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6 仙尸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是不分种族拼接出来的怪物大集合吧?”

任凭丁宁搜肠刮肚,也没有找到这些怪物的出处,最终只能归结于是神裔组织把人和兽类基因拼接而出的怪物图谱。

对于神裔组织这种丧尽天良的做法,丁宁已经没有任何想要吐槽的心情了。

这样罔顾人伦,灭绝人性的组织,早就已经脱离了医学的初衷,唯有毁灭才是其唯一的途径。

马尔库图和奥玛本脸色凝重,目光中蕴含着一丝畏惧,毫不犹豫的开始宽衣解带,脱的精光后用尸油往身上抹。

丁宁看的差点没吐出来,尽管他没少接触过尸体小鬼之类的阴邪之物,但用尸油涂抹全身这种恶心的事,依然挑战了他的心理极限。

若不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把“那东西”给放出来,他都忍不住想要直接出手,灭了这两个不知廉耻的光屁股老男人了。

毕竟尸油的数量有限,两个老男人为了保命,涂抹的是那个细致啊。

想一想女人沐浴后用润肤水细细的涂抹每一寸肌肤的场景,换成两个壮硕的老男人来做,那画面,实在是太辣眼睛。

不过女人是涂抹喷香的润肤水,这两个混蛋涂抹的却是尸油,那味道儿,就跟臭鸡蛋捂在茅坑里发酵了似的令人闻之欲呕。

丁宁的嗅觉又远超一般人,那味道儿刺激的他宁愿闻黄生的臭屁,也不愿意受这个洋罪,只能屏住呼吸,把体内气息运转方式转化为内循环,这才觉得好过了一点。

马尔库图和奥玛本涂好尸油,这才重新穿上衣服,分别站到了大厅的东西两个角落里。

丁宁精神一振,悄悄熘到了马尔库图的身后待着,毕竟不知道那大杀器会从哪里被放出来,还是待在马尔库图的身边更加稳当一点。

马尔库图和奥玛本“深情凝望”着彼此,同时点了点头,齐齐抬脚狠狠的向地面一踩。

丁宁注意到,马尔库图所踩的地板砖上刻画的是浑身生有细密鳞片的人形怪物,而奥玛本所踩的地板上刻画的则是一个四肢生有兽爪屁股上长着虎尾的人形怪物。

两人踩过地面后,地面开始微微颤动,两人立刻开始沿着某种特殊的路径开始跑动,很快就占据了南北两个方位。

再次深情凝望后,又是同时抬脚,用力的踩下。

丁宁眸中露出古怪之色,两人一跑动他就立刻反应了过来,这难道是——四象镇封阵。

随后,在他发现马尔库图移动位置后所站的北方角落,地板上的图桉是一头背着龟壳生有尖细蛇尾的人形怪物,而奥尔本所在的南方角落,地板上刻画的是一头浑身长满羽毛,生有一对鸟爪的人形怪物后,他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这就是四象镇封阵,只是这阵法明显经过修改,融入了大量的西方文化元素,让其变的似是而非,也难怪他之前看不出来端倪。

四象镇封阵是比较基础的一种阵法,青龙表少阳,白虎表少阴,玄武表老阴,朱雀表老阳,也称四神、四灵或者四圣镇封阵。

其本身不具备任何的杀伤力,主要作用就是镇压封印,沟通代表四象的星宿作为驱动阵法的动力。

丁宁很好奇,这里地势极低,位于地下至少五十米的深处,又是如何借用四象星宿之力的?

下一刻,他就得到了答桉,随着两人重重的跺脚

,地面上陡然亮起一道道血红色的光芒,如同蜿蜒的长蛇盘旋游动。

一股充满血腥味的古老邪恶气息扑面而来,丁宁露出恍然之色,目光深邃的看向圣保罗大教堂所在的方位。

这股气息,和之前圣保罗大教堂深处那不断苏醒的气息同根同源,只是比起那股强大的气息来却弱了不少。

血腥味,古老而又邪恶。

丁宁隐隐的有些猜测,可能,自己误会了东方教,他们并没有和神裔组织同流合污。

事实很有可能是,他们教堂深处镇压着一个古老而邪恶的存在,神裔组织把暗花榜设立在教堂边,就是为了借用那个邪恶存在的力量,镇压他们所谓的“大杀器”。

而东方教之所以和神裔组织达成协议允许暗花榜总部设立在圣彼得堡,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们同样想要借助神裔组织的力量来不断消磨那个邪恶存在的力量,才能将其彻底消灭。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就等于无意中闯了大祸,诱惑伪人皇赶来,严重削弱了东方教镇压邪恶存在的力量,令那个邪恶存在逐渐苏醒,想要趁机破封而出。

一旦那邪恶存在破封而出,必然会生灵涂炭,死伤无数,圣彼得堡成为人间炼狱也不是不可能。

尽管这只是他的猜测,还不能最终确认,但他却没有多大的思想压力。

毕竟,神裔组织该死,东方教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跟这样的邪恶组织合作都是在助纣为虐,根本不值得同情。

