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这就是讲道?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之前那么多大老飞升的事情,整个修仙界也是极为震动的。

各大宗门和势力的高端战力都飞升了,这就导致很多底蕴不够深厚的宗门直接下降了好几个等级。

然后不得不加入某些大宗门寻求庇护。

而在此次飞升中,唯一没有飞升的便是太阳国此时的皇帝——李元正。

正是因为他是太阳国的天子,所以那次飞升并没有他。

墨燃不知道成为一方天子和成仙究竟哪个才更吸引人,但显然李元正似乎对于自己没能飞升有些不满意。

在那次之后已经闭关许多次了。

皇室自然不缺少好东西,而且皇室历练之地也不少,所以这两年李元正的修为突破得倒是很快。

合体期的修为在修仙界已经算是顶尖的存在了。

原本墨燃对皇室的事情一向关注很小,可是这次皇室组织了大比,一下子就让他联想起了李元正。

《日月风华》

虽然李元正和大比看上去没有多大的关系,但墨燃却总觉得有些古怪。

所以天阳门对这次是否参加大比并不怎么上心。

也因此他透露出来的意思也是不用对大比过于重视。

愿意参加的弟子便去,不愿意去的就算了。

反正也不强求。

但这个事情得让天阳门的各峰主知道。

-

因着大老都不怎么重视这场大比,所以这次参赛的弟子不多。

最关键的是,墨燃透露出三个月后雷环峰峰主扶兰尊上将会在天阳门讲道。

这下子那些准备参加大比的弟子都后悔了。

参加大比就算拿了奖励有挺尊上讲道香吗?

那必须没有啊。

所以即便是报了名的要么说自己偶有感悟需要闭关,怕是不能参赛了。

要么就是发现接了任务需要很长时间。

总之借口很多,负责的长老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原本奖励很丰厚的一场全国性质的大比,而作为修仙界第一宗门的天阳门,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参加。

回到雷环峰的玉兰思突然想起忘了询问墨燃低阶秘境的事情。

干脆传讯询问了一下。

果然天阳门势力范围内就有不少低阶秘境,已经有修士进去探查了的,秘境之中还算安全。

李缘带着四个师妹师弟,又去外峰的坊市买了些东西防身,便拿着令牌朝着秘境的方向去了。

这些秘境原本就是让宗门弟子历练的,所以一同前去的也不仅只有李缘五人。

玉兰思见他们也没啥危险,索性也就不关注了。

反而开始苦恼该如何讲道。

就在她郁闷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无暇居然在这个时候出关了。

“想不到吧,我出关第一个就告诉你了。”

两人坐在无暇的院子里面,他给玉兰思倒了一杯茶,还比了个wink。

玉兰思懒懒地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你这是怎么了?”无暇见她一脸索然无味的表情,有些好奇。

玉兰思摇了摇头:“没事,恭喜师兄修为精进哦。”

说完忍不住叹了口气。

唉。

大老居然也有烦恼。

这谁能想得到呢。

-

无暇虽然知道自从玉师妹的修为超过他了之后,他想要超越几乎很难。

但如今突破之后,自觉和师妹的距离应该不会特别远。

所以直接开口问道:“对了,师妹如今是什么修为?”

因为修为不如玉兰思,所以也无法探测出来。

玉兰思随后将茶杯放下,捧着脸,依旧一副懒懒的模样:“大乘中期。”

无暇点点头:“喔喔,原来是大乘……”

嗯?

大乘什么来着?

大乘?

卧槽。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主要是大乘期这可是他暂时想都不敢想的段位。

何况还是大乘中期。

你特么坐飞舟也升不了这么快吧。

“你吃啥了?”

饲料吗?冲这么快?要不要人活了?

玉兰思:“……”

这话有种被内涵的感觉。

她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无暇,这才说道:“你还记得林媛媛吗?”

无暇想了想,好似记得玉兰思以前有一个小姐妹就叫林媛媛来着。

“嗯呐,你以前的小姐妹。”

玉兰思放下手,看着无暇,一脸忧郁:“她飞升了。”

无暇:???

什么鬼?

飞升了?

大老都飞升了,最近几千年内恐怕都不可能会有人飞升吧。

即便是天赋异禀,那也得时间啊。

“你在开玩笑吧?”无暇语气有些小心翼翼的。

这特么就跟听神话故事似的。

“没开玩笑啊,她确实飞升了,很多人都去围观了她的飞升天劫。”

说完玉兰思接着说道:“我也是在她飞升的时候突破的。”

没错,从初期巅峰突破到中期而已。

-

无暇听完,突然有点肝疼。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闭关。

要是不闭关的话,观摩一场渡劫飞升岂不比闭关这些年来的所收获的还要多。

顿时有一种想要摆烂的感觉了。

辛苦修炼为哪般,不如人家去摆烂。

也因此两人都撑着脸,一个一脸生无可恋。

一个满脸忧郁,瞅着之后的讲道。

并且同时叹了口气。

“唉!”×2

玉兰思看向无暇,有些诧异:“你叹气干嘛?”

无暇看向玉兰思,有些无语:“你叹气干嘛?”

玉兰思:你特么刚出关,难道不该高兴吗?学我叹气干啥?

无暇:你踏马都大乘期中期了,还在我面前叹气?良心不痛吗?

“我一想到三个、啊不对,两个多月后的讲道,久脑壳痛。”

玉兰思也想摆烂,想摊着不想动。

原本以为成为了大老她可以为所欲为,想干嘛干嘛,没想到居然还有讲道这种事情。

到底是谁规定的突破大乘期之后就要讲道的。

“害,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不过就是讲道,元婴期都能讲道,你还因为这事发愁。”

无暇一听原来是因为讲道,顿时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玉兰思:“……”

听听。

听听!

这是人话吗?

可是无暇这副样子,明显是觉得讲道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心里再怎么觉得他这样不当人,还是虚心询问了起来:“那师兄,该如何讲道呢?”

说到这里,无暇看了看身后的大门,突然从储物戒掏出一个册子。

册子不厚,很薄:“这是我曾经听扶冷尊上讲道所记的笔记,然后结合了其他尊上讲道,发现了一个规律。”

玉兰思被无暇这话吊起了兴趣:“哦?什么规律。”

无暇说完,翻开了册子:“你看,基本上每一次尊上讲道,都会用上这些话,都是有模板的,你只需要将你修炼的感悟通过这个模板讲出来就行了。”

空白的地方就是重点。

但说话也是有艺术的。

玉兰思看着模板,眼睛越睁越大。

卧槽,这就是讲道?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