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暗潮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午饭时间,偌大的房间里只有细微的银勺与瓷碗碰撞的声音。穹顶上绘着人类英雄战胜巨龙的巨幅壁画,即便是岁月这把最狠的染刷也没有让其褪色丝毫。一顶由无数工匠精心打造出的魔晶吊顶散着比拟自然光的光亮,为色调冷淡的庭室带来些许暖意。

一张足以容纳下百人同时进食的长木桌,此时只有一位坐在最上头静静地享用着午餐。她的身后站着两位女仆,身躯笔直,眼神一丝不苟地直视前方,即便视线的尽头是看了十几年看的令人腻烦的精雕兽形木门。

午餐是从小到大吃甜星草长成的蜜桔牛身上最软嫩的牛里脊烤成的牛排,辅以长山上新鲜采摘的西红柿,加上一小份特意叮嘱添加的普罗土豆泥,最后再以艾尔夫森林当日送达的松茸蘑菇以及皇家牧场刚制作出来的奶油熬成一小碗浓汤收尾。不需要多余的酱汁作为添头,只需要勾出这些顶尖食材本身的味道引出,便是最顶尖的料理。

所有食物下了肚,少女才抬起了头,从早已准备好的女仆手里接过毛巾,将嘴边的汤汁擦干净,再接过另一位女仆递来的漱口水,将口中的残留和异味除干净,最后再将手脸全部清洗一遍,这才缓缓起身。

短发,短袖,短裤,以及那双一眨眼便是风情的细长眼眸。唇是艳红的,脸颊是白净的,身段是极苗条的,外加上飒爽干练的气质,一甩头一挑眉的风情能惹得女人也不禁吞咽口水。

不过,但凡是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出,这位是绝不会甘心居人之下的,若是想要收服她,就要做好自身被反过来吃得一干二净的心理准备。

莱恩涅尔·德里奇,曾经的“帝国三颗明珠”之一,德里奇家族的长女以及未来接班人,以惊人的头脑以及快准狠的眼光在德里奇家族如云般的子嗣中脱颖而出。莱恩涅尔于二十岁被正式选为德里奇家族的继承人,用了一年时间稳固住自己的继承人身份,又用三年时间再次向所有好事者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这才换来她能够独自一人占用大桌慢慢享受菜肴的闲暇时间。

如果说埃伦斯家族是帝国当之无愧的帝王世家,那么德里奇家族就是在背后默默支撑着埃伦斯家族运行的齿轮纽带。掌控着帝国百分之三十的矿业以及百分之四十的纺织业,同时还是帝国军工产品第一大生产商,德里奇家族财富雄厚到让人窒息。

当然,德里奇家族从帝国历史之初就与埃伦斯家族交好,更是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中表现出了自己的诚意与忠心。两家之间联姻无数,主系支系关系错综复杂,随便拎出一个人都能在另一家找出辈分关系,这也让埃伦斯家族可以足够信任地将这么大一笔资产交由德里奇家族掌管。

左手换右手,都是自家钱,不可能旁落到别的小鱼小虾头上。

莱恩涅尔走出餐厅,对着门外毕恭毕敬站立着的黑衣管家问道:

“市场上出现的那批铭刻查出来是经谁之手绘写的了吗?”

黑衣管家声音雄浑,如实禀报道:

“只知是魔法协会放出,信息控制极严,如果需要进一步调查可能需要动用两份‘库存’,请小姐决定。”

莱恩涅尔沉吟两秒,说道:

“那就用吧。查出来,如果人在四十岁以下,让父亲出面将人拉拢到我们一方。”

管家没有犹豫和质疑,点了下头便朝后退去。莱恩涅尔独自一人走在长廊里。打扫卫生的女仆纷纷停下手中事务,朝着莱恩涅尔弯腰行礼。莱恩涅尔右手挥了挥,女仆们便直起身目送莱恩涅尔的背影,不该出声打扰莱恩涅尔的思绪。

四年前,不下十人曾在这条路上嗤笑她的合理性,而如今,只剩她拥有资格在这里独享午餐,淘汰的人只能心灰意冷回到支系或是外派他乡。

这里是菲·德里奇庄园,龙临城里仅次于王城的巨苑,建于城南拉森山顶,闲人禁止入内。

以德里奇庄园为中心,半径三公里画圈,圈下的地便是莱恩涅尔“毕业的作品”。十七岁开始,运营时间长达七年,以成体系的商业链以及供货链带动地价,俨然在龙临城里建出了一个新城。

在德里奇家族出生,意味着一生无需担忧钱财。相对的是,德里奇家族每一代的领头人之位竞争极为激烈,不单单是家族内部之事,更是全帝国上下都无比关心的大事。考核的内容非常简单,谁交出的“毕业作品”最优秀,谁便是继承人。纵观整个德里奇家族继承人之位竞争历史,设计出新式武器铠甲获继承人之位共五人,军工厂利润翻倍效率翻倍获继承人之位三人,埃伦斯家族钦点继承人三人,战场战功显赫获继承人之位两人,本身实力过硬获继承人之位两人,而如今又多出一位前无古人的莱恩涅尔,以全新的方式荣登继承人之位。

莱恩涅尔走入三楼书房,一份崭新的铭刻卷轴正安静地躺在书桌上。如果安在旁边,定会忍不住咽一口口水才能勉强装傻充愣。

正是安为魔法师协会写的一份铭刻,还是一张四级输入型铭刻“踏风斩浪”。乍一看与寻常的“踏风斩浪”并无区别,但如果尝试释放时便能发觉,这张铭刻节省了小半的魔力消耗,释放出的威力竟还更强。

寻常魔法师遇到这张铭刻,会觉得自己捡到了宝,一定要珍重使用或是高价卖出,在莱恩涅尔眼里,这则是一颗足以改变格局的棋子。

改变帝国战术方针,甚至可以左右战局的一颗棋子。

甚至能为莱恩涅尔小时候做的白日梦夯下一块扎实的不能再扎实的基石。

---------------------------------

---------------------------------

武会,一张相似的铭刻卷轴摊开放在一人面前。

三阶输出型铭刻“炸地崩裂”,特化后威力几近翻倍。

男人将卷轴收齐,对着桌前站着的六人问道:

“怎么看?”

没有人直接回答,即便是一门心思扎在武道里的他们,也明白眼前的铭刻意味着什么。

男人敲了敲桌子,缓声说道:

“对面刻意分批次的放出这些铭刻,是想要在普罗大众前保护这位铭刻师的身份,何尝又不是想要在我们面前炫耀一番。埃瑞克,统计完这些铭刻的去向了吗?”

其中一人向前半步,壮硕身躯如同一面墙,声音略有些沙哑回复道:

“目前流出的铭刻,半数在德里奇家族,三成在我们手上,一成在星占所,剩下一成在个体手上。个体已经做好了名单,随时可以从他们手上买走铭刻。”

男人皱起眉头,明知答案却还是象征性地对众人问道:

“那么,我们从对面、德里奇家族以及星占所三方中抢到此人的概率是多少?”

其中一人冷静且明确地回复道:

“不到一成。”

于是事情便有了结论,男人立起双手,撑住下巴平静地说道:

“调查清楚,四十五岁以上,主动向埃伦斯引荐,三十岁以上,尝试沟通接触,不成便算。若是不到三十……那就做的干净彻底。”

帝国崛起是大势,但若是自己利益收到了巨大影响,那稍微掀起一点小风浪也无足轻重。

就算是大风大浪,那又能如何?莫非还真有一人改变一国命运的说法?这话说出来,怕是让人笑掉大牙。

旅馆内,明明房间内温暖如春,但安的后背忽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