更何况,不是还有伪人皇呢嘛,事情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

要知道,那古老的邪恶存在不知道被镇压了多少年了,力量肯定不复巅峰时的状态,再加上天地桎梏的限制,怎么可能会是伪人皇的对手。

别看伪人皇头上戴着个伪字,但毕竟是蒙蔽天机,得到天道认可的人皇。

人皇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只是一个称号,在拥有着特权的同时,还要承担着其该有的责任与义务。

伪人皇若敢对邪恶存在视而不见,不顾人间百姓的死活,必然会遭到天道的严重反噬,废弃其人皇之位都不是没有可能。

事实上,也正如他所想的那样,伪人皇此刻很苦逼,东方教高手如云,可在他面前却不堪一提,被他轻而易举的打伤。

倒不是说他心怀慈悲手下留情,而是他毕竟占据着人皇之位,按照天道法则是不能伤害人间的子民的。

也幸亏他只是伪人皇,没有得到大帝果位加持,这种限制才没那么严格,即便杀人也不会遭受太过严重的天道惩罚。

但惩罚就是惩罚,即便不严重也不是他愿意承受的,若是杀戮过重,甚至有可能直接被剥夺人皇之位,这个后果可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所以,伪人皇面对层出不穷死缠烂打的东方教强者,心里哪怕再憋屈,也只能是伤而不杀。

偏偏东方教的强者极为执着,即便意识到双方的差距极大,但却依然死战不退,誓死捍卫主的尊严,各种手段频出,让伪人皇始终无法存进。

特别是邪恶存在在察觉到镇压他的力量不断减弱后,立刻开始了疯狂的挣扎,想要趁机冲破封印,让东方教强者更是悲愤莫名,认定了伪人皇是奔着救那邪恶存在来的,个个悍不畏死,跟他死磕到底。

伪人皇也察觉到了那邪恶存在,隐隐觉得这其中有些不对劲儿

,可他是什么人?

他可是曾经的仙帝之子,仙界最牛逼的神二代啊,骨子里傲气着呢。

可以说,整个人间除了丁宁给他留下过无法磨灭的心理阴影,以及对九天玄女发至骨子里的畏惧之外,其他人对他来说都是蝼蚁般的存在。

现在他堂堂的仙帝之子,人间界的人皇,却连一个区区教堂都进不去,这让他如何能不愤怒。

更何况,空间之钥是他势在必得之物,尽管空间之钥的气息此刻早就消失在教堂深处,但他却认定了空间之钥的持有人必然在教堂深处。

所以,种种因素叠加起来,就造成了伪人皇根本懒得跟这些蝼蚁解释,毫不客气的打退他们的进攻,闯进了教堂深处。

轰!

丁宁所在之地,随着四象镇封阵解除,一阵地动山摇后,地板咔嚓嚓的瞬间开裂,一股滔天的凶焰冲天而起。

可怜的马尔库图和奥玛本明显低估了大杀器的恐怖,涂了尸油也是白涂,在那恐怖的威压下连惨叫都来不得发出,就身体瞬间四分五裂,崩溃为一滩血肉烂泥。

“这……这特么的是不朽级的气息?这怎么可能?”

感受着这股可怕的气息,丁宁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头皮发麻,心瞬间拔凉拔凉的,二话不说撒丫子转身就跑。

特么的,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神裔组织会如此丧心病狂,竟然复活了一具仙尸当做杀手锏。

他再自信,也不认为自己能在不朽级强者手中活下来,所以,趁着这仙尸还没从阵法中完全出来,抓紧时间赶紧跑路才是上策。

呼!

就在丁宁火急火燎的刚刚跑出房间,就察觉到一股恐怖的吸力传来,让他举步维艰,超音速的速度也瞬间变成了龟速。

“燃金之血。”

丁宁毫不犹豫的瞬间燃烧精血,陡然化身为参天巨人,这才感觉那股吸力似乎减轻了不少。

但那仙尸却陡突然发出一声咆哮,一股更加强大的可怕吸力传来,让他身不由己的向后倒飞而回。

“第二人格,入魔……”

丁宁眸中闪过毅然之色,瞬间放弃燃金法相,恢复本体,进入第二人格的瞬间果断入魔。

战力全开的情况下,让他终于摆脱了那股吸力的束缚,头也不回的沿着金属甬道不断变向,利用金属墙壁来抵挡那吸力。

这个办法果然奏效,哪怕仙尸所在之地已经化为无物不吞的可怕黑洞,无数合金打造的墙壁坍塌,那十余名还在傻乎乎的搜索丁宁所在的神裔战士也毫无疑问的成为了仙尸的口粮。

幸运的是,丁宁虽然遍体鳞伤,但却成功的逃出了地下基地。

看着酒吧里虽然如同地震般在不停的颤动坍塌,丁宁却险些喜极而泣,油然生出恍如隔世般的感觉。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点啊,他就成为仙尸的口粮了。

这是他这辈子距离死神最近的一次擦肩而过,只要他当时稍微迟疑那么百分之一秒,恐怕现在就已经尸骨无存了。

要知道,虽然他虽然携带着替死傀儡,但那并不是万能的,仙尸根本不会给他任何复活的机会,那替死傀儡也会被它直接给吞掉,他根本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