生灵涂炭了......”

而那整整一座战舰军团,也操纵得细腻灵巧,就仿佛整个拥有亿万艘战舰,体量大的能搬运大型星系的战舰团,灵活得跟一只蜂鸟似地,先前明明是以极限亚光速进行常规航行的舰团,转眼间来到灵栖面前,同时最顶头的先锋舰舰首都可以碰到灵栖鼻子尖了,才稳稳停下。

这是何等的机动力,与精密的执行力啊!

“我问你,就是你个王八蛋妖言惑众,说有什么天外魔神来入侵吗?”

暴躁又大声的喊话刚出口,立即就被另一个威严而稳重的声音打断:“老炬!怎么说话呢!很抱歉......我们家指挥官太没规矩了,毫无疑问,您是一位强者,无论您不久前发出的消息是否属实,予以重视总是没有错误!我是燳刚,舰队首席决策官,在此正式对您表达歉意......”

“无妨。”

灵栖仿佛从一开始就没听到对面的讲话,施施然向前踱步,一边朗声回应:

“既然是无差别的空间广播,那么其实小友用不着喊话那么大声,本座听得到。”

下一瞬间,她就直接出现在了旗舰内部的指挥中心!

这个变故,简直像在油锅里浇水上一瓢冷水,瞬间沸腾,爆炸!

刷刷刷,无数高能防卫武器对准了灵栖,同时,指挥舱内众多的文职官员,出现了暂时的慌乱,以及,在走廊外面噼里啪啦的武装内卫急促的脚步声,和旗舰外面护卫队陡然调转方向......

不得不说,这份反应当真称得上精锐,同时,指挥舱正中的暴躁舰长跟沉稳决策官表现出绝非一般文官的冷静,他们甚至没有一丝去取武器的意思,因为在灵栖身影出现的瞬间,二人就判断出,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

开什么玩笑......真知会星团旗舰的防守设施,和内里配置的,集合了真知会星域各种玄奥道统的技术装备,他们比谁都清楚,能够如此轻描淡写地突破进来,那这些卫兵的随身武装又怎么可能会对这种存在产生作用?

所以这旗舰指挥官炬云龙,只是在脸上浮现出不到半秒的诧异,然后就爆发出豪爽的笑声:

“霍哈哈哈,果然是英雄!这艘旗舰的王八壳子,我早就看不顺眼了,他奶奶滴布置那么多防守技术,里三层外三层跟个老娘们似地,有这功夫和材料,应该多安一万门歼星炮!你二话不说就闯了进来,正好验证了老子当初跟那帮工程部的孬种说的,防守全是垃圾!来来,如果这一切都是你布置的陷阱,既然进来了,就把老子的人头拿走!如果英雄你是来跟我老炬吹牛皮的,小的们,马上准备好酒!唉哟,刚才没注意到,你也是个老娘们?”

指挥官的这番反应,倒是让灵栖对他印象有所改观,当然,最后那句老娘们似乎直接无视了。

反倒是之前一直谨慎严肃的决策官,在见到灵栖突如其来的闯进指挥舱后,僵硬的反应持续了两秒多还没有缓和,并且眼神游移,似乎还是在思考如何应对这次突发事件......

灵栖摇摇头,对二人的表现已经有了评判:炬云龙是真性情,有潜力的天纵之才,而那位决策官,基本中算是中上等天才,潜力尚可,也但受到凡俗桎梏牵扯太多,已经不复天资纯净的本质。

“可惜了,你们的规模舰队若是能小上一半,说不得我就可以把你们也收入神识空间,加以保护,待你们认清天外魔神的可怕与强大,放回去传达给真知会管理层,才能够尽可能保住更多的生灵道统......但现在,你们居然派来这么大的阵仗涉险?正所谓尾大不掉,恐怕我也没办法将你们保护周全。”

“所以了,待会的战斗,你们好自为之,我会尽量拖延天外魔神久一些,你们......就请牢牢记住这魔神的恐怖,不然的话,光凭我这么说说,你们也一定不会相信,认为自己的力量可以抵抗外魔入侵,徒劳地牺牲精锐吧。”

“放你娘的辟!”炬云龙猛然翻脸,把周围人都吓一跳:“小娘们少跟老子装神弄鬼!老子是吓大的?老子的部队都开过来了,你告诉我这趟只是看看对面的有多凶恶,然后撒丫子跑回家报丧?”

“告诉你,老子手下的兵,没一个孬种!老子也是经历过好几回团灭的丧门星,跟那帮军事学院出来后就一直顺风顺水,捷报连连的青年才俊不一样!可老子从没有回避老子是丧门星的事实,还逢有新来的兵,就告诉他们,咱们的队伍,只会用战舰残骸跟黑匣子来记录战况,从没有溜回去哭惨的传统!”

