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公主=?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上一个连续出现在他人专属视频中的,是大理王爷段正淳,他先后出现在钟万仇和马大元的专属视频中,与甘宝宝和康敏有一腿,继他之后,现在韦小宝也做到了,也出现在两个人的专属视频中,同样是连续,后面还有比他们更厉害的人吗?或者这两位还会出现在别人的专属视频中?”

……

“吴应熊是第一个上榜的非武林中人。”

“吴应熊开创了一个先河,他是第一个上榜的非武林中人,却不是最后一个。”

……

随着第95名的吴应熊强势上榜,九州大陆的人说起了他与前五位的不同。

殷梨亭、钟万仇、马大元、杨过、洪安通,都是武林中人。

而吴应熊,则是王爷世子。

吴应熊的上榜,打断了武林中人的霸榜。

在被戴绿帽子这件事上,无论是武林中人,还是位高权重的王爷家世子,都一样。

……

“韦小宝和段正淳,你们说,在送别人上绿帽榜方面,谁更高一筹呢?”

“这两个人,一个人到中年,一个是年轻的青年,段正淳的过去,不是韦小宝能比的,韦小宝的未来,也不是段正淳能比的,不好说呀!”

“他们两个‘切磋’一下,比个高下就知道了。”

“段正淳和韦小宝不是一路人,一个出身皇室,一个妓院出身,论下三滥的招数,用迷药这种手段,段正淳做不出来,相反,段正淳的气质,韦小宝永远都不会有。”

九州大陆的人,比后世的吃瓜群众,有过之而无不及。

话,说的头头是道。

……

“后生可畏!”

在大理国王府的段正淳,看着韦小宝有七个夫人,并让那七个夫人和平相处,段正淳别提多羡慕了。

哪怕韦小宝的手段在段正淳眼中上不了台面,段正淳也不得不赞叹后生可畏。

“你说什么?后生可畏?”刀白凤又不高兴了。

……

满清国,平西王府。

吴应熊和他老爹吴三桂眼睛瞪的跟灯泡一样。

吴三桂反应过来之后,怒极反笑道:“韦小宝,好一个韦小宝,小国主的心腹。”

吴三桂的语气很阴沉。

敢给他吴三桂的儿子戴绿帽子,那不是打他吴三桂的脸吗?

虽然事情还没发生,可整个九州大陆都已经知道了。

最关键的是,他儿子还被阉了。

被人戴了绿帽子,还成了太监,这是天大的笑话!

“父王。”吴应熊委屈的喊了出来。

“应熊,你不用说了,为父会为你做主的。”吴三桂摆了摆手,已经盘算着造反了。

……

“韦小宝,我前世可没少羡慕他,能娶七个老婆,还个个都是美女。”袁熙喃喃自语道,脑海中闪过追忆。

其他穿越者,要么跟袁熙一样,狠一点的,已经准备截胡韦小宝的老婆了。

……

吴应熊的专属视频开始了。

平西王吴三桂在封地苦心经营,势力渐大,康熙决定武力撤藩。

起兵之前,为了麻痹吴三桂,康熙决定将其妹建宁公主嫁与吴三桂之子吴应熊。

于是,康熙命韦小宝为赐婚使。

在赐婚路上,建宁公主与韦小宝玩起了往日的游戏,以至于韦小宝白天是赐婚使,晚上是驸马爷。

到了吴三桂的地盘,正与韦小宝打得火热的建宁公主不肯与吴应熊成婚,蛮性发作之际竟下狠手将等待拜堂的驸马爷阉割成地地道道的大太监,而且将一幕担惊受辱,装模作样的在屋里寻死上吊。

韦小宝见事变猝起,只得将吴应熊挟持,与建宁公主返回国都。

……

画面一转。

视频中,是建宁公主在皇宫中的画面,韦小宝也在其中。

建宁公主是一个性格刁蛮、泼辣、胆大妄为,有点心理变态的施虐狂兼受虐狂。

可以看到,她刚才还打得韦小宝鼻青脸肿,嘴歪眼斜,转瞬间就跪在地上大叫桂贝勒了。

……

画面再次转变。

韦小宝的七个夫人中,除了刚才的苏荃,能看清楚的,还有现在的建宁公主,另外五个还看不清楚。

建宁公主为韦小宝生了一个女儿,韦小宝取名韦双双。

……

至此,吴应熊的专属视频结束。

话说回来,说是吴应熊的专属视频,还不如说是韦小宝和建宁公主的……

“吴应熊活该!”

“脑子是好东西,可惜吴应熊不会用。”

“混蛋无能,蠢笨无能,好色无谋;鸿蒙金榜的介绍一点都没错。”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唉!有这种世子,平西王府必衰。”

……

看完吴应熊的专属视频,无数人都对吴应熊的蠢笨无耻,鄙视不已。

身为一个王爷世子,跟一个傻子一样,还一点风度都没有。

未婚妻早晚都是你的,何必着急呢?

结果,白白中了别人的陷阱,最后被弄成了太监。

鸿蒙金榜的介绍,那是一点都没有错。

当然,也无数人对吴应熊深表同情。

更多的人,心思放在了别的上面。

……

“看到了吗?在吴应熊的专属视频中,满清的小国主要对吴三桂下手了。”

“吴三桂独霸一方,手握重兵,早有野心,儿子吴应熊上榜,让他丢了面子,成了大笑话,现在他在视频中看到康熙要撤藩,不知他心里作何感想?应该笑翻了吧!康熙要撤藩,他便能名正言顺的造反,名正言顺的跟那两位藩王联手。”

“满清国一乱,我们就去打秋风,能捞个盆满钵满。”

……

“没想到,建宁公主作为一个王国的公主,竟然跟我家那位一样,有那种……”

“我只想知道,是不是所有公主都是如此?如果能确定,我就算冒着杀头、被灭九族的风险,也要接近一位公主。”

“得了吧,不是人人都能学韦爵爷,人家可是大气运之人,有大气运护身,你有吗?”

“舍得一身剐,没准可以当驸马。”

……

平西王府。

当事人吴应熊,看完自己的专属视频,吐出一口血,便昏了过去。

“不争气呀!被一个女人和一个假太监耍成这样。”吴三桂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