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八 社会的异类(上)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是金丝猴吗?不是,所以我是不会给人表演杂技的。

李市长走后,总算松了口气。我这算是甩锅吗?把薛念的问题甩给他人了。我也是没办法,就算拼命也救不出啊,除非成为他们的人。

阮沁的事让我已经十分心痛了,这种背叛很灼心,因为我不知道她到底背叛了我什么。我最担心的就是,她生前就是禅炏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禅炏针对我来对付干妈的阴谋。

而前世的事也是禅炏未预料到的,所以才有晚上那一出。如果真如自己所想,那这个布局太大了,说不定我还只是其中一环。当越了解干妈的威名后,就越觉得一切都有可能。

看到门口桌上的背包,想起白玎玲了,拔掉针管就奔着背包去拿,或许她知道什么内幕。打针有什么用,来两个处女,得两个元阴,一切都好了。

才打开背包,小白蛇就跑到我身上,钻进衣服里面去了。

我丂,不是冬眠了吗?你快出来。

奶奶的,在我右手肩膀上转了几个圈,然后从衣领那伸出了头。

丂,缠在腋下,我居然不痒,太不科学了,我很怕痒的。

“你干什么?我可告诉你,别想玩什么花样啊,我可不是小时候的我了。”

它只是伸出舌头,呲呲呲的。去你大爷的,谁听得懂啊,讲人话。

“妘夕,我把医生叫来了。”冯柒瑾领着一个医生进来,是刚才跟在市长旁边的老头之一。他们一进来,小白蛇就缩进去了。

她瞪大眼睛继续说着:“你真厉害,市长都认识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我们前面的话还算数吗?”

“我就是一农民的儿子,农村长大的。前面说的当然算数,等会出院再说,反正明天休息。”

“出院?不行,怎么也得等今晚过了再说。”白头老医生连连摇头:“李市长吩咐了,费用你不用担心,想住到什么时候都行。”

切,我又不是养老的官员,把医院当养老院,浪费资源的事我做不出。

“那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出院后再联系你。”也懒得跟医生废话,住一夜也好,胸口还有点疼。

“这么晚了你放心我一人回去啊,还是不是男人。”冯柒瑾埋怨道。

“没事,我让人搬个陪护床来。”老头说完就走了,还微微一笑。

我去,老不正经,以为我们想做什么事吗?我可不是随便的人。不过,她要是处女嘛,我可以勉为其难的接受,胸口真的好疼。

无论冯柒瑾怎么问,我能告诉她的只是一些表面的东西,还得给她制作几道符用来防身保命。她不是薛念,没有神力保护,邪祟和鬼魄很容易近身。

“好了,出来吧,观星室也看够了。最后确认一下,虽然只是一个前台,但也有可能有性命危险,你还是愿意做吗?”从医院出院后,我就直接带她来了“忘忧一天”。

“愿意啊,三千元一个月的工资,哇!我发啦!”听着像是财迷,其实不是,她想拜我为师,我拒绝了。

递给她一个本子,说:“里面的一些东西以及价格背熟,有人来咨询你也方便给人讲解。”

“哇,这么贵?最低都是一万,就连看个风水都是两万。驱灾不是更费力吗?怎么比看风水还便宜?”

“驱灾只是把不好的东西赶走,而看风水直接影响更多人,当然不一样了。而且,你看清楚,驱灾很多种的,看风水也是。都记好了,别搞错了。”不收徒,是不想她被我影响,至于能学到多少就看她自己了。地仙一派的基础,并不难学,用心就行。

“可、可还有过百万的,你也太黑了吧,太高了不会有人愿意的。”

“愿者上钩,不强求的。再说了,运气不好或许一年才一单,那我的房租水电包括你的工资,你说怎么来?”丢了三道符角给她,说:“戴好了,会保护你的。你从今天开始上班了,前台有些这方面的书籍,你可以看看。观星室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进去,不然出了什么事我可不负责任。”

“你走啦?你去干嘛?”她看见我准备出门,喊道。

“我是老板耶,你管的也太多了。”还是忍不住回答她:“我找人安装座机,还有印名片和传单。下班了你自己走,锁好门就行了。”

咨询公司嘛,别的不能宣扬,看风水总行吧,虽然只是一个半吊子。

…… ……

心情挺不爽的,看见报纸就生气,我都成异类了。虽然没有明着说我什么,可登个照片是怎么回事?竟然还有版块提到了那晚东湖的事,写着“出现武林高手,东湖蜻蜓点水”,还好只是神秘人。

