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够资格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不够资格

神风大陆,恒云城,步家。

大厅内,步天身形颤抖,眼眸收缩,心中惊涛骇浪。

他只是轻轻触碰了一下那块无字墓碑,为何就昏死过去,再醒来,竟是万年之前?

而他已然不再是名震神风大陆的不死天尊!

此刻的他,乃恒云城步家的少爷,巧的是,这位少爷也名为步天。

“那块墓碑到底是什么?”步天喃喃自语。

无字墓碑是他在浮屠山的最里层发现的,浮屠山是神风大陆的绝命禁地。

原本步天不应该进入浮屠山,毕竟浮屠山凶名在外。

但他无意中得知,浮屠山里隐藏着堪破天尊、晋级神王的秘密。

于是,生性狂妄、做事疯狂的步天,毅然决然的踏入浮屠山,却没想到却落得此种下场。

良久,步天稍稍镇定。

不由得,他看向身前的中年人,也就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的父亲步振业,又扫了一眼大厅内的另外两人。

继而,步天终于确定一件事: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真乃一悲剧、苦命之人。

先是在恒云武道学院被打得重伤昏死,足足耗费半个月才算是捡回一条命。

却不曾想,还未有时间恢复身体,就遇到了眼前这么一件事——退武侍!!!

身体虚弱外加如此屈辱,一口气没上来,直接魂飞魄散了,而他,恰逢事宜的附身在了这位步家少爷身上。

就在步天归纳、整理前世的自己和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的时候,突然,一个充斥着嘲讽味道的声音传遍大厅。

“要想成为大小姐的武侍,至少需要养气五层的境界,步振业,你儿子什么玩意,难道需要我告诉你?”

开口之人乃一老者,站在步天身前不远处,他身着华丽的紫色锦服,满脸高傲和不屑的神色。

老者名为步宏通,之所以这一次是他陪同大小姐前来恒云城步家退武侍。

就是为了当面侮辱步振业,仅此而已。

当年步振业还在主家之时,和他积怨很深,如今,步振业落败,步宏通自然愿意来看笑话。

刺耳的声音宛如银针,一根一根扎在步振业的心底,他咬着牙,心口绞痛,难道儿子连做武侍都没有资格?

步振业心中不甘,下意识的看向步宏通身旁的年轻女子:“大小姐,您能再考虑一下吗?”

女子名为步嫦曦,皇城步家家主的掌上明珠,生的是沉鱼落雁、倾国倾城。

一身气质更是堪比仙女,仅仅站在那里,就给人很大的压力。

此外,步嫦曦乃真气九层的境界,十六岁的年纪,真气九层,修武天赋恐怖到妖孽二字都不足以形容的地步啊!

“我不需要武侍!”步嫦曦淡淡的道,她的声音很好听,好似天籁,但,同时也充斥着不近人情的距离。

步嫦曦不喜欢有人跟在自己身边,也没有谁够资格跟在她身边。

所谓武侍,事实上就是跟班的另一种名词,在神风大陆,大家族的公子小姐都会有。

武侍主要负责每天陪练、做活靶子等等,顺便充当仆人的角色。

皇城步家这些年来,一直都从各大分支家族挑选武侍,因为分支的人同样流着步家的血脉,更值得信赖。

多年前,步天就被挑中了,按道理来说,步嫦曦想拒绝也不行。

但,谁能想到步天到如今只有养气二层?连做武侍的最低标准都不够!步嫦曦有了足够的理由。

得到步嫦曦的答案,步振业的眼孔猛地放大,满脸的痛苦之色,他抬起头,嘶哑着声音:

“我恒云城步家分支,有一天一定会回归皇城主家。”

“当年,主家对不起我步振业。”

“如今,我只为我儿要一个机会,这过分吗?”

“放肆!!!步振业,记住你的身份!”同一秒,步宏通脸色微微一变,他喉咙滚动,一声大喝。

“我对那段往事不清楚。”步嫦曦再次开口,她的声音依旧轻冷。

像皇城步家这样的超级大家族,人口众多是肯定的,这种情况下,不是谁都有资格呆在主家的。

实力不行、天赋不行、犯了大错,诸如这些人,都会被遣往一些小城市,让他们建立自己的分支家族。

步嫦曦不了解步振业,但,在她看来,步振业也无外乎这几种情况。

“我明白了!”步振业失魂落魄,好似一下子就失去了信念。

为何步振业这么看中儿子成为武侍?那是因为一旦成为武侍,在修炼上由主家支持,修炼资源会立马会攀升好几倍。

修炼资源,这是所有修武者都不能绕过的东西,想要成为强者,修炼资源至关重要。

即使步天是个彻彻底底的废柴,但,哪个父亲不望子成龙?

