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7章 大同盟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九月二十九日,欧洲联合舰队数百艘战船集结于英吉利海峡。

这支联合舰队是由十七世纪中最为显耀的海洋国家,为了抗击共同的强敌而组建起来的,他们放弃恩怨,首次携起手来!

浩浩荡荡的八国联合舰队迅速编成,在法国海军总司令图尔维尔元帅的统领下驶出英吉利海峡,准备一举摧毁大明皇家海军,摧垮天武帝的雄心!

法国海军元帅图尔维尔,无可辩驳的海战天才,才华横溢的海军指挥官。

他要让太阳王的光芒照耀整个大西洋!

然而不到三天,西班牙无敌舰队便在首战中败北,被大明海军追出几十海里,再也不敢露面。

从首次交手的战况,图尔维尔这才意识到大明皇家海军的真正实力,他们船坚炮利,特别是那几艘铁疙瘩,普通舰炮基本打不动!

图尔维尔不得不重新调整了战术,他计划将偷袭法国军港的明军舰队死死钉在布雷斯特,让他们无法出港执行任何任务。

如果明军从葡萄牙抽调增援舰队,则必然会遭到优势联军的致命攻击!

联军只要将封锁延续至冬季,比斯开湾冬季的怒涛便会成为阻挡明军的天然屏障,他们便能回港过冬了。

而在第二年,他们仍旧能以同样的方式瘫痪大明海军。

总而言之,明军长途远征,补给困难,而联军舰炮是明军的数倍,硬拼显然不划算,封锁消耗才是最佳战术。

如此一来,明军的船坚炮利将无法发挥半分作用,联军配合法兰西陆军,胜利在望,志得意满!

正如法国海军元帅图尔维尔所想的那般,被困布雷斯特军港的明军舰队确实很难受。

主将甘辉权衡利弊后,为避免舰队伤亡过大,一直坚守不出,苦苦等待战机。

明军先头舰队被困十天后,太阳王路易十四见前线战况良好,兴奋之下决定御驾亲征,亲临前线指挥,打算一口吃掉这五十艘明军战舰。

此时八国联军的海军战舰共有五百多艘,大多是是战列舰,他们还可以调动数千艘商船参加补给,协助封锁海面。

要知道,十七世纪时,光是海上马车夫的尼德兰,就拥有一万五千艘商船,几乎垄断了海上贸易。

当时的阿姆斯特丹是国际贸易的中心,港内经常有两千多艘商船停泊,再加上英国、法国的商船,可以轻松凑齐三四千艘商船,且每艘商船上都携带着十几到几十门数量不等的火炮。

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底蕴,恐怖如斯!

虽然大明皇家海军四大舰队出动了三个,但毕竟是跨洲际的远征,战舰满打满算只有二百多艘。

只要联军依托国力在近海稳打稳扎,或者不计损失的采用群狼战术,都可以稳赢的。

然而战争并非靠比拼数据,排除地势、战术、士气等因素,科技同样可以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

海战中,变幻无常的天气往往会相助有准备的将领。

不经意间,战舰桅顶的旗角悄悄地飘了起来,一阵西南风伴着海流忽然出现在海面上,将联军的舰队卷向东北方。

鸣钟,操帆,转舵,联军五万多水兵在各自的岗位上立刻忙碌起来,在海风中维持着舰队有序的阵型,防止混乱与事故的发生。

可以看出,久经海战的联军舰队并非乌合之众,他们的表现很专业。

渐渐的,海面泛起浓雾,太阳也隐没了踪迹,联军只能通过海图估测自己的位置。

面对不可违抗的自然之力,舰队上下束手无策,只能希求上帝让这逆风尽快停歇。

时间分分秒秒流逝着,天色由清晨的晦暗转为正午的明亮,又归于黄昏的阴沉,笼罩在雾霭之下的联合舰队便这样被风浪带离了伊洛瓦斯海湾的入口,静静地向远方漂去。

在大海上,舰队被风刮跑是很正常的事情,百年前的西班牙无敌舰队就经常遇到这情况,出海作战能开到哪里,全凭上帝安排。

第二天的日出时刻,凝聚的雾气终于散去了,而风向也转为西北,联合舰队调舵向南,计划再次驶回伊洛瓦斯海湾封锁入口。

然而,先导舰的瞭望手却在遥远的海面上发现了什么。

那是一群白帆,正在远方的海面上缓慢地行进着。

一支舰队出现在天际线上,出现在伊洛瓦斯海湾的入口,出现在联军之前的巡航位置上!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前往侦察的巡航舰带来了令人惊愕的消息:整整上百艘战舰,高悬着大明四星金日旗帜驶入了港湾!

在联军舰群因潮流而漂移的一天内,这支由葡萄牙驶来的舰队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与被封锁的几十艘明军战舰合兵一处,摧毁了联军一个月的努力付出,将他们的战略部署全盘打乱。

受到加强的明军舰队已是最盛状态,近二百艘战舰,联军进行的封锁力量优势已经完全丧失,不要说登陆作战,就连继续在这片天气诡异的海域巡弋都需冒着被袭击的危险。

包括法国海军元帅图尔维尔在内的所有联军将领,打破头也想不明白,明军的后援为何增援的如此及时?

从葡萄牙到此战场,起码要两天航程,他们是怎么钻进这个空子的?时间卡的这么准?

联军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明军有神器无线电在手,可以随时保持与各部人马的联络,朱皇帝亲自坐镇前线,更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

所有人马的动向,包括敌人的情况,他随时都能了解。

明欧战争是一场海上和陆地同时进行的战争,整个欧洲的视线被大西洋上的海战所吸引,却没人注意到明军在陆地上的行动。

早在明军攻打奥斯曼帝国时,秦王朱和坤就从莫斯科出兵西进。

大明北庭军在定远公戚广阳等名将的指挥下,充分展现了世界最强陆战的实力,进攻东欧势如破竹!

先是波兰立陶宛联邦,在明军的铁蹄中化作乌有。

接着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勃兰登堡和萨克森等地相继沦陷,即使是久孚众望得威廉将军亦是无法抵挡大明骑兵的冲击。

正如秦王朱和坤所言,神圣罗马帝国的军队不过是象征性的点缀,无论在作战经验、武器装备或是战斗实力方面,都是一坨垃圾!连当我大明军队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明军连连得胜,突破了埃塞尔河防线,直逼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

无奈之在,尼德兰大议长只得忍痛下令掘开保护尼德兰人世世代代休养生息的穆伊登堤坝。

堤坝即开,汹涌的海水立时涌入了良田沃野,成了一片汪洋大海,成千上万的尼德兰人被迫转移到船上撤离故土。

明军的先头部队后撤及时,方才免遭灭顶之灾,大军被汪洋阻拦,停滞不前。

这时,定远公戚广阳在军中病逝,明军止步不再前进,甚至人马逐渐减少,没过几天就失去了踪迹,陆上进攻也就此告了一个段落。

人们以为明军退兵了,也有人乐观的认为,明军被海水冲走了,被淹的全军覆没.......

如此一来,捍卫欧洲荣誉的重任就落到了海上联军的身上。

整个欧洲,都将目光投向大西洋,祈盼联军能不负众望击败大明海军。

这也是朱慈烺命甘辉坚守十天的原因,一切为了扰乱白夷们的视野,让陆路大军来个绝杀!

......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