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9 鏖战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魂河内出现的仙王,越来越多了!”曹亚在交锋黄金怪物的同时,环顾十方,心情沉重。

最新杀出的,不止去阻击了黑皇的那一头怪物血凰,更有不少的龙、凤、麒麟、鲲鹏等,尽是万界推崇的顶尖神兽,本该仙光缭绕,瑞气蒸腾,可在这里,却浑身流淌乌光,不详粒子透发道韵,身形都似乎扭曲了一样,腥臭气味刺鼻,叫人恶心!

诡异族群,从古至今,不知收割了多少次诸天,积累雄浑,了解各族的血脉因子,几乎是洞悉一切隐秘,故而,在魂河、天帝葬坑、四极浮土、古地府等地,有诸天至高、诸天无上,联合出动,施展大神通,制造万界第一流的神兽,为诡异的底蕴,却再正常不过!

像是孔雀魂母一系,同样是如此诞生,当有着帝光仙王,甚至于准无上后,便地位大增,可为外部地域的主事者之一!

当然,仅限于诸天无上沉眠的日子。

对诡异族群而言,厄土高原,乃是祖地,除此外,什么魂河、四极浮土等,都只是存在宇宙诸天的一方地盘,监督万界,等待时机,传讯厄土,可发起灭世大灾难!

“和我交手,还敢分心……曹亚,你真的嚣张,我要你付出血的代价!”黄金怪物嘶喊,非常的愤怒,这个阳间的真仙,太瞧不起人了!

最主要的一点——同族的怪物们,均对他的战斗,表现出不满!

旁人他兴许可以不在乎,但那些仙王巨头、无上巨头,以及帝光仙王的态度,黄金怪物却不能不在意!

这可关系到后续魂河资源的分配,由不得他怠慢,已为绝顶仙王,自然还想更进一步,起码要证得巨头!

“轰!

”顿时,黄金怪物极尽爆发,无穷的黄芒爆涌,腐臭的气味喷薄,牵引了魂河之地的神性粒子,无穷的魂光物质沸腾,汹涌澎湃,将他包裹的同时,更缠绕曹亚,欲绞杀了这尊阳间的真仙!

曹亚同样没有大意,虽略微分心,观察诸方战场,了解整体战局的走向,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曹亚对于自身力量的运用,十分到位!

“轰隆隆……”水火相济,光暗交织,风雷共舞,刀剑齐震,各种的道韵,均被曹亚打出,而己方又有轮回道意、天地死气等保护,完全不担心不详物质的污染,可以全神贯注,同黄金怪物对敌!

不过,就在此时,一头浑身幽暗鳞片的鲲鱼,从魂河内飞出,化作一头大鹏鸟,眸子很冷,盯着曹亚,爪子抓击而去!

“鲲鹏?”曹亚眸子微眯,不由冷笑,论起鲲鹏一道的术法,有着【完美世界】的曹亚在,他怕过谁?

当然,这头阴暗鲲鹏,亦为绝顶仙王,和黄金怪物同级,实力凶勐,两个围攻他一人,确有巨大的危险!

“天帝秘法!”

另一边,黑皇大吼,运转了古之天帝完善后的大术,动作快到超越了时间,光阴紊乱,似乎在倒流!

“天帝的绝学?你已跌落诸天无上的境界,居然还施展得出来?”

血凰吃惊,脸色微变,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古之天帝,神力无双,横推宇宙,威震诸界,便是诡异族群,都深深忌惮,曾有不止一位路尽级的存在,被天帝所杀!

“你懂什么?这种绝学,最初始的时候,仅在人道绝巅!”黑皇嗤笑,神话年代的九秘,各有长处,九秘合一,便能逆伐真仙!

叶天帝收集齐全,在红尘为仙,并打进了仙域后,不断完善,却一路臻至仙帝领域!

黑皇、段德、花花等,荒古的群雄,有那想法的,都得到传授。

只不过,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修习这已经过了叶天帝大幅度升华后的九秘合一之法!

黑皇虽不精通,但巅峰时为准仙帝的他,肯定初步掌握了这一部天帝绝学!

“呼呼!

!”黑皇的速度,快到极限,几乎超越了光阴,踏破时空!

除此外,其它的九秘,黑皇也使用出来,至高的帝术,万法不侵!

“彭!”黑皇凶勐杀伐,竟是硬生生的将血凰打穿,血肉碎片乱飞,滚落魂河各地,无穷的血光,弥漫四方,场景十分的可怕!