看见步振业此刻这个样子,步宏通说不出的舒爽。

突兀的,他走上前去,将那一小瓶固元丹放在桌子上,眼角的讥讽之色是越发浓郁:

“这是固元丹,听说你儿子被恒云武道学院的人差点打死,固元丹给他补补气。”

“小小的恒云城,这种好东西很难弄到的!”

“你也不用谢我了,以后你儿子再在外面被欺负,别说是步家人就好,正真的步家,可没有养气二层的废物!”

步振业的嘴微微张开,双手颤抖,面对步宏通的羞辱,他大怒!

但,步振业只能强忍。

为何?因为他明明知道步宏通是用固元丹来侮辱自己的,可儿子的确是重伤初愈,需要固元丹啊!

“哈哈哈哈!!!”步宏通哈哈大笑,不可一世的得意,步振业,你也有今天。

“够了。”步嫦曦微微皱眉。

她不喜欢步宏通的落井下石、故意嘲讽,这一次只是单纯的来退武侍的,不是来看人笑话的。

步宏通身子一颤,赶紧缩了缩身子。

步天将眼前这侮辱的一幕一幕看在眼里、听在耳里,不由得,心底喃喃自语:“武侍?很了不起吗?”

虽然,就算是前世见惯了美女的他,也不可否认步嫦曦是一个绝色美人。

但,给美女做武侍,也依旧是武侍。

神风大陆上,够资格给他不死神尊步天做武侍的,那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他反过来给别人做?呵呵呵……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与此同时,步嫦曦看向步宏通,道:“我们该走了!”

“是,大小姐!”步宏通给了步振业一个玩味的眼神,又扫了步天一眼,然后转身。

步振业脸色苍白,眼神中满是痛苦之色,攥着拳头,一声不吭。

步天能感觉到父亲步振业的悲凉、不甘、愤怒,不由得,心里竟是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自己现在就是步家少爷!就是步天!就是步振业的儿子啊!

想到于此,步天骤然抬头,双眼中精光爆射:“等下!!!”

步嫦曦停下脚步,不过,却没有回头。

步天大声道:“丫头,你还不够格让我给你做武侍,但,如果你表现的好,呵呵……我倒是可以考虑收你做武侍!”

步嫦曦太高冷,硬是连父亲步振业的面子都没给,步天也不会客气,实话实说,仅此而已。

一个真气境界的小丫头,在步天看来,的确连蝼蚁都算不上,让她跟在自己身边,还真得考虑一下。

然而,步天淡淡的一句话,却是让大厅里里外外,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疯了!

刹那间,不管是步振业还是步宏通,脑子里都出现了这么一个词,他们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步天这是被刺激的脑子出现问题了吗?

“天儿,闭嘴!”顷刻,步振业脸色涨红,大声喝道。

儿子这句话太放肆、狂妄了,会为他招来大灾难的。

“哼!步振业,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步宏通也从震惊和不敢置信中反应过来,他深深的看了步振业一眼,声音里满是阴毒。

步宏通只待大小姐一声令下,就会出手斩杀了步振业和步天。

可惜,步嫦曦没有出声,而是继续迈动脚步,她不想和步天计较,也没有必要计较。

步天却盯着步嫦曦的背影,继续道:

“真气九层,你卡住有三个月时间了,以你的天赋,不应该卡住的!”

“最近几天,是不是感觉到自己的第七道武灵有些异常?”

步天只说了这两句话,两句莫名其妙的话。

然而,谁也没想到,随着这两句话的出现,正一脚要迈出大厅大门的步嫦曦,颤了颤身子。

她的情绪出现拨动了,绝美的容颜上,宝石一样的眸子里,弥漫着不敢置信的神光。

步嫦曦突兀转头:“你如何得知?”

面对步嫦曦那直射而来的眼神,步天不躲不闪,就这么直视着。

他的嘴角扯过一抹傲然:“我想知道就能知道,顺便说一句,我可以让你三天之内就破真气,达气宗境。”

步嫦曦的眼神一顿,眸光更亮了,似乎想要看透步天,可惜,她哪里能看得透?

“当然,我不是圣人,无缘无故懒得帮别人,你要是我的武侍,或许可以指点你一下!”

步天挺起了胸膛,一时间,身上出现了一种非常非常霸道、自信的气质。

“小杂种!”步宏通脸色大变、愤怒至极,浓郁的杀气笼罩在步天身上。

原本以为被自己的杀意锁定,步天直接吓得尿裤子或者瘫软在地。

但,让步宏通万万没想到的是,步天却是丝毫不为所动。

下一秒,步天更是指了指桌子上那一小瓶固元丹,不屑的道:“老狗,将这瓶垃圾玩意拿走,看着碍眼。”

固元丹?这种级别的丹药,步天的确是看都懒得看一眼。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