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4章 百岁寿诞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皇熙三年二月初四日,这一天是无上皇朱慈烺百岁寿辰大庆!

朝野上下都在盼望这一天的到来,盼望着雨露普降,恩泽均沾。

紫禁城内外,大汉将军们用长长的挑竿将一只只大红的寿字灯笼挂了起来,御林军们则将一面面绣有各种瑞兽的彩旗树了起来。

民间也自发地张灯结彩,颂圣祈福。

南京城的各处大街上,都挂上了大红灯笼,结上了大红彩带,灯笼上映着“恭贺圣寿”、“普天同庆”等字样……

宫内一切布置妥当,到了吉时,鼓乐齐鸣,钟鼓司奏《圣安之曲》。

歌曰:乾坤日月明,八方四海庆太平。龙楼凤阁中,扇开帘卷帝王兴。圣感天地灵,保万寿,洪福增。祥光王气生,升宝位,永康宁。

在升殿韶乐声中,无上皇朱慈烺在皇帝朱怡锦及一众王侯的簇拥下,登上奉天门寿台上的宝座就位,皇帝则是立在身旁。

公卿入门,钟鼓司再奏《治安之曲》:忠良为股肱,昊天之德承主恩,森罗拱北辰,御炉烟绕奉天门,江山社稷兴。

由皇熙帝朱怡锦领衔,上千名王公贵族、文武官员在奉天殿广场黑鸦鸦地跪倒,齐声山呼:“盛世臣民恭贺无上皇圣寿无疆!”

望着匍匐满地的臣工,朱慈烺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对司礼监掌印女官低声吩咐。

女官跨前一步,大声宣旨:“无上皇有旨,着免礼,与朕同乐,钦此!”

众人一齐欢呼:“万岁!”

朱慈烺点点头,伸手指了下皇熙帝:“皇帝,到朕身边坐下。”

皇熙帝恭敬领命,迈着小步上了御阶,在祖父身旁靠后一点落座。

在一群礼仪官的引导下,文武众人步入酒席前就座。

六名人高马大的大汉将军走了出来,同时将手中一丈长的净鞭凌空甩起!

“啪!啪!啪!”三声脆响,整个大典现场肃静下来。

大廊两侧,钟鼓司六十四名乐工琴瑟竽笛齐奏,钟磬鼓钹齐鸣,奏八佾之乐。

六十四名丰容盛靥的宫女,脚踏乐拍,分八行上场,手挥流苏扇,歌喉齐放,作八佾之舞。(八佾之舞只有天子才能使用,属宫庭乐舞中的最高规格。)

文武臣工们耳闻仙乐,目迷五色,不禁心醉神迷。

八佾之乐奏毕,宫女们仍分八行款款退下,在礼部的安排下,宴会开席。

天武朝,礼乐兴,每逢大宴必舞乐奏曲,钟鼓司的工作基本没停过,不停为宴会演奏,像是后世的背景音乐,一首接着一首。

一奏《起临濠之曲》,名《飞龙引》;二奏《开太平之曲》,名《风云会》;

三奏《安建业之曲》,名《庆皇都》;四奏《削群雄之曲》,名《喜升平》;

五奏《平幽都之曲》,名《贺圣朝》;六奏《抚四夷之曲》,名《龙池宴》;

七奏《定封赏之曲》,名《九重欢》;八奏《大一统之曲》,名《凤凰吟》;

九奏《守承平之曲》,名《万年春》!

席间,年过花甲的老臣们,有灰白稀疏的束发随着乐拍在不停地摇摆,还有枯瘦的指爪握住玉筷在敲击碗碟,跟着伴奏唱起了《贺圣朝》:

“......华夏千年正统还,瞻日角,睹天颜,云龙风虎竞追攀,君臣勤苦成王业,王业汪洋被百蛮.......”

亦有年事已高的武将吃货们,不顾歌舞一味大嚼的缺牙老嘴在不住扪动,汤汁不断从嘴角流出,沾得花白胡须上淋漓不堪。

坐在御案后的朱慈烺,眯细着眼不住地巡视着乐而忘形的老人们,忍俊不禁,嘴口露出深深的笑纹。

说是老人,其实这些老头在他眼中,不过是晚生后辈的“年轻人”。

截止皇熙三年,朱慈烺共有后妃六十九人,其中汉女六十人,余者九人民族不一。

到了现在,不少早入宫的嫔妃已经去世了,连皇后徐晨芸也在九十六岁时崩逝。

如此庞大的后宫,子女必然不少,朱慈烺一生共有子女七十四人,其中皇子三十六人,公主三十八人,孙辈更是多的数不过来。

除了朔武帝朱和陛和汉王朱和墿死了,目前活着的最大的儿子,是齐王朱和岱,已是拄着拐杖的八十老人了,状态看起来比朱慈烺还要老。

有人会好奇,为什么汉王才活六十,齐王却活到了八十岁?老太子朱和陛也是活了近八十?

很简单,看爹妈,长寿者的后代更容易长寿。

朱和陛的爹妈分别是朱皇帝和徐皇后,两人都长寿,他爸妈一个活了一百多,一个活了九十六岁,他活到八十很正常。

而汉王就不同了,他母亲是杨贵妃,红颜薄命的主,不到五十岁就去世了。

至于齐王,他能活这么久,除了几分之一概率的遗传基因,他本人爱好书法收藏,和乾隆有的一拼,常年陶冶情操,活得久也属正常。

大典上,精妙绝伦的表演层出不穷,众人津津有味地看。

皇熙帝朱怡锦也是心情大好,他朝司礼监女官瞄了一眼,女官立即临阶伫立司礼:“诸王拜寿!”

小书亭

以齐王朱和岱为首,晋王,秦王,东王、西王,唐王,宋王、赵王、魏王、越王,吴王,周王,蜀王,辽王,豫王,鲁王,梁王、夏王、卫王、淮王、瀛王、郑王、庆王、惠王、韩王、邓王、沂王、汉王(朱怡铓)等三十六位藩王,还有上百位孙辈的郡王,一个个顶戴袍服,鱼贯而前。

数百名儿孙一字排开,齐齐跪倒:“老祖宗与天同在!愿老祖宗万寿无疆!”

朱慈烺六世同堂,子孙何止眼前这些,郡王以下的镇国将军、辅国将军、奉国将军等宗室爵位,根本没资格来拜寿。

天武新政推行的爵位改革,经过八十余年的发展,终凸显差距。

比如朱慈烺的玄孙,齐王一系的第四代,按照爵位递减,到了第四代就是辅国将军,混的最差的名为朱仲檀,混吃等死还犯事,被削爵除去玉蝶贬为庶民,与普通百姓无异。

而汉王一系的第四代朱仲栩,同样出生就是辅国将军,而人家积极向上,自幼学习文韬武略,跟着祖父朱怡铓(朱慈烺的长孙)南征北战,在中东立下赫赫战功,受封西海郡王。

像朱仲栩这样秉承祖志的皇族宗室子弟还有很多,他们为了爵位拼命建功立业。

朱慈烺将子孙分封在全世界,今天,他们齐聚一堂,见面不乏有攀比之心。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