作为昔年的准仙帝,黑皇重创,加之这具身体,仅为残魂执念的融合,并非本尊——这一点,黑皇自己尚未认识到——故而,黑皇的实力,肯定要跌落,被卡在帝光仙王的层次,经过漫长岁月,任其如何努力,都无法痊愈!

但纵使如此,黑皇本质太高,又熟悉各种天帝绝学,不单是叶天帝开创和完善的秘术,还有狠人大帝、无始大帝的帝术,他都曾修习!

真的让黑皇竭尽全力,目下同阶的帝光仙王,大概不是他的对手!

当然,那一头血凰,身为无限逼近了准仙帝的存在,已是身披帝道霞光,完全是半步超出了仙王大境的极致,非常的强大!

此等狠角色,即便黑皇厉害,能压制住,但要想打杀,也绝非易事!

血凰不同于适才的白孔雀,帝光仙王比之无上巨头,还是明显领先了的。

于是,在被黑皇催动九秘合一大法,强行轰爆了的刹那,血凰怒吼,纯粹的阴魂物质沸腾,无边魂河咆孝,神性粒子云集而来,却助其挡下了黑皇的杀招,不仅幸存了下来,更有浩如烟海的神性粒子,涌入血凰体内,让他施展“凤凰涅槃”一类的神通,顷刻间复原如初!

“一切杀不死我的,都会成为我破王成帝的助力!即便你是昔年的准仙帝,也不例外!”

血凰嘶喊,红光茫茫,有种刺鼻的血腥味,还夹杂着腐臭的味道。

虽是魂河生物,但诸天之间,凤凰一脉该有的神通,他是一样不缺!

曹亚便瞥见了《真凰宝术》一类的秘法,被血凰催动,浴火重生!

“诡异一族的底蕴,太过深厚,万界的所谓顶尖神功,早就被收集,各种分支进化的法门,也是完备。”

曹亚心头轻叹,无数次的灭世收割,任凭什么绝学,诡异族群,都是搞到了手!

大概,也只有仙帝级的少数几样神功,因诸天至高的特殊,反而难以凑齐。

“说大话谁不会?搞得老子还以为你是诸天无上了呢,一个帝光仙王,再是身披帝气,也不是准仙帝,牛什么牛?在本皇全盛时期,一爪子,能拍死七八个你,全部碾成粉末!”

黑皇冷笑道,又施展无始大帝的绝学,颠倒时间,欲令对面的这一头血凰,陷入永久的重伤之中,无法痊愈!

可惜,两人同为帝光仙王,此地又是魂河,大道秩序,法则规则,尽皆迥异于诸天,黑皇的打算,却是落空。

“除非,催动了无始钟的残片……”黑皇眼神闪烁,有些蠢蠢欲动。

但考虑到魂河的底蕴,诸天至高说不准,可绝对有诸天无上沉眠!

肆无忌惮动用残缺无始钟,自会惊醒魂河的准仙帝,届时,才有大难!

除非同等级的存在擅闯魂河,否则,此地的准仙帝,大多数时间,都在沉眠中,横渡无穷纪元,以免心智出现问题,致使前路受损,无望证就诸天至高!

活得时间长了,经历便会多,其中的不少遭遇,对进化者而言,是没有意义的,只会拖累心灵,变得沧桑,缺乏锐意进取的意志!

不管是沉睡,还是封印部分记忆,都为大修应对无穷寿数必将积累的祸患之手段!

而魂河这等地域,真正重要的,实际上,还是诸天无上!

无上不亡,杀再多的仙王、真仙,也于事无补,顶多是纪元终结之前,无上不醒,魂河便不会异动,入侵阳间,造成杀戮。

这也是群雄的目的,起码要为阳间,尽量争取足够多的安全岁月!

只有出现了新的天帝,方才具备对抗魂河内诸天无上的资格!

正因如此,黑皇有些顾虑,全面使用无始钟,适才强杀白孔雀,都只是暗地里敲了一记,有钟波隐匿,悄悄蔓延过去。

可在血凰这种帝光仙王的面前,寻常一缕钟波,足够镇杀其人,却不能完美的隐藏,将被发现。

要是全力敲动无始钟,音波浩荡,任凭什么仙王,都要粉碎,可诸天无上苏醒,却另有大灾劫!

很难说,会不会有诸天至高露面,探寻无始大帝的生死,是否复苏了。

如果被夺走了无始大帝的帝尸……

那黑皇才要后悔莫及,万死难赎其罪!

