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六万大山中的猎人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春天的八桂大地,那六万大山中,鸟语花香,绿油油的山和清清的水,说不出的柔情唱不尽的山歌。

我的家,就在六万大山的山脚下一个小山村,那个美得让人心碎的山村,荒芜而偏远的边陲,除了山还是山,这里的人,祖祖辈辈都没有走出过大山,在这里打猎,男耕女织,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那年,是一九三七年,夏天,明媚的阳光,在那高高的大山下投了下来,照在我爷爷的脸上。

微风轻拂,拂动了尘埃的岁月,吹开了那张发黄的族谱。

“一九三七年五月三,来了群大兵,不抓壮丁,征兵,愿者报名。”

揭开那族谱,让时间又回到了一九三七年的夏天。

。。。。。

一座大山深处。

“野猪,一,二,三,四,五。。。。我的姑奶奶呀,足足有八个!”枪口从草丛中伸出,眯着左眼,瞄向了松树底下的一头野山猪。

山猪正在啃着草,带着八个毛茸茸的小猪仔在觅食。

伏在草丛中的十五双眼睛看着那群可爱的猪仔顿时迷离了起来。

十五个人,手中各握着一根标枪,而中间伸出的一根老猎枪,黑洞洞的枪口正指向了那头三百斤重的母山猪。

“彪哥,开枪吧,打那母的,咱赚大了!”伏在猎枪旁边,鲁子一脸兴奋,正压低着声音,对握着猎枪的吴甲彪嘀咕着。

说着,还狠狠的吞了吞口水,似乎那头大山猪已经变成肥油油的五花腩一般。

今年头一次打猎,居然就撞上一头大山猪,还带一窝小的,那可是开年来大运,母猪带小猪,好事连连来呢。

十五个年轻人抓着标枪,只要彪哥手中的猎枪一响,标枪就会脱手而出,掷向那肥大的母山猪。

可是,彪哥却一脸凝重,食指轻搭在板机上,眼睛瞄着母山猪,迟迟没有扣动那板机。

两头黑乌乌毛茸茸的猪仔啃着草,调皮的四处乱走,已经钻到枪口下,又转身跑了回去。

八个小猪仔排成一排,吸着母山猪身下,哇哇的叫声让母山猪伏下了身子,侧躺着,任由那群黑茸茸的小猪仔吸吮着,那山猪干皱的脸上,顿时露出幸福又慈祥的样子。

十米远的草丛中,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猎枪枪口从母山猪身上恋恋不舍的垂下,彪子还是摇了摇头,把扣到板机的食指缩了回来。

“什么情况?”

十四双眼睛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头大肥猪,就这样眼睁睁的让它走掉?不杀了?那多可惜?

众人的眼睛里似乎有了怒火,对彪哥的表现大为不满。

“母的,不能杀!”彪子声音出奇的冷。

“为什么?”在他左侧伏着的吴鲁不满的问。

“杀了,那八个小猪谁带?没了母的,小猪多可怜!”彪子原本冰冷的声音却突然柔软了起来,让人听得心中一暖。

身后的后生们差点就要笑出声来,跟猎物讲人道,那是什么理儿呀,那山猪带小猪,胆子可肥了,山下的种的木薯,红薯全让它蹭吃了,那祸害庄稼的东西,不宰了还干什么?

“小猪咱们抓回去养着,养大了再宰!”鲁子吞了吞口水说。

“放屁!”彪哥瞪了鲁子一眼,道:“没娘的孩子多可怜!”

“它们是山猪,不是人。。。。”

“不一样么?都是肉长的!”彪哥冷声的说着。“你们还不懂,等你们有了婆娘,有了孩子,你就懂了!”彪哥想说,但还是冷哼一声,脑子里就闪出一张迷人的笑容,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着万般柔情,一脸灿烂,那是他的婆娘,李春花,刚过门三个月,肚子微凸,正冲着他笑。

“打吧,山猪要跑了,不打太可惜了!”吴超文在旁低叫。

“别叫,这里是我说了算!”彪哥不容置疑的说。

然后回头扫了眼众人,也不顾那一张张焦灼的脸,还是风轻云淡般:“等,有母的,必有公的,咱们就猎公的!”

再也没人说话,寂静的山林只有小猪的吸吮声和鸟儿的吱喳声。

一只青绿的小鸟轻飘飘的从树上飞下,在一枝野花上一点,就站在了彪子手中握着的猎枪枪头上,小嘴冲铁管上啄了啄,抖着翅膀,嗄嗄的唱着歌。

“呼啦!”