还有就是白玎玲,下次见到她一定立刻出手。奶奶的,医院睡个觉,还梦精了,醒来它就不见了。如果我没猜错,蓝采和烧得只是她的分身,伤了元气才现原形养伤。可**我就不高兴了,还那么彻底,现在还腰疼。

俗话说的好,一滴精九滴血,真是亏大了。果然越漂亮的东西越阴毒,更何况是一条蛇妖。

守店确实挺无聊的,所以还特意买了一台二手电脑放在前台。说是二手,其实跟新电脑没两样,配置比我用的电脑都高。

卖电脑的是以前田力转手那家店,我也是因为念旧才去的。没想到店老板也正准备转手,说了原因后让我内心有些波澜。

装配电脑都是做学生生意,这个店老板估计是五行属木,心地很善良,面对学生价格特别低,且售后服务也很尽心。于是,周围的店家都各种找茬,让他不得安生,甚至还找人打过他,威胁他关门。

这样也算薄利多销,是正常手段,可在有些人眼中,他是孤独的、可耻的,就得赶出群体。他们也不瞧瞧,都互联网时代了,网上都开始卖电脑了,价格也开始透明了,还能黑多少学生?

五天过去,生意就来了。我以为第一单生意会是熊燕妮,没想到是路人甲,按照传单地址找来的。

这单生意也是够奇葩的,因为太奇葩了,让我没有带上冯柒瑾。

来人叫庄汉生,四十多岁了,不是本市人,经营一家中等规格的餐馆,收益还不错。前段时间经朋友劝说去五彩花大酒店赌博,赢了十多万。

一晚上赢十多万,比守店搞餐馆轻松多了,赢钱了的人都会萌发这种心思,他也不例外。于是,赌进去了,一段时间下来输了三百多万,其中还有一百多万是高利贷。

无意之中看到地上的传单,感觉是赌场的风水有问题,让我去瞧一瞧。我跟他说了,人家开赌场,肯定会摆个进财的格局,不用看都知道,何必去瞧。

他不乐意了,非说那个风水只是针对他,说第一次去从不觉得冷,以后的每次都阴风阵阵的,偏偏他人不觉得。

我说那就不是风水问题,是撞邪了。撞邪了吗?我没看出来,可能是赌场有人使坏。可五彩花是五星级大酒店,惹不起啊,我很犹豫。

庄汉生也说了,不管是风水问题还是撞邪,只要让他一个晚上不觉得冷就行。

反正没生意,闲着也是闲着,那就去呗,我提了一个要求:装作不认识。

晚上九点左右,酒店门口,我拉住了庄汉生,说:“要不今晚别去了,换个时间吧。”

“怎么?你怕了?两万元酬劳我可是先预付五千了的。”他很不高兴。

你大爷的,要不是看你额头突然出现蓝线条,我才不会拉你呢。

他又说:“你放心吧,即便有什么我自己担着,绝不会说跟你认识。再说了,你也就是像保健医生一样,处理我的身体而已,又没得罪他们。”

“庄先生,实不相瞒,我既然懂风水,肯定也略知看相。观你面色,大凶之兆,怕是有人要害你,真的。”还是说实话的好。

“小兄弟啊,你到底行不行啊,若非看你那什么观星室那么神奇,我也不会相信小小年纪的你。实话说吧,我没时间了,员工工资、餐馆房租不说,高利贷的人也不会放过我啊。能给老婆孩子留点钱财,被害死我也认了。求你了,要我给你下跪吗?”说着就准备下跪了。

“行行行,帮你还不行吗。”我一把拦住下跪的他。这人是被猪油蒙了心吗?就算我阻止他人使坏,也不一定是赢啊,财富天定、输赢是命。

我艹,还真没来过这种大场子。饭馆、酒吧、夜总会、足疗保健、赌场和客房是应有尽有,装修都是极其奢华,活生生的一栋销金楼啊。

奶奶的,应该早带薛明山来这里的,说不定可以一条龙的全部玩一遍。

呃…想多了,看样子这里鬼魄不少啊,阴气太重了,说不定还有僵尸。

“啪。”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被打倒在地,动手的也是一个漂亮女子,嘴里还骂道:“你那里是镶金了吗?客人五倍的价格让你出台你还不愿意,躺着叫几声就完事了,你非要装。难怪她们都跟你合不来,做这一行你还要装圣女不成。”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