毕竟,帝尸未曾复活,肯定比不得完整的诸天至高,而帝钟残缺,也几乎威胁不到路尽级的仙帝。

诸天无上,都不是完全没有逃生的希望!

有了顾虑,黑皇在寻到良机之前,自不会擅用残缺的无始钟。

他主动出击,压制血凰,便是要寻觅时机,既隐藏了无始钟,又能借助其力,一举轰杀血凰,不给其涅槃的空间!

正如先前击毙了白孔雀一般,便是不远处的黑暗大修,都无觉察,不知黑皇暗地里调用了无始钟,仅曹亚,还有段德、花花,有着感应。

当然,黑皇的状态不好,本身重创未愈,血气枯萎,在直面一尊帝光仙王的时候,亦有莫大的风险,可能殒命!

不过,这也是黑皇有意为之,示敌以弱,引诱血凰躁动,嗅到灭杀自己的机会,主动上钩,疏忽了防备,却有希望,一击毙命!

要不然,黑皇情况再差,终究本质够高,也不必沦落如此境地。

“咳咳!

”黑皇吐血,面白如纸,气息微弱,铜铃大眼圆睁,仿佛鼓起余力,硬生生支撑了起来,再现帝光仙王水准的法力!

血凰见状,不由大笑,道:“你这狗东西,还真是老了!此种虚弱无比的状态,居然也敢肆意消耗气血,接连施展那三位天帝的绝学……呵呵,你是不想活了吧?正巧,本尊送你一程,用你的狗头,奠定本尊的诸天无上之路!”

血凰眼神残忍,流露出嗜血的味道,咆孝一声,血光蒸腾,覆盖八方!

他打定了主意,要和黑皇拼命厮杀,且看谁先坚持不住!

“这里乃是魂河,无尽的魂力物质,充塞虚空,对我而言,不需要呼吸吐纳,便有浩瀚的魂气渗透躯壳,提供能量。”

“那头狗东西,他要是愿意如此,我倒挺乐意的!”

“天帝的追随者,成为堕落修士,这消息传出去,多么动听?”

血凰暗忖,不怕和黑皇搏命,就怕黑皇退缩,不与其鏖战!

“轰隆!

!”两大帝光仙王交锋,身影闪烁,超越了光速,让时间都紊乱,大河沸腾,汹涌澎湃!

而一旁,曹亚本来压制了黄金怪物,忽然,一头幽暗色泽的巨大鲲鹏,横空而至,爪子落下,要撕碎曹亚的肉身!

“当!

!”曹亚抬手一刀,雪亮的刀罡,斩破了鲲鹏爪子,黑血淌落。

“果然,能压制住一尊绝顶仙王,你的力量,不容小觑。”幽暗鲲鹏漠然道,童孔犀利,透发出冰寒的意味,视众生为蝼蚁。

“不过,你再厉害,也终究只是巅峰的真仙,对付寻常的仙王就算了,绝顶仙王,如果打不赢你……呵,那还有什么资格,被修士推崇,无限敬仰?”幽暗鲲鹏冷笑道。

黄金怪物脸色阴沉,动手就动手,废什么话,显你能耐是吧?

然而,他也确实需要一尊绝顶仙王的帮手,来围杀曹亚,洗刷耻辱,故,就算被嘲讽了一通,也只得憋屈的受着。

“两尊绝顶仙王,有些棘手……”曹亚郑重,此等逆伐之举,一对一就很危险了,一打二的话,则更是危机四伏。

不过,曹亚也凛然无惧,对他而言,只要仙王巨头不过来,便仍是能接受的局面!

“杀!

”黄金怪物大吼,鳞片抖动,散发大道之光,俯冲向曹亚,渴望直接干掉。

“就让我来教训教训你,既是真仙,便要学会尊重仙王,三跪九叩,表示尊重。”幽暗鲲鹏冷漠道,羽翼舒展,十分的庞大,微微扇动,就搅乱了魂河,万道哀鸣,神性粒子汇聚,笼罩了鲲鹏,助涨其威势!

“你这种鲲鹏,真是玷污了这个族群!”曹亚寒声道。

“呼!”他一手掐动宝术,勐然间,一条天河浮现,其中有一头庞然大物畅游,忽地发出空灵的鸣叫,跃出天河,竟是一头无边无际的鲲鹏,黑金之光弥漫,威压天上地下!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