“嗷嗷。”

身后的野草像波浪一般劈开一条裂痕,带着撕裂的吼声响彻了山间。

站在枪头上的青绿小鸟一惊,展翅朴起,消失在野花摇戈的山林之中。

那头正在喂着小猪仔的母山猪突然跳了起来,双眼露出惊恐的神色,惊叫着将八头小猪仔紧紧的护在身后。

一头全身黑鬓毛的山猪直冲而来,当看到母山猪时,一个急转弯,就避开了母山猪的方向,径直向山谷下冲去。

“公的!一头大公猪!”鲁子眼尖,看见一头大山猪像一团黑影一般从面前掠过时,顿时兴奋的叫了起来。

众人神情也随之一振,正要从草丛中爬起,突然又有十几道黑影从面前冲过,向那大山猪紧追不舍。

鲁子擦了擦眼睛,脸色随之一变,说话也不利索了,指着那十几道黑影叫:“是,狼,黑狼,是黑狼!”

众人也随之一惊,手中的标枪不由自主的竖了起来。“遇到狼了?黑狼,森林中的恶魔!”吴超文声音似乎有点发抖了。

彪子已经站了起来,回头冲大伙们笑:“你们不是怂了?那公猪可有几百斤呢,那些狼,有什么可怕的,咱们有枪,它们敢咬咱,就让它们有去没回!”

第一个身影从草丛中窜出,就循着那刚刚撕开的山路向山谷中跑去。

十四杆标枪乱晃着,乱哄哄的跟在后面,一陈急跑。

一个大手举起,拦住了急冲的大伙们。

压了压手势,大家赶快跟着彪哥钻入草丛,伏下。

十五双眼睛望向了山脚下的一块坡地上,一头大山猪正低吼着,一双发黑的獠牙对着十三头大黑狼。

看着大山猪,众人脸上泛出高兴的神色,看那个大身板,差不多有三百多兵重,嘿,嘿,三百斤,十五户人家,一家能分到二十斤猪肉呢。

但看到它面前十三头恶狼,众人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这种大黑狼,不但凶残,而且协作能力又强,一旦缠上,不死不休。

枪口从草丛中伸出,指向狼群,寻找着头上有一撮白毛的头狼,目光锁定在群狼最后的一头头上有一撮白毛的黑狼身上,枪口向它头部瞄准。

十米处的头狼猛的抬起头,一声狼吼。

“嗷!”

声音刺耳,让人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进攻的吼叫一响,十二头黑狼呼啸着向大山猪冲去。

大山猪身体微拱着,一双獠牙抬起,像离弦的箭向那团黑压压的狼群直冲而来。

“嗷!”

獠牙撞散了狼群,一头大黑狼硬生生的被刺入獠牙之中,山猪把头一抖,扔掉那嚎叫的黑狼,又向在它身上撕咬的黑狼攻去。

山猪被黑狼团团围住,又撕又咬,幸好皮子厚,虽然一身是血,但仍然用獠牙对着黑狼猛刺,转眼间,已经把三头黑狼刺得肝肠涂地。

四肢被黑狼紧紧的咬着,任凭山猪如何挣扎,四头黑狼就是不松口。

其他黑狼对着山猪的身体猛咬。

山猪吃痛,原本凶狠吼叫,现在却变成惨叫了,它猛腾着身子,吃力的飞奔,带着两头死咬不放的黑狼重重的从石壁上撞了下去。

伏在草丛中的后生们听到山谷下传来的哀号声,身体随之一震。

看着那剩下的八头黑狼站在前面呆然的样子,众人便望向彪子,只等彪子一句话了,十五对八,只要标枪一掷,那八头恶狼就会血涂当地。

彪子站了起来,手中的猎枪还没来得及向头狼瞄准,那头狼已经用发绿的目光将他锁定。

八头狼同时转过身来,望向了十五个手握标枪的年轻人。

山里头有个传说,人千万不要被狼眸摄入眼里,否则就会被狼吃掉。

但牛坪仔的后生们根本不信邪,此时,手中的标标已经抬起,对准了黑狼的脖子。

“砰!”

枪响了,浓烟弥漫,十五支标枪同时掷了出去。

但标枪掷出去的时候,大伙们就后梅了,那八头黑狼居然避开了标枪直冲而来。

彪子不相信的看了看手中的猎枪,难道这一枪下去,居然没有半点效果?