炬云龙的吐沫星子喷的半个指挥舱都是,声音更是震得旗舰都仿佛有微微颤抖的意思,不过好在作为能量生命体,他的吐沫星子也不是什么体液,而是小火星,姑且没那么脏?唔......好吧,不管那吐沫星子是什么,反正都是碰不到灵栖的,只是苦了周围的同族,似乎对不属于自己身体的小火星沾染上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无所谓,我来也只是给你们打个预防针而已。”

灵栖目光越过远方,仿佛一开始就没把眼前的这股巨大星团舰队放在考量中:

“其实那天外魔神的主要目的是我才对,只是我并不了解他们的性情如何,如果真是带走了我便算了结,那你们姑且可能逃得一回性命,但若对方是那种穷凶极恶,不可理解之物,非要大开杀戒,那你们最后能撑到什么时候,也只能看造化了......”

“何况,我也没打算在天外魔神侵入时直接就束手就擒,那样的话凭我目前的返虚境实力还是不保险,没法保证我一旦脱离这方宇宙天道,在外域中可以完善保护好神识空间中的母星道统......所以我的计划,其实是在天外魔神突入时,破釜沉舟战上一场!以期在这场鏖战中直接抵达炼虚境!”

“毕竟,我跟其他返虚境不同,虽然表面上是刚刚晋升,但实际上我拥有返虚境的经验和参悟,是最久最丰厚的,底蕴上堪比老牌的千年返虚境!我有信心,可以在与天外魔神的生死之战中,临阵突破!如此一来,炼虚境的大道金丹,当可应对外域中的自保挑战......只是这样一来,激战之中就更难确保你们不会被战斗余波殃及池鱼了。”

灵栖自言自语的讲半天,其实就是说了一个意思:她对炬云龙的星团舰队实力表示怀疑,甚至是赤果果的鄙视:你们就是拖油瓶!

这可就叫炬云龙暴跳如雷,心态炸裂了:“去你娘的!你给我滚!别挡着老子开炮!我这就叫你看看,我无敌舰队的最强火力!歼宇炮准备!”

炬云龙口中一个仅仅是名字的存在,“歼宇炮”字眼一发出,旁边的燳刚再也无法沉默,猛然捂住炬云龙的嘴,就把他往后拖:

“你在发什么疯!警卫员,把你们指挥官关进禁闭房里......不,这老小子早就配了备用钥匙,把他关到我的房间!我的房间早有特殊改装,这样他就跑不出来了!”

后面的警卫员一脸黑线,为什么决策官的房间要刻意改装成比禁闭房还要保险的专门针对炬云龙的地方啊,他的房间里面到底配置了什么玩意,怎么早就有准备的样子......

别看真知会的所占地盘远远不如混沌盟,但若论底蕴和战力,真知会绝对有不输于混沌盟的底牌,它具备有组织的门派,军队,教派,知识体系等等,相比之下混沌盟虽然也隐藏了大量未知强者,但他们都是各自为战,一盘散沙。

这一点是真知会高层才知道的绝对机密,而歼宇炮,就是其中的重要一环,此等底牌是足以一发扭转真知会跟混沌盟势力平衡的,说是一炮能开天辟地,炸平千万分之一的宇宙,毫无夸张!

须知此前,真知会跟混沌盟占据全宇宙势力的字面上对比,就是千万分之一比千万分之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因此这一炮接一炮下去,此消彼长,确实是足以逆转局面的。

所以,这等关系到全宇宙未来的秘密,燳刚当然十足重视,谁能想到炬云龙是真的无法无天到这种地步,居然随随便便就把这种顶级机密在面前这个神秘不知底细,并且实力也强大无法揣测,更重要的是对其身份和目的都无法确信的灵栖面前提出来?

不管燳刚是如何心思电转,顾虑重重,至少当事人的灵栖对这旗舰中乱糟糟的场面充耳不闻,眼见自己该说的都说了,也就不再理会他们,后退一步,身形便从旗舰指挥舱消失,再次回到先前静坐的地方,依旧遥望虚空:“感觉越来越明显......这就要来了。”

“以及......”

灵栖毫无征兆地,突然扭过头再次看向背后的真知会舰队,此时它们正在开始一轮复杂的队形转换,这种队形转换似乎不仅仅是战术动作而已,而是融合了一些远古巫祝,礼神,沟通天地的“祭祀”动作,而在那动作中似乎有某种难以具体描述的,伟大存在在逐渐释放出自己的存在感:

“这帮家伙莫非真的藏了好货?那就是所谓的歼宇炮么,似乎不再是单纯的能量波动放射类的攻击手段呢,而是有了天道玄奥的眷顾在里面?”

灵栖侧目而叹:

“纪元之子,天道代言的能量生命体啊,果然有非凡的手段!”

再一次,那星团舰队中总是出差错的空间广播再次发出暴躁的声音:

“老燳,你真打算关我?胡闹!我不做人啦,燳燳!”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