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2章 天武修道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按朝廷礼仪,每年正月初一,在京群臣都应该到奉天殿外朝拜天子。

但自天武六十二年起,八十岁的天武皇帝便搬出了紫禁城,住进了位于神烈山的东苑。

东苑,也称龙景园,是天武朝修建的大型皇家园林,朱慈烺每到盛夏就来此避暑、听政,算是大明版的“圆明园”。

让人惊奇的是,平时偶尔用作内阁和司礼监合议国事的大殿,现在改作了道场。

天武皇帝看破红尘,开始修道了!

这一日,龙虎山的张天师奉皇帝诏命,带着钟鼓法器及一众道士来到东苑,位列两班,要做一场庆贺皇帝修道的罗天大醮!

皇帝修道,在大明朝并不新鲜,嘉靖皇帝修道二十年,还给自己自封“九天弘教普济生灵掌阴阳功过大道思仁紫极仙翁一阳真人元虚圆应开化伏魔忠孝帝君”。

朱慈烺修道,自然也不甘落后,也给自己封了道号:太上大罗天仙万法归一紫极长生九天真理操盘手总掌乾坤大真人六道轮回帝君。

嘉靖帝迷信丹药方术,他派人到处采集灵芝,并经常吞服道士们炼制的丹药。

朱慈烺却不信这一套,他不吃丹药,也不炼丹,只修心,以求延年益寿。

偌大的宣德紫铜香炉香烟氤氲,两班道士肃穆盘腿坐在大殿两侧的法器前,敬候六道轮回帝君天武皇帝。

大殿的大门开着,幡罗旗盖从殿门分作两行,沿着跸道一直排到远方的宫门。

朱慈烺头梳道髻,身穿道袍,面南而坐,泛白的长须飘逸,真有点老神仙的样子了。

在他对面的是龙虎山张天师,只见他臂抱拂尘,手拈法指,微闭双目在那里念念有词。

完成了一波法事,二人开始论道。

“如何长寿?”朱慈烺开门见山,抛出了一个世纪性大问题。

张天师也没想皇帝这么直接,沉吟片刻后答道:“寒暖不慎,步行过疾,酒色淫乐,皆伤身,损伤之极,即可亡身。”

“遂行不疾行,目不久视,耳不极听,坐不至疲,卧不至极,无喜怒哀乐之系其心,无富贵荣辱之动其念,此乃长寿之道也。”

张天师最后告诫说:“饥寒痛痒,父母不能代,衰老病死,妻子不能替,只有自爱自全之道,才是养生长寿的准则和关键。“

闻言,朱慈烺若有所思。

身旁一个名为李清云的小道士同样若有所思,似有感悟。

论道结束后,朱慈烺赐张天师一品印,授正一嗣教大真人掌天下道教事,长住东苑,与帝同修。

自此,朱慈烺潜心修道,命皇太孙朱怡锦监国理政。

皇太孙年二十八岁,跟在老皇帝身边学习政务已有十年,接手监国之职,也算井井有条。

难能可贵的是,皇太孙为人机敏,他深知皇爷爷修道,看似放权,实则如嘉靖皇帝那般,名为玄修,实则仍暗操独治。

皇太孙亦非等闲,凡军国大事,官员任免,事无巨细一一奏报。

就连意大利传教士、画师郎士宁到达南京这种小事,皇太孙亦是不敢隐瞒。

天武大帝修道的事在京师传开,因神烈山出露紫色页岩,在阳光照射下闪耀金色光芒,百姓也称其为紫金山,甚至有人传言,老皇帝这是得道成仙了.......

天武七十年春,远东总督府传出不安的情绪,阖府上下一阵慌乱,七十岁的东胜王病重,众多名医束手无策。

远东的太阳、东胜郡王徐明武躺在病榻上,举族伤心哭泣。

徐明武也清楚,自己快不行了,大小便都要侍从侍奉......

有孙辈跪在榻前,伤心询问:“爷爷,您有什么心愿未完成吗?孙儿一定替您完成!”

徐明武微微摇头,他太累了,不想听这帮孙子废话。

眼瞅着气息越来越弱,世子徐长俊脸上挂着泪痕:“父王,您还有交代的话吗?儿臣替您上书朝廷......”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徐明武似有所动,微微点头。

他的子孙十几人一下子围了上去,想亲耳聆听老祖宗的遗言。

只见老祖宗缓缓睁大眼睛,喘了几口气,忽然眸光大盛,手指太平洋彼岸的方向,大骂道:“老东西怎么还活着,我他妈被活活等死了!”

闻言,王世子徐长俊不知所措,子孙皆惊。

所有人都知道,老祖宗骂的是谁!

天武七十年四月初一,大明东胜郡王、驸马都尉、远东总督、远东军统帅、远东武备学院院长、远东商会会长、远东大学名誉校长、远东铁路公司名誉总裁,远东儒学研究协会会长徐明武薨逝,享年七十岁。

一时间,整个远东都哭了,满城缟素,数十万人为东胜王送行。

在大明设立远东省之前,各族土著受西班牙奴役,是伟大的东胜王击退西班牙人,垦荒建设,开同商贸,许下各族平等,带领远东走向繁荣,百姓安居乐业。

他的去世,仿佛是远东的太阳坠落了.......

天武七十一年(西历1715年9月1日),法兰西,凡尔赛宫。

经过二十多年的积攒,凡尔赛宫内的宝贝再次多了起来。

然而路易十四却已经没了欣赏这些珍宝的兴致,此时的他躺在病榻上,奄奄一息,等待着上帝出现。

迷茫中,七十八岁的太阳王问出了他最关心的话题:“我是世界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吗?”

“是的,我的王,您当了七十二年的王,是古往今来在位时间最长的王!”财政大臣科尔伯恭敬回道。

路易十四六岁登基,时间是大明崇祯十六年,比朱慈烺还早登基一年,所以他只要不死,就比朱慈烺在位时间要多一年。

此时,路易十四已经熬死了他的儿子和最大的孙子,他的曾孙已经六岁了,就站在他的榻前。

“七十二年........”

路易十四喉咙滚动,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突然,他问道:“朱天武尚在否?”

财政大臣科尔伯咬牙切齿道:“那老东西还活着,听说开始修仙了,上个月他孙子的孙子出生,明廷举办大典庆祝,他还现身亲自赐名!”

“哦?叫什么?”路易十四有些失落。

财政大臣想了想,回道:“按照他们皇室的取名习俗,那还是应该是仲字辈,叫朱仲极。”

“那孩子智力如何?”

朱皇帝的子孙个个都是人精,好几个亲王杀穿了亚欧大陆。

所以,路易十四天天盼着朱家能出个弱智。

“尚不确定.......”

路易十四感慨:“好啊,老不死的都五世同堂了!”

“王,他们是六世同堂......听说明廷的汉王一系,已经到第六代了......”财政大臣小心提醒道。

路易十四剧烈的咳嗽了一阵,险些没回过气。

“王,有一个好消息!”有人安慰道。

路易十四没有说话,在他来说,已经没有东西算是好消息了。

那人激动道:“大明远东总督、东胜王徐明武死了!”

路易十四动弹了一下,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还好,终于熬死了一个......”

说完,太阳王心满意足地闭上了双目,撒手而去。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