当狼群冲近时,才明白,那些铁珠子虽然打入了狼身上,但并没有影响它们的冲击。

土枪就是土枪,彪子摇了摇头,把枪一扔,迅速的背上抽出了砍刀。

吱吱的拨刀声响起,黑狼已经重重的扑了上来。

挥刀便砍,但十五人还是被群狼撞得向后退了几步。

鲁子被狼扑倒,血盆大口就向他脸上咬去。

一把刀砍下,一脚将黑狼跳飞了出去。

鲁子爬起来,心有余悸的看着面前人与狼缠成一团的场面,看到面前那人握着一把刀滴着血,一抬头,才发现是彪哥,是救了自己。

“还不快拿刀砍狼?”彪子看了眼鲁子一声低吼,转身又向一头黑狼砍去。

狼血和人血溅在摇戈的野花上,轻轻的滴下,一片草地顿时血迹斑斑。

人的吼叫声和狼的嗷叫声交织在一起,在山谷中回响着,一群小鸟惊得飞扬而起,尖叫着掠过了松树林,消失在山林之中。

山谷中,人和狼斗得异常惨烈,一头接一头黑狼被砍倒在地上,拖着肠子,但仍然拖着残腿,不畏的向人爬去,一接近,张嘴就咬。

“哎呦!”一声惨叫响起,吴超文一屁股跌坐在地,右脚还被狼死死咬住,痛得他大吼一声,手中的刀不顾不饶,砍得恶狼脑子断了下来才罢休。

从脚上扯下狼头,重重的扔了出去,才大口大口的嚅着气。

抬头看见详子又被一头黑狼扑倒,幸好彪子手中的刀快,一刀就刺入了脖子上,一挑,一头一百斤重的黑狼被挑飞了出去。

又有人被狼扑倒,定眼一看,发现是强子,整个人被一头黑狼压在身下,手中的刀被摔出老远。

他只有用拳头对着狼的胸猛击,但那双狼爪已经死死的将双手按住。

狼嘴一张,一个血盆大口就出现在面前,向头上咬下。

正要被咬下的一瞬间,一抹狼血在飞溅,整头狼在强子面前摔飞了出去。

一把砍刀赫然的插入了黑狼的脖子上。

强子抹了把脸上的狼血,向超文投来了感激的目光。

两人爬近,互相挽抹着,终于站了起来。

十五个年轻人,已经变成了血人。互相挽扶着站起来,有几个用标枪支着地,也吃力的站了起来。

这简直是一场血战,八头恶狼横七竖八的倒在脚下,还有三头没咽气,在抽搐着,哀叫连连,肠子拖了一地。

众人咂咂舌,望向彪子,却见他斜握着一把砍刀,正一步一步向那头站在巨石上的头狼逼近。

“彪哥,小心!”众人在后面叫。

那头头狼毫发未损,说到底,此货根本就没有参加战斗,只是在后面指挥群狼,现在手下的群狼全报销了,才冷冷的抬起头,望向逼近的血人。

那双狼孔一缩,头一仰,一声狼吼,就向彪子扑来。

野草被烈风吹得一陈摇晃,一头凶狼就从草堆中跃出,张开血盆大口,前肢锋利的利爪在阳光下分外耀眼。

彪子看着头狼气势如虹般从五六米处跃来,不禁冷哼了声:“找死!”

身子一动不动,刀刃向头狼一迎,双脚用力一蹬,砍刀已经到达了头狼的面前,刀一沉,就径直刺入了狼腹之中。

头狼仍然带着飞跃而起的惯性,从彪子头上飞过,变成一道弧度重重的摔在草地上,没了声息。

“彪哥,你没事吧?”

一声女人的尖叫声响起,一个身子微凸的女人像一陈风般从山口外跑来,也顾不上那些荆棘,把衣服刺破,一下子冲到彪子面前,看着一身是血的彪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扑入彪子怀里:“哥,你怎么了?没事呢?”

“春花?”彪子一看,居然是媳妇儿,脸色顿时一惊,看着她:“山路崎岖,你怎么来这呢?万一遇到恶狼就麻烦了!”

“你这血?”春花定了定神,检查着彪子的身体。

“我没事,这都是狼血!”彪子扭了扭身体,冲李春花笑了笑,然后脸色一冷:“你怎么跑来了呢?你不关心自己,总该关心下肚里的孩子吧。”

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扫了眼前面站着的十四个血人,又看了眼脚下横七竖八的死狼,不禁脸色愣了愣。

冲彪子妩然一笑:“我就是担心孩子他爹嘛,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来,是大兵们和我一起来的。”

大兵?

彪子猛一抬头,只见十几个身穿黄军装,脚穿绑腿头戴绿铁帽的大兵已经快步走到面前。

兵?看来来者不善,特别是走在前面的大胡子,那带着刀疤的脸一脸坏笑。

迅速抄起脚下的猎枪,枪口对向了大胡子。

身后的同伙们也把标枪抬起,指向了快步走来的大兵们。

“你们?”士兵们条件反射般将挎着的步枪抬起,一拉枪栓,指向了面前的血人。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邻阅读