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当空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伍德修士,我们很快就要进入恩马特港了。”一个有着棕色短发、包着海盗头巾的年轻男子指着不远处一座灯火通明、相当现代化的码头,对身边的一位光头苦修士说道。

由于他们正站在一艘三桅帆船的甲板边缘,进港航路又颇为繁忙,所以年轻男子的声音被卷起的海浪和此起彼伏的汽笛声淹没了大半。

不过光头修士的耳力显然很好,他借着码头亮如白昼的灯光和夜空绯红的照耀观察了一阵,点点头道:“恩马特港不愧是鲁恩北方的最大港口……确实比迪西的那几座城市都繁华多了。

“至少这里允许夜间进港。”

“那么,伍德修士,你觉得我会不会在恩马特港有……嗯,按您的说法,会不会有‘机缘’?”年轻男子脸上露出了颇为向往的笑容。

“机缘”是用两个鲁恩单词拼凑生造而成,最早就出自眼前这位苦修士之口,当时船长和老克顿将其从那座荒岛上救回船上后,对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机缘到了”。

光头苦修士念叨了一个年轻人完全听不懂却早就习以为常的“名字”,然后才若有所思地道:“威默,我记得你上次找我‘占卜’时,告诉我你的生日是1326年11月14日上午8点?”

“没错!”被叫作威默的年轻人忙不迭地点点头。

“而今天是1353年的7月12日,你还没有满27周岁……”光头苦修士没有掐指,就心算出了对方的生日灵数:

“1加4等于5”。

在神秘领域的灵数学里,生日日期相加得到的个位数叫做生日灵数,影响一个人27周岁之前的人生,而生月灵数(出生月份的数字相加至个位)影响27到54岁,生年灵数(出生年份的数字彼此相加到个位)影响54岁以后。

而5这个数字表示眼前之人是一个喜欢尝鲜,个性豪爽,爱交朋友的人,他一般不会去算计别人,也不喜欢被人算计。

紧接着,他又算了对方的流年灵数。

所谓的流年灵数,就是以当年年份替代出生年份,然后与生日灵数、生月灵数相加,得到本年度的大概运势。

“1+3+5+3=12,1+2=3;3+生月灵数2+生日灵数5=10;1+0=1;流年灵数是1,表示会发生重大的变革,之前一年的积累很可能会带来机会……但主动才会带来好运。”

光头修士结合实际情况,默默做出了判断。

到了这里,一般的占卜师或者灵数爱好者已经可以给出结论,但光头修士显然还有着自己的方法让占卜的结果更进一步。

只见他盘膝坐在甲板上,眼睛微眯,置于大腿上的双手手指快速变幻,仿佛在掐算着什么一般。

片刻后,他睁开眼睛,望向焦急等待的威默,郑重告戒道:“不要去城西的赌场,一定不要去!

“另外,在码头区帮助一位女士摆脱麻烦后,会有不错的发展。”

威默不敢怠慢,认真用本子记了下来,然后才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道:“伍德,你真的要离开‘帕森号’?船长和帕尔薇他们都很舍不得你离开。”

毕竟一位能勘破部分“幻术陷阱”,又掌握着多种神秘学知识,可以预测吉凶的同伴是可遇不可求的。

哪怕这位自称“僧侣”的伍德修士嘴里大部分词汇他们都听不太懂。

“阿弥托佛,我已经还了诸位相救的因果,大家的因缘已了,确实该分开了……更何况,你们也知道,我想要更进一步,只能去‘真理教会’碰运气。”光头修士宣了声其他人都听不懂的“佛号”道。

“哎,确实……所谓‘引路人’途径的魔药配方,我听都没听过,还是老林顿说起才知道这是‘真理之神’教会执掌的途径。”威默无奈地搓了搓手,然后才踟蹰着问道,“那我们以后还有再见的日子吗?”

“有缘自会再见。”光头修士笑着回应了一句后,认真地道,“我知道是船长派你来做说客的,但我去意已决,还请他们见谅。”

威默张了张嘴,他虽然没懂什么叫“说客”,但却感受到了伍德修士的坚定,所以没有再说别的,又寒暄了几句后便回去复命。

直到年轻人回到舱室,伍德修士才微叹口气,自忖道:

“我一个异世界来的异端,也不想去别人的教会混啊……但谁让我点燃第一根火柴,许下成为‘非凡者’的愿望后,那位‘愚者’先生赐下的就是‘导游’的配方和材料,以及相关魔药知识呢?

“非凡途径一旦踏上,就不能反悔啊……这可真是个‘严谨’的超凡世界!

“而我从一个20多岁的俊俏和尚,穿成了快40岁的大叔海盗,如果不能成为半神,岂不是亏大了?!”

是的,这个所谓伍德修士,就是从“源堡”中出来的旧日遗民“无德”和尚,他穿成被流放到无人荒岛的海盗后,忍受了一天一夜的饥饿,才终于等到了恰好路过的帕森号,被船长格雷救下。

而他凭借在寺庙迎来送往磨练出的好口才,靠着前世阅读过的诸多神秘学着作,成功将自己塑造成了一位神秘教派的“苦修士伍德”,套取了这个世界的诸多情报。

当知道这个世界多位神灵共存,且“愚者”先生也在一个叫拜亚姆的地方有着教会和信徒后,他就偷偷点燃了那位存在赐予的第一根“火柴”,许下了成为“非凡者”的愿望。

然后,他便得到了“导游”魔药的所有材料,后续“灵数学者”的配方,以及一些简单的非凡者知识。

依靠“愚者”赐予的材料调配好魔药,并成功晋升序列9的“导游”后,苦修士伍德就担当起了格雷船长这支探险队伍的探路者,在近几个月来带领一众船员闯过了不少危险,获得了一笔不小的财富。

在这个过程中,他不但发现并总结出了“扮演法”,还运气不错地凑齐了“灵数学者”所需的材料,于一个月前成功进阶。

不过他的“优秀”以及“魅力”虽然让船上大部分钦慕,但却让船长产生了警惕。

若非他的战斗实力非常一般,恐怕船长的忌惮会更深。

当然,格雷船长并非什么坏人,就算再忌惮警惕,也不会轻易做出对他不利的举动,但即便如此,“无德”和尚还是选择了激流勇退,离开这个团队,也正好去追求后续的魔药配方。

“‘导游’……不得不说,作为曾经寺庙里的知客僧,我和这个职业是真契合啊!”就在“无德”自嘲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身体,仿佛灵魂正在被什么东西剥离,与身体之间产生了巨大的隔阂。

与此同时,船长、威默、帕尔薇等人也同样变得迟钝起来,只是他们不像无德那么严重,还能勉强像操控机械一般艰难地操控身体。

好在这种心灵被什么东西囚禁的感觉来得快去的也快,仅仅两三秒后就恢复如初。

“这是怎么回事?”伍德和尚只觉得浑身酸软,刚刚那一刻他还以为自己被世界意志发现,要被驱逐了呢。

可这时候,威默却忽然指着天空,用惊恐的声音大声喊道:“月……月亮!”

月亮?无德皱了皱眉,抬头仰望,下一刻,他的脸上也露出了极为惊讶的表情。

因为他原以为的,作为异世界“特色”的绯红之月此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轮皎洁的银月!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