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活该的刘瑛!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用后世的话说,周伯通的情商和智商都不在线。

没被南帝打死,还白捡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刘贵妃,偷着乐不好吗?

他竟然拒绝了,还要将刘贵妃还回去,真以为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这,也是能借能还的?

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说出这种话。

这样物化女性,周某人放在后世,一定会被女拳师教训,领教女拳师的厉害。

九州大陆的许多人,恨不得揭开周伯通的脑壳,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

不要?你不要,我们要啊!

“论心胸,我愿称南帝为最强,只是周伯通这一还,给老子整懵了!”

“南帝,一灯大师!你的血性呢?这你都能忍?周伯通送了你一顶绿帽子,你还把女人送给他,白瞎我从小就崇拜你。”

“周伯通,你是真给脸不要脸,你不要给我啊!”

“这个周伯通,把刘贵妃当成什么?到了这个份上,还能还给南帝?全真教怎么会教出这样的奇葩?”

……

视频还在继续。

看着周伯通走出去,段智兴愣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王重阳尴尬不已。

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师弟没有顺着梯子走下去,是给脸不要脸。

他还知道,自己师弟周伯通说的不是人话。

……

另一边,追着周伯通跑出去的刘瑛,眼睛都红了,对周伯通质问道:“周伯通,你真的不愿带我走?”

周伯通停下了脚步,看着刘瑛,连连摇头,说道:“不行,这个还给你,你再送给段国主好了!”

说着,一方锦帕被周伯通丢还给了刘瑛,赫然是绣着鸳鸯与四张机词句的锦帕。

锦帕落在地上,刘瑛顿时愣住了。

周伯通丢下锦帕后,便逃一般的走了。

段智兴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的锦帕,目光涣散,身子更是不住的颤抖。

……

全真教。

全真七子看着视频中的画面,一个个的神情呆滞,惊讶到合不上嘴。

好似被一道惊雷劈中,被雷的外焦里嫩。

他们的师叔给出家前的一灯大师送了一顶绿帽子不说,还绿了就跑,把他们全真的名声全都败尽了。

谁能想到,孩子心性的师叔,会干出这种事。

事情都发生了,你便宜占尽,你要把刘贵妃还回去,自己跑了,恶心谁呢?

要是他们的周师叔敢做敢当,影响或许还小些,如此行径,他们全真教的名声彻底臭了。

全真七子,一个个的面色铁青。

……

九州大陆,这段视频又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周伯通,当真是让人心口疼的能手,不带走刘贵妃,将刘贵妃给的定情信物还了回去,这种事情,他还真干的出来,这又等于扇了南帝一巴掌。

“那时候还是南帝的一灯大师好惨,都这样了,还想着成全周伯通与刘贵妃,结果人家周伯通非但不领情,还把定情的鸳鸯锦帕丢在地上,扭头就走。”

“全真教,名门正派,道门正宗,先把周伯通教好了再说吧!”

“一灯大师究竟有何罪?要遭受这样的屈辱。”

……

视频----

大理国,皇宫。

一名容貌清丽的女子,怀中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急切的想要进入一处宫殿,却被几名侍卫阻拦在外。

其中一名侍卫冷声道:“国主正在潜修,不得入内!”

那女子正是刘瑛。

刘瑛抱着孩子在门外高声道:“国主,求求你,救救孩子吧!,我与周伯通纵有千错万错,可孩子是无辜的!他被裘千仞重伤,只有怎能救他。”

等了一会后,宫殿内传来了段智兴的一声叹息。

“让她进来吧!”

接着,紧闭的殿门打开,刘瑛马上抱着孩子走进宫殿。

宫殿内,段智兴缓缓起身,走向刘瑛,显然是准备救下刘瑛怀中的孩子。

段智兴走到了刘瑛身前,刘瑛将孩子的襁褓打开,露出了孩子裹身的肚兜,是刘瑛与周伯通定情的锦帕所制。

肚兜上面绣着鸳鸯戏水,以及词句:“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

段智兴愣住了,表情渐渐变了。

呆滞良久,段智兴怔怔后退,显然没有了出手救人的心思。

他脸庞上的惊愕与悲伤,快要溢出来了。

……

段智兴没有救周伯通与刘瑛的孩子。

刘瑛见状,心灰意冷,为了不让孩子遭更多的罪,拿匕首捅死了孩子。

临走时,刘瑛看了段智兴一眼,眼色中充满了深深的怨毒和仇恨。

刘贵妃因为这件事,往后余生记恨起了段智兴,始终想着要杀了段智兴。

儿子死后,刘瑛离开了皇宫,改称瑛姑。

她四处寻访周伯通的下落,得知周伯通被困在桃花岛,一心想去救人。

因为桃花岛的路径是按照五行八卦设计的,所以她隐居黑沼,花了数十年研究五行八卦等数理。

没有救刘瑛的孩子,段智兴心中愧疚,不久便退位出家。

已出家为僧的段智兴,害怕瑛姑修炼走火入魔,在黑沼附近的荒山坐禅,还派人为瑛姑植树造林,送粮食用品。

……

南帝段智兴,现在的一灯大师,他的专属视频,到此落下了帷幕。

一灯大师没有救刘瑛的孩子,除了某些天生的圣母,没人责怪他。

因为看到最后,所有人都觉得,刘瑛这个女人太过分,太不知道分寸了。

“这就是天道轮回,这就是报应,如果刘贵妃没有跟周伯通有一腿,也就不会有那孩子,那孩子也就不会被裘千仞重伤,最后死于自己的亲生母亲之手,白来这世上走一遭。”

“如果一灯大师救了刘瑛的孩子,我更看不起他。”

“呵呵!一灯大师有能力救孩子而没有救,所以刘瑛恨上了他,他就成了罪人,真是人善被人欺。”

“话说回来,一灯大师没有义务要救这个孩子,相反,一灯大师作为一国之主,没有掐死刘瑛跟周伯通生的孩子,就已经很仁慈了!”

“大秦皇朝的始皇嬴政,有两个异父同母的弟弟,他们被嬴政下令活生生摔死了,跟嬴政一比,一灯大师太仁慈了,甚至还因此心怀愧疚出家为僧。”

……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